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新娘”失联了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846 2019.10.22 08:16

  第七十四章“新娘”失联了

  第二天一早,司马龙收到唐诵诵的微信:阿龙,请原谅我不辞而别。因为我是唐诵诵,唐诗诗的姐姐。我对不起你,我欺骗了你,我虚荣、贪婪、不择手段……我无法弥补!我也对不起妹妹,因为诗诗心里一直珍藏着你。她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你若能去劝劝她做手术,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司马龙本是个对生活较真的人,发生这样的事他绝对不会接受,但事已如此,他想也只能将错就错了,况且她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现在看到她的微信司马龙的心情又变得复杂起来。但细细一想,他怕发生什么意外,连忙打电话。唐诵诵手机关机。司马龙打唐之风电话。唐之风说:“知子莫如父,她不会有事的。”

  吃早饭时,赵瑞丽又逼问儿子:“你究竟怎么打算?”司马龙说:“用不着我什么打算了,她不会再回来了。”赵瑞丽惊叫道:“什么?!她这明摆着是想利用身上的孩子,再敲我们!不行,必须找到她,就是绑也要把她绑回来,让她生下孩子,再叫她滚蛋!”司马强说:“夫人,您别什么都往坏处想,也许她是面子上过不去,过一阵子,阿龙会接她回家的。”

  赵瑞丽见丈夫这个时候还指责她,就气愤地说:“今天这个下场就是你们爷儿俩往好处想的结果。当初,阿龙能听我的话,跟晓娜好,会这么丢人现眼吗?现在,你们必须听我的!董事长,你打电话给钱胜利,叫他帮忙,快用卫星定位,抓住这个骗子!”

  司马强摆摆手,说:“要打,你打吧。”

  “你以为我不敢吗?!”赵瑞丽一拍筷子,拨打手机。

  钱胜利接到电话,立马赶过来。昨晚,钱晓娜把宋义的事告诉了父亲。钱胜利觉得这“姐妹易嫁”的故事发生在今天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将错就错是一种选择。但如果宋义说唐诵诵指使表哥要致他于死地是事实,那这个女人就太危险了,是个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因为利益冲突又会对司马龙下手。钱晓娜本想过几天再把信转交给司马龙的,不想,“新娘”走了,她就和父亲一起过来了。

  钱胜利说:“先别急,等阿龙看了信,再作决定。啊!啊!”钱胜利把想说的话压回去。

  宋义的信写得很简洁,就是用几处“体证”依据证明司马龙这个新娘不是唐诗诗而是其姐唐诵诵,而唐诵诵曾是他的女朋友。

  “她太阳穴上的那颗痣都是假的……”司马龙看完信,双手捧住头。“初夜”那一幕闪现在眼前,那“红”变成一团火,烤得他心里疼疼疼!

  赵瑞丽脑子一蹦,喝道:“谁知道她大肚子也是假的!”

  大家的目光都一齐落到司马龙身上,司马龙惨然一笑:“我想上楼一个人静静。”

  司马龙上楼后,钱胜利又啊啊几声,终于说出口来:“啊,虚荣的女人!啊!如果她仅仅为追求豪门生活,做点假,我觉得也就算了……可是,兄弟啊!弟媳啊!有件事,我觉得我们不得不说——晓娜,你来汇报吧——”

  钱晓娜说:“叔叔,阿姨,宋义这个人非常有意思。他知道我是阿龙哥的妹妹,就非常相信我,把不敢告诉阿九的事先告诉了我。他不说我想都不敢想,他这一说真吓我一跳,原来她想杀宋义呐!”

  “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万一她狗急跳墙,想害阿龙怎么办?你这个‘猪’宝贝,幸亏昨晚她没睡我们家!”

  “阿姨,我也想昨晚就告诉你们,可我觉得她对阿龙哥下手不可能,因为阿龙哥是她追求的幸福目标。”钱晓娜说,“她想杀宋义也是叫别人干的。”

  “这个女人太阴险了,我们真是……真是引狼入室……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阿姨,如果吓着您,我就不说具体经过了。”

  “不……不……不……有你们在,我不会吓着的!”

  “好,那我说了——”钱晓娜压低喉咙说,“这个宋义是画家,胆子很大,别人不敢去的荒山野岭,他都敢去。有一天,他到一个非常险要的悬崖上画画。悬崖下面是水潭,当地人叫冰坑,据说这水一年四季冷如冰,是通向东海的海眼,人掉下去就被鲨鱼吃掉,不留尸骨的。当然,这地方的风景特别好看。宋义正画得出神,来了五个蒙面人,其中一个就是她的表哥。他们把宋义逼到悬崖边,然而把他推下悬崖——”

  “这个女人真太可怕了!”赵瑞丽说,“接下说,宋义掉下去怎么没被鲨鱼吃掉?”

  “那是老天保佑他!”钱晓娜喜形于色,“悬崖的岩壁上有个‘仙人座’——”

  赵瑞丽忙说:“我去过桐柏山,那仙人座在山顶上,是天生的石头,怎么会跑到悬崖上去?”

  “这里的‘仙人座’是树和藤做的。”钱晓娜诡秘地一笑,“阿姨,您游桐柏山时,没听说过《李白梦琪木》的传说吧。当地有个口头传说,说李白想到仙人座看月亮。山中一个老道人,劝他先在小庙休息一夜,明晚再陪李白去看。李白一睡下,就做了个美梦,梦见自己来到仙人座,不仅看到圆圆的月亮,还看到远处的悬崖上一片星光闪闪。李白诗兴大发,对着天空挥豪道: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正要写第二句,只听见有美女吟诵起他写的诗。接着,又飘来一阵清香。女子又说,琪木,琪木,又香又亮……李白恍然大悟:琪木,琪木,正是天上的神花!李白正要飞过去看琪木,梦醒了。第二天晚上却怎么也看不到又香又亮的琪木了。原来那悬崖上长着一颗叫‘木倭’的古树,这种‘木倭’树材质坚硬,当地人专门用它做‘棕绷床’的木架子。古树旁长着一株古藤,那藤缠着树结成一张大网,就像一张‘棕绷床’。宋义正好掉进床里!阿姨,您说神不神,卫星发身也只能这么准!”

  赵瑞丽说:“老天保佑好人,就凭这一点,我想宋义这个人是明是非,讲道理的!后来,他又是怎么上来的呢?”

  钱晓娜说:“宋义真是有福之人!他在悬崖上住了一夜,欣赏到李白也没欣赏到的大自然那奇诡、惊悚、瞬息万变的美丽景致。第二天,有‘驴友’从悬崖下去探索冰坑的奥秘,发现了他,救了他——”

  “这个宋义大难不死,今后必成大器!”赵瑞丽说。

  司马强皱皱眉头,昨晚武部长向他汇报时,提起过这件事,他觉得不可信一直没向妻子说。“这故事听起来,似乎有点玄,会不会是——”司马强说。

  钱胜利接过话茬,说:“昨晚,晓娜告诉我的时候,我也对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产生怀疑!也许他是想乘机敲诈,但因为唐诗诗,不,应该说是唐诵诵,跟他分手时没给他钱,或者给的钱不能满足他,他就闹出了昨晚的那一幕。”

  “爸,您可不能因为故事的神奇就妄加推测。”钱晓娜愤愤不平地说,“凭我的感觉他不是那种人。他说过他为创作而生,为正义而活!他这样做就是为正义!为正义,并非为钱!”

  赵瑞丽一听到“凭我的感觉”这几个字,马上联想起来,说:“晓娜,你千万别相信什么感觉。阿龙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就是太相信感觉。你想想七天萍水相逢,就当是前生注定,今世结婚。晓娜,我的‘珠宝贝’,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

  钱晓娜不好意思地说:“阿姨,我是就事论事,宋义写给阿龙的信总是事实吧,阿龙相信信中的证据总是事实吧。”

  “这倒也是,但愿他对你说的不是假话。”

  这时候,司马强说:“根据武部长的汇报,宋义也真不是冲着钱来的,因为,我对武部长有过交代,只要他从今以后闭嘴,我们破点小财也无所谓。”

  赵瑞丽大叫道:“这就更说明这个女恶魔心狠手毒,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说到这里,把目光转向钱胜利:“钱老兄,别再耽误时间了,快替我们找到她,要不然,她心再一狠,又害了我们司马家的龙脉可怎么办呐……”

  钱胜利又是几声啊啊,答应马上打电话。然而,卫星定位结果:人与手机分离,手机在医院,人却不知去哪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