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寒岩城堡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668 2019.05.05 08:29

  第十一章寒岩城堡

  第二天一大早,唐诗诗的手机传来一个陌生号码,她迟疑一下,还是接了。

  是司马龙的声音,他说他现在在始丰广场等着。

  唐诗诗忙说:“你……你没出什么事吧?”

  “只是发生了点小意外。”

  “为什么要换手机?”

  “没换,只是暂时被人保管,我现在是借路人电话打给你的,你爸不是说今天早上要去始丰宾馆接乔特斯的吗?所以我就直接先到了。”

  唐诗诗喜形于色,推推装睡的姐姐,说:“起来吧,我给你买手机。”

  唐诵诵打了个呵欠,坐起来说:“刚才我做了个梦,梦见我爱上了帅骗。都说梦是相反的现实,可我觉得有时候梦是移位的现实……好妹妹,你说是不是?”

  “‘相反’也好,‘移位’也好,反正你得去始丰广场向司马龙道歉!”唐诗诗说罢,一骨碌下床。

  唐诵诵说:“好吧,我送你和老爸去始丰广场。”

  唐诗诗开心地一笑:“其实也用不着道歉,因为这是我们姐妹俩的事,但今天的车,应该让我们用。”

  “那就用不着我送了。”

  “必须送。”

  “为什么?”

  “对你的惩罚!”

  “够狠的。”

  唐诗诗做个鬼脸,跑到爸妈的卧室门口,大叫:“老爸,司马龙回来啦!”

  唐诵诵送他们到始丰广场。她看到伫立在晨光中的司马龙那轩昂的身子,那线条分明的脸庞,心中突然萌动一种异样的情愫,在蹬上公交车的那一刹,蓦地回首,只见他动作洒脱地拉开车门,彬彬有礼地让父亲与妹妹上车,然后,坐上驾驶室,平缓地启动车子。唐诵诵情不自禁地咕哝道:“还真像个宝贝男……”

  乔特期已在宾馆大厅等候。他个子又瘦又高,留着胡子,四十多岁的样子,见到唐之风他们,用中国人的礼节,跟大家握手,还用涩巴巴的中文问好。

  唐之风向乔特斯介绍司马龙时说:“这位是……是诗诗的朋友。”不等司马龙翻译,他高兴地用英语说:“他们真是天生的一对!”

  司马龙迟疑了一下,凑到唐之风身边小声道:“要直译还是要意译?”

  “当然是意译!”

  司马龙仍小声道:“他说见到你的女儿女婿十分高兴,十分荣幸!”

  唐之风连声道:“谢谢!谢谢!”

  乔特斯笑了笑,看看诗诗看看司马龙,改用中文说:“你们真是天生的一对!”

  唐诗诗脸一红,说:“谢谢。”

  唐之风恍然大悟:“有时候,直译还真比意译强。”

  寒岩景点在天台山西部,开车四、五十分钟即可到达。一路上的公路美景让乔特斯赞不绝口。从新城到街头镇的一级公路,有鲜花、绿树点缀,像新铺的地毯,在花市一段公路两旁开阔起来,草坪上花团锦簇,树荫错落有致,还建有仿古的驿站,公园一般的雅致。过街头镇,便是窄又弯的乡间公路,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展枝相拥,把公路上空覆盖点点碎光如花瓣洒落,时光仿佛在此停留。

  寒岩古洞不远了。

  寒岩是寒明岩景区的一个部分。一道十余里长的天然屏岩从东向西耸立于始丰溪畔,东边的山叫明岩,两边的山叫寒岩。当地人称它为十里铁甲龙。山中布满深幽玄妙的洞穴。有怪石洞、朝阳洞、飞鱼洞、龙须洞、情侣洞、通天洞……各有各的妙处。寒岩洞就堪称气势恢宏了,是天台第一大洞。

  寒岩洞顶部由巨嶂构成拱型的开阔大门口,洞内更加开阔,且大部分地势高于洞外,在最高处又自然形成一个小洞。小洞处干燥,大洞处有泉水。大洞处有二个网球场大,小洞处有一个篮球场大。

  寒岩洞洞壁题有米芾真迹“潜真”二字。而历代文人雅士写寒岩洞的诗文就数不胜数了。

  现代人就更聪明了。采风写诗是雅兴,开发利用是致富。于是,寒岩洞前的寒岩村在山洞前开辟七彩荷塘,村里建起寒山茅舍。溪对岸的后岸村建立了省级农家乐兼民宿。

  唐诗诗一行到了后岸村,下车步行迹溪,穿过一片桃园,就走荷塘边。荷塘青青,花开待夏时。乔特斯好奇地问这里为什么不种桃树要种荷花呢?唐之风说告诉他“和合”传说的一种传说:唐朝的时候,寒山脚下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水塘,夏天一到,水塘里开着荷花。有一天拾得从国清寺来寒岩洞看望寒山。两人见山下的水塘里荷花亭亭玉立,茶叶层层叠叠,便一起下山赏荷。巧的是这天岩前村有一户人家娶亲。寒山拾得见送亲的队伍过来,跑到路边双手合十,表示贺喜。

  这时,送亲队伍在他们跟前停下来,媒婆上前向二位师父“讨彩”。拾得顺手将手中的荷花献上说:“祝两位新人和和美美,百年好合!”众人听了都说:“小师父说得真好!”

  寒山觉得自己总不能学拾得再送荷花,想了想,径直跑到送亲队伍中,从新娘嫁妆中端来一只扁圆有盖的盒桶。寒山念念有词地摇晃几下盒桶,然后,走到新娘轿子前,慢慢地打开盒盖。众人惊喜:从桶里一只接一只地飞出五只蝙蝠!寒山笑道:“这叫五福临门,祝新郎新娘福禄双全!”

  从此,天台民间将荷花和盒桶作为吉祥喜庆的象征。因为荷花的“荷”字谐音“和”,盒桶的“盒”字谐音“合”。到了清朝,雍正王看到“和合”的政治意义,便敕封寒山、拾得为“和合二圣”。有了皇帝的点赞,老百姓就更加大胆地美化“和合二圣”了。民间故事有了更多版本的和合传说,但他们手持的吉祥物始终是荷花和盒桶。和合二圣的画图、雕塑作品也离不开荷花、盒桶。

  乔特斯说:“原来新城车站广场上的雕塑就是‘和合二仙’。”

  唐之风说:“是的。寒山在国清寺门外的赭溪被丰干拾得救起后,就隐居到了寒岩洞,拾得常到这里看寒山,寒山也常去国清寺看拾得,两人以兄弟相称,于是便有了真情之‘和合’。寒山去寒岩洞一住就是70多年,与当地百姓和睦相处,于是便有了友情之‘和合’,而他那些山水诗,便体现了野情之‘和合’。‘野情多放旷,长伴白云闲’……”

  司马龙翻译过这段话后,又望着唐之风说:“简单地说,‘和合’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它可以用真情、友情、野情来诠释。”

  唐之风十分欣赏地看他一眼说:“精辟!”

  司马龙又向乔特斯翻译。

  乔特斯听后激动地用中文诵道:“野情多放旷,长伴白云闲。寒山有野情,所以他能变出蝙蝠来,是不是?!”

  “太对了!”唐之风说,“寒岩洞的洞顶布满小孔,这些小孔正是蝙蝠的栖息处。”

  乔特斯说:“原来寒山天天跟‘幸福’在一起,难怪这么长寿。”

  唐之风难得遇上一个海外知音,又感慨地说:“根据我的研究,我发现寒山的幸福称得上是一等做人。因为做人可以分四个等级。一等做人是:有人生的厚度,又有生命的长度。二等做人是:有人生的厚度,却没有生命的长度。三等做人是:有生命的长度,却没有人生的厚度。第四等就最可恨可悲了:既无人生厚度,又无生命长度。”

  司马龙惊讶地看唐之风,差点忘了翻译。唐诗诗也是第一次听到父亲的这番论调,惊讶之余,似乎又多了一份联想。

  乔特斯听了,伸出大拇指夸道:“太有哲理了!”

  这样交谈着,很快就到了山洞口。

  洞内那庞大的弧形洞顶更显得气势恢宏。布满小孔的岩影大如繁星点缀的苍穹。只是不见蝙蝠出入。乔特斯惊叹道:“这是上帝赐予寒山的天然城堡!太美了!”

  唐之风开心地笑道:“跟李白说的龙楼凤阙一个道理。所以说,寒山住上帝造的房子,吃上帝种的野果,比皇帝还享受。难怪当地人称寒山为寒山子,意思是大自然之子,寒山子可以跟天子称兄道弟也!”

  不等司马龙翻译,唐诗诗接过话茬说:“爸,您这话也太夸大了吧。其实寒山子不过是寒岩山这座城堡的一个房客,它的房东是岩前村呢!”

  司马龙突然发现唐诗诗也很幽默,便把他们父女俩的对话全盘翻译过去。乔特斯听了,开怀大笑。

  进了山洞,唐之风又深情地吟诵起寒山的诗来:“石床临碧沼,虎鹿每为邻。白羡幽居乐,长为世外人。”

  乔特斯兴奋地说:“晚上我想住在山洞里,像寒山一样做一回世外人。”

  唐之风一拍大腿:“老夫作陪!”

  唐诗诗说:“爸,您可别冲动,夜里山洞会很冷的,您的心血管病是最怕冷的。”

  唐之风说:“有寒山保佑,我不会着凉的。”

  唐诗诗说:“那我也住下来,让寒山保佑我什么病都没有了。”

  “不……这不行……”唐之风说,“传说毕竟是传说,应该相信科学医疗。再说你一个女孩,跟我们大男人住一起也不方便。”

  唐诗诗笑看父亲,觉得老人家对寒山的痴迷不至于昏了头脑。

  夜,一轮明月挂在寒岩上空,山前的荷塘、桃源及始丰溪披上了一抹柔和的白光;幽暗的寒岩显得安详。

  唐诗诗住在后岸村一家临溪的民宿里。她伫立在窗前,望着这处的寒岩,心想今晚父亲和两个陌生年轻人又会演绎出怎样的故事来……不过,她最担心的是明天起来,有人会感冒。而对于自己的病,她反而不去多想了。感到有些累了便上床休息,不一会就睡着了。

  深夜里,父亲的电话吵醒了她。父亲叫她快找医生。唐诗诗问谁病了。

  父亲说:“两只受伤的兔子跑进山洞里,你快到村里找个兽医。”

  唐诗诗愣了一下,心想,这个乔特斯一定是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的。

  唐诗诗好不容易通过民宿老板找到村里的一名兽医。兽医以为是养猪场有猪瘟,立马起床。兽医一听原委,说:“脑子进水呀!明天拿到农家乐美餐一顿,多痛快!”

  唐诗诗说:“作为医生,你说这话不损吗?”

  兽医说:“我医的是家畜,是鸡鸭牛猪,医好了是多长肉多卖钱,横竖都是死。”

  “是死是活不关你的事。”唐诗诗说,“你出诊需要多少钱,我一分不少给你。”

  “唐姑娘啊,你当我是见钱眼开吗?”兽医笑道,“不管是兽医还是人医,都不能见死不救!”

  月光像舞台的灯光斜射进寒岩洞,布满洞孔凹凸不平的洞顶又像星星点灯。偌大的寒岩洞犹如舞台画面:司马龙和乔特斯怀里各抱一只兔子,唐之风像个老顽童在来往逗着兔子。

  唐诗诗见状,心想,现在我也该来陪陪,陪陪两只可爱而受伤的兔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