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玩个够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828 2019.12.23 09:59

  第八十二章玩个够

  那个唐诗诗一样的美女没有去卢浮宫,她走向通往南边塞纳河畔的街道。

  塞纳河,这个以泉水为源头,以降水女神“塞纳”为名的河流多么神奇而充满诗意啊!那座以金属为体打造的艺术桥。桥上种着艳丽的花木,栏杆上竖立着艺术家弗朗西斯·加佐的作品。桥上四季如春,像一座河上花园。曾经有多少来自世界各地的情侣们在这里见证他们的浪漫之旅——桥上的挂锁,爱情的信物啊!

  唐诗诗,你一定是去艺术桥吧,让我紧随你……让我给你一个惊喜,让我们一起挂上我们的爱情锁!

  司马龙正想得美,阿九幽灵一般地出现在他眼前了。司马龙倒抽一口冷气,骂道:“你这可恶的赫菲托丝(Hephaestus )!”

  阿九不乏幽默,说:“你是她的粉丝?你当心她是007的邦女郎……我可不是007的对手!”

  “什么邦女郎,她就是唐诗诗!”司马龙大声叫起来。

  前面的美女驻足。阿九旋即捂住司马龙的嘴,把他推到梧桐树后。阿九警惕地观察美女。美女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阿九松开司马龙。司马龙小声笑道:“不回头更好,诗诗的美丽在我心里。”

  “兄弟,你真是个花痴!”阿九不骂一声,轻松不下来。

  “你懂个屁!”司马龙不打他一顿也不解恨。

  晚上,他们到ASPIC餐厅品尝法国最鲜美的牛肉。这家餐厅太有名了,而且只提供晚餐,需要提前预定美食。司马龙是昨天就预订好的。

  牛肉味道上佳,但金曼婷心情不好。她再三提醒司马龙明天的时装周有巴黎时装设计师伊莎贝尔·马朗的作品,千万别出现今天下午这样的事。司马龙不耐烦了,故意刺激她,说:“明天,我准备和阿九去玩刺激的!”阿九讷讷道:“我不敢……”司马龙用刀叉指着他鼻子,说:“去不去?”阿九说:“饶了我,我去……”金曼婷摇摇头,拿出手机,说:“是你逼我的,我不得不向董事长夫人汇报。”

  司马龙笑道:“金总,我不为难你,你打吧。”

  餐厅静雅,飘浮着恩弗洛依温暖舒缓的钢琴曲《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金曼婷下意识地看一下周边,放下手机,摆出优雅的坐姿,小声道:“回酒店再汇报吧。”

  司马龙心里点赞她:这里不是私人空间,更不是在国内,不能随便嚷嚷丢国人的丑。同时,为自己刚才的态度深感愧疚。于是,坐正身子,望着阿九说:“像金总学习,拿出绅士的风范来……”

  金曼婷莞然一笑:“感谢龙总的盛情款待……”

  回到酒店,金曼婷当着司马龙的面,拨通赵瑞丽的手机,说:“董事长夫人,明天的时装秀,龙总不想去怎么办?”赵瑞丽说:“不去,为什么不去?”金曼婷把手机伸给司马龙,司马龙示意她说。金曼婷说:“董事长夫人,龙总想去别的地方玩……”赵瑞丽说:“只要阿龙高兴,你就陪他好好玩,玩遍法国,玩遍整个欧洲,玩一年半载都行。”金曼婷无语,下意识地看一眼司马龙。司马龙得意洋洋地比划手势。赵瑞丽又说:“阿婷啊,以后你不要再叫我董事长夫人啦,我说过叫阿姨,记住没有?阿龙就更不要叫他什么龙总啦……记住没有?”

  “记住了,董事长夫人!”

  “又怎么说啦?”

  “哦……谢谢啊……阿姨……”

  金曼婷挂了电话,一本正经地对司马龙说:“明天,我要看时装秀,怒不奉陪!”

  司马龙说:“你不陪我玩,不怕我向董事长夫告你一状吗?”

  “你?”金曼婷沉住气,说:“龙总,这样国际水准的时装秀不看真的太可惜……”

  司马龙打量她一眼,笑道:“那好吧,明天你继续看你的时装秀,我继续街拍,后天开始,你必须陪我玩!”

  金曼婷松了口气,莞然一笑:“一言为定!”

  夜晚,美丽的塞纳河像酒一样醉人,在河上用餐是何等享受。司马龙一行在游船上,品尝法国鹅肝。在聊到明天玩什么刺激的时候,司马龙拿出两个方案:一是去格伊斯通道。它是博瓦滨海连接外岛的一条noirmouier的公路,两侧都是海水,涨潮时会淹没公路。一天只有二个时间段可以通行,即清早和傍晚潮汐时刻,海水一分为二,公路出现。格伊斯通道全长4.1公里,在海水来前夺命狂奔,玩的就是刺激。而这种“夺命狂奔”,让人想起“摩西分红海”的故事:以色列人遇到危险,摩西率领他们逃命,前面有红海挡住他们的去路。正在绝望时,一阵狂风把红海一分为二,开出一条通道。终于摩西带他们从红海通道逃走。二是去德国的无限速高速公路体验“激情狂奔”。在国人眼里,德国人严谨,似乎很难想像全世界唯一的无限速高速公路这样的“冒险”之旅会在德国。也许正是他们的严谨,才有高质量的公路和高素质的司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人飚车爱好者选择到德国飚车,那才叫刺激。司马龙在法国留学期间,好几次去德国体验“激情狂奔”,感觉太爽了!

  金曼婷有些害怕,提出第三个方案:乘旅游车去米约看世界第一高架桥。这条公路高架桥.比埃菲尔铁塔还要高,被誉为全球最美的公路桥。在桥上如小鸟飞翔山谷,穿越云端。而桥两旁的风景,美不胜收。金曼婷要的是“抒情之旅”!

  司马龙问阿九什么意见。阿九说:“都行。”既不得罪司马龙,又不讨好金曼婷。

  司马龙喷他:“等于放屁!”

  阿九说:“那就投票吧。”

  “投票吧。”金曼婷说,“但必须先去掉一个方案,否则投到明天也许都投不出结果来。”

  “那就先在「夺命狂奔」和「激情狂奔」中投出一个方案吧。”

  投票结果,去掉的是司马龙自己的选项“夺命狂奔”。

  司马龙又喷阿九:“这点海水都怕,还敢「保帅丢车」吗?!”

  阿九想起那天在萧山机场酒店时,跟司马龙说过的话,禁不住笑道:“我想活命,不想要锦旗了!”

  金曼婷不知内情,看他们傻笑,怕他们失控,干咳一声。司马龙马上意识到什么了,小声道:“阿九,注意了,这里不是私人空间!”

  阿九讨好地说:“对,回酒店投票,不要影响别人的安静。”

  金曼婷看一眼阿九,注视着司马龙说:“用不着投了,去德国吧!”

  司马龙和阿九对视一眼,阿九激动地大笑,司马龙用手捂住他的嘴,斥道:“你就是个「山寨版」!”

  从巴黎出发,上a4高速公路再转a320,就可以直接进入德国的边境城市萨尔布吕肯。它是德国萨尔州首府,人口才十七、八万,不及国内的一个县。静静流淌的萨尔河显得格外宁静,从流光溢彩的巴黎塞纳河到这里,一下子就感受到一种乡野的气息。横跨在萨尔河的石桥和哥特式教堂starnual以及萨尔布吕肯城堡等见证了它作为古罗马帝国一部分的文明。

  司马龙喜欢萨尔布吕肯,喜欢去白天飚车后,在夜幕降临时,到唐人街喝啤酒,捡漏,然后去看一场全世界最前卫的电影或戏剧。马克思-欧菲尔斯电影节和法国戏剧节都在这里举办。令人惊讶的是,就这样一个小城市,还拥有德国足球丙级联赛的萨尔布吕肯足球俱乐部。

  听完司马龙的介绍,阿九兴奋地说在国内一般还看不到丙级联赛呢!能去嗨一场吗?

  “当然可以,但明天晚上不一定有比赛呀!”

  “没比赛,参观一下俱乐部也行……”

  “你当俱乐部是武术馆吗?想去就去!”

  “兄弟,你怎么就不欢喜足球呢!”

  司马龙笑了笑,转过话题,向阿九介绍德国高速公路的行驶规则。因为他们要各开一辆飚车。司马龙特别强调不要随意打转向灯,超车后要及时返回车道,并告诫他不是所有路段都不限速。

  第二天一早,他们租了两辆奔驰跑车,直奔德国的萨尔布吕肯。金曼婷坐司马龙的车,她不敢坐副驾位置。当车子进入德国的无限速高速公路,司马龙一下子将车拉到时速220码时,金曼婷吓得合上眼,不敢看窗外。当车子返回萨尔布吕肯市区,晚霞映红萨尔河时,金曼婷问司马龙,阿九怎么不见了?

  司马龙诡秘地一笑:“少了电灯泡,我们可以尽情过二人世界!”

  金曼婷怏怏道:“阿九是保护我们的,你怎么能这么说?”

  司马龙又转过脸,笑嬉嬉地说:“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玩,玩遍整个欧洲玩个一年半载的……”

  金曼婷想了想,说:“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先找到阿九,阿九不懂英语,万一……”

  司马龙把车停靠在路边,说:“不管有没有万一,这都是对他的一次考验,考验他的适应能力……”

  金曼婷说:“你太狠心,也太自私了……”

  司马龙说:“现如今谁不自私,特别是生意人!”

  金曼婷说:“生意人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但前提是公平竞争。”

  司马龙说:“什么利益最大化,充其量是贪欲,什么公平竞争,那都是幌子……你搞市场就更应该明白自私是人性,贪欲是原罪,不了解人的本质,什么生意都做不好!”

  金曼婷惶惑地盯住司马龙的脸。她觉得司马龙一下变了个人似的,这种“负能量”之词,怎么会出自在她眼中一直是那么阳光的帅哥之口。

  “我相信「人之初,性本善」……”金曼婷说。

  “你真善良,你能替阿九想……”司马龙说,“其实在这善良的背后也隐藏着自私,你离不开阿九对你的保护!”

  “诡辩!”

  “真理!我的理论依据是公孙龙子的「白马非马」论,这世界就是这样:你炒房,不说投资,银行会贷款给你吗?你诈骗,不说理财,会有那么多人相信你的p2p吗?”

  “负能量!”

  “不管是负能量还是正能量,我们现在都饿了,需要补充能量!”司马龙说,“去restawrant quack,一边品尝美食、啤酒,一边欣赏萨尔布吕市的美丽夜景……”

  金曼婷说:“我很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

  司马龙说:“那里环境温馨,又有情调,你可以一边吃一边小憩……”

  “不,先找住宿。”

  司马龙见她气咻咻的样子,笑道:“好吧,先住下来,ferienwohnung salut在萨尔河畔,那里更加温馨,浪漫……”

  到了酒店,司马龙以情侣的身份同住一个套房。金曼婷立马反对,要求分开入住。

  司马龙故作惊讶:“你是我女朋友,为什么不能一起住?”

  金曼婷说:“龙总,请你自重!”

  司马龙说:“你不怕我向董事长夫人告状?”

  金曼婷不屑地瞥他一眼,拿出手机打通司马强的电话:“董事长,这次任务我无法完成,明天我返回国内,引咎辞职……”

  司马龙得意地笑了,双手伸到金曼婷面前,轻轻地鼓掌:“不愧为职场女豪杰,预祝你杀开一条血路,打出自己的一片新天地!”说罢,又打电话给阿九:“明天送金总回国……”

  “兄弟,你呐?”

  “我明天还想去格伊斯通道,做一回现代摩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