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月照落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庭月照落花 问剑谣 2036 2019.05.16 10:50

  静思楼,顾名思义,便是这后宫中犯了错的嫔妃,才会搬来此处居住,说是静思,可却也是与冷宫无异。地方偏僻不说还人烟稀少。被贬来此的嫔妃,十有八九这后半生便要安置在这儿,再无受宠的可能了。

  苏茜茜独自坐在这静思楼里,对着屋外的阳光细细的绣着手中的荷包,那一针一线都绣的细致极了,可眼底却含着一丝哀愁。苏茜茜从前总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来了这静思楼却也只能是一副未施粉黛的模样,眼眶下带着青色,不过几日的时间竟是消瘦了不少,可那一身朴素的衣裳却带着几分别样的美感。

  苏筱筱一进这静思楼,苏茜茜便瞧见了她的身影。

  父亲将苏筱筱送入宫的事苏茜茜自然也是知道的,在苏府带了十几年,父亲的心思苏茜茜又怎能猜不透?不过是觉着自己如今失了宠,父亲怕这后宫里没有人能在皇上的面前说苏家的好话罢了。可也不知父亲是怎么想的,竟是送了苏筱筱这么个蠢顿如猪的女子进来。

  苏筱筱今日在梅妃那受了气,心底本就是满腔的愤怒。这会儿来了这静思楼,本是想见见苏茜茜落魄的样子让自己心底好受些,可苏茜茜见了自己倒是一副平静的模样,那眼底骄傲的神色竟是和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苏筱筱看着,恨不得将苏茜茜的双眼挖出来,狠狠的踩在脚下!

  苏茜茜也不过事瞥了苏筱筱一眼,便又将目光落在了手中的荷包上。

  苏筱筱衣裳虽是整齐的,可她面上那一个巴掌印却是真切的落在了苏茜茜的眼底。

  苏茜茜的心情不由得好了几分,嘴角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平静的问道:“怎么,被人打了?不如让我来猜猜,是梅妃打的你?”

  “你!”苏筱筱心底的怒火这下可是压不住了,上前一把就将苏茜茜说中的荷包抢了过来,从窗户扔了出去,又一巴掌扇在了苏茜茜的脸上,恶狠狠的说道:“若非因你,我又怎会被她欺负!”

  苏茜茜一下没坐稳,挨了一巴掌后便摔倒在了一旁,随手擦去嘴角的血迹,抬眸冷眼瞧着眼前的苏筱筱,冷笑道:“你当真以为他针对你是因为我?”

  苏筱筱瞧着苏茜茜眼底的寒意,一时间心头竟是颤了几分,可还是强撑着面子,咬牙怒道:“若非你,我和她无冤无仇,她凭什么羞辱我!”

  苏茜茜扬了扬眉,眼底划过一丝寒意,可终是低下头,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缓缓道:“你若是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只怕你的下场,不比我好。”

  听着苏茜茜的话,苏筱筱只觉得心底更气了,扬起胳膊便又照着苏茜茜另一侧面颊上扇了下去,怒道:“你到现在还敢瞧不起我!?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从前在府上你便总是瞧不起我!如今竟还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苏筱筱像是发了疯一般,一个劲的冲着苏茜茜发泄自己心头的不满,整个人都像是着了魔一般,怒斥道:“你不过是仗着自己是嫡出的身份,从小到大你便没有将我放在眼底!如今你不过是一个区区答应,而我则是堂堂贵人!你见了我本该向我行礼,向我问安!”

  苏茜茜由着苏筱筱在自己的身上撒气,咬着牙却终是没有反抗,眼底半分愤怒半分不屑,可也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就这么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苏筱筱累了,才终是停下了手,喘着气看着眼前的苏茜茜,冷冷的说道:“你瞧,如今我若想杀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苏茜茜缓缓的从地上撑起了身子,随意的将嘴角的血迹拭去,冷笑道:“你若杀了我,你也得替我陪葬,你不敢。”

  苏筱筱眼底刚熄灭的怒火再一次的燃了起来,怒道:“你!”

  “我说的不对吗?”苏茜茜笑着,抬头直直的迎上了苏筱筱的目光,明明是一副狼狈极了的模样,可眼底却依旧带着冰冷的笑意,开口道:“你好不容易才从苏府里熬了出来,好不容易进了这后宫,封了贵人,你怎么舍得和我一起同归于尽?苏筱筱,你不敢杀我。”

  苏茜茜说的却是一点不假。

  苏筱筱是苏府庶出的女儿,自幼便是备受父亲的冷落和旁人的白眼。而苏茜茜却是那苏府真真正正的嫡出女儿,从小便是被父亲和大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父亲对苏茜茜的宠爱,几乎是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

  苏筱筱嫉妒苏茜茜,从小便开始了。苏茜茜新得的衣裳也好,发饰也罢,就连父亲对她温柔的态度,放在苏筱筱眼底都足以叫她发狂。

  后来苏茜茜入了宫,成了贵妃。即使苏茜茜不在苏府,不在苏筱筱的眼前了,可‘苏茜茜’这三个字却依旧像是夺命的魔咒一般,环绕在自己的身边。每每提起苏茜茜,父亲眼底的骄傲和柔情,都是苏筱筱从未见过的。

  苏筱筱心底的嫉妒,就像是致命的毒,久久缠绕在她的心间,几乎就要叫她窒息了。

  可终于,终于是老天有眼,叫苏茜茜在皇上面前失了宠。

  父亲在听说苏茜茜被夺取贵妃之位降为答应的时候,焦急的整日整夜的睡不着觉。苏筱筱在苏府装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可心底幸灾乐祸的情绪可从未消散过。

  苏茜茜自幼便从自己这儿抢了那么多东西去,衣裳发饰也好,父亲的宠爱也罢,这一桩桩一件件便一直在苏筱筱的心间计算着。如今,也该轮到自己,抢走苏茜茜最珍视的东西了。

  所以苏筱筱便打着姐妹互相扶持的名号,求父亲将自己送进了宫,为的就是狠狠的将苏茜茜踩在脚下!

  可苏筱筱却忘了,她眼底的嫉妒也好恨意也罢,自幼便是被苏茜茜瞧在眼底的。

  在苏茜茜看来,苏筱筱也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愚蠢至极罢了。既然苏筱筱这么容不得自己,那她便要叫苏筱筱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