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废柴巫医的财神跟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寿宴(3)

废柴巫医的财神跟班 晚亭有鹿 2027 2020.07.11 08:36

  宋程迎笑道:“嗯,萍萍漂亮了,果然是人靠衣装啊。”

  说完笑呵呵地看向丁香:“姑娘费心了。”

  丁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顿时低下头去,嗫嚅道:“宋大夫哪里话,这是做丫头的本分。”

  秋萍萍笑了,很意外她今日没有说奴婢两个字。

  这样大伙在一块才随意嘛。

  陆元丰瞟了丁香一眼,转回头来问:“所以你打算送什么呢?”

  宋程迎忽然想起什么:“过些日子就是国太的寿宴了。”

  “萍萍想好要送什么寿礼了吗?”

  说完含笑看向丁香。

  丁香被他一看,不禁脸颊飞红:“小姐正是来找大伙帮忙出主意的。”

  宋程迎了然地点了点头:“怪不得刚才进来的时候你们说什么保命丹、驻颜丸的。”

  “国太身体康健,在寿诞上送药材,总是有所欠妥。”

  “总要送个让老人家高兴的礼物才好。”

  秋萍萍顿觉头痛求助地看向丁香:“太祖母平日喜欢什么呢?”

  丁香窘迫道:“老夫人想来是由紫云姐姐她们照顾的,虽同在王府,平日也难得见。”

  宋程迎及时解围:“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就送一个有心意的。”

  秋萍萍挠了挠脑袋:“哎,太祖母喜欢我的药糖,不然就做个什锦药糖礼盒送过去。”

  宝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萍萍姐,那不还是药吗?”

  宋程迎道:“虽说是糖,毕竟还是沾了个药字。寿礼讲究的还是个说道。”

  “不过药食同源,不然你就亲手做些饭菜、糕点。”

  “毕竟以你的出身国太不会挑你的毛病,也显得亲近一些。”

  陆元丰顿时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默默地盯着秋萍萍。

  秋萍萍被他盯得心虚,这招花如雨已经用过了,而且以自己同样糟糕,甚至有过之无不及的厨艺,恐怕会事倍功半。

  “这么短的时间,我恐怕不能做得那么好。”

  陆元丰惊讶地张大了嘴:“你居然还抱有一丝希望?”

  “你忘了我喝你做的汤上吐下泻,吃你做的糖葫芦满嘴是泡的事了?”

  宋程迎表情古怪,一脸同情地望着陆元丰:“既然如此……”

  秋萍萍被戳痛处,反驳道:“那你生病时候的鸡汤还不是我做的?看你还不是喝了以后活蹦乱跳的。”

  陆元丰看着自己纤长的手指,不屑道:“我说怎么病了那么久……”

  “你……”秋萍萍气结,早知道就该饿死他算了。

  宋程迎叹气道:“既然如此,要不送点你亲手做的东西也好。”

  秋萍萍疑惑地看向他:“亲手做的东西?”

  宋程迎问:“一方手帕?一个香囊?”

  秋萍萍低下头去:“我……只会缝补衣裳。”

  女红那种东西是有闲的女儿们才会做的。

  最后陆元丰忍不住道:“那还是算了,咱们到街上去看看吧。”

  留下宝林守着怀恩堂,四个人走了出来。

  先是在摊子上看了看,每当秋萍萍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丁香,丁香都会摇头。

  “这些太粗糙了。”

  由于不知道国太的身量尺寸,他们放弃了成衣铺,直接去看珠宝首饰。

  陆元丰看着一对红宝石的耳坠问:“宋大夫,你一年的诊金加在一起,大概净赚有多少?”

  宋程迎抬起头,皱着眉很认真地算了算:“加上达官显贵们的酬金,大概有一百金。”

  陆元丰点点头:“那要是不算酬金呢?”

  宋程迎吸了吸鼻子:“十金。”

  陆元丰笑了:“我看这些天有不少穷人的药费都是宋大夫给垫付的。”

  宋程迎道:“穷苦人手头紧,以后有钱了再还。”

  “恐怕就没有人还过吧?”陆元丰手指点上一对翡翠玉镯,“救命的时候都没钱,你还指望以后能有钱还?”

  “宋大哥仁心仁术,百姓们会记得他的好。”秋萍萍一巴掌拍开陆元丰的爪子,拿起其中的一只镯子来看。

  陆元丰揉揉自己的手背:“我这么问是让你记得,自己的礼物自己划账。”

  “别找人家宋大夫化缘。”

  秋萍萍一张脸皱的像包子一样,满是愁苦之色。

  掌柜过来笑脸相迎:“宋大夫,带朋友来买首饰啊?”

  “这两位面生得很,是路过的吗?”

  丁香拿出一块腰牌来给他看:“不认识王府的牌子吗?”

  掌柜一看,就像蜜蜂见了鲜花,都要盯到眼睛里去了。

  “哎呦原来是王府的姐姐们来了,小人这就把最好的东西都拿来给姐姐过目。”

  说着把他们请到桌前坐下,琳琅满目地摊了一片。

  “这个……”

  秋萍萍一句话才开了一个头,掌柜的一张圆脸就凑了上来。

  “姐姐真是好眼力啊,这是从西海的鲛人手里淘换来的,没有经过别人的手,价钱一定让姐姐满意。”

  秋萍萍看着他一脸的雀斑,嘴边还有一颗黑痣,上面一根黑毛随着他嘴角开合迎风飘摆。

  这人总也有四十几岁了,居然能这么顺畅地叫自己和丁香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做“姐姐”。

  真是让人甘拜下风。

  “这个卖多少?”

  掌柜喜笑颜开:“这么好的夜明珠市面上再也没有第二颗了,这可是鲛人公主头冠上的宝珠。”

  他说着拿起这颗鸡蛋的大小的珠子:“那还有这么大、这么光滑、这么晶莹剔透的去?”

  “既然是王府的姐姐看中了,小人也算是献上自己的一片孝心。”

  “打个对折,五百金。”

  “啥?”秋萍萍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五百金?”

  掌柜一脸苦瓜色:“小人出点血不算什么。王府这么多年来守卫南境实在是让小人钦佩。”

  “只要姐姐觉得好,下次再来照顾本店就是小人祖上八辈子积下的功德了。”

  五百金,就得这么一个玩意儿。

  会发光的鸡蛋?

  秋萍萍本想要去接的手颤抖了。

  她看看面如土色的宋程迎,再看看好整以暇一脸淡定的陆元丰,把手收回来扶了一下头上的发钗。

  “小姐,要不咱们看看这镯子?”丁香眼尖,看到她的动作立刻送上了个台阶。

  秋萍萍干咳了一声:“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