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秘制豆腐乳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906 2019.07.14 08:11

  第四十四章秘制豆腐乳

  下午,赵瑞丽在娘家接到钱胜利的电话,没好声色地说:“你想充当司马强的说客?没门!”

  钱胜利说:“我是猫嘴馋,想吃你家秘制的豆腐乳了啊……”

  赵瑞丽说:“这臭豆腐乳是司马强的特供品,你也想吃?没门!”

  钱胜利说:“啊,天下起了毛毛雨,我想给你送伞,给你朗诵戴望舒的《雨巷》啊……”

  赵瑞丽说:“你想趁人之危……更没门!”

  钱胜利说:“那你想不想知道司马强为谁借那么多钱啊?我又为什么会撕掉那张借条啊……”

  赵瑞丽笑了:“这还差不多!你来接我。”

  钱胜利说:“我早就在你娘家小区门口恭候啊……”

  这里离原来他们读书的大学学区近,赵瑞丽一上车就建议到那边的地方找家茶室。钱胜利兴奋地说:“时间过得真快啊……我多想回到大学时光啊!”

  现在的大学学区面目全非,文二、文三街都变成了现代化大商业区。找不到当年的绿荫与清静。不过,钱胜利还是怀旧地背诵起《雨巷》。

  “我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听完钱胜利的背诵,赵瑞丽感叹道:“这女人呀,不管当年是什么花,一旦结了婚,生了孩子,就真成臭豆腐乳了。”

  钱胜利说:“你怎么这么不自信啊!你在我眼中仍是当年的校花啊……”

  “别奉承了,我有自知之明。”赵瑞丽说,“我现在呐,最多也是一个丁香,凋零了的愁怨的丁香……”

  钱胜利说:“我找你就是要解开你的愁怨,让你做一个幸福、快乐的女人!快乐、幸福,你是女人的名字啊!”钱胜利说罢,靠边停车。

  赵瑞丽说:“别破费钱,我们就在车上说吧。”

  “你是真心疼钱?”

  “你别老不正经的,有屁快放!”

  “好啊,就这么近距离……说正经的了啊!”钱胜利盯住她的脸说,“故事应该从豆腐乳开始。你知道我特别喜欢你家方嫂自己做的豆腐乳,纯天然的香味,重金买不到啊!你也说得对,你们家秘制的豆腐乳是司马强的特供品……可我们一直分享到今天啊……你知道为什么?因为豆腐乳的故事感动啊……

  “许多年以前,司马强考上了县里的一所重点中学,和他一起考去的还有一位初中的同班同学,邻村的方巧雅……”

  “也就是我们家保姆方嫂的妹妹。”赵瑞丽摆摆手说,“于是,司马强与方巧雅互相学习互相帮助,读书恋爱两不误……我不想听!”

  “那好!我就直接讲豆腐乳的故事吧。”钱胜利说,“方家是祖传做豆制品的,特别是盐卤豆腐在当地是很有名的啊!除此之外,她家还有一个绝活就是自制豆腐乳,这种豆腐乳是纯天然发霉,讲的是手艺。那个香味我就不多说了,我每次向你要你都很小气,舍不得啊……这豆腐乳,她家是不卖的,专供自家吃的。那时候,上县城读书真不容易,真艰苦啊!自带粮食到学校食堂蒸饭吃,下饭的也是自家带的干菜……”

  “方巧雅家条件好,她不但带干菜还带了豆腐乳,分一半豆腐乳给家里穷的司马强吃,对不对?”赵瑞丽接过话茬,酸溜溜地说。

  “分一半算什么,她见司马强喜欢吃,一天一块的全给司马强吃了。”钱胜利说,“你知道豆腐乳的营养价值吗?现代营养技术鉴定:豆腐乳营养丰富,堪称东方‘奶酪’啊!你想想当初司马强如果不是吃了方巧雅给的豆腐乳,能长得那么英俊吗?要不然,你肯定是嫁给我,而不是司马强。我好恨方巧雅啊!”钱胜利长叹一声,又连连摇头。

  赵瑞丽看他伤心的样子,笑了:“你以为你讨好我,我就会放过司马强。告诉你,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我连你也不放过!”

  “那好!你再听我说……一晃档三年过去了,司马强吃了方巧雅的多少豆腐乳,他自己每天都在日记中记下来。真难得啊!遗憾的是:方巧雅没有考上大学。说来也怪,平时她的学习成绩和司马强在班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偏偏临近高考时,她得了重感冒。偏偏她爸是个什么人?那可是又小气又封建迷信!他说当初同意让方巧雅去县城读高中是看在初中班主任的面子,班主任许诺方巧雅一定能考上大学。现在没考上,不管是什么原因落榜,那都是你命中注定不是吃皇粮的命。再说这三年浪费了他898块豆腐乳,心疼啊!偏偏司马强日记中记着他正好吃了898块豆腐乳,细心啊!方巧雅也真是个乖顺的女儿,偏偏摊上这么个臭老爸,从此断送了美好的前程……”

  “断送美好的前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瑞丽又来了醋意。

  “断送不准确,应该说,是从此改变了她人生轨迹。”钱胜利讨好地说,“高考是人生的分水岭,上一步万里晴空,下一步荆棘丛生啊!司马强走向了人生辉煌的第一步,方巧雅成了豆腐西施。方巧雅的臭老爸为早日收回那898块豆腐乳的成本,要她早日嫁人。司马强为感恩那898块豆腐乳就向她……”

  “向她怎么了?”

  “向她表决心啊……”

  “这些废话,我不要听。”赵瑞丽喝道,“关键的问题是方巧雅的儿子是不是司马强的?”

  “根据我的判断,应该不是司马强的,因为……”钱胜利说,“因为他们后来的交往是纯洁的。你知道司马强是三代单传,到他这一代连个亲姐妹都没有。司马强参加工作才一年母亲就去世了,是方巧雅像他妹妹一样在老家照顾老人的生活,直到2000年老人病故,整整十五年,不容易啊……”说到这里钱胜利的双眼红湿了。

  赵瑞丽情绪有了新的波动,说:“怪不得,我三番五次劝老人家到杭州跟我们一起住,他总是说杭州不如老家好……司马强也每次都说爸喜欢表妹就不要勉强老人家了。十五年太短,二十五年三十五年,一辈子那才叫天长地久。钱胜利,你是猪脑袋吗?司马强说他们纯洁,你就以为他们真的纯洁?!司马强是把她当妻,把我当妾!”

  钱胜利忙说:“丽妹子,你不能这样作贱自己啊!”

  “我作贱吗?是司马强欺人太甚!”

  “你真不能玷污他们的纯真友情啊!”

  “不行!”赵丽丽突然盯住钱胜利的脸说,“你一定要帮我一个忙,想办法让方巧雅的儿子做亲子鉴定!”

  钱胜利摆摆手,说:“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再作决定吧。”说罢,从提包里取出三本发黄的旧日记本,递给赵瑞丽。

  赵瑞丽愣了一下,一把夺过日记本,啪啪地翻了一遍,往胸口一贴,鼻子一酸,双眼溢泪。

  钱胜利说:“司马强是我学习的榜样……”

  赵瑞丽什么也没听见,目光停滞在空中,无法着陆。

  钱胜利说:“你知道我曾经暗恋过你……佳茜走后,我又偷偷地想过你……可是,看了司马强的日记,我觉得我太小人了……丽妹子,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会像司马强对方巧雅一样对你好,好得纯洁,好得天长地久……”

  赵瑞丽:“……”

  钱胜利说:“方巧雅也是我女儿钱晓娜学习的榜样,但愿她和司马龙的纯洁友情天长地久……”

  “你是觉得我家司马龙配不上钱晓娜是不是?”

  “不是的啊!”钱胜利说,“爱情讲缘份,就像当年我们没缘份,凭我怎样对你好,还不如一曲华尔兹,你就投入司马强的怀抱啊!”

  赵瑞丽看他沮丧的样子,难得一笑:“现在司马强不如你……所以说,我不能让儿子重蹈老子的老路。有钱的婚姻才能天长地久,没钱……缘份迟早会没份啦……”

  钱胜利说:“我也曾这么想,现实生活也是如此。所以我做了很多努力,想成全他们。你不知道,我曾偷偷地收买过司马强,可他不动心。我这次逼司马强用别墅抵债就是想试试司马龙会不会投降。没想到司马龙软硬不吃,爱唐诗诗爱得那么真,我家珠宝贝也想通了,要认司马龙为哥哥!”

  赵瑞丽不耐烦地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什么事都凑在一起,我不想听了,你送我回家,我先看日记,为感谢你的通风报信,顺便让你带瓶豆腐乳。”

  回到家里,方嫂不见了。赵瑞丽惊叫一声:“不好,找人要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