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聘礼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901 2019.09.09 08:15

  第五十九章聘礼

  按照天台习俗,尽管现在年轻人都是自由恋爱再结婚,但“现成”媒人还是必不可少的。这个媒人可以是男方的朋友,也可以是女方的朋友,如果双方都是朋友的媒人就更好。由媒人陪同到女方家提亲,并由媒人见证男方送给女方的聘礼。这聘礼有大有小(是物件也可以是现金),主要看男方的经济实力和大方程度。提亲的仪式可以放在家里,也可以在酒店设宴举行。提亲后,还要举办订婚宴,但现在把订婚宴取消了的多。

  司马龙家尊重唐家的意见。赵瑞丽先问唐诵诵这个“现成”媒人怎么定。唐诵诵说,我们唐家没钱没势没地位,认识不了有头有脸的人,还是由您来定吧。

  赵瑞丽说:“你们唐家跟我们家联姻了,还哭什么穷?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你娘家,有没有现成的媒人?”

  唐诵诵立马打电话,父母的意思由司马家定吧。

  赵瑞丽问司马龙有没有合适人选。

  司马龙说:“阿九,怎么样?”

  赵瑞丽说:“一个武教头,够档次吗?”

  “董事长,你有合适的人选吗?”赵瑞丽又说。

  司马强笑道:“还是夫人选比较合适!”

  司马龙连忙说:“对、对、对……老妈见多识广,老妈选!”

  赵瑞丽转脸看着司马龙,说:“你别奉承我,你除了选阿九,就没有别的人选了?”

  唐诵诵擅于揣摩人心,猜到十有八九赵瑞丽会选谁,便给司马龙使脸色。司马龙先是一怔,接着笑道:“妈,您看我的义——妹——怎么样……”

  “哪个义妹啊?”

  “当然是钱晓娜!”

  “不行,她太年轻!”

  司马龙下意识地看一眼唐诵诵,唐诵诵又给他使眼色。

  司马龙说:“对了,钱伯伯,那才是既不年轻,又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一出场,档次就高喽!”

  赵瑞丽终于笑了:“董事长,诗诗,你们认为怎么样?”

  司马强和唐诵诵都说太好了!

  赵瑞丽说:“阿龙,既然是你建议你钱伯伯的,那明天你和诗诗一起去他家请吧。”

  这时候,唐诵诵开口说:“妈,您可别误会,我和阿龙都是晚辈,像钱伯伯这样的大人物,我们肯定是请不动的……”

  司马龙说:“就是嘛!爸,妈,这么重大的事非您俩出面不可!”说到这里,突然双膝跪地,又说,“爸,妈,孩儿给您俩叩头啦!”

  唐诵诵见状,站了起来,正要跪下,赵瑞丽连忙扶住她,说:“别……别……别……千万别伤着司马家的龙脉……”

  唐诵诵说:“谢谢妈……”

  各自回到座位,赵瑞丽感叹道:“难得一家开心呀!”

  司马强说:“等我们有了孙子,那就更开心啦!”

  唐诵诵俨然像个怀孕中的幸福女人,望着司马龙甜甜地微笑,司马龙深情地在她脸上亲一下。

  赵瑞丽看不惯,说:“这里是在中国,不是在法国,要亲热,到自己房间去亲热……”

  司马龙坐正身子,说:“妈,现在开始第二项议程:送什么聘礼。”

  赵瑞丽说:“本来这聘礼的事由媒人去跟我们亲家商量的,钱胜利太忙,我们不该什么事都去打扰他。诗诗,你说你娘家是什么意思?”

  唐诵诵说:“妈,我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可以打电话问问他们的意思。”

  赵瑞丽说:“好吧。”

  唐诵诵走到院子打电话,打了足足半小时,回到大厅,毕恭毕敬地坐回到赵瑞丽面前,笑道:“我爸我妈的意思是只要让我从体面的娘家出来上花轿就行。”

  赵瑞丽看一眼司马强。司马强笑了笑,不语。赵瑞丽又瞪他一眼,望着唐诵诵,说:“诗诗啊,你说你娘家没钱没势没地位,可你爸你妈说的话够水平的。”

  唐诵诵说:“他们是真的没见过世面,不知怎么说……”说罢,用脚踢一下司马龙。其实,唐诵诵早就把母亲的意思告诉了他,目的是要让他来点破。

  司马龙说:“老爸、老妈,我是这样的理解的。目前,岳父岳母家住在一个破旧的小区里,那房子是旧式商品房,一百个平方米不到,岳父是当地文化人,可连一间像样的书房都没有……”

  “阿龙,你的心思我最理解!”赵瑞丽打断儿子的话说,“况且,我没老,也不傻,给你岳父岳母一套房子作为聘礼吧。但,我们家总不能给你岳父造一座书院吧!”

  司马龙高兴地说:“妈,岳父岳母家有了新房,诗诗自然脸上有光,岳父的书房也自然解决了。不过,妈,您打算送哪一款的房子?”

  “你急什么。这事,我和你爸还要好好商量商量。”

  唐诵诵很乖巧,起身说:“阿龙,我们上楼吧。让爸妈一起商量吧。”

  司马龙不想走,唐诵诵又踢他一脚。司马龙做个鬼脸,搂住唐诵诵上楼。到了房间里,唐诵诵又叫司马龙下楼,看他们怎样商量。

  “记住底线——一套350平方米左右的精装修双拼别墅,外加相匹配的家具和电器!”唐诵诵说。

  司马龙回到楼下大厅。赵瑞丽说:“阿龙,又是你媳妇打发你回来的吧……”

  司马龙一屁股蹭到父母中间的沙发上,双手搭在赵瑞丽肩胛上,说:“妈,您别老跟诗诗过不去,我是司马家一分子,难道您不喜欢我参与商量?”

  赵瑞丽摘下儿子的手,说:“说讨个儿媳,卖了半个儿子,你现在的眼里只有媳妇,你是来做探子的,想拿我的话柄,讨好你媳妇,她可以记仇我,报复我……”

  司马龙嘻嘻一笑:“妈,你当我们司马家是《红楼梦》里的贾府呀……”

  司马强急忙说:“臭小子,这种玩笑也能开吗?焦大说贾府只有门口的两尊石狮子是干净的,你这不是侮辱我们堂堂正正的司马家?!”

  “干净?我和儿子都干干净净,你干净吗?”

  司马强心里一慑,讨好地笑道:“往事不要再提……现在的议题是:送什么聘礼!”

  司马龙拍拍母亲的肩胛,说:“老爸说得对,我们商量聘礼的事。老妈,我向您发誓,在商量过程中,您无论怎样说唐家的坏话,我绝不向老婆告密!”

  赵瑞丽说:“你就是告密,我也不怕!你快说,唐家已经告诉你想买什么样的房子?”

  司马龙惊讶母亲的判断能力,但他也要装蒙,说:“妈,我怎么知道唐家想买什么样的房子。老爸,您先说个意见吧。”

  司马强说:“儿子啊,你瞒得过我,瞒不过你老妈,因为这些年来,你老妈一直陪伴在你身边,你有什么心思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你还是痛痛快快告诉我们吧,只要合适,我们会同意的。”

  司马龙站起来,退到一边,看一眼父亲,又看一眼母亲,吞吞吐吐地说:“那就说说我个人意见吧……”

  唐诵诵一直躲在楼梯口偷听。因为空间大,楼上楼下距离远了,她便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心想:豪门也有豪门的烦恼,要是在娘家,还怕偷听不到吗?又想,反正老太婆向来对我没好感,等我大婚后,看谁斗得过谁!

  回到房间,她脑子仍空不下来:现在也该为自己想想了。婚礼那天戴什么戒指、项链、耳环……等等,有钱可以任性了。

  没过多久,司马龙哼着小调回来了。

  “大功告成!”司马龙搂住唐诵诵说。

  “阿龙,你真好!”唐诵诵亲他一下,说:“婚礼那天,我穿什么婚纱?”

  司马龙说:“全杭州城最漂亮的婚纱!”

  “还有呢?”

  “让你戴上全杭州最漂亮的婚戒!”

  “还有呢?”

  “让你坐全杭州最豪华的婚车!”

  “再有呢?”

  “让你成为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

  “阿龙,我太幸福啦!”唐诵诵又给司马龙一个响吻。

  第二天早饭后,司马龙和唐诵诵去钱家的珠宝店选婚戒,司马强和赵瑞丽找钱胜利请他做“现成”媒人。

  钱胜利一听说这事,惊叫道:“我的兄弟,我的弟媳啊!你们这是抽我的耳光啊!”

  赵瑞丽明白他后悔当初暗中对唐诗诗的“使坏”,也清楚他为了自尊后来所做的辩解,于是,同样给你自尊,说:“你别误会,我们是诚心请你的。因为当初你做的一切都是考验阿龙和诗诗的。况且,你现在还是阿龙的义父哩!”

  钱胜利脸一热,笑道:“非要我做吗?”

  赵瑞丽说:“非你莫属!”

  钱胜利突然一拍司马强的肩膀,感叹道:“兄弟啊!老兄做年轻才俊司马龙的媒人,真幸运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