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不能“炸锅”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936 2019.10.13 08:26

  第七十一章不能“炸锅”

  那男子熟悉而陌生,个子不高,气宇不凡。他身穿阿玛尼米黄色休闲西装,头戴黑色韩潮休闲帽,肩挎纪梵希棕色休闲包。隐藏在RayBan墨镜里的一双眼睛,让人捉摸不透。他右手捧着一束鲜花,左手按住腹部,十分从容地踏上那铺着红地毯直通“婚礼殿堂”的大道。两旁的宾客好奇地打量着他,他的形象足以让人们想起婚庆公司的安排。人们期待这场婚礼有更多的惊喜,就像刚才证婚人的致辞,双方父母的祝愿以及新郎新娘那一番真诚而不落俗套的表白。台下的伴娘都看哭了,真比煽情的网络剧还要催泪呵……阿九和他哥哥,坐在靠近舞台的桌位。阿九不时偷看邻桌的伴娘,看到伴娘们被感动得流泪,他激动得攥起拳头。

  男子走到台前收住脚步。阿九的职业的敏感警惕地打着他一眼,他手上的鲜花,让阿九放下戒心。阿九又开始偷看伴娘们。

  婚礼进入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新郎新娘互赠钻戒。当司马龙牵起唐诵诵的一只手准备给她戴上钻戒时,男子大叫一声:“慢!”

  全场目光聚集到男子身上。男子把鲜花扔在地上,疾步冲到司马龙面前,说:“新郎,你送错了人……”

  司马龙愣住了。主持人急中生智,迅速跨到男子面前,背朝台下,挡住他的身子。

  “啊!可恶的渣男丹特士终于露出邪恶的原形了!”主持人说,“伟大的诗人普希金,为了美丽可爱的娜达丽娅,也为了你自己的尊严,快抽出你的正义之枪吧!决斗就要开始啦!”

  普希金是俄国十九世纪伟大诗人之一,他的妻子娜达丽娅·冈察洛瓦·普希金娜是彼得堡第一大美人。普希金非常自豪地带她进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圈,让她认识了不少达官贵人。他们被娜达丽娅的惊艳美貌折服,有的人蠢蠢欲试,就连沙皇尼古拉一世也对她动过心。在一次舞会上,有“英俊王子”之称的法国青年军官丹特士对她一见钟情,并不顾一切地追求她。丹特士的义父、荷兰公使老格尔恩顿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四方奔走,以避免悲剧的发生。最终,安排丹特士与娜达丽娜的大姐叶卡捷林娜结婚。这样至少可以给世人解释当初丹特士追求的是娜达丽娜的姐姐。但是,因为叶卡捷林娜长得不够漂亮,丹特士心理很不平衡,又开始追求娜达丽娜,而且现在他是她姐夫出入普希金家在常理之中。随着两人感情的升温,彼得堡都知道他们的“婚外情”,作为诗人,也作社会名流,普希金忍无可忍,他必须挽回自己的尊严,别无选择,只能以决斗迅速彻底了结。他在决斗的挑战书中,确定了极其残酷的条件:双方射击的距离只有十步,第二双方在第一攻没有射中对方之后,决斗再重新开始,直到一方倒地为止。1837年1月27日,星期三,决斗在离彼得堡不远的黑山进行……

  司马龙不但喜欢普希金的诗,而且熟知普希金这位世界级诗人短暂而星光般闪烁的一生。这个陌生男子一定是不怀好意来的,主持人这一“临场发挥”是为争取时间,避免现场炸锅……司马龙心领神会,摆开架势,手指陌生男子大声喝道:“丹特士,你这个无耻小人,娜达丽娜的姐姐叶卡捷林娜已成为你的妻子,你为什么还要对娜达丽娜心怀不轨?”

  “不,她不是你的妻子!”陌生男子仿佛也进入了角色,愤恨地吼叫,“她长得漂亮,但心底丑陋,她看上去温柔善良,其实心狠手毒……她虚荣、贪婪、不择手段……她一直欺骗你,直到走进神圣的婚礼殿堂。你真正的妻子在山上——”

  “不,黑山是我们决斗的地方,走吧,现在就去黑山,只有决斗才能证明我对妻子的爱!”

  “可恶的小人,去死吧!”一直呆立着的唐诵诵灵机一动,用手戳着陌生男子的鼻子怒吼一声。

  主持人马上说:“侍卫,快备马车!”

  话音未落,阿九和他哥哥保安部长已冲上台,架住陌生男子,把他从舞台侧面架下去。

  主持人高昂地朗诵起普希金的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司马龙搂过唐诵诵:“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唐诵诵双眼合泪:“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婚礼一瞬间又变成一幕戏,所有人都入迷,分不清真假了。这回的掌声更响更长久了!

  此刻,司马强夫妇总算松了口气。刚才,他们真担心司马家会在这么喜庆的日子里出丑,让全杭城的人耻笑。当时司马强的第一反映是不是在生意场上得罪了谁。他下意识地看眼钱胜利,而钱胜利也正好把目光投向他,他的目光没有半点掩饰,还充满愤怒。赵瑞丽心想会不会是钱晓娜搞的恶作剧……如果是,那也点过份,闹洞房也应该回家闹呗!不过现在好了,看现场反映,大家都以为是婚庆公司安排的一场与众不同的婚庆,说不准,这样的模式以后还真的会在杭州流行开来。尽往好处想吧,因为今天是儿子大婚的日子!

  掌声中,新娘新郎互赠钻戒。

  “我爱你——”

  “我爱你——”

  “此时此刻,月亮从我们对面的‘三潭印月’升起,千年古钟在巍峨的南屏山下敲响……”主持人说,“朋友们,婚礼即将进入最喜庆、最幸福的时刻!新郎、新娘,请你们举起酒杯,先碰杯,再交手,共饮交杯美酒!甜甜的美酒喝三口,先一人来一口,祝愿你们永远是相亲相爱的小俩口!”

  彼此深情地凝视……

  “接下来一人喝半口,祝愿你们今生今世永相伴!”

  彼此深情地凝视……

  “最后干了这杯酒,祝愿你们相爱到永久!”

  凝视……久久地凝视……

  掌声又响起来。全场充满欢乐的气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受到极度惊吓的杨岚再也坚持不住了,瘫倒在台上。因为她知道那个陌生男子是谁,这个男子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她女儿精心策划导演的这场戏就会穿帮了!唐诵诵当时也吓了一跳,不过,这个主持一“救场”,她又放心了,因为司马家不愿看到“出丑”。先演好婚礼的戏,别的什么都别想。所以,当她看到母亲倒下时,她唯一的念头就是母亲什么都别说……果然,杨岚从倒下到被人抬走,就不能开口了。赵瑞丽看到这个“意外”,心里暗暗咒骂:这个卖女求荣的老东西,就是要跟我们司马家过不去……

  那个陌生男子——宋义被“架”到宾馆大堂。阿九哥哥武部长问宋义是谁指使你来的?宋义说,是老天派我来的!我宋义为创作而生,为正义而活!你们阻碍我就是破坏我的创作,与正义为敌!

  兄弟俩对视一眼,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阿九摘下他的墨镜,说:“你别装疯卖傻了,快老实交代到底是谁派你来捣乱的?再不实话交代,你就别想离开这里!”

  “好吧,你们带我回现场,我要告诉所有的人:这个新娘是假!新郎受骗,你们受骗,所有人都受骗了!”

  兄弟俩又对视一眼。武部长又警惕地打量着宋义,撩开他一直捂着肚子的手。宋义哎哟一声:“别碰,我身上的伤还没好呢……”武部长眉头一皱,从身上掏出保安证件给宋义看:“我们是为安全起见,你不要误会。”宋义看过证件,解开衣服,露出包扎的纱布。

  “把包也打开检查!”阿九说。

  没有什么违禁凶器,阿九又气愤地摘下他的帽子。

  “原来是个秃驴!”阿九喝道。

  “不,他是闪闪发光的小太阳,太可爱啦!”

  兄弟俩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只见钱晓娜兴冲冲地跑过来。兄弟俩立马敬礼,武部长说:“钱总,这个人就是刚才想砸‘场子’的家伙,我们正在审问他!您有什么指示?”

  钱晓娜摆摆手,走到宋义面前,柔声道:“小太阳,你刚才在台上演得太精彩了!我好想再看你演一遍!”

  宋义眨眨眼,以为是在梦里:这么靓丽而充满现代气息的女神!好!不是在梦里,痴痴地看吧……

  “你太漂亮了,可惜我没带画具……”宋义说,“要不,我给你拍张照,我照着照片,给你画一幅肖像油画,不收一分钱!”

  “好哇,大画家!”钱晓娜摆出一个优雅的笑容。

  武部长兄弟俩傻愣了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