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异神志之狐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神明与神灵

异神志之狐神 王兆字珧 3253 2020.02.17 12:00

  若说先前,在场的神明们只能认真听而一言不能发,此刻他们便有充分的理由开口了。玉卿听见他们讨论着长元是凶手的可能性,讨论如何做到让长老们没有声息地死去,以及是否是他人嫁祸。

  神明与神灵的不同,在于神明可以通过修行提升自己的境界,通过积累功德来升神格。但是,无论怎么升,最高只能是中一位,古来没有一个中一位神明能够成为上三位神灵。

  后土曾对她说过,他们这些神灵,都是蛮荒之时便已存在,所以神明们不敢有异议。然而长元,顶着父亲是凡人的传言,一出现在天庭便已经是上二位神灵。这一点,足够神明们,尤其是苦苦修行、积德的神明们嫉妒。

  玉卿听见他们当中有人小声说着,谣传长元公子身上有凡人血统,本就不配成为神灵,而今为了这样一点小事便害了狐族长老的性命,也不是不可能。她记着青帝话,没有开口,只是视线冷冷地从他们头顶扫过。

  维护长元的声音不是没有。然而神格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哪一个都是积了几百年的功德才升上来的,对于长元这样的后天神灵,心里多少是不服气。

  只有一个神明站了出来,说:“启禀玉帝,小神认为,此事不是长元公子所为。”

  玉卿看过去,发现是一个中三位神明,中年道人的模样,白色道袍的袖子上用黑线绣着紫微宫的星图。

  “尾清神君,”玉帝叫出了那个神明的名号,“你说说看,为什么?”

  尾清神君道:“小神一直在观察长元公子。方才诸位神明这样谈论公子,公子完全没有在意。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会因为长老的几句话,就害了他们性命。”

  一个神明站出来道:“面上不在乎,心里就未必了吧?”

  诸神低声称是。

  长元回头看向那个神明,淡淡地说:“我记得你,仲虞神君。你曾经为了山民一句祈祷,就杀了栖居山上从未害过人的老虎,连尚在哺乳的幼崽都不放过。”

  仲虞神君一噎。

  尾清神君已经退回原处。殿内的神明虽说没有出声,但都在思索仲虞神君的做法是否正确。

  仲虞神君仿佛已经感受到了大家的视线,于是大声反驳道:“那只母虎在孕期食过一棵灵草,已经开了慧,生下来的幼崽都是妖,我不把他们杀掉,他们迟早会伤害凡人。”

  长元没有诘问他为何认定妖会害人,也不在意他突然加大的音量,声音依然平静:“我从你手上救下最后一只幼虎时,你跟我说过。”

  一个神明站出来问:“那公子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我也记不太清仲虞神君具体说的每一个字,不过,”长元偏头看向仲虞神君,似笑非笑,“我记得都是一些难听话,大体来说,比今日在场的诸位神明说得都要难听。若我记仇,神君能活到现在?”

  仲虞神君性情偏执,火气上来时,确实什么难听话都往外冒。神明当中与他关系亲近的,都晓得他的脾性,也都听过他的恶言恶语。若说全无芥蒂,实在不可能;但为了几句话就记恨在心,以至于要杀要剐,更加不可能。长元拿他来举例,大家是信服的。

  长元面向玉帝后土所坐的高台,高声道:“诸位看不惯我,我心里有数。我并非全不在意,然而为了这点小事就害人性命,想想就知道不可能。你们不过是想看我的笑话。你们心里也清楚,神灵恣意残害生灵,会降神格。我如今在什么阶位,你们都看得出来。三界内不喜欢我的有很多,不喜欢的狐族的也有很多。究竟是谁害了三位长老,尚未可知。”

  神明们都不说话。

  长元又道:“说起来,先前我在明灵山中蛊,医神和药神写出来的蛊名当中,我记得有一样叫做噬心蛊,作用是在人运功之际干扰心神,使人产生幻觉。中蛊者心中不安,无法集中精力,便会被自身功法反噬,内脏爆裂而外表如常。这不正符合文庭长老的死状吗?”

  一个神明站出来,问:“请问公子,假使文庭长老真是中了噬心蛊,那么下蛊者又是谁?”

  长元道:“这就需要仔细查一查了。”

  那个神明问:“公子想要自己查?”

  长元面向他:“我狐族三位长老遇害,我不该为他们讨一个公道?”

  “长元公子,”又有一个神明站了出来,“恕小神多嘴,您也是嫌犯之一,难道不该避嫌?”

  长元还未来得及回答,一位神将突然急匆匆地闯入了凌霄殿,称有要事禀报。

  玉帝看向那神将,问:“何事?”

  神将单膝而跪,禀报道:“太原附近的狐族驻地遭遇雷劫。”

  殿内哗然。

  玉卿站了起来,急切地问:“死伤如何?”

  神将道:“波及太广,地仙与当地族群正在清算,还未出结果。”

  后土看向玉帝:“我下去看看吧?”

  玉帝点了点头。后土走下高台,途中给了玉卿一个眼神,示意她安心。

  玉卿仍站着,目送后土离去,耳边是神明们刻意压低了的声音,讨论是否是天谴。玉卿转头看向玉帝:“你何时降下过天劫?”

  玉帝道:“没有。”

  高台之下,长元脸色已不再平静。玉卿看向他,他也看着玉卿,一字一顿道:“叫我查出来是谁干的,我决不轻饶!”

  谷安易扶着一位即将昏厥的长老,不能上前,便站在原地,用并不大的声音提醒道:“公子,事已至此,无论是针对你也好,针对我狐族也罢,你都应当避嫌。”

  长元看着他,问:“你知道何为雷劫吗?”

  谷安易道:“雷劫,是天罚之一,力压山河,不夺性命绝不罢休,几乎无可抵挡。且……被雷劫击中者,只有身死魂消。”

  “天罚之力,乃玉皇大帝掌控,断不会无故降临,伤害无辜。”长元面向高台,与玉帝对视,“背后之人引出雷劫,不单单是针对我,或者针对狐族,更是要挑战天庭的权威。”

  玉帝身子前倾,问缓台上的上阶神灵:“你们怎么看?”

  黄帝淡淡地说:“天罚之力来源于陨落的神灵,受制于玉帝,却并非不容他人控制。”

  紧接着,青帝道:“这意味着,天罚只认召唤,不问主人。”

  白帝道:“此次天罚若是人为,也太不把天庭放在眼里了。”

  炎帝似笑非笑:“不把天庭放在眼里,我倒想知道,背后之人是否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比我们这些老东西更好。”

  玉卿道:“此等狼子野心,可诛!”

  玄帝站了起来,向玉帝道:“依我看,不如把雷劫与狐族长老之死分开来查。”

  玉帝看向他,待他细说。

  玄帝道:“毕竟是狐族之事,我等不便插手,还是应当由玉卿上仙自己决定。她可随意指派两批神,分别追查长老之死和雷劫。”

  玉帝问:“玉卿上仙意下呢?”

  玉卿面向台下,话语缓慢沉稳,不容辩驳:“长老的死因全权交给玉帝,我放心。至于雷劫——”她眼里闪过一丝狠戾,“我亲自去查,定要让伤我族同胞者付出代价!”

  事情到了这里,已无神明们插嘴的余地。

  他们当中的一部分,原本也只是按例来朝奏。中途狐族长老匆匆来报,由于事关重大,玉帝也就没有遣散他们,而是将未来朝奏的不少神明都召了来,又将除西王母外的神灵们叫了来。

  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如长元而言,只是想看他的笑话。如今笑话没得看了,又出了这档子事,不仅狐族,他们心中也是惶惶。走出凌霄殿时,一个个脸色都不是很好。其中不乏三两同行,低声交谈的,然而大多数都是低着头,匆匆地去。

  与天台的一角,狐族余下的八位长老里面,水亦寒年纪大,看惯了大场面,因而开始嘱咐其余长老,近日最好结伴而行,切不可落了单;若是玉卿上仙有急事要来找,也应竭力配合。谷安易模样瞧着年轻,便去安抚奕敬与伏堃长老的仆从们。

  神明们有司务在身,很快便散尽了。水亦寒嘱咐完长老们,带头离开了与天台。谷安易安排了仆从们的去向,让他们先走,自己落后了一步。

  他等了约莫一刻,凌霄殿里的上阶神灵才终于商量完毕。玉帝把他们送到殿门外,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飞离。

  谷安易站在天柱后面的角落里,刻意隐匿了气息,玉卿和长元飞过去时没有同他打招呼,他无法判断他们是否发现了他。那一边,玉帝已经与青帝说完了话,青帝飞走,玉帝转身回殿里。谷安易忙现了身,道:“玉帝留步!”

  玉帝回身看着他,待他快步走到了近前,方问:“还有事?”

  谷安易禀告道:“小神有一事不明,所以特来请教玉帝。”

  “说。”

  “往日长元公子犯了错,玉帝都会禁足,为何今日不罚?”

  玉帝反问道:“我为何要罚?”

  “长老之死,长元公子有嫌疑,若是不罚,难免落人口舌。”

  “还有呢?”

  “公子行事乖张,此时不宜再招摇。”

  “还有呢?”一样的话语,一样的语气。

  谷安易迟疑了一下,答道:“小神只是认为,公子应当避嫌。”

  玉帝一双眼睛如鹰一样盯着他。

  谷安易深觉不安,不敢再说话。

  “谷安易,”良久,玉帝开口道,“你知道为何夏留月是上阶神灵,而你只能是中一位神明吗?”

  谷安易思虑过后,谨慎地答道:“小神不知。”

  玉帝伸手指着与天台的中央:“那就站在这里好好想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