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猎魔人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斩杀白蛇

猎魔人伊格 暗蒙 8010 2020.06.30 13:57

  崩落山脉内并没有黑暗力量的踪影,这里的生物种类繁多,神秘力量的属性也各不相同,日积月累下所有尚存在于崩落山脉内的生物都有着一套属于自己的神秘力量体系,那些力量或源自生命诞生之初蕴含于血脉之中,亦或伴生于绝境从自然环境中得到了它的使命,被天地赋予其力量。

  崩落山脉深渊中浓雾弥漫,这里的光线很弱,向下几百米的距离随着高度降低黑暗将越发深邃,鲜能看清远处的景物。

  悬崖峭壁上树根盘旋紧密,在这么一片低温地区似乎只有伴生于此的古树们还能保持着异常强大的生命力,它们盘根错节,它们一直生长于此地。

  而它们那异常坚韧的枝条则成为了伊格等人前行的最大助力。

  依附在悬崖峭壁上的古树纸条能承担极强的作用力,脚踩上去并不能动摇其分毫,像是阶梯一般帮助所有人向着深渊底部而去。解开地图的地点就在这片深渊的最底层,这里被冰雪覆盖越往下层区域温度越低,天空逐渐黯淡至灰暗色,雪花无规律飘落,这里的一切就像是被场大火焚烧之后的灰烬。

  十六身材匀称挺拔神情专注,每一次踏步前行举手投足间都有着足够的力量帮助他获得平衡,纵使深渊深不见底,纵使古树纸条之间相隔数米只出现于峭壁大小不足3米。

  紧随十六的是管家费雷尔,他的全名是费雷尔奥德,一名于奥托帝国军队中经历过无数鲜血浸泡的强者。年近七十的费雷尔样貌并不算太老,看上去与十六的年龄近乎相同。他的背后携带着一把等人高的大剑,剑尚未出鞘其周围旋绕的寒光便将周围的温度提升到了足以让人感受不到寒冷的程度。

  他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十六,作为军队的一名统领他曾无所畏惧出入各种绝境猎杀黑暗生物名声响彻边境,但当十六招募了他以后费雷尔便退居后方安心学习如何作为一名管家。

  失去战斗的机会并没有让费雷尔有多大感触,能被奥托殿下赏识对奥托帝国中任何一人来说都是荣耀,费雷尔也不例外。他的身体前倾时刻防止着十六可能出现的意外,这点小困难对他而言不过是开胃菜。

  紧跟费雷尔的便是伊格,这份队伍顺序也是十六要求的,这支队依傍十六勇者的身份而建立,而勇者自然为队伍的带领。而作为整支队伍里唯一能让十六触动的人则自然被他安排到了自己的身后。

  伊格之后便是那名壮汉,也是十六的一名仆从,身为巨人族混血的他完全不会被周围温度影响,不过体格巨大也是一种弊端,最少他本人在悬崖上攀爬和跳跃会溅起一片片碎石的落下。

  魔法师多米娜与盗贼洛克一前一后跟在壮汉身后,盗贼的身手并不弱,辗转腾挪对洛克来说十分轻松且是基础,但他之所以落在队伍的最后面只是为了欣赏多米娜的背后。

  婀娜的身姿,飘逸的金色长发,多米娜穿着一袭连衣,裙摆在微风拂过的时候总是会抬起少许。

  洛克喜欢那样的场景,比以往任何时候他看过的美景都要美丽更多,偷窥一名高贵魔法师的裙底是他这辈子的资本,可以肆意到任何一家盗贼旅馆去吹牛批。

  将近四个小时的旅程消耗了众人不少气力,以至于抵达一片凸起平台附近时除了壮汉外所有人都在气喘,多米娜尤甚。神秘力量在这片区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借用的时候总会有各种力量的外泄,那种消耗他们经受不起。

  小男孩霍普是个例外,他不怎么累只是趴在伊格的身上四下张望着,身为混血不到一定年龄是无法彻底掌控血族力量的,因此霍普只能趴在伊格身后去见证这场冷的要命的旅行。

  安全下来后十六来到了伊格的身边,他从身后管家费雷尔手里接过了一块肉干塞进了伊格的手里。

  “辛苦了,随着目标地点越来越近我愈发坚信这场相遇是唯一神为我们安排好的命运。一个月前一则宝藏的消息在奥托帝国境内传开,崩落山脉东侧深处藏有上古时期奥斯塔帝国举国之力打造的一把神兵,其名为王者之剑。

  谁能得到谁便能斩尽天下万物,所以盗贼来了,魔法师来了,这些早就不知去向的人们如今在这里就出现了两位,实在无法说是巧合。

  不过我来这里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把剑,没有使命的人无法成为一名勇者,而我正是勇者,所以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完成使命。我需要前往联合国去,不过具体原因得到那里以后才能告诉你,因为一路艰辛且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十六娓娓道来,他的视线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但伊格却并没有他想象之中该有的反应,只是默默的望着深渊下方,任由冰雪化作水溪在身边流淌。

  “你真的是为了前往联合国才到这里来的吗,身为一名传奇猎魔人如果要去联合国怎么会进入这里?”

  十六对这件事疑惑很久了,崩落山脉虽然地势险峻绝境无数,可前往联合国的安全之路早就被前人开发了无数条,可以说得到一份廉价地图就可以前往。

  伊格没打算回答,他的视线和十六对视到了一起,那就像是在问十六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来这里并没有原因的伊格,如果真要说的话或许我对那王者之剑也有一些兴趣,毕竟上古时期的武器无论传言如何夸大,其本身都具有收藏价值。不过那并不是我来这里的原因。勇者天负使命,天赋命运。命运眷恋勇者,凡勇者与其同伴在完成使命的旅途上所经历的一切都早已被命运所规定。

  不过这份眷顾伴生于考验,眷顾无数,勇者做任何事都很简单,但考验同样残酷。

  王者之剑我从来不想要,因为它是我的就一定会是我的,谁也无法夺走。”

  十六淡然一笑,眼神中充满了自豪,他是这个世界的天选之人,一切都应该为他服务,他认为这理所当然,因为他注定要拯救人类世界,所有的好运与眷顾都是他用自己的性命换来的,这场勇者的使命到最后一刻等待的将是他的死亡,而他依旧义无反顾。

  “看看他们伊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目的,洛克为了财富所以加入了这支队伍,他相信我能改变他的命运,可以说他的想法没有错,我完全可以让他过上富裕的生活;多米娜为了掌握更多的自然秘密加入了队伍,每一名魔法师都擅于发觉神秘力量形成的原因,对于他们而言危险同样就是机遇,我反正搞不懂魔法师的想法,毕竟如果危险让他们死了,那么机遇还能有什么意义。

  奥德他是我的管家,而我对他有知遇之恩,他没有能够回报一名王子的知识或是财富,便只能将自己回报给我并理所应当认为那是荣耀,那也确实是一种荣耀。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同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存在,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感情和故事,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认知,这一切组成了我们这支队伍,但唯独你却和他们不同。

  我是一名勇者伊格,这份勇者的使命让我组成了这支队伍,作为勇者我需要了解每一名同伴,因为每一位勇者的故事都会成为日后人们赞颂和朗读的传说。

  只是现在我还不够了解你伊格,能否告诉我你的过去和你的想法,我喜欢做一名倾听者。”

  在十六专注而热情的眼神下伊格侧目望向了远方,他刻意避开了十六的灼目,过去的经历有什么可谈论的,那些伤痛只有自己可以品尝可以理解,就如同这些他不喜欢接触的人一样,

  没有经历过丧妻之痛的人如何感同身受,妻子死去可没有与恶魔签订契约的人又如何能理解他的心情,就算一切都和伊格选择的经历的一样可他们也不会懂伊格为什么要留下霍普的性命。

  没有原因,只是因为每个人不同,既然不同何需理解,天地间一个人生活就足够,与枪为伴,与黑暗生物以命相博,最后将灵魂卖给恶魔。

  伊格迟迟没有回答,他的心早已飘远,那些破碎的记忆让他时而欣慰时而幸福,但却在转瞬间被大火吞噬仅剩一片废墟与血液。

  混乱的内心,伊格感到了头疼,心底深处那被封印了的黑暗力量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伊格的眼神逐渐冰冷,他需要尽快离开这里去圣格尔教会去,必须再次让那些主教们为他加深封印了。

  “那是什么?”

  伊格缓缓开口,十六闻言后向着伊格所指的方向看去,脸色却逐渐苦涩。

  “看来历史文献的记载是真的。圣格尔教会把过去的真相全部掩盖了,但我们皇家内部还保存有一些历史文献。这个世界早在众神期间其实有过许多种族,对比起那些种族我们人类就像是蝼蚁一般渺小且无力,只能依靠着借力来保护自己。

  以前我并不完全相信那些文献资料,上面记载的太虚假,我们人类怎么可能那么弱小不堪。人类建立的帝国只能蜷缩在大陆的一个小角落?人类只能苟延残喘连帝国都不敢出去?人类帝国得卑躬屈膝的仰望那些种族?怎么可能!我们可是人族,我们天生且理所应当奴役所有种族。

  不过现在我可以想象上古时代到底是如何残酷的了伊格。那是一条罗威尔蛇,是上古年代存在过的巨蛇。我们看见的只是它的头部,按照这个比例而言它的身躯最少也有三百米。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手段都不过是螳臂当车,我庆幸它还没有发现我们,只是以亡者们幸灾乐祸的性格我敢肯定解开地图的关键就和它有关。

  不行,这件事要从长计议否则一定会有人受伤。”

  十六缓步后退,管家费雷尔神情严峻背后大剑出鞘,双手持剑下费雷尔的气势不断攀升,但他的身影却渐渐模糊了起来。

  寒光在剑锋边缘流转,一道道血红色薄雾由无形能量幻化而成,那是专属于军队之人的杀意在神秘力量的影响下逐渐凝实,蕴含无尽戾气。

  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随着费雷尔完全进入战斗状态后才发现远处那条盘旋在深渊底部的巨大白蛇有多么恐怖,他甚至只能释放出结界将自己的气势和力量完全压制在身体四周,只有这样才不会让那条大蛇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多米娜与洛克脸色苍白了许多,他们不知道罗威尔蛇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光看那宛若山脉一般巨大的体型身体便逐渐打颤,呼吸几欲急促。

  伊格将霍普转身放了下来,小男孩霍普双手捂眼不敢去看,而伊格则从怀中掏出了那把诅咒左轮。

  他不顾十六的眼神示意,只身一人向着深渊深处跳去,伊格不喜欢依靠别人,他坚信一切只能依靠自己,伊格为了不让十六等人受到牵连硬是远离了那片平台区域。

  此时的伊格常人无异,虚空画出唯一神的符号后微弱的神秘力量产生,并将伊格下坠的身体渐渐托起,并以相对安全的速度降落到了深渊底层。

  这里遍布尸骨,这里怨气密布,无数淡紫色的力量与空气一体覆盖了四周,而伊格却对这些朝着他缠绕而去的诡异力量熟视无睹。

  他抬头注视着罗威尔蛇的头部,那如同一座高大房屋静静趴在一处巨石之上,石头下不知何物散发着灼目光亮。

  伊格缓缓迈出,怀里耀日药剂瓶拿出,一滴入喉。

  炽热而浓烈的神圣力量在伊格的体内回荡,这一次再没有幻境或是梦境产生,看来副作用的确不大,伊格的视线若箭般锁定着罗威尔蛇的头部,步步逼近而去。

   100米,50米,10米。

  伊格身上的神圣力量在气息攀升至鼎盛的那一刻瞬间爆发而出,宛若烈阳般散发出剧烈的光芒波动辐射四周。深渊底部的所有诡异力量在接触到这股庞大的神圣力量后消融于无形,那些刚刚想要起身的尸骨也在同一刻被烧灼成了灰烬。

  从无一人可以阻拦我的脚步,我为复仇而生,我为毁灭而动

  伊格沉声低语,左轮手枪末端符号一层接着一层在神圣力量的涌动下叠加至无数层。

  净化,消除,安抚。

  神圣属性叠加完毕后符号再次涌现,然而这一次那符号却有黑暗力量隐隐流动。

  毁灭,腐蚀,诅咒,掠夺。

  黑暗属性在瞬间叠加完毕,所有力量融合进了左轮之中。那颗枪膛之中的火药子弹早已在庞大力量的加持下消融,而那些力量则被重新凝固且塑形为了一颗金色子弹。

  砰!!

  枪声响起的一瞬间罗威尔蛇猛然惊动,那巨大的蛇躯直立而起几百米高度向着伊格扑去,然而一道直径超二十米的黄金光束从左轮枪口射出,空气被烧灼光线被吞噬,黑色夹带着火红并包裹着金色直接从罗威尔蛇的身躯穿透而过,渐渐消失在了远方。

  愤怒的嘶哑声引得山脉滚石遍落,地动山摇般的动静让远处的十六看的目瞪口呆,他无法相信刚才那近乎神明的一击竟是伊格引起的。

  伊格面无表情,罗威尔蛇受到了重创,身躯中央有着一个肉眼可见的巨大穿透伤口,红色的血液宛若落雨般洒在了伊格的周围,但仅仅这伤害远远不够,伊格瞄准的本应是头部,可大蛇避过了那致命一击。

  符号在虚空中再次画出,无数符号叠加中伊格快步后退。伊格深知自己完全无法承受大蛇的任何一击,近百米的身躯带来的巨大动能可以在顷刻间将他碾为碎末。

  金黄色的光束再次射出,那宛若射穿天地的一击却堪堪从大蛇的身躯旁边擦过。罗威尔蛇并不仅仅只是身躯的庞大,其速度与反应都远非普通人类可比。

  而伊格也不只是普通人类,左轮手枪在大蛇那恐怖的反应速度下已是无用,伊格将之放进怀中双眼逐渐被金黄色光芒覆盖,力量不断攀升,全身上下所有肌肉都在神圣力量的灌输下不断强化。身体从地面跃起后伊格跨越了将近百米的距离来到了罗威尔蛇那颗巨大头颅的前方,并一拳轰击在了大蛇的双眼之中。

  恐怖的力量倾泻而出,伊格借势倒退到了原位,而罗威尔蛇的身躯却痛苦的摇晃了起来,伊格击中的地方不仅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巨坑,金黄色的神圣力量继续发挥着自己的真正作用在罗威尔蛇的眉宇间快速渗透其中。那力量对人类有强烈的安抚作用,但对除人类以外的种族来说是天生的绝命之物,一旦接触到蛇头内部的灵魂后那力量会彻底将罗威尔蛇的灵魂消除。

  依旧不够,伊格的冷汗缓缓流下,短时间内急速提升神圣力量到底还是出现了他和埃尔金都预料之外的变化,伊格体内被封印的力量在蠢蠢欲动,甚至开始自主的冲击着封印时刻准备爆发而出。

  伊格不得不用那神圣力量加固着封印,好在力量几乎同源可以通用,封印的加强让黑暗力量平复了下去,但伊格却无法继续面对罗威尔蛇。

  盛怒之下的大蛇不顾一切朝着伊格冲去,近乎片刻之间咬下。但在大蛇来到伊格正上方的那一刻一道血色光芒划破天际直冲而来,硬生生将白蛇击打到了远处。

  碎石宛若下雨般落下,大蛇破碎的血肉也一并落在了伊格的四周,那道血色剑气消失后管家费雷尔出现在了伊格的身前,而十六则缓缓将伊格扶起。

  “你太冲动了伊格,作为同伴你要相信我们,没有谁会让你独自一人去面对它的。

  我们是同伴,命运注定相互帮助。所以现在休息会吧,你做的足够了。”

  十六轻声说道,并缓缓朝着那大蛇下方的巨大石台走去。罗威尔蛇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比拟的十六深知这一点,但他却发现了致胜之路。

  伊格的强大是他没有想到的,罗威尔蛇虽然可以快速恢复伤势且力量足以碾压他们所有人,但万物都有生与死两面,他找到了生,只是还需要其他同伴的帮助。

  费雷尔提前跨步挡在了罗威尔蛇的身前,他的气势攀升至顶将罗威尔蛇锁定,这一刻费雷尔与罗威尔蛇之间再无他人,全世界只剩下了彼此。

  罗威尔蛇被费雷尔的挑衅激怒了,这些人类无法夺走它的性命,罗威尔蛇天生便具有对生命威胁的预警能力。对它而言这些人并不足以造成威胁,只是那些伤痛让它越来越痛苦。大蛇的双眼逐渐充血,巨大的蛇躯下一刻朝着费雷尔当头砸下!

  “天地往返涌动生灵,以我多米娜之名祈求你们聆听。这片地区充满战火,这些人希望自然给予回应。以自然之名,多米娜请求自然降下守护覆盖这片区域!”

  洪亮的声音响彻天地,魔法师的咒语并不晦涩难懂反而十分简洁清晰,多米娜念诵完毕后无数色彩的光点在费雷尔的身体周围出现,并于罗威尔蛇砸下的那一瞬间化作一团光幕将费雷尔保护在了其中。

  “还不够。”

  十六距离那座石台还有五十米的距离,大蛇的身体就盘旋在那里,十六还需要一些时机。

  壮汉听到了十六的声音,作为仆从壮汉天生便能听到十六的所有命令无论相距多远。于是壮汉擦了擦拳头向着费雷尔冲去,他并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实力直面罗威尔蛇,但他也不需要那么做。

  壮汉冲到费雷尔身边后将他一把举起,巨力涌现间费雷尔被壮汉扔向了罗威尔蛇的头部附近。

  费雷尔有勇气有实力,大剑上闪耀着血红色光芒朝着罗威尔蛇的左眼劈去。多米娜的守护魔法抵挡住了罗威尔蛇的一击,大剑将罗威尔蛇的左眼砍下,猩红的血液浸染了费雷尔的身体。

  是熟悉的感觉,费雷尔反而兴奋了起来在落地的一瞬间再次被壮汉抛出飞向了罗威尔蛇的另一只眼睛。

  大蛇感到了畏惧,左眼恢复的同时右眼闪过了一道黑色光芒,那光芒在射出的一瞬间化作一片液体并凝聚成千万细丝向着四周所有地方覆盖而去!

  无数爆炸引起的灰尘将费雷尔的身躯挡在其中,多米娜的魔法很实用,所有人都没有在这场无差别攻击的血丝攻击下负伤。壮汉再次站起并时刻关注着费雷尔的动向,费雷尔则在爆炸的波及下落到了大蛇的后背尽情劈砍,伊格在霍普身边眼神凝重直视大蛇的双眼,他注意到了大蛇眼里一闪而过的黑暗力量。

  十六距离石台只剩下20米的距离了,可这最后的距离却成为了天堑。伊格帮助他将这深渊底部的所有恐怖力量都洗礼了一遍,使得十六现在完全不用担心其他伤害,但仅仅是罗威尔蛇本身就足以防守住石台区域。

  十六失算了,他打算使用自己的力量,可那力量一旦使用就意味着奥托帝国内的其他王子会发现他的踪迹。离开帝国王城的十六所要面对的危险不仅仅是眼前的这些,更是帝国内其他王子的追杀令。

  帝国王位之争一向血腥,十六不敢去赌,因为那代价可能是同伴们的性命。

  就在十六犹豫期间一道灰暗色的身影却从他的身边掠过向前石台下方冲去,罗威尔蛇的身躯在那灰影接近的一瞬间扭动了起来,但灰影却直接潜入了地下并冲刺到了那片散发着光芒的物品旁边。

  “勇者阁下,我拿到了。”

  洛克举起了那把光芒突然暗淡的大剑并扔向了十六,十六闻言一愣,但他的双手却还是接住了那把剑。

  洛克看到这一幕后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他却已经疲惫不堪了,每一名盗贼都有一种独特的保命能力,只是这种能力一般是用来逃命而不是战斗的,所以使用时间越长对身体的伤害就越大。

  洛克庆幸这一次成功了,他相信十六一定会感觉到他的真诚并会真正接受他为同伴。

  足够了,洛克的身体倒在了石台旁边,他太累了。

  大剑入手的一刻光芒瞬间万丈,这便是王者之剑,王者之剑只认王者,凡有王者气运之人皆可获得剑的认可。

  剑入手的一瞬间罗威尔蛇害怕了,它嘶哑一声转头朝着十六袭来,但一道金黄色的光束却在下一刻从它的头颅前方掠过。

  伊格再次开枪了,他深知自己杀不死大蛇,但只要能够阻止它的行动就够了。

  伊格确实做到了,但那神圣力量也已经使用完毕,伊格放下了手枪视线平淡的注视着十六,这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观察这位奥托帝国的殿下。

  剑光涌动,王者之剑在十六的低声细语下逐渐变宽变长直至穿透云端连接天地。将近千米长的巨剑虚影缓缓落下,罗威尔蛇避无可避只得接下。

  平淡无奇的砍击没有任何力量外泄,千米大小的王者之剑虚影单凭绝对力量将大蛇斩断并彻底碾压成了虚无。

  只是一击,罗威尔蛇死去。

  王者之剑的虚影消失了,剑身被十六缓缓放下。费雷尔一身伤痕缓缓走到了十六的身边低头等待,而多米娜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洛克的身边为其治疗了起来。

  壮汉跃跃欲试似乎还没有尽兴,伊格站在远处手持左轮面无表情,十六欣慰的笑了笑,这个才拼凑起来的团体仅此一战便凝聚到了一起,若是凝聚一群人如此简单的话,那再来几次危险也未尝不可,十六自嘲道。

  洛克在多米娜的治疗下苏醒了,当他看到十六手中的王者之剑后眼前顿时一亮快速冲了过去,并从身后的破旧口袋中拿出了一把远比口袋本身大几倍的剑鞘。

  “勇者阁下,这剑鞘是亡灵城的一件珍宝,能够自由伸缩大小,放入其中的剑无论蕴含怎样的力量都可以平息且处于封印状态,配王者之剑最为合适不过了。”

  洛克小心说道,十六微微一笑不客气的接过了剑鞘将王者之剑插入其中,并背在了身后。

  一切完毕,十六将地图从怀中拿出,可是没有丝毫变化的地图依旧处于封印状态,十六脸色苍白地图脱手落下。

  群鸦冲天而起,狂暴的黑暗力量将整片深渊充斥,光线全部消失的一瞬一道道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十六再次拔出了王者之剑,却发现王者之剑没了动静。

  王者之剑无法面对任何一名王者。十六想到了这个传闻,那巨大漆黑的恐怖身影犹如亡灵一般缓缓朝着他们走来,十六一瞬间猜到了他的身份。

  一定是王者之剑的前任拥有者。

  十六后退了数步,任何一名王者沦为亡灵后都是亡灵中最恐怖的存在,它们本身并不强大,但其身后永远都会有无数的亡灵跟随。

  王者之剑无用,十六打算使用神裔的力量了。不过就在他沟通体内血脉力量的同时伊格的身影却瞬间从他们的身边冲出,并径直冲到了那名亡灵的前方。

  杀戮,还是安抚....

  伊格的脑海中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他没有多想,体内黑暗力量在亡灵出现的那一刻近乎破体而出,伊格早已感到了白蛇体内那不正常的黑暗力量已然暗中准备,此时亡灵出现,伊格瞬间动用了黑暗力量。

  恐怖的黑暗力量在伊格体内回荡,那久违的气息让伊格的呼吸粗重,亡灵身体内的黑暗力量几乎在刹那间被伊格吞噬殆尽,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后亡灵便消失了。

  伊格意犹未尽的看向了地上那堆破碎的尸骨,体内黑暗力量再没有蠢蠢欲动似乎又被封印了起来。

  伊格没有多想只是转头向着十六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