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云龙十三子之七剑与双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回 求胜道深山较技 问本心云海争奇 (捌)

云龙十三子之七剑与双龙 云非无常 2058 2019.08.19 15:30

  一等师长们离去,男弟子们便将鸣云围在人堆里。

  朱超武笑道:“行啊,你小子,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桩本事。那姓冷的小娘们儿我瞧着就讨厌,你把她打败了,实在出了我心头一口恶气!”

  鸣云没料朱超武会有此一说,只得道:“小弟这点本事实不足晒,而且是可一不可再的伎俩。这一次侥幸胜了一招,下次等冷师姐知晓了应对摔跤的诀窍,就完全不灵光了!”

  刘一鹏则道:“那也不一定,周师弟你刚才一番手段简直神乎其技,直到现在我还瞧不真你那第一击是怎么把冷师妹摔到树上去的!”

  鸣云分辩道:“非是小弟将冷师姐摔出去的,而是她反应太快,只一觉不利,便要翻身而去。我只是掌沿恰恰勾动她手臂一线,勉强将她身形带歪,加上冷师姐轻身功夫太高,所以如此!”

  刘香浓正色道:“你只靠掌沿勾动,便能将冷星云这般高手带动的脱力,这已是一等一的四两拨千金技巧,实是上乘武学是窍要!”

  被刘香浓说的这般隆重,鸣云吐了舌头道:“刘师兄快别如此,我这几下只是自幼与玩伴打闹的小技,哪有可能是什么上乘武学!”

  一句话把朱超武说的动心道:“说到摔跤,我小时候也是常玩儿的,不是我吹,整个儿八奇镇的孩子也不是我的对手。我说,周老弟,不如咱俩玩玩儿!”

  刘香浓嗤笑道:“我看你还是省了吧,一来周师兄重伤未愈,你怎好意思和他比试;二来周师兄的身手,你与他较技毫无胜算,比了也是丢人现眼,何苦来呢!”

  一番挖苦气的朱超武哇哇大叫,但刘香浓的确没说假话,日后众弟子武艺大增,朱超武拳术一途远超众门人,唯独胜鸣云不过。

  只为二人功力悉敌,可鸣云多了这一桩相扑的手段,二人斗的久了,总被鸣云压制。

  就好比《水浒》中的天杀星李逵独怕燕青的相扑,时日久了,众人便给鸣云取了个小燕青的外号!

  且说众位男弟子在冷龙山下话别,刘一鹏照例返回本门二祖身前听训,鸣云四人则回转山上。

  时光易过,转眼就是到了第二天,活河散确是疗伤奇药,只一夜功夫鸣云折断的手臂居然恢复了八九成,照此算来,再过一天就可尽复了。

  为刘香浓明日就要启程,鸣云虽然不曾将前往崆峒的事放在心上,但二人照面到底有些尴尬,又见香浓打理行装,便借故下山去了。

  他原本想上思过崖,但自己手臂到底没有大好,便信步而游,未想到了中午时分,居然走到了冷星云的牡丹田。眼望着悉数枯焦败落的牡丹,纵然是鸣云也觉得有些可惜。

  想着冷星云性冷,这一次自己把她狠狠得罪了,日后看到她可得躲着点儿走路。

  又想着冷星云武艺实高,他之前只以为对方剑法高强,没想到深藏不露,即便是拳法出众的苏月尘也输了她一线。但在鸣云眼里,苏月尘可比冷星云要容易相处的多。

  正思忖间,忽见云外一道剑光划落,定睛看时,正是刚刚还在心上的苏月尘!

  鸣云赶忙上前答礼道:“苏师姐好,怎地师姐会来到此间?”

  苏月尘收动剑光时,俏面微红,似是为刚才驭剑飞行精力耗废不少。当听到鸣云问她为何要来这里时,不由脸上又是一红。

  只是她素来大方,照直道:“我从云路而过,正看见你在这里,所以顺便来问一问你伤势恢复的如何?”

  鸣云扬了扬手臂道:“差不多已经复原,到了明天就能痊愈。”

  苏月尘是女子,不好仔细打量,只略看了看鸣云手臂,便点头道:“如此甚好,只可惜你不能也往崆峒,未免美中不足。”

  鸣云笑道:“我的功力师姐还不知道?即便去了也是给师门添累赘,先不说别的,单是要师长携带了驭剑同飞,便够拖累的了!”

  哪知苏月尘摇了摇头道:“这一次前往崆峒,师长们不与我们同路,专门给众弟子留了一个月的时光,要我们步行而至!”

  “哦,原来如此,那也好,正巧借此机会下山散散心。”

  苏月尘笑了笑,并未作答。

  鸣云偏头想了想,猜测可能是要与男弟子们一同下山,路上多有不便,所以佳人并不乐意。

  于是道:“在外行游,到底不如家里住宿方便,师姐是女子,想来要吃点辛苦了!”

  苏月尘见他把事情猜错,苦笑道:“那倒不是,我虽是女子,倒也不在乎吃这点风餐露宿的小苦。我这里有一事不解,想听听师弟的解释?”

  鸣云没料到苏月尘会有事来问自己,忙正色道:“师姐有话请讲,小弟知无不尽!“

  鸣云这一说,倒让苏月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上泛起一丝几乎查觉不出的红云。轻声道:“我想问一问师弟为何昨天要与冷师妹叫阵,说句不怕得罪你的话,以你的功力与她相比,怕还差了不止一筹!”

  “哦,原来你问的是这个啊!这个嘛,我也说不好……。”

  说到这里鸣云挠了挠脑袋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要是不趁这个机会与同门较艺实在是可惜了。

  冷师姐的功夫又是如此好法,要是切磋请教,当然以她为最佳。

  还有就是自苏师姐传授了我一番功夫后,小弟总觉得功力增进,便想知道究竟长进了多少,刚巧昨天有这一场比试,所以就……。”

  鸣云这一番话说下来,苏月尘不经点头,未想又听鸣云道:“就不知道昨天苏师姐为何也要找冷师姐比武?是想知道谁的武艺更出众吗?”

  这句话说的苏月尘心头一凉,好一会儿才道:“周师弟即有此问,我也不瞒你,在此之前,我就已知道冷师妹的武艺超过了我,只是又想知道我与她到底差了多少。

  这一回正巧有师门比试,再加上前一番在思过崖与师弟一同切磋,我自问功力也有长进,所以才会有此一战。只是结果真的不幸料中,虽然心也坦然,到底有些不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