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是恨是悲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652 2019.09.28 09:08

  第六十六章是恨是悲

  司马家送唐家“聘礼”的别墅终于选定。

  这是一幢二手房。原房主是一对退休人员,独生儿子曾在美国留学。他们希望儿子回天台工作,因为像儿子这类自费留学生,在天台这样的小县城找工作还算香饽饽,可到了京上广那就成了街上的汉堡包、冰淇淋,太普通了。况且,儿子的女朋友还在天台工作。可儿子偏偏要在上海找工作。今年春节回家,儿子又说把别墅卖了,给他钱在上海买商品房。原来儿子在找了新女朋友,说要跟上海的女朋友结婚。夫妻俩弄不清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找对象就像买奶茶,喝一口,不喜欢随手就扔!

  杨岚看过十多处房子,一眼就喜欢上这幢桂珑府里的双拼东灿头别墅,还喜欢四周的桂花树,喜欢屋内暖色装修。

  唐诵诵见母亲高兴的样子,说:“妈,明天可以付定金了吧!”

  杨岚眉开眼笑:“就这套!就这套!”

  “满意了吧!”

  “满意!满意!”杨岚兀地转身望着窗外的桂花树,怏怏道:“凡事总有美中不足,这么大,这么豪华的房子……你爸却要住老房子,诗诗又常住在山上……我一个人住着,还不是像给你看家的保安、保姆……”

  唐诵诵笑道:“等桃源景点的项目开工了,我和阿龙就住在天台,天天陪您,您就不孤单了吧……”

  “还是孤单……”

  “什么意思?”

  “有小孩子才不孤单哩!”

  唐诵诵惨然一笑,悲哀袭上心头。偏偏这个时候,唐诗诗气咻咻地打来电话,要她明天上山见她。

  “又是为宋义的事?”

  “不……”

  “那又是什么事?”

  “你过去的事……”

  “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有人送你东西……”

  唐诵诵不知又会有什么意外,难道生活就是这么吊诡,每前进一步,都会出现障碍?不,是这场戏太难演了,似乎每个场景都会考验她的演技。她真想歇一歇,太累了,太累了……但为了完美的谢幕,不能歇!不能歇!

  明天要面临一场新的挑战!

  诗诗,亲爱的妹妹,但愿我们不要成为仇敌……

  杨岚见唐诵诵接完电话,紧绷着脸,气愤地说:“她又要搞什么名堂?真是脑子也有病!”

  唐诵诵不耐烦地说:“明天我要去山上一趟。”

  “那明天付定金的事怎么办?”

  “你好烦!”

  这回,杨岚没对唐诵诵发脾气,她觉得是唐诗诗的错,说:“我给她打电话,有什么事不能下山说吗?神经兮兮的!”

  “你真的烦!烦!烦!”唐诵诵瞪她一眼,转身就走。

  这时,房产中介小姐走过来,笑道:“阿姨,商量得怎么样?”

  唐诵诵大声说:“明天付定金!”

  夜黑,唐诵诵辗转难眠,好几次想打电话给司马龙,以排解内心的恐惧与烦躁。司马龙每天都要打电话问候她。她深知司马龙对她的一番真情,而她何尝不想以心换心呢?一直以来,她不是用心在经营这份感情吗?真的,非常用心!她与司马龙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胜过平淡无奇的爱情长跑,他们的爱是浓缩的爱,在这个夏夜足够细细咀嚼回味。

  皓月当空,繁星簇拥,从始丰溪飘来一股滋润的凉风,对比室内的空调人造风虽显热,但唐诵诵还是打开窗子,贪婪地呼吸,就像婴儿吮吸母亲的**。

  第二天,阳光普照。青石峰顶上的那块巨大青石直入团团的白云间,天地之间一下子缩短了距离。

  巨石的阴影下,那只红绸布包着的盒子显得分外耀眼。

  唐诗诗望着唐诵诵说:“前天,有位陌生女人来山上送你东西,我只能以你的名义收下来……”

  唐诵诵的目光落到红盒子上。

  唐诗诗说:“你自己打开看看吧。”

  唐诵诵急忙跑过去,端起盒子,打开……她看到小女孩的蜡像愣了一下,又看一眼唐诗诗,唐诗诗已转过身子,背朝她了。她迟疑一下,从信封里取出信笺,一口气看完,恶狠狠地说:“这个疯子!这个女魔!这个变态狂!你为什么要逃跑?你跑到吉林算什么……你就是跑到美国,我也要杀了你……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女魔!你这个变态狂!”

  “她没有跑……”唐诗诗说,“‘我的灵魂穿越千山万水,飞向吉林乌拉的松花江畔,那里有我的爸爸妈妈,有我的兄弟姐妹。’身在杭州,魂归故里……”

  “她还在杭州?!”唐诵诵冲到唐诗诗面前,哆嗦道,“诗诗,我请求你,以我的名义杀了她!”

  “她已经自杀了……”唐诗诗合上眼,不想看到唐诵诵那张夸张变形的脸。

  “自杀了……”唐诵诵下意识地看一眼手里的“小女孩”,“小女孩”笑得那样天真美丽。唐诵诵久久注视,突然狂吼一声:“去死吧!”把“小女孩”扔向悬崖。

  “小女孩”无声地落下悬崖,只有瀑布的响声仍旧!

  唐诗诗愣愣地看着唐诵诵。唐诵诵的内心由愤怒转向伤感,双手捂住脸,哭了。伤感过后,又是痛恨,唐诵诵把信狠狠地撕碎,撕碎……

  “你能告诉我打掉的孩子是谁的?”

  “是宋义的……”

  “宋义的?为什么要打掉……为什么?”

  “卢波之后,我只需要安慰,安慰……别无他求……”“也许这就是报应。”

  “是的!是报应,可是这个报应太残忍了……我一辈子都做不了母亲了……”

  唐诵诵痛苦地抽泣,双腿一软,坐在地上。唐诗诗坐下来,扶住她。两人背靠巨石。

  唐诵诵伏在妹妹肩上号啕大哭。唐诗诗禁不住热泪直流。

  良久,唐诵诵抬起脸,深情地望着唐诗诗,说:“妹妹,尽管如此,你要相信我,我对司马龙的爱是真心的,我不想失去他,这件事,你一定要为我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

  唐诗诗惨然一笑,欠起身子,说:“我可以为你守密,可你这样做是真正爱司马龙吗?”

  “那你说我要怎么做才算真正爱他?”

  “放弃你的假怀孕,告诉他真相……”

  “不!这不可以!”唐诵诵气愤地跳起来,吆喝道,“永远不可能!他知道真相,还会爱我吗?不可能!永远不可能!”

  “那你可能会遭受更大的报应……”

  “报应!就是死我也不怕……这场戏我坚信最后的胜利者是我!”唐诵诵说到这里,用一种异样的目光审视唐诗诗,“你是不是想乘人之危……你是不是嫉妒我……你是不是心里还爱着司马龙!”

  唐诗诗摇摇头,淡然一笑:“不错,我对司马龙是动过心,但我上山以后,对爱有了新的感悟:男女之间的情感也不光只是爱情……爱就像天地宇宙,日月精华!你看今天的阳光多灿烂,它照着山,照着水,照着世间万物……你看今天的天空多广大,它包容朵朵白云,包容这里的青云石,松树林……任小鸟在它的怀抱中自由飞翔……”

  唐诵诵感到唐诗诗跟她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她不可能接受我,我也不可能改变她。于是,她悄悄地离开青石峰。走到小木屋前时,师姑喊住她。在师姑面前,她不敢不敬。

  “师姑在上,唐家姑娘失礼了。”

  师姑说:“唐家姑娘,你还记得师姑送你的无形谒语吗?”

  唐诵诵心头一慑,急忙跪下,叩头谢罪:“师姑,请您饶恕!那天唐家姑娘心有杂念,没能铭记……师姑,您能否再给我教诲一次……”

  师姑想了想,意味深长地说:“你会得到教诲的……”

  唐诵诵不敢抬头看师姑。师姑叫她起来吧。

  杨树叶的影子落到唐诵诵脸上,她的脸一明一暗。

  唐诵诵不敢多语,呆立着。

  师姑说:“下山去吧。你妈等着你!”

  唐诵诵说:“谢师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