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海边的卡夫卡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587 2019.05.26 09:23

  第二十章海边的卡夫卡

  “海边的卡夫卡”是杭州一家高档日本料理(店名取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小说《海边的卡夫卡》)。据说店里所用海鲜都是从日本空运过来的。

  钱晓娜爱吃这里的秋刀鱼与三文鱼寿司。

  钱晓娜接到司马龙的相约电话,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因为在游戏的七天内,她期待他的电话,超过七天,她害怕他的电话。

  “怎么不说话?”

  “……”

  “怎么了?不喜欢的话,你另选一家吧。”

  “不……我喜欢海边的卡夫卡。”

  听口气,钱晓娜像变了个人似的。司马龙感到有些意外。他提前一个小时,来到料理店,等候钱晓娜。

  在一个叫“onyado海难”的厢房里,一幅《碧海·沙滩》的油画,一曲南方之星的《TSUNAMI》,让司马龙一个人在独处时享受日本海洋的气息。

  出乎意料的是,钱晓娜作为被邀者在他到来不到一刻就提前来了。尽管她在穿戴上经过精心“料理”,但神态的沮丧难以掩饰,看上去也少了傲慢与自负。

  钱晓娜在司马龙对面坐下来,下意识地看一眼墙上的那幅《碧海·沙滩》,说:“能不能换一首曲子?”

  “你想听什么?”

  “BEGIN曾经演唱过……”

  “《大海的声音》。”

  “对。”

  “那太伤感……”

  “恰似我的心境。”钱晓娜惨然一笑。

  司马龙兀地发现此境中的钱晓娜看上去着实很动人。

  倾听《大海的声音》,钱晓娜很投入。而对司马龙来说,伤感背后他必须保持定力,一切要按原计划进行。

  “晓娜……”一曲甫定,司马龙温和地叫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钱晓娜说,“你能不能先听我说。”

  “你骂我都可以。”

  “不值得。”

  “什么意思?”

  “我一句玩笑你就当真了?!”

  火药味又上来了。

  司马龙讥讽道:“我要感谢你的玩笑,要不然我还真认不清世界,辨不清人哩!”

  “是啊,你终于认清我是那么自私、平庸、贪财!可这七天也让我认清了你,你残忍!你狂妄!你绝情!”

  “残忍的是你!”司马龙说,“你用手机卫星定位,跟踪我,你对帮助我的人进行利诱、恐吓,甚至绑架……你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你说什么?”钱晓娜瞪大眼。

  “你做的事,你忘了!”

  “我对天发誓!”钱晓娜跳起来说,“这七天七夜,我都宅在家里什么事都没做。”

  “真的?”

  “真的!”

  司马龙盯住她的脸,她没有回避,神态坦然。司马龙拿起手机拨打母亲的手机号码。

  母亲的声音:“你跟珠宝贝在一起吗?”

  司马龙说:“是的。”

  母亲:“那太好!”

  司马龙说:“不好……”

  母亲:“你没向她认错当然不好!”司马龙摇摇头,说:“妈,您能不能冷静地听我说。”

  母亲:“好……好……我先听你说。”

  司马龙严肃地说:“妈,我到天台的第三天晚上,您是不是追到天台想把我绑回杭州?”

  母亲:“是啊,你不是偷偷地跑了,我看你没饿死,就放你一马啦!”

  司马龙提高喉咙说:“您真的没干别的事?”

  母亲:“龙儿,我怎么越听越糊涂,难道我真的老了,得了老年痴呆症了?”

  司马龙说:“那好吧,妈,我帮您回忆一下。第一,您是不是用手机卫星定位跟踪我?”

  母亲:“没有哟!”

  司马龙:“那好。第二,您有没有派私家侦探找相信我的人进行利诱?”

  母亲:“也没有哟!”

  司马龙:“那好!第三,您有没有派人对相信我的人进行恐吓、绑架?”

  母亲:“这是犯法的事,妈能干吗?”

  司马龙说:“最后一点,妈您一定要好好回忆……”说到这里,他观察一下钱晓娜的神情。钱晓娜淡定自若,只是眉间有几分愁绪。

  “也就是我在天台的第七天,当时我在国清寺里。”司马龙说,“是不是您派一个女人来捣乱,故意侮辱我的人格……”

  “司马龙,你这是跟谁说话?!”从免提的手机里传来对方愤怒的声音,“你胡编乱造,没话找话,是不是想气死你妈!”

  司马龙忙说:“妈,你千万别生气,是我想多了,是我神经过敏,我现在正准备向珠宝贝道歉哩!”

  “那还差不多!晚上多陪陪她!让她开心!”母亲这才挂了电话。

  司马龙转脸望着钱晓娜说:“对不起,刚才我错怪了你,请你原谅!”

  钱晓娜瞟他一眼说:“你妈什么都没干,那自然都是我干的,是我对不起你!”说罢,钱晓娜抡起拎包就走。

  走到门口,司马龙喊住她:“不能吃了饭再走吗?”

  “你一个人继续享受《TSUNAMI》吧!”钱晓娜冷冷一笑,夺门而去。

  司马龙望着她的背影,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落寞感。这个结局不是想要的,也许真的冤枉了她,那你必须向她道歉。可到底会是谁干的呢?司马龙又感到迷茫。也许……也许……他告诫自己凡事必须讲依据,不能妄猜。

  这时,点好的菜上来了。司马龙想到了阿九。阿九在杭城开一家跆拳道武馆,他的哥哥是公司的保安队长。早上,他和公司的驾驶员一起到天台接司马龙。

  “阿九,你在哪?”司马龙说。

  “龙总,有什么任务?请指示!”对方毕恭毕敬地说。

  “以后别再叫我龙总龙总的,叫我阿龙吧。这样才神呢!”司马龙说,“我被人涮了,你来陪我吧。”

  对方哈哈大笑,只听到一阵摩托车轰隆声。不到半小时,阿九一阵狂风似的闯进了厢房,看到桌子上的一盘香煎秋刀鱼,捡起来就吃。

  “看你吃得这么香,我也开炸了!”司马龙说罢,也捡起秋刀鱼。

  “谁涮你?告诉我,兄弟这就去教训他!”阿九边吃边说。

  司马龙说:“我怕你不来,就骗你来。”

  阿九下意识地环看四周,笑眯眯地说:“一定是女朋友生气了……”

  司马龙不耐烦地说:“什么女朋友,你一个人好好吃,我想去别的地方吃。”

  “你涮我啊。”

  司马龙笑道:“我陪你吃饱,你再陪我去吃。”

  阿九说:“我吃半饱,跟你一起吃更好的。”

  司马龙说:“那你会后悔的。”

  阿九眨眨眼,咕道:“又涮我……”

  司马龙思忖一下,说:“中国人有句古话叫‘爱乌及屋’,我此刻就有这样的心情。”

  阿九眉头一皱,突然哈哈大笑:“你错了,这个成语叫‘爱屋及乌’,我们武术老师说的,你跟师兄好,跟师妹也要好,就这个意思。你现在是不是喜欢上你女朋友的闺蜜啦……”

  司马龙喷口一笑:“你的想像力,真是太玄术了……再想想吧……”

  阿九又眨眨眼,双手一拍,说:“对了,你常说法国是最好的,你一定是想吃法国鹅肝了、法国马卡龙啦!不过,鹅肝最好不要吃,那么大的鹅肝,鹅是吃了激素胖起来的。”

  司马龙摇摇头,说:“错……错……错……”

  阿九笑了:“我就知道你不涮我,时间过不去。”

  司马龙也笑了:“兄弟啊……我这次天台之旅,多亏你的鼎力相助。我爱上了天台山,所以想吃天台山的饺饼筒。”

  阿九恍然大悟,说:“你是爱天台山,还是爱唐诗诗?”

  “都爱!”

  “那马上行动,再去天台山。”

  “不!唐诗诗说杭州有家天台山小吃店,想吃了,随时可以去!它的馅叫‘五虎擒羊’,多棒的美食!”

  阿九来劲了,跳起来,摆起武术架子,说:“我这叫‘虎口拔牙’!”

  司马龙开怀大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