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约法三章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035 2019.07.19 17:55

  第四十六章约法三章

  唐诵诵离开大厅后,赵瑞丽对司马龙训斥道:“今晚你要是走出家门,就永远别回来!”

  司马龙说:“我可以不要这个家,但我不能没有诗诗!”说罢迈开坚定的步子走出去,走进雨中。

  雨下大了,灯光下雨丝不再轻柔,似乎在互相挤搡击撞,给人以惊恐的寒意。

  司马龙见心爱的人儿跪在雨中,伸手拉她,心疼地说:“你不要作贱自己,我们上车走吧……”

  唐诵诵甩开他的手,说:“我不能走,我正在祈祷上苍为我作证……”

  “上苍证明了又怎么样?能改变我妈的态度吗?”

  “不……我要祈祷上苍保佑我们!”

  “你别傻了,雨太大了,你再跪下去,会生病的!”

  “我不怕……”

  “我心疼……”

  “我不怕,我真的不怕……”

  司马龙双腿一软,跪到她身边。他慢慢举起头,心里涌起一股悲凉,只感到扑打在他脸上的雨水怎么会这么咸……

  时间仿佛凝固,感觉不到四周的声音,司马龙也有一种如梦的感觉。

  不知什么时候,雨好像停了,司马龙和唐诵诵对视一眼笑了笑。再转眼一看,是高大的父亲撑着伞站在他们身边。而他自己被雨淋湿了。

  为父的说:“进屋吧……”

  唐诵诵摇摇头。

  为父的又说:“你们这样淋下去会生病的……”

  唐诵诵说:“我早作好准备:生为司马家的人,死也为司马家的鬼!”

  司马强迟疑一下,回屋。

  赵瑞丽一直站在大厅门口观望。

  “事已如此,你就原谅他们吧。”司马强走到她身边轻声道。

  赵瑞丽不屑地瞟一眼司马强:“这个唐诗诗不但是个导游,而且是个会演苦戏的演员,真像韩剧。”

  司马强说:“戏也是来源于现实生活。再让他们这样跪下去,会出事的……”

  赵瑞丽淡淡一笑:“你是心疼你的宝贝儿子,还是心疼死不要脸的唐诗诗?”

  “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不要再铁石心肠了。”司马强说,“再说了,要是让外人看到,往微信里一发,我们都丢不起脸……”

  赵瑞丽冷静一想,叹了口气,又瞪了一眼司马强,走出大厅,司马强连忙替她撑着伞,走向大门口。

  “都起来吧……”赵瑞丽走到司马龙和唐诵诵身边说。

  司马龙高兴地跳起身子:“妈,您真的原谅我们了……”

  唐诵诵仍跪着,脸却慢慢转向赵瑞丽,慢慢地说:“苍天在上,我想真诚地叫您一声妈……”

  赵瑞丽没有回避她的目光,想了想,转眼望着司马龙,委婉地说:“儿子,你带你媳妇进屋说吧。”

  有了这句话,唐诵诵觉得戏到此该换场了:自己赢了,也给别人一个“下”的台阶。然而进屋后还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唐诵诵从站起来那一刻起就揣摩着。

  司马龙带唐诵诵上楼洗过澡,换过衣服。赵瑞丽叫他们下楼。

  唐诵诵经过一番精心梳妆,虽显得一些倦意,但仍不失优雅高贵,在司马龙身边一站,那的确是一对俊男靓女,天地造化啊!

  赵瑞丽现在总算仔仔细细地看过“唐诗诗”了。

  “外部”达标,“内饰”必须有富贵人家的规矩。

  赵瑞丽正襟危坐,一副富家贵夫人的架势,说:“唐诗诗,有些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你和阿龙虽然已经登记结婚,但并不能真正成为司马家的媳妇,现在你们对外只能以男女朋友相称,只有等举办了婚礼,你唐诗诗才算名正言顺地进了我们司马家。在此期间,你要做到三件事。你的导游工作跟我们身份不配,明天就去辞职,到我们公司,安排你的工作。第二件事:一年内不得怀孕,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学习作为富家太太应具备的礼仪和素养。第三件事:一年后怀孕了再举办婚礼,而且你要做好生二胎、三胎、四胎的思想准备。司马家今后不但要富贵而且要人丁兴旺。这三件事,你考虑一下能不能做到。”

  唐诵诵边听边想,心里暗笑,其实生活何尝不是演戏,我明明是在法律意义上都是司马家人,她却要我对外称“男女朋友”,更可恨的是这“一年”的期限说明她骨子里还是不认可她的。唐诵诵沉住气,叫了一声:“妈……”

  赵瑞丽摆摆手说:“你还是叫我伯母吧,以免在外人面前出差错。”

  “好的,伯母。”唐诵诵说,“您甭说三件事,就是三十件事,诗诗又何尝敢不去做。只是有二点诗诗想再请教一下伯母。一是怀孕这件事,我觉得应该顺其自然,不是你想怀就怀,不想怀孕就不怀的,再说了我一直认为堕胎是极不人道的,我不愿做不人道的事,更何况一旦成为习惯性流产,我会悔恨一辈子的,这个责任我想任何人都担当不起——因为堕胎就是摧残新生命!”说到这里,唐诵诵看一眼身边的司马龙。

  司马龙急忙说:“妈,我觉得诗诗说得有道理,我们不能摧残新生命。您想想如果当初您堕胎了,还有我吗?”

  “你?……”赵瑞丽心亏言塞。

  司马龙趁机活跃一下气氛,便风趣地说:“老妈,看我长得一表人才,您还不满足吗?老爸,你说呢?”

  司马强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应该表个态,笑了笑,说:“你妈的意思嘛……你们不要误解。我看这样吧,怀孕的事还是不作时间限定,但礼仪和素养学习不能耽误。孩子他妈,你觉得如何?”

  赵瑞丽乜他一眼:“你都说了,还用得着我说吗……”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们要有喜了,我们就给你们举办隆重的婚礼!”司马强说,“诗诗,你说还有一点是什么?”

  唐诵诵说:“还有一点就是工作上的事,我想知道伯父伯母打算安排我什么工作?”

  “工作上的事明天再说……”赵瑞丽欠起身子,故意打了个重重的喷嚏,“我累了,想休息……”

  唐诵诵转过脸,用轻蔑的目光看一眼她的背影,心里暗笑:你是怕接下去的“儿媳”较量又会输!

  回到房间,司马龙一把抱住唐诵诵,咬着她耳朵,说:“我们晚上就生孩子……”

  唐诵诵娇嗔地一笑:“不生,不生就不生……”

  过了一会儿,唐诵诵说:“你说你妈会安排我什么工作?”

  司马龙说:“鬼知道她心里怎么想,不管她,其实她是面子上过不去,故意刁难刁难……过一阵子她就没事了。”

  唐诵诵觉得不能掉以轻心,说:“阿龙,我们要有自己的打算,你认为我做什么工作合适?”

  司马龙说:“你自己觉得你做什么合适?”

  唐诵诵撒娇道:“我只想天天跟你在一起……”

  “这就对了……”司马龙抱住她说,“来项目部,做我的助理!太太意下如何?”

  唐诵诵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还差不多。”

  第二天,吃早饭时,司马龙笑嘻嘻地试探母亲怎样安排“唐诗诗”的工作。

  赵瑞丽说:“工作上的事,由你爸安排。”

  司马龙调侃道:“妈,您今天怎么谦虚起来啦!”

  赵瑞丽瞪一眼儿子,说:“公是公,私是私,我们做女人的怎么能干预男人的公事?!”

  唐诵诵马上反应过来,笑道:“伯母说得对,这个就是我要学习的做太太的素养之一。伯母,感谢您给我上了第一堂课!”说罢,欠起身子,向赵瑞丽鞠了个躬。

  “免礼吧!”赵瑞丽板着脸说,心里却是乐滋滋的。

  司马龙禁不住扑地一笑,一口牛奶喷到坐他对面赵瑞丽的前襟上。赵瑞丽还没反应过来,司马龙忙说:“老妈对不起,对不起……”拿起餐巾纸伸手去擦。赵瑞丽啪地打开他的手,斥道:“你以为你还是吃奶的小宝贝吗?!”

  唐诵诵笑道:“伯母,我来替你擦。”

  “这还用得着擦吗?”赵瑞丽欠起身子说,“脏衣服必须及时换掉。”

  唐诵诵说:“伯母,您又给我上了一堂课,我一定牢记:穿着脏衣服与人共餐是不礼貌的!”

  赵瑞丽说:“还算你脑子聪明,能理解我为什么要换衣服!”说罢,疾步上楼。

  赵瑞丽的身影在楼上的走廊一消失,司马龙便大声笑出。唐诵诵和司马强也笑了。司马强还夸“诗诗”脑筋急转“灵”!

  开心过后,司马龙问父亲老妈到底要安排“唐诗诗”什么工作。司马强说:“你妈说诗诗原来的工作一定没坐性,现在就让她练练坐功……”

  司马龙说:“莫非不是信息部?那是中年大妈的岗位呀。”

  司马强点点头,说:“先去吧,到时候再调整。”

  司马龙愤愤不平地吼道:“最好让诗诗跟她去学瑜伽,坐性更好!”

  司马强连忙捂住他的嘴,说:“你千万别提瑜伽的事,你一提,她要是真让诗诗陪她练瑜伽,那诗诗成了她的随身侍从了!”

  司马龙长长地叹了口气。

  唐诵诵说:“伯父,我听您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