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燕风云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章 终领朔北

大燕风云传 甚咸 2553 2018.05.17 00:12

  “……国不可一日无主,军不可一日无将。镇北将军林楚忠君爱国,谋而善战,遣林楚暂领朔北卫,整顿全军,克服失地,安抚国民。朝野上下予以便利,不得有误。兴安卫即日与朔北卫交接,返回国都。燕武卫副将卫峒暂领燕武卫。”

  林楚怎么都没想到,才出宫门,内务监就将燕王的谕旨送至。

  “君上一开始就没想为难你。”仲临觉得这封谕旨很早就拟定了,不像是临时起意。毕竟现在卫峒伤重未愈,若是近日决定就不会让卫峒领燕武卫。只是没想到燕王都不打算去斧正,可能也是想着燕武卫重组,又驻扎国都,不甚紧要,倒不如卖卫家一个圣恩。

  林楚点头,又想起方才在御书房中所闻,只是觉得越发看不透这位大燕雄主。

  “林楚……”

  “嗯?”林楚看向仲临。

  “君上……可能撑不了多久。”

  林楚点头,从点点滴滴就能猜出几成。

  长舒一口气,这半日光景经历了地狱与天堂,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现在就好好想着如何收复朔北。

  “君上把兴安卫撤回,只靠朔北残军,恐怕会很难。”

  “我知道。”林楚长叹,“是我自己提出的,再难也得做到。”

  ……

  林楚牵马驻足北门,呼延、方升、张三、李四跟随其后。加上被林楚派出去办事的乐炜,这五人是林楚最信任的班底,一路随他走来,同生共死。也是他准备重建朔北卫的基础。

  林、仲、程三家都来送行。该交待的在这两日都已交待完,此时倒也没什么话好说。

  仲鸣推着程谦,“林哥,我想过了,还是想随你去朔北。”

  “……?”

  “你和姐已干出一番事业,我也不想再这样混吃等死下去。卫峒都已是燕武卫主将,我若是不努力,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小鸣,若想历练可以去临姐的上方卫。此次朔北,不适合。”

  仲鸣看了眼仲临,“我知道的,姐虽然对我严苛,却常常暗中袒护我。若是时时受到照顾,又何谈历练?”

  林楚不敢决定,看向仲达。仲达直接返身离去,声音远远传来,“子女大喽,为人父母就不必瞎操心了,自己的路自己走下去罢。”

  仲鸣跪下,恭恭敬敬朝仲达离去方向磕了三个头,才站起来看着林楚,眼神坚定而决绝。

  林楚点头同意,“如仲叔所说,自己的路自己走,你是我兄弟,在军中我却不能对你偏颇。”

  “我知道。”仲鸣露出笑意,“我愿从一小卒做起!”

  “加油!”仲临轻声一句鼓励,便再无言语。

  “世弟,既如此,我也想在你手下讨个差事。”程谦淡淡道。

  林楚笑道,“我早在等世兄开口。收复朔北,如何能少了世兄?世兄,朔北卫的军师早就给你留着了。”

  程谦颔首,“鞠躬尽瘁。”

  林楚看向林枫,林枫说道,“你们先行,我带后勤随即赶到。”

  “既如此,诸位,保重!”

  “林将军且慢!”

  林楚放眼望去,一顶轿子朝他们这赶来,轿前老仆一边赶路一边喊道。

  林楚瞥了一眼轿上族徽,上前一步,“卫将军有何指教。”卫峒还躺在床上,轿中自然是卫洪。

  卫洪扫开轿帘,“我兴安卫在朔北城下驻扎四万步卒,若是林将军需要,我可以修书一封让他们暂缓回国都。”

  这是白借四万精兵给他?林楚犹豫片刻,“多谢洪叔,只是朔北卫的耻辱,我希望由朔北卫亲自洗刷。”这是林楚第一次以晚辈身份称呼卫洪,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只是无论卫洪是否真心,这番人情总值得上林楚一句敬称。

  “也罢。”卫洪从袖中抽出一封信,“这是犬子托我交予林将军。”

  林楚接过信封拆开,“卫峒?卫将军可好?”

  “刚醒,御医看过,静养一阵便可痊愈。”

  林楚点头,读起信来,“林将军,誉县一役在下又输一阵,却并不服气。说起来,在下还得多谢林将军,自今而后林将军领朔北卫,在下领燕武卫,当可公平竞争。只是朔北卫接连两次大败,元气大伤,林将军还得统其以对强敌。在下不愿占便宜,林将军所带回两千燕武卫,皆为誉县浴血而生,可称精兵悍卒,林将军尽皆带走。他日再见,我燕武卫之名定不弱将军矣。武运昌隆,卫峒拜上。”

  林楚深吸一口气,兴安卫的四万步卒可以不要,这两千兵林楚却舍不得拒绝。他们都是陪林楚一番死战才活下来,林楚使起来也得心应手。只是碍于他们是燕武卫的兵,没有借口带走。而此番卫峒主动送上,也没有理由不笑纳。

  “请代我谢过卫峒将军。”林楚抱拳,这个人情只好承受了。

  卫洪点头,“林将军一番恩情,此番卫家尽皆报答。日后是敌是友,听天由命。”说罢,就招呼轿子离去。

  环顾四周,今后恐怕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回来了。再对仲临、林枫一点头,准备离去。

  “稍候。”

  林楚再次回头,“临姐何事?”

  “待年后冠礼毕,可往听雪楼一趟。”

  林楚不甚明白,却也先点头记下。确认再无事后,回身牵马出城。

  城外不远,乐炜带两千骑静静等候,乐炜身后,云臻披甲扛旗,抬头望去,朔北二字映入眼帘。

  ……

  “子车斐就算再文韬武略,云大哥你引兵驻守,再向国都求援,没理由会败得如此快。”自去年年末与靺鞨大战,朔北卫便战力大减。又遭逢主将离世,战意全无也在预料。只是朔北城毕竟坚城高墙,易守难攻。上次靺鞨大王子术儿彻亲率二十万大军攻打数万城卫军驻守的朔北,都一时难下,这才给林楚他们有了在其他战场上取胜的机会。

  “是末将之失。”林楚让乐炜给狱中云臻带去一句话,问他想不想亲手夺回朔北。然后云臻出狱了,却性情大变,变得沉默寡言。

  “云大哥又被激了?”看见云臻咬紧牙关,林楚便知自己猜对了。这云臻接连两次败于同一计谋之下,不得不说确为重情重义之人。只是统军之将,任由感性支配理性,实在不是麾下将士之福啊。

  “末将不配为将,自今而后愿为阵前掌旗令。”

  林楚无奈,也不知如何去劝,而且现在还有更要紧的事,“此战败后,朔北卫还余多少。”

  “不足四万。”

  “新兵,老兵几何?”林楚第一次觉得沉默寡言这个属性如此令人讨厌。问一句答一句真的令人急得跺足又无可奈何。

  “老兵新兵各占半数。”林楚记得,年前朔北战后,不足三万骑,之后迅速恢复编制到八万。此战败后,老兵阵亡万余,新兵却死伤惨重。不得不说,良好的训练与丰富的战场经验,确能增加在战场上的生存率。

  “朔北卫现在驻扎何地?”

  云臻摇头表示不知。战败后,兴安卫来援,他便被扣押等待发落,不知情况也属情理。

  一旁乐炜回道,“在国都我问过兵部的大人,朔北卫现今驻扎在朔北以南百里的古田郡,同时古田郡中还驻扎着一万兴安卫步卒。”

  古田郡是朔北周边第一大郡,也是卫洪率兴安卫反攻靺鞨时的主要阵地。以古田郡为中心,大军展开,利用兵力优势和对地理的熟悉,才一步步地把靺鞨压回到了朔北城里。

  “行,先去古田。”

  “将军……”林楚看向云臻,这是他这次见到云臻后,后者第一次主动说话。

  “朔北卫上下,恐怕如当日的末将一般,早已失去了战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