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三十八章寒山湖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236 2019.06.30 16:00

  第三十八章寒山湖

  司马龙进了唐诵诵进她房间。

  快乐的时光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中,过了吃早餐时间。

  “你饿了吗?”

  “饿……”

  。

  “你饿了吗?”

  “饿……”

  司马龙打通送饭电话。唐诵诵脱手跑到窗口,眺望蔚蓝的大海。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唐诵诵念道。

  而司马龙却是一个激灵,脑子里突然冒出法国诗人贝特郎的诗《又是一个春天》。

  “又是一个春天,——又来一滴露水,

  它会在我的苦杯中滚动片时,然后

  又像一滴泪水那样逸去!

  噢,我的青春!你的欢乐已被印上

  时光的冰凉之吻,时光在痛苦的怀

  抱中窒息,时光流逝而你的痛苦

  却依然……”

  司马龙念到这里,唐诵诵猛一转身望着司马龙柳眉紧锁,小声道:“这是谁写的诗,很不一样,下面还有吗?”

  “当然还有,但还是不念吧。”

  “为什么?”

  “有点伤感……”

  “伤感也要听……”

  “噢,女人啊!”司马龙继续念道。

  “是你们夺去我生命的光彩!如果说

  我爱情的离奇遭遇中有谁是骗子,

  那可不是我,如果有

  谁受了骗,那准不是你们!”

  聪明的女人对诗歌有一种天生的敏感。唐诗诗听了,高兴地说:“这位诗人太爱他的心上人了,所以他要痛苦,他要骂人!”

  司马龙说:“可我再怎么痛苦,也不骂你……”

  唐诗诗努努嘴,走到一旁,脸生幽怨,嗔嗔道:“可我要骂你……我骂你可不能生气……”

  “你随便骂我什么,我保证不生气!”

  “真不生气?”

  “真不生气!”

  唐诗诗又是努努嘴,别过脸:“算了算了,不要破坏这欢乐时光……”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骂我,又不想骂我……”司马龙讨好地说,“因为你舍不得骂我呗!”

  唐诵诵微微一笑,回到他身旁,说:“你顶着这么大的压力跟我在一起,我应该为你分担才是……”

  司马龙激动地说:“人的一生中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次,我爱爱情,你就是我的爱情。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

  “不是放弃,而是争取……”唐诵诵打断他的话,说,“争取你妈的理解,争取你妈同意我们。”

  “要是她死不同意怎么办?”

  “只要我们爱得坚定,爱得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难道我对你会三心二意?或者你会讨厌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这时,唐诵诵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公司打来的,要她明天去接待一批韩国来的旅游团。

  唐诵诵接完电话,舒口气,说:“我只请假两天,明天必须回去工作。”

  “让你姐去吧。”司马龙捧住她双手,双目灼热,“继续我们的两人世界……”

  唐诵诵嫣然一笑:“我也想快快乐乐过两人世界,可我得工作,养活自己。”

  “我们司马家还养活不了你吗?”司马龙说,“你要是想工作,就帮我一起把桃源景区的项目打造好。”

  “对了,这个项目,什么时候能搞起来?”唐诵诵兴趣勃勃地说,“到时候我一定帮你打理。”

  “放心了吧……继续我们的两人世界!”

  唐诵诵摇摇头,说:“两人世界是好啊!可是,你妈这个结不解开,我们的两人世界就不得安宁,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冒出个蒙面杀手,我觉得,我还是回天台吧,安安稳稳地做我的本职工作。”

  “你要相信我,无论我妈怎么逼我,我都不会屈服的。我爱,我爱你,至死不变!”

  唐诵诵还是摇摇头,因为他的回答还没有说到点子上,是他无意识还是另有企图,很难说,所以,她还只能继续烧火,让他烫,不伤着自己。直到有一天,他会主动开口,那才是水到渠成,大功告成。

  “我不爱你吗?!”唐诵诵说,“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继续过两人世界!”

  那个地方就是天台的寒山湖。

  地返回天台的路上,唐诵诵像她妹妹一样耐心地介绍寒山湖。她说那几天让司马龙看到的都是山之美,今天要让他看看天台的水之美。

  开阔的始丰溪绕城而过,它是天台的母亲河。源于邻县的大盘山,由西向东,沿途汇集了数百道涧流小溪,一路奔腾,气势磅礴,直入大海。古时候,始丰溪是天台唯一通往县外的水上通道,顺流而下,把茶叶、苎麻、木材、棕线、白术等特产运送出去;逆流而上,又把绸布、洋油、糖类、香烟、瓷器等物品运送进来。现在,始丰溪的运输功能完全被现代化公路取代,更彰显出它的生态之美:白色的芦花,绿色的湿地,金色的稻田;鱼唼,鸟飞;小船、竹筏点缀水面……

  寒山湖就在始丰溪的上游,离城30多公里,因唐代诗人,中国白话诗鼻祖寒山子曾在这一带游吟而得名。景区面积约9平方公里,湖面9600亩,相当于6个杭州西湖那么大。有港湾37个,岛屿9个,山色湖光美不胜收。

  伫立在湖边,唐诵诵习惯性地用导游词介绍说:“湖中有的小岛如‘三狮挪球’,有的如‘鹤至双峰’,有的如‘雄狮伏地’,有的如盆景小品。四周山峰起伏,竹翠林茂,鸟语花香。”

  “在这里可以晨观朝曦,烟波摇红;夕送落霞,浮光耀金;夜赏明月,掠影沉壁。泛舟湖上,薄雾缥缈。两岸青山夹碧水。湖面波光粼粼,鱼跃鹭飞,让你在诗行中沉醉,在画幅里邀想,在山水间升华,一转、两转、三转,仿佛置身于长江小三峡中。真乃是:一曲溪流一曲烟,湖光山色尽缠绵。”

  司马龙饶有兴趣地问:“寒山湖这么美,有寒山子写的诗吗?”

  唐诵诵笑了笑,说:“其实这湖是个水库,只是借用名人效应罢了。据说水库没建之前,始丰溪的水就像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肆无忌惮,祸害两岸百姓。水库建成后,它就变成了一匹任人支配的赛马,造福两岸百姓。我们坐船到水库口就可以看到堤坝,这个拱型堤坝的设计非常先进,看上去也非常壮观,可以说是寒山湖的别样风景……它叫里石门水库大坝!”

  “那还不赶快上船!”司马龙兴奋地说。

  唐诵诵说:“可惜我们来得晚了,过了唯一一趟游船,只能望湖兴叹了……”

  司马龙怅然道:“那就沿湖边走走吧。”

  唐诵诵看他沮丧的样子,柔声一笑:“我可以带你去另一个地方。”

  “这么美的湖不看太可惜了吧……”

  “在水一方,会更美!”唐诵诵痴痴地盯住他的脸。

  司马龙激动地哼起琼瑶阿姨的爱情小调:“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那个地方叫田芯村。1976年因建设里石门水库需要,田芯村移居天台各地,但仍有70多户,300多人选择沿山势后背建家园。原田芯村永远沉入湖底。现在的新建村一幢幢民房沿山坡而建,很像重庆山城,层高在二层四层之间,每幢房子整齐划一,且各留一方水天井。有几幢房子临湖而建。湖边泊着几只“舴艋舟”,可以去湖上的小瀛洲,也可以去湖对岸“遗留”的山地种植庄稼。

  在水一方,小瀛洲。

  在司马龙看来,小瀛洲更像是世外桃源。

  此刻,小瀛洲上只有司马龙和唐诵诵两个人。

  此刻,天空朗朗静静,抹上几片淡淡的红云,四周安安静静,只有鸟儿在不停地嘻闹。那湖水闪着蓝色的光,像柔柔的绸缎,是一种怡心的舒快。

  司马龙真想让时光停留在此刻。

  。

  此刻,天地作证。

  “让我们成为亚当与夏娃吧……”

  然而,唐诵诵咯吱一笑,跑到湖边,蹲下身子,捧起一把流沙,又回眸笑道:“来,我们一起做沙器……”

  冰凉的泥沙又一次冷却司马龙的心。

  傍晚时分,他们回到田芯村。这里有农家乐民居。

  晚饭后,唐诵诵带司马龙去参观农家捣麻糍。麻糍是天台山小吃之一。制作麻糍全是手工:先将糯米浸泡,待胀足后淘尽沥干,上蒸桶蒸熟后,再放入石臼捣烂成团后取出,然后,趁热揉成片状或粉团。让游客体验的是“捣”的工艺。

  司马龙听完农家的介绍,抡起捣杵就捣。一杵下去,那热气腾腾的米粉发出滋滋的响声,那糯米的热香扑鼻而来。唐诵诵做他的助手,他一杵,她一抄翻,配合协调,很快捣好了一臼,再把粉团拿到砧板上,开始拉成块。

  农家女主妇夸他们捣得好,免费让他们品尝。

  司马龙说:“你让我免费吃,我们再给你们捣一臼。”

  唐诵诵说:“你有力气捣,我可没力气翻了。”

  司马龙只感到身上的力气没处使,说:“那就让大姐来翻吧。”

  唐诵诵说:“好,看你有多大的劲!”

  司马龙又捣了两臼,直捣得满头大汗。

  夜,月色朦胧,平静的水面氤氲着轻纱般的水汽,远处的小岛像神来之笔的泼墨画。

  他敲开唐诵诵的房门,一起来到湖边。

  “诗诗,我们结婚吧……”

  “结婚……”唐诵诵故作惊讶,“你妈能同意吗?”

  “都什么年代了,恋爱自由,婚姻自主!我们都到火星年代了!”

  “结婚可是一件大事,彼此都需要一份责与担当.....你可要想清楚。”

  “我想清楚了,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

  唐诵诵推开他,说:“为了让我们的爱更神圣,明天吧……”

  “明天……”司马龙定定神说

  “我爱你……”

  “我爱你……”

  “永远……”

  “永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