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天籁之音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940 2019.05.14 08:38

  第十五章天籁之音

  在去桃源的路上,司马龙说今天正好是星期天,我想叫上小伊伊一起去。唐诗诗笑道:“你真讲信用!”司马龙自豪地说:“君子无戏言!”打通电话,让他们大听一惊。接电话的不是伊伊母亲,而是一个粗暴男人的吼叫:“什么人?是来要债的,还是替人还债的……”

  两人对视一眼,司马龙说:“你是什么人?”对方说:“是她姘头,就快来还钱,不来还钱,滚蛋!”

  司马龙说:“你说话文明点,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哪个庙的?想跟我们斗?”

  “你们等着。”

  司马龙挂了手机,对唐诗诗说:“伊伊妈一定是中了套路贷的圈套,我们必须马上去救她。这号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唐诗诗说:“你一个人能斗得过他们?”

  司马龙诡秘地一笑:“不是还有你吗?”

  “别开玩笑了,我们还是报警吧。”

  “到了那里再说。”

  伊伊家所在的村子就在桃源坑口,清清的水流绕村而过。隔水有一道翠绿的屏障,村子显得格外幽静。伊伊家就在溪边,是两间两层楼砖瓦房。伊伊的父亲原本是开铲车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前年跟人合伙做工程,赔了钱,欠了债,把铲车也卖了。现在去外地打工。整个家庭经济一落千丈。今年春节后,母亲那只老“苹果”手机坏了,不能看视频(伊伊每天要根据老师的布置去手机上做英语家庭作业,并发在同学群里)。母亲怕耽误女儿的学习,就通过网贷借了三千元。不想半个月后,还不上,欠款成平方上升,不到二个月,已累积到二十万元。伊伊母亲因受恐吓,在满足女儿游过华顶的心愿后,回家服毒自杀,幸好被女儿及时发现,抢救过来。今天她还躺在床上,网贷公司便派来两个手下人。他们威逼她在一张二十万元的借款条子上签字。

  车子到了伊伊家门口,司马龙跳下车,推开围观的人群,冲进屋里。

  伊伊妈搂着女儿横躺在床上。一个牛高男子一只脚踩在床上,涎着脸,说下流话,另一个马脸男子坐在床头柜上,一只手在伊伊妈面前比划。

  小伊伊见到司马龙,惊喜地叫道:“叔叔,您真来了,快把这两个坏人赶走!”

  小伊伊刚挣开母亲的怀抱,被马脸男子攒住了。

  司马龙怒喝道:“放开她!”

  “你来还钱的?”

  “是。”

  马脸男子阴阴一笑,松开手。伊伊向司马龙跑来。这时,唐诗诗停好车,也冲进了房间。她上前搂住伊伊。

  牛高男子走到司马龙面前,把一张借条一扬,说:“二十万,你还了,我们立马走人,否则,我们只好跟她们母女俩同吃同睡喽……”

  “你把嘴巴放干净点。要不然,你们拿不到一分钱,也休想在这再呆一分钟!”

  “妈的,口气不小!”牛高男子正要抡拳,被马脸男子喝住。

  “我们是拿钱的,能拿到钱,让他做爷爷也成。”马脸男子走过来说,“爷,给吧,二十万……我们还得拿这二十万到老板那里领赏呢!”

  “本金和正常利息一分不少。”司马龙说,“这二十万本金是多少?”

  牛高男子吼叫道:“这二十万一分不能少!”

  “本金是多少?”

  “账是老板算的,我们只负责收钱。”马脸男子说。

  “把老板的电话号码给我。”

  “这个不能……是商业秘密……”

  “心虚了?”

  “虚你妈的鸟!”牛高男子拨出手机打他们老板的电话。

  这时候,惊恐未定的伊伊妈坐起来,哆嗦道:“借三千,拿到手才二千块……二个月后,就变成了二十万……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妈,您千万别再想不开……”伊伊脱开唐诗诗投入母亲怀里。

  母亲抚摸着女儿的脸,惨然一笑:“妈已经死过一回了,妈再也不想死了……”

  司马龙和唐诗诗走到她们面前。司马龙说:“他们还对你怎么了?”

  伊伊母亲又是惨然一笑:“谢谢你们来看我。”

  唐诗诗坐到床沿上,说:“大姐,你别害怕,你把前前后后的情况告诉我们,我们会想办法帮助你的。”

  “说他妈个屁!”牛高男子打完电话,走过来对司马龙说,“老板说了你识相点滚蛋,再管闲事,让我们好好教训教训你!”

  “这事呢,我管定了。”司马龙十分镇定地说,“借三千,还二十万,等一百年后吧!”

  “我再说一遍,现在立马还二十万!”牛高男子捏起了拳头。

  那个马脸男子想了想,凑到司马龙面前说:“我看兄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样吧,现在你身上也不可能带这么多现金,只要你在借条上签上担保人,我们给您三天时间准钱。”说罢,拿过牛高男子手里的借条,送到司马龙面前。

  司马龙淡淡一笑:“兄弟,我也实话告诉你吧,这二十万如果不是高利贷,我立马一个电话三分钟之内转到你们手上。”

  “我就知道兄弟财大气粗,签了吧,你好我好,这位大姐更好。”

  “兄弟,你别坏了我的处事原则。”

  “既然如此,兄弟还是趁早走吧。”

  话音刚落,传来一阵急促的摩托车马达声。

  众人一齐把月光转向门口,倏地只见摩托冲进房间,一个漂亮的弧形急刹车,纵身跳下一名墨镜的矫健男子。他不慌不忙地走到马脸男子跟前,不慌不忙地摘下手套,右手掌在他面前一摊。

  马脸男子嗫嚅道:“什么意思……”

  “嗯?!”矫健男子一声提示。

  马脸男子连忙把条子递到他手里。

  矫健男子又不慌不忙地把条子撕了。

  牛高男子觉得这个陌生男人是在打他的脸,一个箭步上前出手。不想,矫健男子早有防备,上身一个虚晃,一腿把他勾倒在地上。

  两人见势不妙,灰溜溜地跑开。矫健男子旋即跨上摩托紧追出去。

  伊伊和母亲看呆了,一时回不过神来。唐诗诗先是一惊,但联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觉得也不奇怪了。她想要不要连同昨天发生的事试探一下司马龙对这个戴墨镜的“独侠客”有什么看法。司马龙神态自若,故意避开她的目光,望着伊伊和她母亲,笑道:“不要再害怕了,一切都过去了。”

  伊伊妈双眼噙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伊伊跑到司马龙跟前,说:“叔叔,原来书中的侠客真的会在现实生活中出现。叔叔,您能找到他吗?我要好好感谢他。”

  司马龙说:“侠客是你处在危险时出现的,你找是找不到的,也用不着感谢。”

  伊伊说:“那我要感谢您和阿姨,是你们来了,才会有侠客来。”

  司马龙拍拍伊伊的手笑道:“好了,现在我们一起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

  唐诗诗发现司马龙的笑有点局促,觉得自己的判断不会错。当然,现在没必要点破。

  “我担心他们还会来。”唐诗诗说。

  “坏人是怕侠客的,他们不会来了。”伊伊闪闪清纯的大眼睛。

  伊伊的母亲终于开口说:“你们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知道怎么感谢……”说罢,吃力地欠起身子下床,扑地跪到司马龙和唐诗诗面前。

  唐诗诗连忙扶起她。

  唐诗诗拿出500元钱给她。司马龙说,过了明天,他会打一笔钱过来。

  伊伊母亲感激地泪落满脸。

  看到她虚弱的样子,唐诗诗叫伊伊在家好好照顾妈妈。

  伊伊母亲说:“我好多了,伊伊答应过要陪你们去游桃源的,叫她去吧,我没事。”

  伊伊点点头,一只手牵起唐诗诗的手,另一只手牵起司马龙的手,高兴地说:“叔叔,阿姨,今天太阳好,我们一定会见到红桃、碧桃两位仙女的!”

  正当两人犹豫时,一位邻居老大娘踏进房间,激动地说:“我什么都听到了,你们就是郎中和仙女!伊伊陪你们去吧,这里由我照顾,你们放心走吧。”

  关于桃源重现仙女的传闻,最早见于宋明照大师遇仙的故事。后来,又传说少年张文郁去桃源遇仙。说是有一天,张文郁到桃源坑村走亲戚,一个人偷偷跑进桃源坑,走着走着,被一名美妙少女带入洞穴。洞穴宽敞、明亮,有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少女让他在石桌前坐下,手把手教他读书写字。口渴时,少女舀来一碗泉水;饥饿时,少女从树上摘下一颗仙桃。张文郁有吃有喝,认真读书写字,不觉已过午时,想起老母亲,便说回家。少女叫他下次来要带些书。

  张文郁回到家里,母亲和家人都惊喜不已。原来,天上半天,人世半年。大家都以为他不在人世了呢!张文郁在家陪了几天母亲,要回桃源。母亲对儿子的经历一直将信将疑,便对儿子说:“儿啊,你要妈相信,就把仙桃桃核带回来。”

  仙女见张文郁如期归来,十分高兴。教学时,她发现张文郁有时候走心,以为他是路途劳累,肚子饿了,就摘下一颗仙桃让他吃。张文郁吃下仙桃后,偷偷将桃核藏在衣袖里,不想被少女发现了。

  容不得张文郁解释,少女一把夺回桃核,生气地说:“你太贪心了,回家去吧!”

  这个故事明显是要贬了张文郁的。张文郁官至工部侍郎,在督修皇宫金殿时,贪污巨大。完工后,足足装了十八具棺材的金银财宝谎称废木材偷运回家。要不贪心,张文郁可以做一朝宰相。

  伊伊说:去年学校组织到桃源春游,她在桃花坞这个地方看到二位仙女在桃花丛中向她招手。她惊喜地叫同学们一起看,转眼却不见了。同学们没看见都说她骗人。

  “叔叔阿姨,你们能相信我看到仙女吗?”伊伊睁大眼说。

  司马龙和唐诗诗对视一眼,都笑了。

  “我相信伊伊不会骗人的。”司马龙说。

  桃源坑是一处幽竣的山谷,溪水随山势向上升延,两岸山峰耸立,时有峭壁扑面,如一扇一扇锦绣画屏。那溪水浅处闻声,深处见色,天空显得更加明净。因为这里还没有开发,各个景点还处于原生态,十分难得,又十分可惜。

  唐诗诗沿途讲解景点,司马龙赞叹不已。在谷尽路绝之处,忽见一道白练从山崖抛下,滋滋作响,落入潭中,漾起涟漪。潭水清澈群峰倒影,浮碧荡翠。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金桥潭。二位仙女解下裙带化作金桥引渡刘阮过水潭去桃源洞。

  司马龙见水这么清,就掬水尝了一口。

  “有点甜!”司马龙望着唐诗诗和伊伊笑道。

  唐诗诗和伊伊也蹲下身子,尝了一口,都说真的甜!

  这时,一只水鸟掠过潭面,顺瀑布向山崖飞去。

  司马龙突然听到一阵清纯的女声顺瀑布而下。他连忙站正身子,跟着女声朗诵道:“不将清瑟理霓裳,尘梦那知鹤梦长。洞里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茫茫。玉沙瑶竹连溪碧,流水桃花满涧香。晓露风灯易零落,此生天处问刘郎。”

  女声在碧潭中戛然而上,司马龙回头看唐诗诗。唐诗诗惊讶道:“我爸那本书中没有引用唐·曹唐这首诗,你怎么会背诵得这么好?!”

  司马龙说:“是你背诵得得好,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我是跟着你念的。”

  “我……我什么也没说,一直听你背诵的。”

  “对呀,我和阿姨都在认真地听您背诵。”伊伊附和道。

  司马龙和唐诗诗都呆住了。

  伊伊看一眼司马龙,又看一眼唐诗诗,乖巧地一笑:“那一定是仙女的声音!”

  “仙女?!”两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山崖上的瀑布。瀑布依然是滋滋絮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