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回山上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144 2019.11.18 11:18

  第八十章回山上

  第二天下午,唐诗诗在病房里接到司马龙寄来的快件。她把快件放在一边,不想看。唐诵诵说:“你看看吧,我到老妈那边去。”唐诗诗说:“这两天妈怎么样了?”唐诵诵说:“过几天回天台医院做康复治疗,八成是站不起来……”说到这里,唐诵诵哭着捂住脸跑出病房。唐诗诗也不禁伤心流泪。过了一会儿,她又情不自禁地看一眼快件,然后离开病房。

  母亲住的病房在三楼,她下电梯来到母亲病榻前。母亲脸色苍白,双眼茫然,两颊深陷下去,见到唐诗诗,含泪道:“诗诗,你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好起来……”唐诗诗说:“我没事了,过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杨岚抓住女儿的手,哀求道:“诗诗,答应妈,回家你跟妈一起住,妈舍不得你……”唐诗诗点点头,双眼泪光闪烁。杨岚转眼又对唐诵诵说:“你也回家住,跟妈一起住,妈舍不得你……”唐诵诵不屑地乜她一眼,走开了。唐诗诗跟了出去,说:“你怎么就不安慰安慰妈——”

  “她整天妈舍不得你舍不得你的,够烦的。”唐诵诵气愤地吼叫道。

  唐诗诗想了想,说:“姐,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唐诵诵避开她的目光,痛苦地说:“我是咎由自取,……我只能做自己该做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妈的事,你用不着担心,到时候,我出钱给她找个保姆照顾。”

  “找保姆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出钱——”

  “我说我出就我出,你自己把病治好,这次可不能偷偷跑回家去。”

  唐诗诗看她一眼,欲言又止。唐诵诵接着说:“他的信,你看了吗?”唐诗诗说:“我不想看,我想清静……”唐诵诵猛地抬起头,盯住她的脸,说:“你别骗我了,其实你的内心是非常非常地想他。你不要逼自己了,该是你的,你是避不了的!”

  唐诗诗脸一红,垂下头,嗫嚅道:“是的,我心里是在想他,特别是收到他的信,可想的是怎么才能打消他的念头,让我安安静静地生活……”

  唐诵诵淡淡一笑,摇摇头,说:“你这么想,他不这么想。”

  唐诗诗抬起头,说:“那是他的事。”

  这时,父亲唐之风走过来。他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衰弱无力,并伴着因劳累的沙哑。作为一家之主,他深感自责与羞耻:这样的结局是老天对他的惩罚,是公正的,他受的苦是应该的。

  唐之风对唐诗诗说:“你回病房休息吧。”又对唐诵诵说:“你也回宾馆休息吧。”

  唐诗诗回到自己的病房,那个被她搁在床柜上的快件像磁铁一样吸引她。她犹豫再三还是拿起它,离开病房,下楼到住院区的公园。公园里看不出秋的萧瑟,而是秋的美丽,开得最盛的是红、黄、紫的菊花,它们被排放在通向怡心亭的曲径两旁,小桥下依然清清流水。唐诗诗踏进怡心亭,心里又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春天里,司马龙朗诵的《人间四月天》又在耳边响起。她心里告诫自己我到这里来看信,只为如何拒绝他,真的只为拒绝。

  信是手写的,字迹隽秀,笔划挺俊,就像司马龙的形象。看到他写的字,仿佛看到司马龙正在眼前注视着她。

  他说——诗诗,你受委屈了,我不能让你再委屈下去!你姐有错,但我不会责怪她了,……虽然她不好,但她做了你的“好”,让我心中始终有你!

  他说——诗诗,你为什么不看我一眼?是不是和我一样,穿越黑暗,回到那曾经的七天,那永恒的七天。诗诗,你不要不理我,让我们一起穿越黑暗,奔向快乐、幸福的未来!

  他说——诗诗,答应我,接受手术治疗,上苍会保佑你,上苍会呵护我们的爱情!让我们一起爱爱情!

  …………

  唐诗诗看着看着,泪水模糊了双眼。她心里说:阿龙,难道我不爱你吗?我不是不想看你,我不是不理你,我是怕你受伤害……我爱你,我只能用另一种形式爱你……默默地爱你……

  唐诗诗仰望一眼蔚蓝的天空,含着泪把信烧了。那是一团永恒的红,永恒的热……就算变成灰!

  三天后,唐诗诗回到山上的小木屋。是夜,风萧萧,月光寒,片片落叶却是情。唐诗诗弹完一曲《高山流水》,师姑踏进琴房,说:“诗诗,你的心太乱了……”

  唐诗诗放下琵琶琴,走到师姑面前,深沉地说:“师姑,诗诗想跟随您……直到——”

  “别说傻话了——”师姑连忙打住她的话,说,“好姑娘,去抄一会《心经》吧……”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声色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风变得柔顺多了,穿过阳光抚摸大地。杜鹃花点缀在松树林中,显露十月小阳春的生机。小鸟栖在小木屋上叽叽喳喳地叫着。带着好心情,唐诗诗又来到青石峰开始她的《易筋经》操练。

  半响,从松树林中飞出一只雉鸡。唐诗诗抬头一看:宋义和一名靓丽的姑娘一起走出松树林。

  对宋义这场“闹剧”,唐诗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她一会儿痛恨他,一会儿又觉得应该痛恨的是唐诵诵……而对她来说是一种莫名的惧怕……现在他身边的姑娘又是谁,宋义真是个令人难以捉摸的人!

  “宋义,你来干什么?”唐诗诗气愤地吼道。

  宋义收住脚步,离她远远地站着,说:“诗诗,我是受人之托来找你的。”

  “什么意思?”

  姑娘继续向前走,笑道:“宋义是受我之托,我是受司马龙之托,司马龙猜到你有可能回山上,要我们劝你回医院。他很快就会从法国回来的。诗诗姐一切都过去了,回到阿龙身边吧。”

  “你是什么人?”唐诗诗好奇地打量着姑娘。

  姑娘走到她身边,诡秘地一笑:“我叫钱晓娜,曾经是阿龙的女朋友,现在是他的义妹……”

  “女朋友……什么意思?”

  “吃醋啦!”钱晓娜拍一下她的肩胛,“准确地说,是我追求他,是单恋!这下你放心了吧……”

  唐诗诗想起第一次跟司马龙语音聊天时,司马龙提起的钱晓娜。又仔细打量起她。在唐诗诗眼里,她青春、活力、时尚、漂亮,司马龙怎么就不喜欢她呢?!但,现在她又怎么会跟宋义在一起呢?唐诗诗又把目光落到宋义身上。宋义不像以往,腼腆地不敢靠近她,一直站在原地。

  这几天,宋义都在陪钱晓娜游走天台山,桃源景点,让她像司马龙一样着迷。她说她凭感觉相信司马龙的目光投资桃源景点项目没错。尤其让宋义激动的是她看了他的所有画作,说,她出钱为他在北京举办一次画展!宋义一激动便凑过脸吻她。她没拒绝,反过来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宋义心里乐了:我终于遇上一个跟我一样狂野的“对手”了!

  唐诗诗说:“宋义,你们是怎么回事?”

  宋义想了想,笑道:“你可以为司马龙当导游,我就不能为钱晓娜当导游吗?”

  唐诗诗正色道:“什么意思?”

  钱晓娜又抢先说:“诗诗姐,你相信不相信唐诵诵曾经指使人害死宋义……”

  唐诗诗心头一慑。这是她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但还是发生了,看来姐姐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作为亲妹妹,唐诗诗感到自己也有一种罪恶,好在今天宋义好好地活着。至于“犯罪”经过,她害怕知道,因为那是邪恶!

  唐诗诗沉吟片刻,说:“宋义和唐诵诵之间的纠葛,我不想再听了——”说到这里,避开宋义和钱晓娜的目光,小声道:“请你们回去转告委托人,谢谢他的一份好心,我唐诗诗今生今世只与山水为伴……”

  宋义和钱晓娜对视一眼,钱晓娜脱口而出:“你这是害人害己,我作为阿龙的义妹,决不答应!”

  宋义也恢复了勇气,冲到唐诗诗面前,大声吼叫:“晓娜说得对,你这样固执己见,我不是为你白白死一次了吗?”

  “就是吗?”钱晓娜心疼地说,“宋义身上的伤都还没全好呢……”

  唐诗诗慢慢转过脸,上上下下打量着宋义。宋义摆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就当是一次行为艺术……”唐诗诗猛一转身,背朝宋义,说:“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但我希望,从今以后你不要再参和我们唐家的事……”

  “这不是唐家的事,而是正义与邪恶之战,如果以后还会发生,我会继续迎战!”宋义义正词严地说,“无论何时何地,我的信念不变,为创作而生,为正义而活!”

  “当然罗!只要你回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就是正义的胜利,那我们都不会管闲事了……”钱晓娜闪闪眼说。

  唐诗诗也双眼一亮,注视着钱晓娜的脸,心潮起伏,却什么都没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