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留在天台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746 2019.07.23 10:39

  第四十八章留在天台

  宋义曾对唐诵诵说过:“你不爱我,不等于我不能爱天台山。”

  宋义要留在天台山,因为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创作“基地”,然而,他留下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彻底解开唐诵诵背叛他的真正谜底。

  宋义退掉始丰新城的公寓,来到南山汤老板的民宿“安寨扎营”。

  汤老板是个热心、开心的人,见宋义垂头丧气的样子,说:“姐妹花大美女涮你啦……”

  宋义说:“她涮我,我求不得呢!像我这样的大画神什么地方找不到美女?”

  汤老板说:“你别吹了,你知道现在城里最爆炸的娱乐新闻是什么吗?”

  “小城哪来大明星,没大明星,有娱乐新闻吗?”

  “咱老百姓自娱自乐的新闻!其中还有你这位未来大画神……”

  “你说得对,我还只是未来大画神。”宋义说,“我洗耳恭听!”

  “我是原版转载,你听了可别生气——话说天台山姐妹花导游唐诗诗与杭州富家少爷司马龙一见钟情,不到一个月时间,唐诗诗便登堂入室,成为司马家的准儿媳,现在她已辞掉天台的导游工作,在其家族企业万嘉公司出任项目部经理助理。

  “常言道,有对比就有伤害。唐诗诗的好运,极大地刺激了她姐姐唐诵诵。唐诵诵觉得她什么都不比妹妹差,为什么就是运气偏偏比妹妹差,找个对象是个在北京呆不下去的穷画匠。这一刺激,她便痛绝红尘,去桐柏山拜师姑为师,闭门修道了……”

  宋义没想到才几天时间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但他不相信唐诵诵会遁入空门,而唐诗诗这么快就去了杭州,让他联系起来揣度,更感到疑问。当然,在汤老板面前,不能表露出来。于是,他说:“看来我真成为画神也成不了亿万富翁哪……”

  汤老板说:“你是放不下唐诵诵,还是想去桐柏宫跟她结成师兄师妹?”

  宋义说:“我什么都不想,只想你们天台人的‘摸猫’游戏……”

  所谓“摸猫”游戏是捉迷藏游戏的升级版。天台儿童玩的另一种捉迷藏游戏叫“幽猫”。捉的人不用蒙上眼睛,对方的小伙伴找个能遮身的地方藏起来,谁先被捉的人找到,谁再做捉的人。而“摸猫”:捉的人要蒙上眼睛,但对方的小伙伴不能藏起来,只能在同一空间内躲避,捉到谁了,还要猜出他(她)的名字,难度高了。

  宋义是从唐诵诵那里听说过“摸猫”游戏,说她和诗诗姐妹俩小时候玩“摸猫”游戏从来没输过。现在宋义要玩这个游戏,而且要让她输得心服口服。

  汤老板当然没往深处想。他只是脱口而出:“找唐诵诵用得着‘摸猫’吗?我看你是想见她,又怕见她!”

  宋义摇摇头,叹声气:“‘摸猫’就是‘摸猫’,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汤老板笑道:“以后,我只想喝你们的喜酒!”

  “对,喝酒——”宋义说,“你家的糯米酒还有吗?”

  “有啊!”

  “今晚一醉方休!”

  这一醉醉到第二天下午。看到山顶上那一轮火红的落日,宋义准备外出写生。正在收拾画具时,汤老板进屋说:“有个城里来的朋友,点好了菜,请你喝酒。”

  宋义半醉半醒,兴奋地说:“又有酒喝,太好了!”

  楼下的包厢里坐着一位斧头脸、八字胡的高个子男子,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脸部表情聋哑人般呆板。

  桌子上摆着一盘牛肉片,一盘豆腐干,还有两瓶自带的北京二锅头。

  宋义推门一看,说:“这位朋友,我不认识你,你找错人了。”

  男子不动声色地说:“你是宋义没错吧。”

  “对,可我不认识你。”宋义说,“无功不受禄,我怎么能喝你的酒。”

  “你认识唐诵诵吧!”

  “唐诵诵,她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啊!”

  “北京人真痛快,敢作敢当!”男子笑了笑,“就凭这一点,你现在就是我的朋友!”

  “你……你什么意思……”宋义不敢正视他。

  男子欠起身子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说:“大画神坐下来,边喝边聊……”

  宋义坐下来,男人拿起一瓶“二锅头”啪地一声搁到他面前。

  宋义支吾道:“我昨晚喝多了,今天不能喝了……”

  男子说:“北京人,不喝二锅头,还是北京人吗?!”

  宋义说:“我现在是天台人了……”

  “天台人?!”男子又拿起另一瓶“二锅头”啪地搁到他面前,“想做天台人,把两瓶都喝了!”

  宋义条件反射地睁大眼,看一眼男子,说:“我看你是来找事,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男子提高喉咙说:“你到底喝不喝?”

  “不——喝——”

  男子愤怒地抡过一瓶酒,狠狠地砸在地上。

  “喝——不——喝——”

  “不——喝——”

  呯地一声另一瓶酒又在地上开花。

  汤老板听到响声,急忙跑进来,说:“朋友,有话好好说,千万别砸东西!”

  男子望着汤老板说:“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就是把桌子砸了,也不会伤及人身安全,你放心去吧。”

  “可你已经伤及我的心理安全了……”宋义脑子突然唱出这样的一句话。

  男子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心理安全?我看你真是个画痴……哈哈……画痴……画痴……”

  汤老板想了想,贴着男子耳朵,小声道:“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

  “知道了……我不会把这里当战场的。”

  “谢谢!”汤老板笑了笑走开,但他一直躲在门口怕发生意外。

  男子关上门又拍拍宋义的肩,然后,退一步环他看一圈。宋义似乎清醒多了,一副无畏无惧的样子。

  “好一个秃驴,还以为真是北京来的‘比加索’!”男子喷道,“唐诵诵,天仙一般的美人,咋就被你这秃驴给糟蹋了!臭秃驴!死秃驴……”

  “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宋义正色说,“爱一个人是上苍赐于每个人的权利!”

  “嚯……嚯……”男子又环转地看他、喷他,“你这个画痴!你这个骗子!你有比加索的才?你有比加索的钱吗?!画痴!骗子!你害得唐诵诵大病一场,至今难以痊愈……现在上苍赐于我权利要惩处你——”

  “你到底想怎样?”

  “我要你马上离开天台,滚回北京去!”

  “不!”宋义态度坚决,“我已经下决心一辈子留在天台!”

  “哦……哦……你这秃驴还真有个性——”男子说,“在这里你既有人身安全,又有心理安全,可等你出了汤老板家别说:大王饶命!放奴才一条生路吧……”

  宋义偏不信,脖子一扭说:“我现在就走出汤老板家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话音刚落,汤老板冲来,说:“大画家,别激动……别激动……昨晚你是喝多了点,我还是扶你上楼再歇歇吧。”

  宋义假酒三分醉,嗫嚅道:“等我睡醒了,我不喝十瓶二锅头不是人……”

  这时,男子挥挥手:“让他滚吧。你马上给我上菜,我的哥们在外面等不耐烦了。”

  汤老板推着宋义离开包厢后,男子自恋地嘿嘿一笑,整整衣服,端起手机,说:“诵妹妹,你今天好点吗?”

  唐诗诗说:“表哥,我本来就没什么病,……我只是在师姑那里学《易筋经》,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的关心!”

  男子说:“你还得感谢我哦——”

  唐诗诗说:“还有什么感谢你的?”

  男子说:“诵妹妹,我告诉你吧,刚才我狠狠地教训了一顿那个欺骗你的秃驴——我要他马上离开天台,滚回北京去!”

  唐诗诗生气了:“表哥,你怎么能这么蛮横无理,下不为例!”

  “诵妹妹,他把你害得这么惨,你怎么还心疼他?你想想他留在天台,你今后怎么找对象?怎么找也找不到像诗诗那样的豪门家,表哥为你抱不平哪!”

  “我说下不为例就下不为例!”

  男子本想讨她开心,没想表妹真生气了,便自嘲地一笑,大喝一声:“汤老板上菜!”

  生活就是这样假作真时真亦假:那位曾经帮助唐诵诵炒股的表哥,真把唐诗诗当作唐诵诵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