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三十七章半夜敲门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695 2019.06.27 08:19

  第三十七章半夜敲门

  司马龙躺在床上,心火还没冷却,便听到门铃声,以为一定是唐诗诗跟他一样也难以入眠,激动地跑过去开门。阿九突然冒出来,像是当头泼了他一脸冷水。

  “你真吓我一跳!”司马龙说。

  阿九压低喉咙说:“阿龙兄弟,你能不能出来一下?”

  司马龙瞪他一眼,说:“进来说!”

  阿九难为情:“里面是你们的爱情窝……”

  “什么爱情窝!”司马龙笑道,“我们不玩一夜情,我们要的是天长地久!”

  阿九歉歉一笑,进了房间。司马龙蹭到床上,说:“有屁快放,我累了——”说罢,故意打个哈欠。

  “阿龙兄弟,这件事实在是为难你了……”阿九吞吞吐吐地说,“可我不得不这么做……,你也不得不这么做。”

  “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么深更半夜来找我?”

  阿九不敢正视司马龙,垂着头,说:“这件事还真不好意思开口……阿龙兄弟……”

  司马龙双眼一亮,说:“是不是想跆拳道比赛的事想疯了,我说过一百万广告费这个月底一定会到位的!”

  阿九说:“阿龙兄弟,这个我从不担心。”

  司马龙又打个吹欠:“我真的好累啊……”

  阿九抬起头看一眼司马龙。司马龙发现阿九双眼红湿了。

  “阿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阿九垂下头,突然双膝跪地,含泪道:“阿龙兄弟,我求你明天一早和我一起回杭州……”

  司马龙大吃一惊,想不到母亲会来这一招,让他们兄弟俩“自相残杀”,她“坐享其成”.

  “我妈还跟你说了什么?”司马龙坐了起来。

  “她就是要我在明天中午之前把你和车子带回杭州。”

  “要是我不回去呢?”

  “她没说,可我担心……”

  司马龙自嘲地一笑,说:“你别婆婆妈妈了,快给我起来……”

  阿九猛一抬头,说:“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

  “那你跪着,我睡觉了。”

  “我不累,就是累了,也不能起来。”

  “那好吧,我睡了。”

  熄灯,黑暗中,阿九仍跪在床前。

  司马龙睡着睡着,感到天崩地裂,睁开眼,开灯,只见阿九仰躺在地上,鼾声雷动。司马龙用脚踢他,他转了个身,鼾声依旧。司马龙下床,拧他鼻子,他呼一声惊醒过来。

  “我怎么倒下去了……”

  “上床睡吧。”

  “不行,我必须跪到天亮……”

  “你再跪就到别的房间去,不要打扰我睡觉!”

  第二天一早,阿九睡得精力充沛了,又跪到司马龙床前。司马龙见状,忍俊不禁地笑了:“我妈一点拨,你会演戏了!”

  阿九说:“阿龙兄弟,你就听太太的话吧,先回杭州,你也说了你跟唐诗诗要的是天长地久,不是一夜情。昨天晚上,我也见证了,你怎么还不想回杭州呢……”

  司马龙摇摇头,说:“阿九,你应该谈过恋爱吧。”

  阿九说:“相处过一个女朋友,耗尽我钱财,还是......往事不要再提了——”

  司马龙说:“你那不叫恋爱,叫‘恋财’。真正的恋爱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有上辈子见过的感觉,心跳加速的感觉呀!然后呐,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想的正是她说的。再然后呐,彼此难分难舍,又有分寸,婚后做的事决不提前做,否则,就玷污了爱情的纯洁。最重要的是,我把玛莎拉蒂送给她,她就是不肯要,我们的爱情天长地久……听明白了吧!”

  “不明白。”

  “我再重复一遍,我们难分难舍,又有分寸!”

  “不!你妈说,你这次是跟她玩捉迷藏。你被我逮着了,就是你输了,必须回杭州!”阿九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大声叫道。

  司马龙愣了一下,说,“我妈也还真幽默,轻松。说我跟她玩捉迷藏……是吗……”说到这里,他怒不可遏,戳着阿九的鼻梁骨,喝道:“武阿九!我对你亲如兄弟,你却见利忘义,背叛了我,充当锦衣卫杀手,要致我于死地,你该当何罪!”

  阿九向后退几步,连连摆手:“阿龙兄弟……你不会让我去演《投名状》吧……”

  司马龙哈哈大笑,拍拍阿九的肩膀说:“今天,我很开心,免你死罪。其实,你有你的难处,碰上我家这个蛮横无理的老妈,为了给你交差,你把玛莎拉蒂开回去,把你的路虎留下。”

  “你人不回去,能行吗?”

  “让你把车拿回去,是看在我们兄弟的情分上。”司马龙说,“交换车钥匙,你快点走人!”

  阿九忧心忡忡地说:“万一,太太怪罪到我哥头上,你可要为我哥担当……”

  司马龙说:“公司的事是我老爸说了算,再说我老爸也不是惧内的人。你哥的保安部长照当不误!”

  阿九心里踏实了,笑道:“阿龙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要不干脆车也不拿算了。”

  司马龙说:“我看你是舍不得你那辆破路虎!”

  “不……不……不,你不嫌弃我的车,我高兴还来不及!”阿九说罢,连忙从包里掏出车钥匙。

  这时候,司马龙的手机响了,是唐诵诵的,他给阿九使眼色。阿九双手一捂耳朵,猫着腰,跑进卫生间。

  司马龙清清喉咙,亲切地说:“诗诗,你这么早醒了。”

  唐诵诵柔声道:“昨天晚上你睡得好吗?”

  司马龙:“睡得不好!”

  唐诵诵:“我也睡得不好。”

  司马龙:“你为什么睡得不好?”

  唐诵诵:“因为在家有姐姐陪我睡。”

  司马龙:“我也是,因为在家有大白陪我睡。”

  对方一声娇柔的哈欠:“那今晚,我们都各自回家睡吧……”

  司马龙急忙说:“诗诗,我们的爱情之旅刚开始呢!”

  对方扑哧一笑:“我跟你开玩笑的。”

  司马龙:“我就知道你想我是不是?”

  唐诵诵:“我也知道你想我……”

  ……

  司马龙和唐诵诵通完电话,阿九从卫生间出来,说:“一大早就有这么亲热,快把我憋死了。”

  司马龙佯作生气:“你保证没偷听?”

  阿九说:“我偷听你们,不如光明正大看韩剧……”

  “你想挨揍啊?!”

  阿九跨开马步:“你揍得过我吗?”

  司马龙知道他不会还手,便狠狠地踹他一脚:“还不快滚!”

  阿九说:“早日叫我吃喜酒呵!”向门口跑去,一开门只见对面的门也开了。唐诵诵好奇地打量着他。阿九双腿一软,走不动了。

  “你发什么呆,还不快走!”司马龙喝道。

  唐诵诵走到阿九面前,不客气地说:“你是什么人?”

  阿九扭过脸,使劲一拔脚,欲跑。

  “站住!”唐诵诵大声斥道,“你这小偷也太胆大妄为了,大白天也敢下手!”

  司马龙听到声音,跑到门口。唐诵诵说:“阿龙,有小偷,我们马上叫保安!”

  司马龙连忙摆摆手:“误会了……误会了……他是我朋友,阿九兄弟。”

  “朋友?”唐诵诵看一眼司马龙,又看一眼阿九,“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龙走到唐诵诵面前,说:“既然你看到了,那就实话实说吧。阿九兄弟就是曾经保护过你的蒙面大侠。”

  “蒙面大侠?难道我们又遇到险情?”

  “那到不是。”司马龙拉过唐诵诵的手,说:“你知道我妈一直反对我们,千方百计想拆散我们……”说到这里瞪眼乜阿九。阿九会意地说:“龙总,没别的事,我先走一步了。”

  阿九一走,司马龙急忙搂着唐诵诵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妈就是派天兵地将来也拆散不了我们……”

  一阵亲热后,唐诵诵搂住司马龙脖子,嗔嗔道:“要是你妈一直反对下去,你还会爱我吗?”

  “我爱你,谁都不怕!”

  唐诵诵嘻一声冷笑,推开司马龙。司马龙不知自己说错什么,傻愣着。唐诵诵跑到门口,回眸莞笑,媚态动人:“我房间开着门,真小偷进来怎么办?”

  司马龙激情澎湃,冲上去一把抱起唐诵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