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苦果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762 2019.09.02 08:08

  第五十六章苦果

  唐诵诵在司马龙熟睡后,悄悄地起床,伫立在窗边。窗外一轮明月,院子里的树木花草在月色中显得格外安静,凉亭的圆顶闪着光,凉亭里的那只鹦鹉也是进入梦乡了吧……

  然而,此刻的唐诵诵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复仇之火燃烧起来。离实施既定计划还有个把月,在这段时间里,她要报一箭之仇。那个不负责的医生,不,应该是变态的医生,狗血的医生,还有宋义。宋义如果再骚扰她,她绝不心慈手软,以前是“狠”,现在是“毒”!想当初她要他带上那个,他却说,穿着袜子洗脚能舒服吗?是他的得寸进尺,才导致她怀孕。现在没有悔,只有恨!

  二年前,唐诵诵选择那家堕胎的医院座落在杭州老城区的一条小街深处,高低不一,新旧混合的建筑物以及浓郁的树荫,有着小县城的熟悉感。那天,她是一个人来的,宋义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她之所以选择这家在杭州不起眼的医院,是因为还在读大学时,就听杭州的几个同学说过这家医院的朱医生做人流手术水平一流。现在看来,她是徒有虚名,不,应该有别的原因:她是嫉妒我的美貌,她是故意想毁掉一个女人的幸福……她必须报复,狠狠地报复!

  然而,如何报复,唐诵诵又想不出好主意,整整一个晚上,她的心像有无数只水蛭在游动,不能安静下来。

  找到那个狗血医生再说。第二天,在公司上班不到一个小时,唐诵诵的复仇之火又一次燃烧起来。她放下手头的工作,跟司马龙说去见一位大学同学,便去了那家医院。

  这次去医院,她要做到绝对保密。离开公司,她先将车停在一个公共地下停车场,再在车上换过衣服,戴上墨镜,将发髻放下来,遮住侧脸。然后,打的去医院。

  窄而长的老街,没什么变化,依然是旧时的街景,但在唐诵诵眼里,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而厌恶,当那幢灰色的七层医院大楼出现在眼前时,唐诵诵恨不能把它夷为平地才解心头恨!

  妇科门诊在二楼。候诊的人不多,显得有些冷清。唐诵诵来到当年的那间“门诊(一)”室门口,向护士打听朱医生。那年轻的护士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她一眼,说“朱医生不会来了,你还是挂别的医生吧!”

  唐诵诵感到惊讶:“朱医生这么好的医术,怎么不来了?是不是去了别的医院?”

  护士又看她一眼,说:“被开除了!”

  “为什么?”

  “你去公安局问吧。”

  “谢谢!”唐诵诵突然感到一种快感,好像是她狠狠地扇了那个狗血医生的巴掌。

  唐诵诵返回时,一位年长的清洁工小心翼翼地叫住她:“姑娘,能跟您说句话吗?”

  唐诵诵点点头,退到楼梯旁。清洁工走到她身边,说:“您也是来投诉朱医生的吧……”

  唐诵诵说:“我想揍她一顿。”

  清洁工看看四周,说:“姑娘,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可事已如此,您就放过她吧。因为朱医生的确是个好人,她这样做也是一时想不开呐……”

  唐诵诵看她一眼,说:“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清洁工叹了口气,说:“朱医生是我们这里的名医,平常对我们这些清洁工也非常好,从不另眼相看。可上个星期,突然有患者带着一家人冲到医院,抓住朱医生就打,医院只好报警。警察一来,他们却更高兴了,说这下可以由公安侦查朱医生的犯罪事实了……”说到这里,清洁工双眼红湿了。

  “朱医生会这样做,我们真没想到……”清洁工继续说,“那患者新婚不久,为了考博士,先不要孩子。今年,她博士毕业了,想要孩子,却怎么也怀不上,去大医院一检查,原来是输卵管被切断了,也就是做了绝育手术。碰到这种事,谁都不会原谅谁的……朱医生为什么要这样做……想来想去是老天爷对她太不公平了。朱医生的爱人是一名全国有名的外科手术专家,她自己是这里的妇科主任医生。女儿非常非常漂亮、可爱,是大明星的胚儿。可是,女儿六岁那年,朱医生的爱人因为劳累过度,倒在手术台旁,再也起不来了……第二年,女儿又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做了移植手术,可还是随她爸爸去了……您说老天爷对她公平不公平,朱医生从此变得不多说话了……可对我们这些清洁工还是像过去一样好,科室有什么吃的都会给我们一份。朱医生是好人……”

  唐诵诵想了想,说:“朱医生好像对你特别好吧……”

  清洁工仍沉浸在自己的状态中,说:“是的,朱医生还很信任我。朱医生是北方人,在杭州没有亲戚。警察带她走的时候,她把家里的钥匙都交给了我,让我住,如果永远出不来,就永远让我住,让我的儿子可以用她房子做婚房。朱医生实在是太好了……她太懂我们乡下人的苦了……”清洁工说着说着,流出了热泪。

  唐诵诵不知为什么此刻会动恻隐之心,说:“你能带我去朱医生家看看吗?”

  清洁工说:“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吧……”

  清洁工说:“我也是女人……知道如果不能生育是怎样的一种苦,但事已如此,您一定要答应我不去告她,因为多一个原告,朱医生就有可能多判一年,我希望她能早日出来。”

  唐诵诵又上下打量着她,说:“她多判一年,你不是可以多住一年吗?何乐而不为?”

  清洁工说:“做人不能没良心……”

  唐诵诵笑了笑说:“我答应你。”

  朱医生的家在医院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里,十楼,大套房,装修简洁而大气。也许是清洁打扫的,也许本来如此,屋内窗明几净,纤尘不染。让人同情与感动的是每个房间和客厅都挂满丈夫和女儿的照片。

  唐诵诵在清洁工的陪同下,看过每个房间,一时无语。回到宽敞而空洞的客厅时,唐诵诵心头涌起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悲凉……朱医生的命运难道对我是一种暗示吗?

  是的,她不是不想告朱医生,而是她的身份不允许她去告!

  是的,她本来想来这里狠狠地砸东西解心头之恨,但是,当女孩的那双纯真的大眼睛看着她时,她妥协了……

  回到公司,唐诵诵的心境一直无法从悲凉中解脱出来。司马龙忙中偷闲,跑过来看她。司马龙打量她说:“见到同学,怎么不开心啦……”

  唐诵诵立马切换情绪,努努嘴:“人家问我什么时候吃喜糖,我怎么回答?”

  司马龙气愤地说:“都是我妈,怎么就是跟你过不去?!”

  唐诵诵劝慰道:“算了吧,这个月,我们努力点吧!”

  司马龙说:“对了,过几天,公司要派我去温州老家收购方姨外甥工厂的事,你跟我一起去,不要耽误我们的每一天。”

  唐诵诵好奇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父亲跟方姨妹妹的故事告诉了唐诵诵。唐诵诵听后,觉得未来的公公的确令人敬仰。

  “可为什么要去收购这样一个负债累累的小工厂呢?”唐诵诵又好奇地问道。

  司马龙说:“彩印是温州的传统行业。方姨的外甥做得也很好。这次债务危机,主要是因为担保连累的。但他的厂并不是支不抵债,完全可以通过收购救活。同时,也可以解决我爸那一千五百万的‘体外资金’,可谓是一箭双雕呐……”

  “是你的主意还是你爸的主意?”

  “那当然是我爸的功劳!”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这次去温州就是很好的学习机会,我会赶上我爸的!”

  “阿龙,你会比你爸更强!”唐诵诵开心一笑。

  司马龙搂住她说:“办完工作上的事,我带你去江心屿住,一边造人,一边享受诗意般的月光……”

  唐诵诵嫣然一笑:“看你美的!”

  然而,母亲赵瑞丽坚决反对唐诵诵跟着司马龙去温州。她说,阿龙是去谈生意,不是谈情说爱!

  唐诵诵看一眼司马龙。司马龙气愤地说:“妈,您这是成心跟我们过不去,我们不在一起,怎么怀孩子?!”

  赵瑞丽说:“你爸过去做生意的时候,经常不在家,我还不是婚后第一年就怀上你了吗……是我跟你们过不去,还是你们胸无大志,就想整天卿卿我我……太没出息了!”

  司马龙更加气愤,扔下筷子,说:“好,我没出息,要是诗诗不能去,我也不去了!”

  赵瑞丽怔了一下,从小到大她都是宠着儿子的,现在就是因为这个“唐诗诗”,让她什么都看不惯儿子,以致时常吵架,但唐诵诵一直不吭声,她又不想先向她发作。最后,她把目光落到司马强身上,说:“董事长,你觉得司马龙去还是不去?”

  司马强唯恐夫人翻起旧醋坛子,坚决地表态:“去,当然要去,这是董事会研究决定的,也是给他一次很好的锻炼机会。怎么能闹情绪,说不去就不去呢!”

  这时候,唐诵诵觉得不能让司马龙下不了台,她看看司马强,又看看赵瑞丽,说:“爸,妈,工作上的事,我绝不会拖阿龙的后腿的,我在家是你们的媳妇,在公司是一名员工,公司没有安排我去温州,我不会擅自去的!”

  司马强与赵瑞丽对视一眼。唐诵诵的话无懈可击,他们都觉得没必要再指责谁了。

  “吃饭,吃饭,菜都快凉了……”司马强说。

  司马龙气没消,说:“我饱了!”说罢,一个人上楼。

  两天后,司马龙去了温州,才四天时间就顺利返回。可这短暂的时间对唐诵诵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赵瑞丽不时地冷嘲热讽,指桑骂槐。那天晚上,司马龙来电,她离开餐厅接电话,赵瑞丽追过来,说:“谁的电话,这么神秘?”唐诵诵说:“阿龙的。”赵瑞丽说:“是我儿子的电话,我做妈都不能听吗?”唐诵诵气愤地按下手机免提:“让全世界都来听!”晚饭后,唐诵诵一个人走到凉亭坐坐,那鹦鹉高兴地叫着:“诗诗好……诗诗好……”唐诵诵开心地逗着鹦鹉说:“我好……你也好……”这时,赵瑞丽又冷不丁地冒出来,掠过鸟笼,说:“思思,你别再自吹自擂,不然,我真把你给卖了!”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唐诵诵一个人躺在床上,心中会产生从没有过的恐惧,那个狗血朱医生的悲剧故事在恐惧中显得更悲凉……她害怕!有一次,她从恶梦中惊醒,不知为什么只想逃离这座房子,可是,打开门,更令人害怕的出现在她面前:赵瑞丽像个幽灵似的立在门口。第二天,她不敢起床,只想着司马龙早日回来,可是,赵瑞丽就是三番五次地叫方姨催她下楼吃早饭。最后,她又亲自上楼,边敲门边叫:“要是病了,我马上叫120!”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