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隐情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921 2019.07.09 16:20

  第四十二章隐情

  尽管儿子拒绝“接受”,但司马强内心还是十分欣赏儿子的。在返回杭州的路上,他想跟钱胜利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放下面子,向其他朋友开口了。一般地说像他这样的大老板,借他三、五百万临时打调头不成问题。几个朋友都说没问题,明天就把钱打到你个人账号上。

  “钱胜利啊,钱胜利,你狠我,我无话可说,可你想过狠后的可怜吗?你真的是穷得只剩下钱了!”司马强心里嘲笑道。

  然而,直到第二天傍晚,没有一个朋友把钱打过来。他打电话,有的说资金没有到位,还要过几天。有的干脆关机,司马强想不通这五个朋友都是在生意场上曾得到过他帮助的呀!现在怎么就好像串通一气,共同来对付他似的。难道说是钱胜利放了风?不可能吧,虽然他做事“狠”,但这种下三滥好像不合他的个性。退一步说就算钱胜利放了风,又不是个人赌博输了钱,借又何尝?

  最大的可能是——司马强终于想到点子上了:他们以为他表面强盛,其实公司早已“肾虚”,想在没破产之前骗些钱,然后跑路。司马强后悔昨天心一急,只往好处想。

  司马强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赵瑞丽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接。天全黑了,他懒得开灯,从窗外射进来的彩色光线在他灰色的脸上闪动,有点恐惧。

  回到家里,赵瑞丽见他愁眉不展的样子,说:“怎么回事……连那点事我也奇怪了,早几天,我来东西,不让你碰,他倒不要脸,蹭上蹭下的……这两天,我好心亲自为你烧了海马,你却不吃不碰……”

  司马强惨然一笑:“明天你就全明白了。”说罢,一个人去了书房。

  “儿子跟我过不去,你也跟我过不去”赵瑞丽叹道,“我还是一个人回娘家过算了……”

  第二天早饭后,司马强没去公司上班,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吧啦吧啦地抽烟。

  这时候,赵瑞丽紧张起来,挨到他身边,小声问:“是不是公司出现什么状况?”

  司马强避开她的目光,闪烁其词:“过会儿,你就全明白了。”

  “哐当”从餐厅传来碗盏的砸地声。

  “方嫂,你收捡东西慢点,吓我一跳。”赵瑞丽埋怨道,“这几天方嫂怎么也丢了魂似的,昨天碰碎一个杯子,今天又碰碎一个碗……这个家是不是也要散开了……”

  司马强只顾着抽烟,不理睬。

  终于钱胜利来电话了。

  司马强说:“我在家恭候!”

  钱胜利个子不高,走路架势却如风卷残云,一进院子就把那只鹦鹉给吓着了,它不停地叫:“走开……走开……”

  钱胜利说:“我要做你的主子啊!还不说欢迎!欢迎!欢迎……欢迎……”

  钱胜利一脚踏进客厅,司马强就叫赵瑞丽上楼拿房产证。

  “拿房产证干嘛?”赵瑞丽如坠云雾,看看司马强,看看钱胜利。

  “兄弟,你还当真啊……”钱胜利哈哈一笑,走到司马强面前,一把抱住他,“你怎么就不想想啊,阿龙和珠宝贝他们年轻人可以做个游戏证明什么是真的爱情,我们兄弟俩也可以做个游戏证明真正的友情啊……”

  司马强推开他,上上下下看了又看,嗫嚅道:“你想给我吃什么蒙汗药……”

  “兄弟啊……”钱胜利说,“我是来给你吃定心丸的啊!我已经没有了爱情,我不能再没有友情啊……我的好兄弟啊!”

  司马强像看陌生人一样又上上下下看他:“……”

  “江湖上都说我办事狠……哈哈……”钱胜利从包里掏出那张借条,“兄弟啊,我在你面前狠就是爽啊……”说罢,当着司马强的面把借条撕了。

  司马强终于明白过来,紧紧抱住钱胜利激动万分:“老兄,我以为你真的不要我这个兄弟了呀……”

  “所以啊,我再也忍住煎熬了,早上就跑你家来,提前解除游戏,为的就是我们兄弟情啊!”

  松开手后,两人双眼都闪着泪光。

  “走,去公司!”

  “走,去公司!”

  “慢……”赵瑞丽厉声道。

  两个男人转身讨好地笑着。

  “钱胜利,没你的事。”赵瑞丽说,“你走吧。”

  钱胜利说:“丽妹子,你可不能欺负我兄弟啊……”

  “我说过没你钱胜利的事,还不快走!”

  钱胜利摇摇头,转身仰望司马强,又举手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你一定要挺住啊!我先走一步!”

  司马强坐回到沙发上。面对赵瑞丽咄咄逼人的气势,他想今天老婆这一关能过得了吗……

  赵瑞丽冲到他面前,吼道:“公司没钱吗?家里没钱吗?你偷偷向他借钱,借钱做什么了?今天你不说清楚,不要去上班了!”

  “事情都过去了,你用得着大惊小怪吗……”

  “你当我脑残吗……这事没完!”

  司马强看她生气的样子,脑子突然一闪,笑道:“我们兄弟俩是开了个玩笑,就像阿龙珠宝贝一样的玩笑……”

  “当真?”

  “一点不假!”

  “怎样的玩笑,说出来,跟我分享一下!”

  “晚上回来,再跟你好好分享……”赵瑞丽说:“晚上你别想见我了!”

  “你去哪?”

  “万嘉公司。”

  “干嘛?”

  “跳……楼……”

  “别……别……你什么玩笑都可以开,死的玩笑千万不能开……”司马强跳起来,说,“今天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陪你……”

  “你以为你也像你儿子一样跟我玩捉迷藏呀?做梦去吧!”赵瑞丽一屁股蹭到司马强坐过的沙发位置上,翘起二郎腿,“你给我老实交待你在外面养了哪个狐狸精!”

  司马强连连摇头:“你呀你……怎么尽想些歪门邪道的事,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你还想抵赖?好,我成全你,我走!”赵瑞丽跳起来怒吼,眼泪哗啦啦掉落下来。

  这时候,方嫂从厨房慌慌张张地跑来,哆嗦道:“太太,您别走……都是我们方家惹的祸……”

  “方嫂,你过来掺和什么?”赵瑞丽收住脚步,盯住方嫂的脸,方嫂垂下头,不敢正视赵瑞丽。

  “太太,您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再走……”方嫂小心翼翼地说。

  “看在这十多年来,你在我们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你说吧。”

  “司马先生是为我外甥借钱的……”

  “什么,听起来,越来越像韩剧了……你别紧张,你慢慢说,仔细说,说它个水落石出……”

  “您知道我妹八年前就因病去世了。”方嫂说,“我妹命真苦……我外甥的命更苦……我妹死后第二年,妹夫也因病去世了……”

  “方嫂,你别来忆苦思甜……快说借钱的事。”

  “好……好……好……太太……”方嫂抹一把眼泪说,“我外甥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妹夫死后,他就一个人把家里的那个小印刷厂管起来,三年后,小厂变成了大公司,还买下三十亩工业园区的厂房,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好……可今年春节后,外甥公司的资产有了困难,司马先生知道后,就帮助他借了1500万。没想到外甥因为替另一家公司担保的事吃了官司,公司的资金被冻结了。太太,您放心,我外甥会把这笔钱还上的……太太……”

  “你别说了,我都明白了,怪不得当年找保姆,他说要找温州老家的放心。”赵瑞丽说,“方嫂,司马强怎么不帮别的温州老家人的忙,偏偏要帮你外甥呀?”

  “这……”方嫂下意识地瞟一眼司马强,垂下头。

  赵瑞丽上下打量着方嫂,说:“我看司马强才是你真正的妹夫吧!”

  “不……不……不……太太,您千万别冤枉先生,我妹和先生是清白的……”方嫂急忙说,眼泪又禁不住直流。

  “都说小姨大姨半个妻,你问问你自己清白不清白!”赵瑞丽暴跳如雷。

  “够了!”司马强沉不住气了,大声喝道,“是的,方嫂的妹妹方巧雅是我的初恋,你满意了吧!”

  “你终于承认了,好,我成全你们!我成全你们!”赵瑞丽说罢就走。

  方嫂追到她面前,扑通跪下,双手死死抱住她大腿:“太太,您不能走……该走的是我……”

  “你走了,谁来证明你的清白!”司马强说,“你起来吧,忙你的事去吧。”

  方嫂颤巍巍地松开手。

  赵瑞丽呆呆地立着,脑子一下子变得空白。

  司马强抡起她胳膊说:“走吧,我送你去娘家。”

  “劳不起你的大驾!”赵瑞丽想甩开他的手,却被他像钳一般钳住了。

  赵瑞丽被司马强推上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