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二十三章午夜狂奔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409 2019.06.02 08:00

  第二十三章午夜狂奔

  深夜里,在杭州这座既古典又现代的城市里,既能享受西子湖的清新,又能感受到钱塘江的激昂。

  在这样的夜里,司马龙一路上感到满足,毫无倦意,很快赶到钱胜利提供的地址。

  钱晓娜那辆红色保时捷跑车就停在“阿香土菜馆”不远处的一个拐弯处。

  手机的铃声从车里传出来,但不见人。四周是居民区,不见什么夜店。

  司马龙心里格噔一下,难道真的会出事?但看看车子好好的……不会有事的,他安慰自己。

  要不要报警?

  他先打电话向钱胜利汇报情况。

  钱胜利的电话忙音。

  不一会儿,钱胜利回电,说:“晓娜在派出所。”

  司马说龙:“遭抢劫了?”

  钱胜利说:“是民警打来电话的,具体什么原因也没说,你马上去,我随后就到。”

  派出所就在附近,驱车四、五分钟就到了。司马龙跑进去,只见值班室里,一男一女二个民警还有一位穿米色茄克外套的中年大叔。钱晓娜立在窗口前,双眼望着黑夜。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钱晓娜悠闲地念起诗来。

  “你的光明来啦!”男民警说。

  钱晓娜转过脸,看到司马龙羞赧地垂下头,说:“你……你来干嘛……”

  司马龙说:“接你回家。”说罢,向二位民警恭敬道:“警察同志,她现在可以走了吗?”

  女民警打量他一眼说:“你叫什么名字?”

  “司马龙。”

  “带身份证了吗?”

  “带了”司马龙从包里掏出身份证双手奉到女民警面前。女民警瞄了一下,递给男民警。这时,男民警开始做笔录。

  “你是钱晓娜什么人?”

  “朋友。”

  “什么朋友?”

  司马龙迟疑一下,嗫嚅道:“男……朋友……”

  女民警接着说:“你们有钱人也太任性!钱晓娜的行为我们刚才批评教育过了,具体过程我也不想多说了,都写在笔录里了。你作为她男朋友,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在街上瞎闹,打的绕城走了四个多小时,下车不给钱,还说她有钱也不给,非要到明天才把钱转到师傅的卡上。到派出所,她的认错态度很好,我们不作治安处罚。现在按金师傅和钱晓娜两人的商量结果:支付金师傅车程费及误工费共计人民币1350元。你作为担保人,在支付钱后,把钱晓娜领走。还有你必须保证钱晓娜今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否则让我们逮着了,把你一起处罚!”

  司马龙心里暗暗发笑,嘴上只能说:“感谢警察同志的批评教育,我保证这种事,只有一次,没有第二次。我还保证我们一定要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女民警脸露笑容,说:“你的态度也很诚恳,不像有的土豪,到了派出所还任性!”

  司马龙说:“感谢警察同志的夸奖。”

  这时,钱晓娜走过来,笑道:“谢谢警察叔叔,谢谢警察阿姨!”

  女民警脸色变愠,斜睨她。她明白过来,解释说:“对不起,我从小就有个习惯,遇到警察都叫警察叔叔,警察阿姨,到现在还觉得在警察面前,自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女民警抿嘴一笑,显得更年轻了。

  司马龙在谈话笔录上签好字,走到一直坐在一旁的金师傅面前,说:“师傅,还请您多多原谅年轻人的鲁莽、无理,十分感谢您的宽宏大量,谢谢!”

  金师傅连忙站起来,笑道:“其实,车钱明天打我卡上也无妨,可她就是说我有钱,偏偏现在不给。我说你有钱不给,什么意思,要是真忘了带钱,明天给也行。不过,你总得让我知道你是谁。她说我手机没带,身份证也没带,但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赖你这点毛毛钱的。现在什么骗子都有,我能相信吗……小帅哥,幸亏遇上我,要是遇上个好色的,不带她去派出所,带她去会所,那可就惨了……”

  司马龙给钱晓娜使眼色,钱晓娜走到金师傅面前,叩了个头,说:“多谢师傅慈悲……”

  “我又不是和尚!”金师傅怏怏道。

  两个民警忍俊不禁地笑了。

  司马龙倒抽了一口冷气,尴尬地笑了笑。

  出了值班室,钱晓娜打了个喷嚏,司马龙迟疑了一下,脱下外套递给她。

  “谢谢!”钱晓娜深情地看他一眼,披上外套。

  春夜的确有点寒。

  钱晓娜抬头望着司马龙的侧脸,心疼地说:“你冷吗?”

  司马龙说:“没事。”

  钱晓娜说:“不行,都说女人脂肪多,不怕冷,还是你穿回去吧。”说罢,要脱外套。

  司马龙伸手挡住,说:“让你穿上就穿上。”

  “你真不怕冷?”

  “不冷。”

  钱晓娜伸手挽司马龙,司马龙疾步上前。钱晓娜努努嘴追上去。走出院子,钱晓娜说:“我就想不明白,你离开杭州,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天台山,不花一分钱,却能安然无恙地回来。而我,就那么四小时的打的钱,人家就是不依不饶……”

  司马龙轻蔑地瞟她一眼,说:“回家再慢慢想吧,总会想明白的。”

  钱晓娜说:“用不着回家想,我现在就知道通过我今晚这个试验,可以充分证明原来那个游戏,你是作了弊。”

  司马龙反诘道:“你这是诚心做试验吗?你这是发泄!寻开心!弄巧成拙……”

  钱晓娜讨好地说:“算我弄巧成拙。要不你再来做一个实验,我全程监督,看人家会不会相信你!”

  司马龙看她一眼,说:“你真的要我试试?”

  钱晓娜扬声道:“那当然!”

  司马龙想了想,说:“你必须全程配合我。”

  钱晓娜笑道:“可以呀!”

  司马龙也笑了:“挽住我的手。”

  钱晓娜惶恐:“干嘛?”

  “叫你配合。”

  钱晓娜刚伸过手,司马龙又推开她,说:“请配合一下。”

  钱晓娜缩回手,说:“配合。”

  司马龙拿出手机先向钱胜利报平安,再问老妈的情况。父亲说方嫂给她吃了糖水就没事了。司马龙说老妈怎么吃还是贫血……

  钱晓娜心想司马龙什么事都比她办得周全。

  “新的试验开始……”司马龙胸有成竹地说,“左肘子翘起来,请配合!”

  钱晓娜笑眯眯地挽住他的胳膊。两人走到大路上,正好一辆出租车过来。司马龙挥挥手。

  师傅看上去五十来岁,瘦瘦的,北方口音的普通话,是专做下半夜的。他礼貌地问他们去哪。

  司马龙说:“灵隐寺。”

  师傅先是一愣,又马上绽开笑容:“去烧头柱香?!好嘞!快上车,愿菩萨保佑你们早得贵子……”

  司马龙深情地看一眼钱晓娜,钱晓娜把他搂紧点,还真舍不得上车呢!

  到了车上,司马龙感到那只被钱晓娜挽住的胳膊有点麻木,又翘了翘,钱晓娜抽回手,双眼一闪,把头枕在司马龙肩上。

  现在的情形,谁“配合”谁呢?钱晓娜在心里产生一种奇妙的快感。

  “看你俩年纪轻轻有这诚心去敬菩萨,在家一定是孝敬父母,在外一定勤奋好学,事业有成,不像有的年轻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耗家里的钱。”师傅说,“这些人最可恨的是不尊重人,还拿我们出租车司机当猴耍……”

  钱晓娜好奇地说:“怎么耍的说给我们听听。”

  师傅小心地拐了个弯,说:“就在刚才,我老乡打电话告诉我的。他说晚上有个女乘客,一上车说去德胜门,到了德利门,她又说去杭州大厦,到了杭州大厦,她又说去文三街电子城,到了文三街,她又说去武林门。我老乡说你下车吧。她说我不想下车。老乡说姑娘,你到底要去哪?您这样想不开也不是办法。她说我今晚就是想不开,就想看杭州夜景,从头到尾看,从外到内看,看倦了再下车。我老乡总算有能耐,他说我可以奉,但这车是打标算钱的,一分不能少。姑娘说,你怕我没钱吗?我家收入可是按分钟计算的,一分也少不了。老乡好奇地说,你爸爸是股神?姑娘说,股神算什么。老乡说,有什么比炒股来钱的。姑娘神兮兮地说,商业秘密,恕不奉告。后来,姑娘说她看累了回原来的地方。下车时,她想赖钱,还说她有钱就是赖到明天再付。你们说,她不是骗子是什么。我老乡一气之下,把她送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她又说她不是骗子是做实验,看看我老乡还能相信她吗?老乡说你当我是小白鼠吗,做实验!你们说这姑娘是不是脑门当汽门了。”

  听到这里,钱晓娜如坐针芒。司马龙心里发笑,故意问:“后来怎么了?”

  师傅说:“幸亏她男朋友来了。她朋友又帅又有教养,她要是像她男朋友不那么狂,那么牛,好好说话,给我老乡看一下身份证或留个联系方式,我老乡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会相信她明天再打钱过来的。”

  钱晓娜心里更不是滋味,但想想在外人看来司马龙就她男朋友好欣慰啊!所以,她继续“配合”司马龙。

  车子到保俶山边时,司马龙给她一个暗示。她捧住肚子说:“哎哟,怎么肚子疼……”

  司马龙说:“厉害吗?”

  “越来越疼……”

  “能坚持住吗?”

  “不行……不行……”

  司机说:“要不要送医院,这里离医院近。”

  钱晓娜呻吟起来。

  司马龙说:“还是去医院吧。”

  到了医院门口,司马龙准备付钱,拿出手机一看,惊叫一声:“没电了,又没带现金。”

  钱晓娜喃喃道:“我也没带现金……手机落在家里。”

  司机讪笑道:“你们不会像我老乡遇到的那个姑娘吧。”

  司马龙说:“师傅,您放心,我把身份证给你看看再给你手机号码,家里人一来,我就把钱打给你。”

  司机说:“你这小伙子这么诚实,我当然相信!”说罢,还下车帮司马龙扶钱晓娜哩!

  的士开走后,司马龙甩开钱晓娜的手,说:“实验结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钱晓娜羞愧地垂下头,说:“送我回家总可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