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三十一章初次见面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076 2019.06.13 08:36

  第三十一章初次见面

  唐诗诗接到司马龙母亲约见电话后,马上叫了辆滴滴车下山。因为她怕姐姐一上山,她就去不成了。这些天来,姐姐为她所做的一切,原来都是为了实施自己的一个弥天大谎的计划。想想真是太可怕,可恨,可笑了!

  唐诗诗明白龙母找她的目的,她在电话里,十分有礼貌地说:“阿姨,您来得正好,有件东西正好让您可以转交给司马龙。”赵瑞丽听她这么一说,反倒尴尬起来,支吾道:“我只想跟你见见面,看看你……”

  唐诗诗说:“谢谢阿姨,我把东西送过来,也是见面了。”

  赵瑞丽说:“那不行,我们一起吃中饭,我听说天台山小吃好吃,我们就一起到和合小镇那里吃吧。”

  唐诗诗说:“谢谢阿姨,吃饭就免了吧。我是天台山导游,您以后要是来天台玩,我可以带您好好玩,好好吃。”

  她们约定在庐境酒店见面。

  刚接好电话,姐姐又打进来。听姐姐的口气很紧张,又很生气,便说:“上午我有点事,午饭以后回家。你放心,我一个人不会想不开的。”

  唐诵诵最担心的是她去杭州或者司马龙到了天台两人见面。她再三追问唐诗诗去哪里,唐诗诗只说回来告诉你吧。于是,她犹豫半天,还是打电话给司马龙求证。

  司马龙一接到她的电话,显得十分兴奋,说:“诵诵姐,好久不见,找我有什么事吗?”

  唐诵诵柔声道:“我想问一下妹妹今天是不是去你那里了?”

  “没有啊……”司马龙说,“诗诗怎么啦?”

  唐诵诵松了口气,笑道:“没什么……您忙吧。”可妹妹又会去哪里,唐诵诵不想再猜测了,集中注意力开车下山。

  唐诗诗赶到庐境酒店时,司马龙打来了电话。她迟疑一下接了电话。

  司马龙说:“诗诗,你在哪里,诵诵姐在找你……”

  唐诗诗心里一激,摇摇头,说:“我知道了。”挂断电话。

  唐诗诗本想打电话骂姐姐,但此时,不能受坏情绪影响,她要调整好心态,给人留下好印象。走进大厅,她又照照镜子,素颜洁净,神态怡然,只是脸色苍白了点。她想了想,从包里取出一支唇膏,抹了抹双唇,显得有活力多了。

  赵瑞丽下榻在一个豪华房间,房间带会客厅。说心里话,她自己觉得这样来找唐诗诗确实有点失礼。过一会,就要见到唐诗诗了,反倒心慌起来。再说今天来天台,是瞒着丈夫和儿子的。

  门铃一响,赵瑞丽的心一跳。

  一位身材苗条,面容姣美,气质雅丽的姑娘露出和善而明净的笑意。

  赵瑞丽心中不禁赞叹:天生丽质,美如仙女。

  唐诗诗亲切地叫一声:“您好,阿姨!”

  赵瑞丽讷讷道:“你就是唐诗诗……快请进……快请进……”

  唐诗诗柔声一笑:“谢谢!”

  “不用谢……不用谢……”赵瑞丽说着,关上门。

  唐诗诗大大方方地进屋,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赵瑞丽忙着给她沏茶,沏好茶,又把水果拼盘推到她面前,热情地说:“吃水果,吃水果……”

  唐诗诗说声谢谢。捡了一只桂圆剥掉皮,然后,双手奉到赵瑞丽的面前,说:“阿姨,您吃。”

  赵瑞丽愣了一下,接过桂圆,笑道:“都说天台山水美,我说呀天台的姑娘又美又好!”

  唐诗诗说:“阿姨夸奖了。”说罢,又剥了一颗桂圆,递给赵瑞丽。

  赵瑞丽嘴里还嚼着,囫囵道:“这颗你自己吃。”

  唐诗诗说:“阿姨,您远道而来,太辛苦了,多吃几颗。”

  赵瑞丽感到盛情难却,说:“那我不客气啦……”

  这时候,唐诗诗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

  赵瑞丽说:“你怎么不吃?我给你剥一颗。”

  唐诗诗说:“桂圆太甜了……”

  赵瑞丽又愣了一下,说:“啊哟,我想起来,医生说我贫血,我更不能吃桂圆了。”说罢,跑到一旁吐到垃圾筒里。

  唐诗诗禁不住抿嘴一笑:“贫血要多吃甜的。”

  “还是喝茶好。”赵瑞丽回到座位,笑道。

  唐诗诗说:“喝茶好……”

  赵瑞丽喝了一口茶,说:“唐姑娘,今天耽搁了你的工作——我会补偿你的损失。”

  唐诗诗说:“阿姨,您要是谈钱,你恐怕再有钱,也会舍不得的,也会害怕的。”

  赵瑞丽说:“为什么?”

  唐诗诗说:“因为我们做导游的……就说我吧,上个月,我给您家公子司马龙,做了七天导游。您猜,我赚了多少钱?”

  赵瑞丽被弄懵了,不知唐诗诗什么意思。

  唐诗诗微微一笑:“不多,就二百万!”

  “你说什么?”

  “二百万!”

  “……”赵瑞丽一时乱了方寸,在家想好的台词都忘了,现在只好凭机智临场发挥了。但她这些年除了陪儿子读书,就是当个家庭主妇,“机智”欠缺了,难知话中有话,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唐诗诗猜到她的目的,就有意“将”她一下,她这样唐突而至太有失一个富太太的体面了。

  唐诗诗见赵瑞丽一脸愁容,眼神也失去刚才那样的友善,又喘起粗气,觉得点到为止就够了。便从包里取出车钥匙,放在她面前,说:“阿姨,玛莎拉蒂价值二百万,对吗?现在物归原主……”

  赵瑞丽长长地舒了口气,笑道:“唐姑娘,你还挺风趣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唐诗诗说:“没别的事,我就告辞了。”

  “不急……不急……唐姑娘!”赵瑞丽说,“我知道今天这么冒昧地来找你,实在不应该。可我也是迫不得已,因为,这辆车我们是准备这个月底儿子订婚送给准儿媳的见面礼……请你千万见谅。”说罢,从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双手送到唐诗诗面前,又说:“这卡里有十万块,算是我对你的一点补偿。”

  唐诗诗双手一推,说:“阿姨,刚才我说过不谈补偿的。”

  赵瑞丽说:“那就算是阿姨的一点小意思。”

  唐诗诗:“这意思太大,我不能要。”

  赵瑞丽说:“那我们中午一定要一起吃顿饭,天台最贵的,阿姨买单。”

  唐诗诗站起来,说:“阿姨,我该说的都说了,该办的也都办了。我就再不打扰了。”

  唐诗诗走后,赵瑞丽欣喜地做了个瑜珈的挺身动作,然后,打电话叫小于回来。小于是公司的女司机,赵瑞丽外出都直接找她,也算是“御用”驾驶员吧。

  小于长得柔中有刚,也得规矩,见赵瑞丽笑逐颜开的样子,便说:“太太这么高兴,一定是该办的事都办了。是不是想去看看风景?”

  赵瑞丽说:“风景就不看了,你想吃什么,找个地方好好搓一顿。中午再好好休息,我才有精力开车。”

  小于惊讶:“太太想飚车,太酷啦!”

  赵瑞丽说:“别逗了。一辆玛莎拉蒂下午要开回杭州。”

  小于说:“太好了!”不再多问。

  午觉后,赵瑞丽精神好,心情好,和小于一起到露天停车处,找那辆玛莎拉蒂,可刚拿出钥匙开车门,一个保安跑过来,敬个礼,说:“请问两位,车是你们的吗?”

  赵瑞丽轻蔑地瞟一眼保安,说:“对呀。”说着,傲慢地把车钥匙往保安眼前一扬:“不是我的,是你的?”

  保安淡淡一笑,说:“据我们所知这辆车不是你的。”

  赵瑞丽的气上来了,喝道:“你什么意思?你当我们是小偷?”说罢,抖抖身上,身上珠光宝气,又拍拍拎包,路易威登。

  保安上下打量一眼赵瑞丽,说:“现在假冒富婆的骗子很多,我们不能只看外表,请出示行驶证和你本人身份证。”

  这时,小于看不下去,说:“你说话文明点,你敢侮辱赵太太,当心吃不了兜着走。”

  保安又瞟一眼小于,说:“我有理由怀疑你是同谋,请你也出示身份证。”

  赵瑞丽说:“我找你们经理!”

  保安说:“对不起,安全保卫是我的职责,请示出示行驶证和身份证。”

  看保安态度这么坚决,她们只好配合。但从车里拿出来的汽车行驶证是司马龙的。赵瑞丽解释说司马龙是她儿子。保安不相信。赵瑞丽说她打电话求证。保安更不相信了。

  “别演戏了,跟我们去派出所。”保安说。

  到了景区派出所,赵瑞丽冷静多了。她想刚才幸亏没给儿子打电话,要不然,此行算是枉费心机了。她请求警察允许她打唐诗诗的电话。

  唐诗诗是有名的导游姐妹花,警察也认识。这时,保安也说车是姐妹花开来停在庐境的,还特意嘱咐他们保安要多看护好车。

  赵瑞丽手忙脚乱地给唐诗诗打电话。

  “诗诗姑娘,我是司马龙妈妈......”赵瑞丽喘气道。

  对方不安地说:“阿姨,您好,还有事吗?”

  赵瑞丽说:“有事有事……他们把我当小偷了……我被抓进派出所了……喂喂喂……”

  对方无回答,再喂喂喂……断线了。

  赵瑞丽呼呼喘气,头一蔫,合上双眼。小于连忙扶住她,叫道:“警察同志,快倒杯糖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