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十七章玛莎拉蒂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978 2019.05.19 09:46

  第十七章玛莎拉蒂

  唐诵诵驾车赶到国清寺景区入口处的花麦地停车场,等候妹妹和那个“帅骗”。此刻,她的心情很复杂,既希望司马龙说的是实话,又不愿她的判断失误。在等候中,她几次打电话给妹妹,催他们快点来。

  花麦地与国清寺有十几分钟的步行路程,唐诗诗说:“你不愿进来接,你就耐心等吧。”

  “别臭美吧!”唐诵诵说,“等会儿你会后悔啦!”

  唐诗诗下意识地瞟一眼司马龙,说:“我可没你想得那么多。”

  司马龙见她搁了手机,说:“诗诗,我再次感谢这七天来你对我的信任。这次回杭州,我先处理好一些事情,再回天台,我希望你能再次信任我,陪伴我。”

  唐诗诗说:“好啦,我真的不需要呆会儿给我一个什么惊喜,我还是那句话,我只是尽到一个导游的义务,你只要还我这几天的旅游费用就好了。以后,你或者带家人、朋友来天台玩,我依然可以做你们的导游。”

  司马龙突然放慢脚步,深情地望着唐诗诗说:“下次我来天台,我希望你不仅仅是导游……”

  唐诗诗心头一热,小声道:“我们快点走吧,我姐姐等不耐烦又会打电话的。”

  唐诵诵看见他们从台阶上下来,跑过去,冲着司马龙揶揄道:“大‘帅骗’,来接你的狐朋狗友去哪里呀?”

  司马龙挺起胸膛,显得踌躇满志。他扫视一眼偌大停车场,转眼,望着唐诵诵说:“诗诗姐,这几天一直让你担心诗诗受骗,我十分愧疚,先向你说声对不起。”

  “别废话了,把钱打过来,你就走人,不然,我就告你诈骗!”唐诵诵吆喝道。

  唐诗诗说:“姐,大清早你就开口骂人,多不好!”

  “我不好!你跟他好上了!”唐诵诵说,“怪不得昨天晚上还要跟他在一起……”

  “你——”唐诗诗气得直跺脚。

  这时候,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和一辆银色玛莎拉蒂轿车徐徐开到他们身边停住。从车上下来两名男子。他俩穿着藏青色轻便西装,看上去精神饱满,大气凛然。他们走到司马龙面前,毕恭毕敬地说:“龙总,您辛苦了!”

  “让你们这么早出来,谢谢了!”司马龙说着跟他们握手。

  唐诵诵吓了一跳,哆嗦道:“你真不是骗子……”

  司马龙笑而不语。

  此刻,唐诗诗的心态却十分平和,脸部表情从容自在。当司马龙牵起她的手时,她十分机巧地转过手势,跟他握手道别。

  “龙总,您上车吧。”唐诗诗说,“感谢您对天台山水的偏爱,欢迎下次再来!”

  司马龙握紧她的手,轻轻一拉,笑道:“跟我来一下。”

  唐诗诗迟疑了一下,迈开步子。

  司马龙牵她走到玛莎拉蒂旁,打开驾驶座,抽出车钥匙,另一只手端起唐诗诗的手,把车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上。

  “从今天起,你就是玛莎拉蒂的主人。”司马龙说。

  唐诗诗浅浅一笑,轻声道:“龙总——”

  “不,请叫我司马龙,或者叫‘帅骗’。”司马龙说,“钻石碎片,玻璃碎片都行。”

  唐诗诗扑地一笑,转而真切地说:“谢谢你的一番好意,这车我不能要。”

  “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司马龙凝视着她的脸,感慨道:“你让我证明了在当下比钱还要宝贵的东西依然存在。”

  唐诗诗又是浅浅一笑:“不管你怎么想,我还是那句话,我只是尽到了一个导游的义务。”说罢,缩回手,把车钥匙插回到车上。

  唐诵诵终于回过神来,激动地跑过来,陪笑道:“龙总,刚才多有得罪,请多包涵。”转身又拉起唐诗诗,大声喝道,“诗诗,你怎么能这样不知好歹,还不快谢谢龙总!”

  唐诗诗甩开她的手,正要骂她,只听得司马龙说:“诗诗姐,诗诗姐这几天太累了,你帮她把车开回家吧。”说罢,蹬上那辆黑色色奔驰,飞奔而去。

  唐诗诗的目光紧随而去,直到轿车拐弯远离。她转过脸,望着唐诵诵怒斥道:“唐诵诵,你简直是财迷心窍!”

  唐诵诵一反常态,心平气和地说:“诗诗,你怎么骂我都行,你要是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会后悔一辈子的。”

  “你什么意思?”

  “这不是明摆着他向你示爱!”

  “示爱?”唐诗诗反诘道,“人家没钱时,骂他‘帅骗’,有钱又说示爱?在你眼里感情像是买卖,是不是?!”

  “难道你希望他是个穷光蛋,骗你的钱才高兴?”

  唐诗诗瞪她一眼,摇摇头:“你真不可理喻!”

  唐诵诵气也上来了:“我不可理喻,让可以理喻的人跟你理喻吧!”说罢,拨打母亲的电话。

  唐诗诗不让她打。

  唐诵诵说:“我来之前,妈说她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你在树林中跑,是吉兆。我不相信,我们打赌,司马龙不是‘帅骗’,她这个月的麻将钱,我包了。”

  唐诗诗说:“打吧,告诉她,司马龙就是‘帅骗’!”

  唐诵诵知趣地说:“我不打总行了吧。”

  唐诗诗叹了口气,说:“这车先停放在哪里……”

  唐诵诵说:“你真不想让爸妈知道?”

  唐诗诗说:“妈什么性子,你不清楚吗?能让她知道吗?”

  “那好吧。”唐诗诗把目光落到玛莎拉蒂车上,“你说把车停在哪里?”

  唐诗诗想了想,说:“暂停在‘庐境’吧。”

  庐境酒店就在花麦地停车场上方,很方便。唐诗诗觉得自己的车技不如姐姐,就让姐姐开玛莎拉蒂,她开那辆旧车。唐诗诗觉得风光无限,这么短的一段路,故意拉下车窗,把胳膊肘撂在车窗沿上,车速很慢。

  唐诗诗很快到了酒店门口。她下车看见唐诵诵在上坡处停下来跟一个人打招呼,气又上来。唐诵诵一到,她就把她赶下来。

  “停碰了,别怪我。”唐诵诵说。

  “又不是你的车,你心疼什么?!”唐诗诗啐道。

  “对呀,车是你的,你要显露一下身价,应该停到国清宾馆去,庐境未免太没名气了吧!”

  “我要停哪就停哪!”

  “豪门还没进,就任性!”

  “你别学老妈的性子行不行?!”唐诗诗模仿杨岚腔调,“还没嫁人,就不要我啦……”

  唐诵诵咯吱一笑。唐诗诗也笑了,“姐,还是你开吧。”

  这时,唐诗诗的手机响了。唐诵诵忙说:“先别看,让我猜猜会是谁?”

  唐诗诗心情好多,开心地说:“猜吧,猜中了奖你吃泡芙。”

  “一定是司马龙!”

  “你这么肯定?”

  “热恋中的男人,就是这个德行,他会问你这车喜欢不喜欢?好开不好开……”

  “姐,你别自以为是了。”唐诗诗把手机扬到她面前。唐诵诵一瞧,抽了口冷气。

  “你想怎么说?”唐诵诵窥探道。

  唐诗诗笑道:“你要为我守密!”

  “现在是你最厉害,我当然听你的。”

  唐诗诗打开手机,说:“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宝贝囡,你先听妈说……”母亲的声音很兴奋,“司马龙真的是非富即贵,你也算是‘护驾有功’……”

  “妈,您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听妈说——司马龙真的又懂礼貌又孝顺。刚才,他来家里啦!送给我一盒燕窝,送给你爸一盒冬虫夏草,还是这几天让我们跟着担心受怕,十分过意不去……诗诗,他临走前送你什么礼物啦?快告诉妈,让妈再高兴高兴!”

  “妈,你烦不烦?”唐诗诗怏怏道,“我们要去杭州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宝贝囡,你不会有什么大毛病的。”母亲说,“妈在家等你好消息!”

  唐诗诗挂了手机,唐诵诵说:“看来这个司马龙是认真的……”

  “你什么意思?”

  “宝贝囡,你对他有什么意思呢?”唐诵诵学着母亲的腔调说。

  唐诗诗抿嘴一笑:“我就是这个意思,开自己的车去杭州拿检查报告。”刚说完,手机又响了。

  “这回肯定是司马龙的。”唐诵诵说。

  “你这么想司马龙,早先为啥骂他‘帅骗’?!”唐诗诗揶揄道,“怪不得人家单单不送你礼物。”

  “快接电话。”唐诵诵说,“你说完了,让我向他说声对不起。”

  唐诗诗做个鬼脸,笑道:“是老爸的电话……”

  “诗诗呀,你现在一定要头脑冷静。”父亲在电话里说,“记住:在富贵面前,不可卑躬屈膝;在贫贱面前,不可以盛气凌人。要做爱情的主人,不可做金钱的奴隶!”

  唐诗诗高兴地回答:“爸,我的血管里永远流淌着您的血液!”

  唐诵诵讥讽道:“老爸是要你摆摆臭架子,提高自己的身价。”

  唐诗诗说:“你跟妈永远是一丘之貉!”

  唐诵诵目瞪口呆。

  唐诗诗笑了:“还不快把玛莎拉蒂停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