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不做手术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090 2019.07.31 08:11

  第五十一章不做手术

  唐诵诵驾车到山下的村子停下来,看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唐诗诗说:“你以为宋义真为你的身体想吗?他这是挑拨我们姐妹俩的关系!”

  唐诗诗说:“你什么都别说了,把车门打开!”

  “不,你听我把话说完——”唐诵诵气汹汹地盯住唐诗诗的脸,“诗诗,现在离我们家唐家最后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我们姐妹一定要团结合同。这个周末,司马龙要来天台看望我们全家,到时候会一起吃饭,你一定要参加。吃饭的时候,我想让老妈说出你的病情,司马龙不会袖手旁观的。他会出钱尽快让你做配对手术。而且你会得到全国最好医院最好医生为你做手术。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司马龙真的言而有信,争取到了开发桃源遇仙景点的项目。”

  唐诗诗听到最后一句话,双眼一亮:“这个项目有你的功劳。你一定要记住小伊伊和她妈妈……”

  唐诵诵说:“这次阿龙回来,我和他一定要去看看小伊伊和她妈妈,你相信,我会和你一样对她们好。她们的故事告诉我们现实是多么残酷,一个人没有钱,是多么可怕又可悲。如果不是遇到阿龙和你,真不知道她们日子怎么过……诗诗,我们出身寒门,需要加倍地付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社会上的所有道德评判都是成功者或好事者的假面具,摘下假面具,他们更可耻,甚至恶贯满盈。诗诗,相信姐,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唐家……”

  “别说了……真的别说了……”唐诵诵的情绪又是一落千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接受你的安排去做手术的。”

  “不是谁的安排,是你的病情需要这样做!”

  “吃中药保守治疗,效果真的不错。”

  “你自己想清楚。”唐诵诵耐住性子说,“吃饭的时候老妈肯定会提出这件事的。到时候,你们千万别把戏给演砸了……”

  唐诗诗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唐诗诗下了车,唐诵诵突然惊叫一声:“诗诗!”唐诗诗慢慢转过脸,唐诵诵惨然一笑:“没什么……你走慢点……”目送妹妹走上山坡。当妹妹的身影在山弯消失,唐诵诵把脸伏在方向盘上,哽咽道:“诗诗,我好想今晚再在小木屋睡呀……”

  唐诵诵和妹妹分手后,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到国清宾馆美美地睡上一觉,到晚上才给母亲杨岚打电话。第二天早上,拎了一大堆礼品回家。杨岚对这些礼品不感兴趣。她说:“玛莎拉蒂已到手,什么时候解决我们的房子?”唐诵诵说:“当务之急是解决妹妹的治疗费。”

  “你这还算当姐姐说的话。”一直缄默的父亲唐之风终于开腔了,“我想把这房子作抵押贷款,为诗诗治病。”

  杨岚说:“你这死老头就是思想短路,没前途,现在我们唐家有了司马龙大财神,还用得着我们可怜巴巴地去抵押贷款筹钱吗?!”

  唐之风摇摇头,叹声气,去书房。杨岚喊住他,要他跟女儿一起乘豪车兜兜风。唐之风回敬道:“耀武扬威!招摇过市!恕不奉陪!”

  杨岚数落道:“兜风不去,有了新房你也别住,这狗窝就全给做书窝,让你这书虫子,没天没夜地啃啃啃,啃到死也成不了龙!”

  唐诵诵说:“妈,我觉得老爸说得有道理,我们现在还是低调点。等到我正式嫁到司马家,我送你一辆‘小奔’,让你自己‘潇洒走一回’!”

  杨岚说:“啧……啧……啧……你这是教训我,还是‘哄哄我?’低调点,我是官妈吗?送我一辆‘小奔’,我一个老太婆还能开车吗?”

  唐诵诵说:“老妈,你不老,你还可以学驾照呢!因为法律规定,只要不超过70周岁,都可以学轿车型的驾照呢!”

  “真的!”杨岚好像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激动地击掌叫欢,“那明天就让我报名去学驾照!”

  唐之风又摇摇头,去书房,杨岚又喊住他,说:“明天你也去报名!”唐之风说:“明天我准备学开飞机呐!”说罢进了书房砰地关上门。

  “书虫就是书虫!”杨岚追到门口啐道。

  唐诵诵忍俊不禁地笑了。“笑什么笑!”杨岚转身望着女儿说,“走,陪我八门城兜一圈,然后,送我去童叔家打麻将!”

  所谓八门城就是天台老城区。古时候作为一个小县城能开八个城门实属罕见。关于八门城的由来,当地传说是明代天台籍京官庞泮(1456—1517)的功劳。庞泮,绰号叫“庞矮”,因为他不但个子矮而且小。庞泮是个谏官,弘治皇帝敕封“直声动天下”,建坊表彰。这个庞矮,虽是个谏官,但个性幽默,爱开玩笑。有一次皇上找他聊天,说他人这么聪明,怎么就长得这么矮小。庞矮说,皇上,臣本来是长得又高又大的,是后来变矮小的。皇上好奇,问他这是为什么?庞矮说,天台县城每逢五日集市,这天是人山人海,把城门都快挤破了,我庞矮就是去城里赶集被挤成今天这般矮小的。皇上听了很开心,说那就多开几个门吧。庞矮说,开几个。皇上说京城开九个门,那就开八个门口。有了皇上的口谕。庞矮马上传旨到天台,增开四个城门。后来,皇上感到不对,因为省城才开八个城门,小县城怎能与省府同等呢?但为时已晚,皇上也只好默认了。

  唐诵诵带母亲绕“八门城”一圈后,送她去北门的童叔家。说到童叔,杨岚便眉开颜笑。

  “妈,你是不是喜欢上了童叔?”唐诵诵试探道。

  “没大没小的——”杨岚说,“想当年,追你妈的人,八门城里一个门一个,至少也有八个,只可惜,青春不再,韶华难留,……跟你爸这个书呆子,倒了一辈子霉!”

  司马龙到天台的当天晚上,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宴请唐家。杨岚看是一次“白吃白不吃”的机会,尽显馋相,全点名贵的菜。上冷盘时,司马龙问道,诵诵怎么还没来。唐诵诵说:“她不会了,不要等了。”

  司马龙笑道:“上次在你家里吃饭不见诵诵,今天又不见诵诵,是不是诵诵对我有什么看法?”

  杨岚看唐诵诵的眼色,马上按预演的台词,说:“阿龙,你现在也不是外人了,我就实话跟你说吧,诵诵是因病不能来……”

  “诵诵姐得了什么病?”司马龙焦急地说。

  杨岚叹了口气,伤心地说:“那病……那病……那病太可怕了……要治好诵诵的病,可是要化你倾家荡产的哪……现在她只能靠中药治疗。……”

  “诗诗,这么重大的事,你怎么一直不跟我说?”司马龙看一眼唐诵诵说,“吃完饭,你马上去带我去医院。治病的钱,我全包了!”

  唐诵诵说:“对不起,我们都不想打扰你。”

  唐之风说:“阿龙,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女儿做手术的钱,我们唐家自己会解决的。”

  杨岚气愤地踹他一脚,说:“你这个书呆子,你知道这手术叫什么吗?它叫人体骨髓配对,起步价就是五十万,你啃了一辈书,有这么多存款吗?”

  “没钱,房子可以抵押贷款,救命要紧!”唐之风拍起桌子说。

  唐诵诵说:“爸,有阿龙这句话,您还这么说,就是对您未来女婿的不信任了——”

  “就是吗……”杨岚说,“现在不提生病的事,高高兴兴吃饭!”

  晚饭后,司马龙和唐诵诵到国清宾馆住宿。司马龙顾不上与“唐诗诗”亲热,先打电话给父亲商量“唐诵诵”治病用钱的事。父亲说,明天先打二十万到你卡上,接下来他分批打过来。有父亲的支持,司马龙打完电话兴奋地抱住唐诵诵:“我好想你!”

  唐诵诵发自内心地夸道:“阿龙,你真好!”

  第二天上午,司马龙在唐诵诵的陪同下上山看望唐诗诗,但唐诗诗闭门不见。唐诵诵再次拨打她手机她也不接。

  师姑看一眼司马龙说:“生老病死,自然法则,缘来缘往,何必强求……你们不要枉费心机了——”

  司马龙合掌道:“师姑,高人,但愿诵诵姐有您的保护,降服病魔,早日康复!”

  回到车上,司马龙不安地说:“吃中药,练《易筋经》真能治好病?”

  “吃中药是保守治疗。”唐诵诵说,“至于练《易筋经》是养生之道,应该不属治病范畴。”

  “那应该想办法劝她下山,接受手术治疗。”

  唐诵诵想了想,说:“我姐最相信老爸,还是让他来劝吧。到时候,我们把钱打过去就是了。”

  “那好吧。”司马龙说着踩开油门,“要不这几天,你在天台陪陪诵诵姐……”

  “阿龙,你真好!”唐诵诵说,“不过,姐的脾气我知道,我还是不去打扰她吧。”

  司马龙深情地看她一眼。唐诵诵把头往他肩头一枕柔声道:“我们回杭州吧。”

  车子开到水库大坝时,只见宋义的那辆北京吉普迎面而来。唐诵诵心里一个咯噔:“他又来山上干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