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在雨中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555 2019.07.17 15:31

  第四十五章在雨中

  唐诵诵瞒着母亲和司马龙一起到杭州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因为在天台这样的小县城登记,她怕传到母亲耳里,又会出麻烦。

  天气晴朗,仿佛能感觉到从西湖飘来的“浓春”气息。

  手捧红本本,两人的心境却不相同。

  司马龙恨不能马上抱住唐诵诵,将她融为自己的一部分。

  唐诵诵只想着下一步如何登堂入室。

  在杭州一家五星级宾馆,他们名正言顺地以夫妻名义入住。

  对唐诵诵来说这个片段的戏,最能代表她的演技与风格。她要爆发式地发挥,使司马龙终生难忘。在点“痣”期间,她就精心准备,为自己恢复姑娘……现在她只要演得真,演得纯,更是演得甜,整个片段就能出彩,出彩得迷惑司马龙一辈子……

  “你是我的天使!你是我的唯一!”司马龙激动得说。

  唐诵诵娇柔地说:“你是我的保护神!你是我的唯一!”

  “爱你天荒地老……”

  “爱你海枯石烂……”

  沉浸在爱的世界里,感觉不到晨昏日夜……唐诵诵发现自己又差点陶醉其中。她告诫自己接下来最重要的事不能忘。

  当司马龙建议去海南度蜜月时,唐诵诵嗔嗔道:“从今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就是度蜜月啦……现在我只想早日去见你爸你妈。”

  司马龙喟然长叹:“现在的状况怎么去见他们……”

  唐诵诵痴痴地盯住他的脸,双眼放电:“我说过我不在乎有没有别墅,我只需要他们的认可。”

  司马龙紧紧抱住她。晨光透过通明的排窗,温柔地抚摸他们,不留下片点阴暗……

  他们在房间里吃过早餐,阳光已将整个房间照亮,每个旮旯都灿烂……

  司马龙心想今天正好是钱胜利“要”他们家别墅的一天,不妨今天就带着唐诗诗回家,至少也是对他一种反击。

  如果说以上片段定位是柔情、激情、浪漫,那么接下来的是铁骨斗智、斗勇的大场面了……唐诵诵有信心演得同样出彩!

  正要离开房间时,司马强来电话了。司马龙迟疑了一下,接通手机。不等司马龙开口,父亲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说:“儿子啊……钱伯伯还是你的钱伯伯……”

  司马龙纳闷:“爸,您这是什么意思?”

  司马强笑道:“你钱伯伯是考验你,你做得对,我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态度,婚姻大事,你自己作主吧!”

  司马龙还是不敢相信:“爸,您再说一遍。”

  “我说婚姻大事,你自己作主吧!”

  司马龙惊喜地抱住唐诵诵:“爸,我现在就带诗诗来见您!”

  父亲说:“过几天吧,因为你爸借款的事,你妈有了误会,等她消了气,再来见我们吧。”

  “好嘞,谢谢老爸!”

  唐诵诵的内心顿然明亮起来,双手勾住司马龙脖子,双眸闪烁。闪烁胜过从窗外透进的光泽。

  第二天上午,司马龙迫不及待地打电话问父亲,老妈的气消了没有。司马强说:“我的事,她也没什么指责的了。只是对你和唐诗诗的事,她脑子还是铁钉子……这样吧,再过二天,我叫你钱伯伯劝劝她。”

  司马龙看一眼怀里的唐诵诵,说:“再过两天,要是老妈还是脑子铁钉子,我就‘带兵逼宫’!”

  “带兵逼宫……”唐诵诵娇艳地一笑。

  司马龙坚决地说:“对,带兵逼宫!”

  这时,突然手机响起。司马龙一看号码是钱晓娜的,下意识地看一眼唐诵诵。

  唐诵诵搡搡他:“快接呀……”

  钱晓娜说:“阿龙哥,这个星期天就是我的生日,我想请你和唐诗诗一起来我们吃生日蛋糕……”

  司马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着了。唐诵诵给他使眼色。司马龙笑道:“好……好……好……我们一定来!”

  “那就一言为定!ByeBye!”

  通话结束,司马龙还呆呆地举着手机。唐诵诵扑地一笑,夺过手机,扔到一边,紧紧抱住他。

  司马龙心想钱晓娜都想明白了没有爱情可以友情:老妈还有什么跟我过不去的呢?于是,他主动给赵瑞丽打电话。

  “老妈,我想您啦……”司马龙讨好地说。

  赵瑞丽听到儿子亲切的声音,既高兴又怨恨,说:“你继续躲,继续藏,用不着想我!”

  司马龙说:“老妈,我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和珠宝贝再也用不着捉迷藏了,她刚才来电话邀请我和唐诗诗一起参加她的生日派对呢!”

  赵瑞丽说:“她邀请是她的事,我可从没邀请过唐诗诗到我们家来。你听好了,晚上一个人回家!”

  “老妈……喂喂……”

  对方挂了电话。司马龙气愤地扔掉手机。

  唐诵诵显得十分平静。因为赵瑞丽的态度,在她的意料之中,现在,就看她自己的本领了:有了结婚证,就有了尚方宝剑,该主动出手了。

  “晚上,我跟你一起回家!”唐诵诵拿定主意。她跳下床,猛地扯开窗帘。天空一片灰暗,弱弱的晨光不再是昨天的灿烂。远处的西湖景致尤如泼墨:水雾弥漫,恰是“山色空蒙雨亦奇”……

  司马龙悄悄地挨到她身边。她说:“我们去游西湖。”

  司马龙说:“改天吧,今天会下雨的。”

  唐诵诵意味深长地说:“我不怕……”

  他们刚走出宾馆,天空飘起毛毛细雨,到了傍晚,嘀嘀嗒嗒下个不停。这五月的雨下得不紧不慢,像融了花草的甜份,有点粘稠,滋润肌肤却能寒到心里。

  在开往司马龙家的路上,唐诵诵望着车窗外粘稠的雨丝,雨丝在路灯的照耀下闪着光。唐诵诵陷入沉思。她想到最坏的可能,但她必须面对,而且要赢,让新的一场戏成为一个难忘的经典。雨丝渐渐加粗加密,雨水顺着车窗玻璃像一只只蚯蚓滑下来。唐诵诵见状,感到这场戏对她演技的挑战实在太大了,一时间,竟无力地倾倒在司马龙的侧肩上。

  司马龙就势握住她的手,说:“有我在什么都别怕。”

  很快,司马龙家的别墅出现在眼前。这幢外观典雅、轩昂的别墅在雨夜里显得更加不凡,四周的柱灯都亮着,闪耀着一种闲致的情调。

  车子在前庭的大门口停住,唐诵诵仰望一眼别墅,欣喜与愁绪如雨丝交织在一起。她对司马龙说:“你进去,我在外面等着。”

  司马龙说:“为什么不一起进去?”

  唐诵诵说:“我不能这么委屈地走去……”

  司马龙会意地一笑:“我明白了……我叫老爸接他的儿媳妇进门。”

  “不,要你妈来!”唐诵诵严肃地说。

  “很难吧……”

  “她不来,我不会进这个家门的!”

  “那我进去试试吧。”

  车门一开,唐诵诵听到雨哗啦啦地响。

  司马龙冒雨跑进家门。

  大厅里灯火通明。司马强和赵瑞丽坐在沙发上,司马强给妻子揉背,夫妻俩还说着笑话,似乎比以前亲热些。

  昨天,钱胜利和她一起从长途汽车站找到方嫂回家后,她一个人静静地看了司马强的日记。感到钱胜利说得对:让人感动!她想原来人世间还真有男女之间纯洁友情,这种友情可以保持一辈子,留存三生三世。傍晚,她主动打电话给司马强说:“方嫂做的豆腐乳熟了,你回家吃吗……”

  夫妻俩见儿子突然闯进来,连忙坐正身子。

  “儿子,你终于回家了,让妈妈看看你瘦了没?!”赵瑞丽高兴地跑到司马龙面前,上上下下看个不停。

  司马龙说:“爸,妈,我还带了一个人回家。”

  “一定是唐诗诗吧……”赵瑞丽脸色陡变,“不行,唐诗诗一个导游女,不配做司马家的儿媳妇!”

  司马龙也绷起脸,说:“唐诗诗已经是我的爱人,你们做父母的应该高兴,把她接进家门!”

  “一个导游女勾引你上……你就把她当爱人……”

  “妈,您怎么还要侮辱人!”司马龙说,“说明白一点吧,我们昨天就登记结婚了,现在唐诗诗是名正言顺的司马家的儿媳妇……”

  “什么?你们私定终生,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做妈的吗?!”赵瑞丽气愤地咆哮。

  司马强怕她犯晕,一边扶住她,一边喊叫方嫂快准备好糖茶,赵瑞丽一把推开他,说:“我经历多了,死不了!”说罢,坐回到沙发上,喘着粗气。司马强又给她揉背。她又推开他。

  司马强说:“阿龙,爸从来不反对你自由恋爱,可结婚这样的大事,你总得事先跟我们商量一下。你向你妈先认错!”

  司马龙痛苦地说:“这都是被妈逼的……”

  赵瑞丽跳起来,说:“我这是为你好!”

  “您说得对……”突然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从大厅门口传来,只见唐诵诵款步向他们走来,走到司马龙父母面前,她鞠了一个躬,说:“请原谅唐诗诗的愚昧,打扰了你们的谈话。”

  赵瑞丽听她这么一说,更是火上浇油:“唐诗诗,你是来向我挑战的吗?今天我倒要看看你除了勾引人,还有什么花招都使出来!”

  唐诵诵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说:“您老过奖了,我唐诗诗今晚踏进司马家大门,一是要向两们长辈认错,我和阿龙不该瞒着你俩登记结婚;二是要向你俩表明,我和阿龙是真心相爱,我唐诗诗虽然出身寒门,但绝不是贪图司马家的财产,我爱的是司马龙的人品与才华……”说到这里,唐诵诵双膝跪地,接着说,“爸,妈,你俩在上,请接受我的认错,请相信我对阿龙的真心相爱!”

  赵瑞丽不为所动,别过脸。司马强看一眼赵瑞丽,悄悄地挥挥手,示意她起身。唐诵诵等候赵瑞丽的态度。

  一时沉默,仿佛空气也被屋外的春雨粘糊了。

  司马龙见母亲久久不理睬,也扑地跪在父母面前,哽咽道:“妈……诗诗爱我有什么错?您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是您儿媳妇啊……”

  赵瑞丽仍不表态,脸色一阵白一阵黑。

  唐诵诵感觉此招不灵,只得继续出招,把戏推向高潮,但能否最后取胜,她也感到有些迷茫,因为今晚与她演对手戏的也是高手呐!

  唐诵诵说:“我唐诗诗爱阿龙有没有错,苍天会为我作证。”

  赵瑞丽听了一惊,瞟她一眼,旋即又别过脸。

  唐诵诵惨然一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大厅,走出院子,在雨中,在司马家别墅的大铁门口,唐诵诵慢慢跪下,仰首望天空,雨水漫着她的头和脸,眼前一忽儿白,一忽儿黑,如临梦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