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流言之外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238 2019.12.29 11:15

  第八十四章流言之外

  司马龙和阿九冲着金曼婷做鬼脸,跑回房间。司马龙说:“阿九,金总不生气了,我记你一大功!”阿九讪笑道:“你自己都快要‘失业’了,还拿什么给我记一功?!”司马龙说:“为了爱情了,为了唐诗诗,我甚至可以不要家,我相信我有爱情,有唐诗诗,还有你这个铁杆兄弟,我一定能白手起家打天下,如果打不下自己的天下,兄弟下辈子我做你的保镖报答你!”

  “说得那么悲壮,生离死别吗?”

  “不,是我的肺腑之言!”

  “那兄弟我也豁出去了,回国后,你要我赴汤蹈火,我决不推辞,你妈要是收买我,我也决不投降!”

  司马龙激动地给他一个拥抱,说:“这次回国,你要做好和我一样忍受饥寒交迫的心理准备……”

  “想绝食给你妈看?”

  司马龙摇摇头,走到窗口,眺望夜色,静谧的萨尔河上空繁星闪烁。他的心飞向天台的始丰溪,那里也一定是繁星闪烁吧……

  司马龙一行乘坐的航班回到萧山机场,已是晚上。司马龙和阿九送金曼婷回家后,直接去了天台。路上,他再三考虑,还是给父亲打了个电话。他说:“金总已平安到家。她说过了她会分清工作和私事的区别……”父亲说:“既然如此,你就马上回家向你妈道歉。”司马龙说:“救人比道歉重要,我已经在去天台的路上。”父亲气愤地骂道:“逆子,无药可救!”司马龙惨然一笑,对阿九说:“加快速度!”

  车子到了天台出口,他们就近在新城一家快捷酒店住下来。这时候,司马龙感到肚子饿了,说出去吃夜宵。阿九数落道:“我们不是要‘饥寒交迫’吗?”

  司马龙说:“‘苦日子’在后头……”

  广场旁的一家小吃店。龙虾、啤酒、面条、水饺,还有当地小吃:扁食、糊拉汰,糊辣沸……生意红火。

  他们点了龙虾、啤酒先吃。有一桌很热闹:七八个年轻男女,边吃边聊,个个吊起喉咙吆喝,全当是自家的私人空间。阿九干了一杯酒,想过去教训他们,被司马龙拦住了。阿九说:“怕他们吗?”司马龙说:“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不一会,突然听到他们开始议论唐家姐妹和司马龙的事了。有的说唐家贪财,但又是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有的说司马龙本来就是玩玩的,玩了两姐妹,再送一套别墅也不亏;有的干脆骂司马龙就是人渣,是流氓,是畜生,是骗子,骗小女孩说投资桃源景点,真他妈的还是个恋__癖……司马龙沉不住气了,给阿九一个眼色。阿九立马冲到他们桌前,大喝一声:“闭上你们的臭嘴!”

  吵闹声戛止,众人把目光落到阿九身上。其中一男子用筷子戳着阿九的鼻子骂:“臭鸡……司马狗是你爹吗?你替他打抱不平?”

  不等他反应过来,阿九一手夺过筷子,一手按住他的肩头。只见男子哎唷哎唷地蜷缩到地上。对面的另一男子跳起来,满脸杀气。阿九对准他桌前的酒杯,弹出一根筷子,嘭一声,酒杯开花。男子吓得脸色发白,左右看看,大叫一声:“还不快跑!”阿九淡淡一笑,松开手,倒地的男子尾随而去。

  女店主急忙从收银台跑出来,喊道:“喂……喂……喂……你们还没付钱!”

  司马龙挥挥手,说:“让他们滚吧,我们来买单!”

  “当真?!”

  “你不相信我,还想再破一只酒杯吗?”阿九气愤地吼道。

  女店主哆嗦道:“相信……相信……”

  阿九回到桌位,还是余怒未消,说:“看这帮熊样,还敢在公共场所诬蔑人!”

  司马龙说:“雾里看花,似花非花,难道他们。我们继续吃。”

  阿九打量着他,说:“兄弟,这帮狗熊跑了,你怎么还不高兴?”

  司马龙惨然一笑,压低声音说:“不能拖下去了……”

  “什么意思?”

  “回宾馆说。”

  这时,女店主走过来,笑道:“谢谢两位的慷慨!听口音,你俩不是天台人吧,又这么仗义……”

  阿九说:“对,我们是杭州来的。”

  女店主说:“那我猜你俩大概是那个杭州富二代的朋友吧。”

  阿九看一眼司马龙,司马龙想了想,说:“大姐,您还听什么传闻?”

  女店主说:“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本来,天台美女嫁入杭州豪门多让人仰慕,可现在出了什么姐姐代嫁的事,各种各样的议论都有……刚才他们说的很难听,用不着计较……”

  阿九说:“老板娘,你这不是白说吗?”

  女店主会心地一笑,说:“天台山自古出美女,最早的是桃源仙女红桃、碧桃两姐妹,和从新昌来采药的两位郎中相爱的故事。这个爱情故事很穿越,很优美,现在还上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哩!不过,这都是传说,真真假假,不算数。现实中的天台美女也很有名的。比如,梁朝的牡丹姑娘,当年岳阳王避难到赤城山,家住塔后村的牡丹姑娘救了他,还以身相许。后来,牡丹姑娘成了岳阳王的贵妃。岳阳王特意在赤城山上为她建造了一座塔,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梁妃塔。还有南宋贾玉华大美女。贾玉华,他们也许不知道,但你们是杭州人,一定知道南宋宰相贾似道。她就是贾似道的亲姐姐,是理宗的贵妃。这贾玉华不但长相如天女下凡,还灵慧乖巧,最受理宗的宠爱。她就抓住这个机会,天天在皇上面前夸贾似道之个弟弟如何有才有谋有本领。理宗一高兴就重用了贾似道……”

  “贾似道是个大奸臣,不要提他!”司马龙打断她的话。

  “那是宋朝有意加害于他……”女店主激动地说,“我们天台人都说他天生记性好,有谋才,只是摊上了倒霉的朝代。他工作之余还写过一本斗油奏(蟋蟀)的书,据说还有文化价值呢。”

  “好一个玩物丧志的人渣,不是奸臣是什么?”

  女店主见司马龙义愤填膺的样子,歉歉一笑:“对不起,贾玉华真不该在皇上面前吹捧弟弟,否则,历史上就少一个奸臣了。对,我想起来了,宋朝还有一个大美女,这个大美女,可是有文才又侠义!想不想听?”

  “说吧,权当助酒兴!”

  “不过,这个大美女的地位有点……”

  “没有卑贱的地位,只有卑鄙的人。”

  “她叫严蕊,是个营妓,就现在的歌厅小姐,卖艺不卖身。”女店主说,“她聪明漂亮,能歌善舞,还精通诗词。喜欢她的人很多,其中就有一个台州知府唐仲友,非常仰慕她,跟她和诗答词,拿现在的话来说是风流而不下流。后来,一个朝廷大官巡行台州,因为唐仲友对他的理学有看法,他心里不快,就弹劾唐仲友与严蕊风化之罪,把严蕊关进大牢,乱用刑罚,逼其招供。严蕊不畏惧,说:‘纵然我与太守有私情,这罪名也不致死,而你们不辨是非,便胡说,污蔑别人,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做的。’这番话震动了孝宗,也震动了朝野。最后,孝宗出面,把严蕊无辈释放。出狱后,她感慨万端,作了一首传世之作《卜算子》。这首词,我这个生意人也能背出来:‘不是爱风尘,似被前身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这个严蕊的确让人敬佩,后来她怎么了?”司马龙听得太投入,忘了喝酒。

  女店主长叹一声:“你有空看一下网剧《严蕊传》就知道了……”

  司马龙眼睛一直盯住她的脸,发现其貌不扬,却很有内涵。她在他面前大谈天台美女,似乎别有用意。隐隐点赞唐诗诗?既然如此,又何妨再探问一下她对“杭州富二代”的看法。于是,司马龙说:“在你看来,唐家姐妹是好美女,不是坏美女,那么你觉得那个‘杭州富二代’是好,是坏?”

  女店主笑了笑,说:“我老家在桃源坑,刚才那帮人也是那里人,他们骂杭州富二代是骗子,还骂他是恋__癖,那是事出有因的……”她说到这里欠起身子。

  阿九忙说:“说完再走!”

  女店主莞然一笑:“我是站起来给你俩斟酒。”

  女店主接着说:“小伊伊家的事,村前村后都知道,就是那个杭州富二代见义勇为,救了她一家。小伊伊说司马叔叔是她妈的救命恩人。你们知道吗?小伊伊妈被高利贷逼得要自杀了,幸亏司马叔叔替她妈还了钱,据说那帮放高利贷的人现在被抓起来了。小伊伊还说司马叔叔喜欢桃源双女的传说,他正打算投资开发桃源景区。我们说都是司马叔叔随便说说哄哄你的,不要当真。小伊伊却说司马叔叔说话都是算数的。在我看来,投资开发另当别说,就凭他仗义救人这一点,我觉得那位‘杭州富二代’是不会抛弃唐诗诗天台山大美女的。”

  这最后一句话算是落到司马龙的心窝上了。他双眼一亮举起酒杯说:“大姐,您的看法和我的看法一样,我敬您一杯!”

  女店主连忙摆摆手:“不敢当,不敢当,我是生意人,生意嘴,尽捡好的说呗!”

  司马龙把酒杯举在空中,打量一眼女店主,又看一眼阿九。阿九会心地举起酒杯,两个干杯。完了,司马龙哈哈大笑,笑得那么酣畅,那么开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