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纯真年代”书吧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978 2019.06.05 09:18

  第二十六章“纯真年代”书吧

  这几天,司马龙的心情沉闷。母亲赵瑞丽给他下了最后通碟:一个星期内拿回那辆玛莎拉蒂。而唐诗诗一直不肯跟他“视频”。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心又多了一份不安与焦愁。还有关于那个项目的事,父亲司马强又说不要太急,不知哪天让他带队去做项目评估。这又使他的坏情绪雪上加霜。

  “诗诗好……诗诗好……”只有那只乖巧的鹦鹉每天给他带来些许欣慰。

  今天,他给唐诗诗发了微信,却连个表情回复都没有。

  母亲亲自上楼叫他下楼吃早饭,他拖过被子盖住头,不理睬。这时,从窗外传来鹦鹉的欢叫声:“诗诗好……诗诗好……”

  司马龙猛地掀开被子笑起来。

  母亲啐道:“它自吹自擂,你高兴什么?”

  司马龙瞪一眼母亲,又蒙头不理睬。

  快到中午时,钱胜利来电问他中午有没有时间。

  司马龙说:“钱伯伯,您有什么事吗?”

  钱胜利说:“前天晚上,你把晓娜接回家,我说过要好好感谢你的。你中午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去‘纯真年代’书吧,吃个便饭。”

  司马龙说:“钱伯伯,为您做事是应该的,您请我吃饭酬谢,作为晚辈不敢当。”

  钱胜利说:“我还想跟你谈个事,工作上的,不过要保密。”

  司马龙说:“为什么?”

  钱胜利说:“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

  “纯真年代”书吧座落在宝石山半山腰上,青砖青瓦的古建筑,四周树林葱葱。屋内的布置简约而有质感。临窗凭眺,西湖水色尽在眼底。

  书吧的主人是一对名叫盛子潮和朱锦绣的文学伉俪。他们的故事就是“纯真年代”最好的注释:在文学的道路上,他们一起追求,一起向往,一起享受美好时光。然而,魔鬼总要觊觎天使的美丽。朱锦绣得了癌症。治疗期间她的最大心愿就是开个书吧,与爱读书的人一起扬帆起航……再回首人生是满满的纯真、善良与幻想!丈夫为满足她的心愿,负债为她开起了书吧,取名“纯真年代”。朱锦绣的病神奇般地转好,并完全康复。俩人一起经营书吧。

  不幸的是,病魔偏偏降临到丈夫身上。2013年盛子潮怀着对人生的美好眷恋,离开了这个世界。

  “纯真年代”书吧成为妻子朱锦绣永远的爱恋。他们的爱情故事令多少人艳羡、赞美!

  司马龙平时喜欢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坐坐,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个下午,而钱胜利约他来这里是因为“讨好”他,还是他自己也喜欢?司马龙感觉怪怪的。

  他们坐在一个可以吃饭的小厅里,虽然看不到西湖景色,但山上树影婆娑同样给你美感。

  “我早就听说过这里太有文化味了,早就想过来坐坐,可就是没个伴。”钱胜利一坐下,就说,“像莫言、陈忠实等等很多文学大家来过,还留下墨宝。再说,你伯母是学校图书馆理员,我找对象依托的就是书,书真好啊!”说罢,走到书架边,翻起书来。

  司马龙觉得他有点作秀的样子,想了想,说:“钱伯伯您对伯母可以说是一往情深,至今仍孤身一人,要不您开家私营图书馆,作为对伯母的纪念。”

  “对你伯母那份情,我真可以上教科书了。”钱胜利随手抽了一本书,回到座位上,说,“许多人都劝我要从伤痛中走出来,开始新的感情生活,你爸妈曾这样劝我,我的珠宝贝也曾这样劝我。可你想想我为什么说不吗?因为现在人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爱情不可靠,结婚讲钞票……这是人欲横流的年代!我多想回到和你伯母恋爱的年代!啊,纯真年代多好啊!”

  司马龙发现钱胜利似乎浸入一种自恋的状态,这与他平时见到的一本正经判若两人。

  钱胜利一看手里捏着的是一本《普希金抒情诗选》,惊喜地叫道:“普希金,一个多么伟大的诗人!一个多么英勇的猛士,为爱而死的猛士!想当年我为了借到这本书整整等了一个月啊……有诗的生活多好啊!”

  这时,服务生上来沏茶。钱胜利回过神来,说:“其实到这里看不看书不重要,重要的是感受一下这里的氛围。”说罢,把书扔到一边。

  服务生沏好茶,把书放回原处。

  “茶香,书香……”钱胜利呷了口茶,说,“这样的氛围,我们谈文化!”

  司马龙笑道:“钱伯伯,您越说我越糊涂了。”

  钱胜利说:“先吃口茶,龙井的茶叶,西湖的水这是茶文化。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吃茶,不叫你喝茶呢?这里面又是文化,文化深奥啊!”

  司马龙以为他故意卖弄,说:“吃饭喝茶,总不能说喝饭吃茶吧。”

  钱胜利说:“你错了,高人叫吃茶,俗人才叫喝茶。你不知道吃茶的来历吧……”

  司马龙说:“我是俗人喝茶,您是高人吃茶。”

  钱胜利又端起茶杯,说:“其实,我们没出家都是俗人,喝茶。”

  “喝茶。”司马龙也端起茶杯说。

  “刚才,你伯父废话多了。”钱胜利说,“现在我们谈正事吧。其实,这件事也跟文化有关,所以我才叫你到这里来。”

  司马龙说:“图书馆文化?”

  钱胜利说:“是你喜欢的文化!”

  司马龙:“……”

  钱胜利放声说:“广告文化!”

  司马龙说:“钱伯伯,怎么突然对广告文化产业产生兴趣?”

  钱胜利压低喉咙说:“我记得你从法国回来就想在国内创建一个广告网站。其实这个广告是一种历史悠久的高雅文化,它的创始人是孔子。”

  “孔子?!”司马龙觉得好奇。

  “是孔子!”钱胜利得意地说,“他周游列国,四处游说,就是为了兜售自己的东西。只不过他的东西不是柴米油盐,也不是马车,也不是房地产,而是政治文化、教育文化、伦理文化。比如他最有名的广告词‘食、色、...也!’流传了几千年,可以说是融入了中国人的血脉之中啊!孔子是不是比美国的广告教父奥格威还要伟大啊!”

  司马龙说:“钱伯伯高论!”

  钱胜利继续发挥,说:“可有些人就是要排斥它,诋毁它,甚至要对它赶尽杀绝。所以,它们就像站街女不能登堂入室。你看手机上,电脑上,那些优美的广告总是贼溜溜地一闪而过,没有它们的立足之地……悲哀啊!”

  说到这里,钱胜利动情地叹了口气。

  司马龙明白他的这番“高论”有失常理,而且十分偏激,但又不得不敬佩他的跳跃性思维。也许正是这样的思维才成就了他今天的人生辉煌: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游刃有余。

  “钱伯伯,吃口茶。”司马龙真切地说。

  钱胜利惊讶地看一眼司马龙:“我也是俗人,配得上吃茶吗?”

  司马龙笑道:“钱伯伯,凭您这番高论,高人,您是当之无愧!”

  钱胜利摆摆手,说:“谈正事吧。我出资,你管理。你干股50%,怎么样?”

  司马龙知道钱胜利是商场“老狐”,这个广告网站,现在只会花钱,根本不可以像资本运作那样来钱快。钱胜利不会那么傻,至于什么文化对许多商人来说,不过是点缀门面而已。刚才,他左一个文化,右一个文化,无非是放个烟雾弹,司马龙可不会落入他的圈套。

  “过去,我对广告网站是动过心。”司马龙说,“不过,目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做一个旅游项目。”

  钱胜利盯住他的脸,突然喝了一大口茶,司马龙连忙给他添水。

  “谢谢!”钱胜利笑道,“去天台山?”

  司马龙说:“是的。”

  钱胜利心里不是滋味,嘴上却说:“拉动内需,旅游业打先锋,选项正确,需要你钱伯伯支持的,尽管开口。”

  司马龙说:“谢谢钱伯伯。”

  随后,两个人吃过面食和小点心,告别。司马龙说他好久没来这里了,想再坐坐。钱胜利一走,他急忙给唐诗诗发微信。钱胜利出了书吧,沿台阶而下。这台阶有二百多级,钱胜利不敢走快:想心事不能快脚步。这司马龙年轻轻轻,看问题很敏锐,似乎一眼看出他的心思。再想想在那场游戏中的较量,他觉得这小子将来会成气候。这么一想越觉得把他招到自己麾下是对的。他应该继续为女儿的婚姻作努力。

  到了山脚,钱胜利给女儿打电话,钱晓娜不接。又打,还是不接。看来,她还在生我的气。钱胜利心里说。

  “谁不让你开心,我就让他伤心!”钱胜利站在路边的法国梧桐树下,说出声来。刚说完,树上一颗鸟屎啪地落到他的手机上。

  “奶奶的……什么纯真年代,把我手机赔来!”钱胜利骂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