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提亲(上)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365 2019.09.11 08:37

  第六十章提亲(上)

  奇峰翠峦的天台山,因水而生机勃勃。这水就是天台的母亲河——始丰溪。

  始丰溪的源头来自邻县的大盘山,一路奔腾,沿途汇集数百条涧流小溪,由西向东,绕城而过,直入临海市的灵江。

  古时,始丰溪是天台县通往县境外的唯一水上运输通道。日复一日,不知疲倦地履行神圣使命:在隋朝,国清寺前的七佛塔石材,就是在岩庵黑洞开采来,用竹筏运送到县城起水上岸,再由陆路运送到国清寺。顺流而下,把茶叶、苎麻、木材、棕线、白术等特产运送出去;逆水而上,又把绸布、洋油、糖类、香烟、瓷器等物品运送进来。始丰溪连接着海上丝绸之路。

  今天的始丰溪,不再承担运输职能,她展示在人们面前的是美丽景致:水上白鹭飞翔,水下鱼儿唼喋,两岸建起了始丰湖和湿地公园……四季葱绿。

  葱绿中有一个贾元滩小村庄,新农村建设的样板房又如一道新风景。村中有一家贾记私厨房,更是名扬遐迩。

  唐诵诵指定母亲杨岚提亲那天的午宴订在贾记私厨房。唐诵诵选择这家“私厨房”,是要体现娘家的苦心,因为她知道在天台就是最高档的酒家,对司马家和钱胜利来说,也不过如此,留不下特别的印象。

  “贾记”每天只做四桌菜,中午、晚上各两桌。每桌价格不少于2000元,需提前三四天预约。其食材都是货真价实的绿色食品。猪肉、牛肉、鸡肉、鸭肉均是农家自养的,淡水鱼也是野生的。蔬菜由村里人专门种植提供,不存在反季节的,也不是大蓬内的……还有农家自醉的红曲酒和自己配制的野猕猴桃酒和野覆盆子酒。酒钱另计。

  杨岚本以为这顿大餐应该放在能吃到从日本、澳洲空运过来的海鲜的五星级酒家。不想,唐诵诵固执地要她去预计“贾记”。

  “不行,这顿饭,是娘家的名义请的,人家以为我们小气请他们吃农家乐!”

  唐诵诵觉得对她怎样解释都是多余的,便来个下马威:“不按我的做,你甭想房子!”

  “好好好……我的少奶奶……”

  杨岚打电话过去预订,对方说她是“生客”要先付500元押金,杨岚只好打电话给唐诵诵要她订。其实,唐诵诵完全可以自己来订的,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要让杨岚“长长见识”。

  “老妈,您除了对两个女儿发号施令,谁会买您的账?”

  杨岚怏怏道:“好了好了……少奶奶面子大!”

  唐诵诵拨通对方电话,对方一听她自报家门,高兴地说:“是大美女,姐妹花!听说你嫁给杭州富二代了,怎么还记得我这个店小二呀……”

  唐诵诵说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我妈,对方忙说对不起对不起,多有得罪。

  “贾老板,不要客气。”唐诵诵说,“后天中午,我有杭州客人过来,你能不能来盘柳花鱼?”

  对方说:“后天中午正好还有一桌,这柳花鱼……大美女,你也知道货太少,只够做饺饼筒的配料……”

  “一小份也不行吗?我男朋友和他爹妈都来。”

  “那太好了!祝贺你!祝贺你!我就破例为你做一小份吧。”

  午宴搞定,唐诵诵打电话给妹妹。

  唐诗诗一时无语。

  “喂……喂……喂……你说话呀!”

  断线。

  唐诵诵喟然长叹:“凡事怎么都不能圆满呢……”戏每每演到一个高潮,她都会临阵逃脱,也许在这出戏中,她这个角度有没有都无关紧要了。插个新角色也是一种精彩。唐诵诵自嘲地一笑。因为上午从钱家珠宝店回来后,司马龙征求她的意见,提亲那天,能不能邀请他的义妹钱晓娜一起去。唐诵诵心想,她的加入,只会增加精彩,不会影响情节发展,何不乐而为之呢?!

  戏?!生活真的如戏!这次提亲的事又是一个佐证。不是吗?为聘礼,一方遮掩,一方虚伪,而她自己从头到尾作假。后天的午宴不过是事先设计好的一场戏吗?只有这样去理解,唐诵诵才感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是生活,用不着自责与纠结,否则忧郁催人老,女人一旦憔悴,就失去价值。表哥说得对:爱讲实力,被爱讲本钱!女人的本钱就是美貌,不,还需要像她这样的心计,会演戏的心计。

  已近下班时间,窗外的天空变得灰暗起来,整个都市渐渐露出它的躁动和对夜的妖艳的迷醉。

  唐诵诵伫立窗前,突然产生一种想去夜店放纵的念头。不知什么时候,司马龙走到她身边,贴着她耳朵说:“晚上想到外面吃饭?”

  唐诵诵转脸笑道:“想想而已,你妈现在把我当大熊猫保护,不得去外面乱吃。”

  司马龙说:“她就想早点抱孙子。耽误了我们的浪漫时光!”

  唐诵诵说:“有了孩子更好,既有浪漫情怀,又有天伦之乐。”

  “你想得真美!”司马龙激动地抱住她。

  过了一会,司马龙见唐诵诵忧心忡忡的样子,问她为什么不开心。

  唐诵诵说:“姐姐后天又有可能来不了……”

  司马龙说:“是病改变了她性格吧。不能让她再拖下去。这次回天台,我们一定要再上山劝劝她!”

  唐诵诵摇摇头:“我们该做的都做了,随缘吧……我只是感到遗憾,这么喜庆的时刻,唐家却不能一起团圆。少一个人就少一份快乐!而这份快乐失去了就永远无法弥补……”

  司马龙说:“那以后,我们就多去看看她,但愿她能一天天好起来。”

  唐诵诵不知为什么流出热泪,依偎在他怀里:“阿龙,你真好!”

  杨岚十分看重提亲的日子,那天,她穿上一件新买的连衣裙,戴上银婚纪念唐诵诵为她买的鸳鸯表。左看右看仿佛都年轻了十几岁。

  杨岚早早就拖着唐之风来到“贾记”等候司马家一行。

  贾记座落在临溪的一排房子,院子里的花草繁盛,两株山茶花开得分外鲜丽,一丛修竹显出雅韵。大坝外是一大片芦苇,白绒绒的芦花在夏风中摇出野趣和开阔的碧波。水上的竹排似动非动,几只鸬鹚时而栖,时而跳入水中……溪对面有人在垂钓。

  客人们一到楼上,看到窗外的景色,无不赞叹这是个好地方。钱晓娜还说她要在这里住几天哩!再听服务员介绍起菜的特色,大家馋得口水都出来了。当服务员说到柳花鱼的珍贵时,唐之风自告奋勇地说:“柳花鱼还是让我介绍吧,因为最近我受人之托走访收集到了有关柳花鱼的故事资料,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下——”

  司马龙忙说:“唐叔叔是天台的文化人,对美食也很有研究,柳花鱼的故事一定很精彩!”

  唐之风笑道:“个人喜欢而已。柳花鱼,也叫“黄鱼”,是一种生活在水底的小鱼,滚圆,又肥又鲜,最适合‘派’鱼干,‘派’成的鱼干,金黄金黄的故叫黄鱼,又因为黄鱼只在柳花开的时令捕,叫柳花鱼。捕柳花鱼很特别,天台人叫‘擂黄鱼’。‘擂’是捕鱼的一种方法,过去生活条件差,就用数十只废物利用的碗底串结在一根2到3米长的稻秆绳上,这稻秆绳必须是用韧性强又耐水的糯米稻秆搓成。‘擂黄鱼’一般需要两个人参与,一人一边提着稻秆绳,将碗底沉入水底,顺水移动,黄鱼在碗底的滚动声和反光中,一齐向前游,在水潭下出口处拦上网,慢慢地将鱼‘擂’进网里。”

  “柳花鱼只有在始丰溪的水潭中生存。偌大的始丰溪,有无数个水潭但又不是每个水潭都有柳花鱼。这就有了‘擂黄鱼’的专利。专利属于平桥镇一个夏姓的小村子。他们每年在柳花开的时候,选个大太阳的日子,看中水直流的左右涡潭‘擂’,这样的水潭不深,齐腰,又便于‘擂’。”

  “当然,现在他们不在乎这个专利了。也不会再用碗底‘擂’,据说是用铁盘子了……”

  “这种捕鱼方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太有意思了。”赵瑞丽开心地说,‘快接着说,快接着说……’

  唐之风呷了口茶,又娓娓道来:“在最近的走访中,我们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原来黄鱼干在历史上还是贡品呐!明朝的时候,天台有个清官叫夏缑,一生不畏权贵,仗义直言,被后人所推崇。夏缑小时候,家里穷。有个堂兄对他很好,平时照顾他,给他家送粮送菜。这位堂兄会‘擂’黄鱼。夏缑进京赶考,便带上堂兄送他的黄鱼干。夏缑成进士后,对堂兄说‘是你的黄鱼干给我带来了好运。’弘治四年,夏缑进京受官为答谢吏部尚书王恕的知遇之恩,将一大袋黄鱼干送给他。有一次皇帝到王恕家作客,王恕用上了黄鱼干这道菜。皇帝吃了一口又香又脆的黄鱼干,连夸好吃好吃。并问黄鱼干的出处。王恕如实禀报。皇帝笑道,就是那个不想做官只想做老师的夏缑吧。王恕说正是。皇帝搛了一只黄鱼干,看了看,意味深长地说,你知道鲜鱼的刺与鱼干的刺有什么区别吗?王恕笑答,请皇上指教。皇帝说,鲜鱼的刺有弹性,你怎么咬都不会断,这鱼干的刺就一个硬字,但一咬便断。王恕一听便明白皇帝是指谏官的秉性就像这鱼干的刺。事后,皇帝把黄鱼干定为贡品。夏缑每年叫堂兄给他寄。只是夏缑做事低调,此事一直未对外张扬。”

  “这个夏缑肯定是给奸臣害死了吧。”又是赵瑞丽插嘴说。

  唐之风说:“后来,夏缑的确被刘吉一帮陷害入狱,幸亏皇帝记得‘黄鱼干’,才恕他无罪。并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用他。”

  这时候,坐主宾位置的钱胜利感叹道:“黄鱼干的故事,对我们做企业的也有很大的启发啊!对做错事的人要处罚,对提意见的人要奖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