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千年隋梅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944 2019.05.16 08:38

  第十六章千年隋梅

  国清寺作为中国天台宗佛教的发祥地,经历了一千五百年的行进,现在,其殿宇之雄伟,景观之优美,气势之恢宏,彰显特色。

  国清寺占地面积7.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8万平方米。数十座殿宇随山势缓缓升高,一千多间屋宇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八桂峰南向开阔平缓的山坡上。全寺共有九殿、九室、十楼、三室、三亭,又连接各式各样的廊庑,构成50多个大小院子。

  在这最后一天,司马龙怀着一颗虔诚的心,踏入国清寺山门,依次跪拜弥勒佛、四大天王和释伽牟尼佛祖、观世音菩萨。然后,来到大雄宝殿东边的梅亭。

  那棵千年古梅在亭前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唐诗诗介绍说:“这棵古梅叫隋梅,是国清寺开山祖师灌顶亲手栽植的。人说古树通灵性,这隋梅可神了!一度曾隋梅濒临死亡,经寺僧精心呵护,枯木回春。1973年以后,花满枝头,硕果累累。方丈用1400岁的梅果款待嘉宾,以介眉寿。日本僧人称它为‘长生不老果’。”

  司马龙说:“这隋梅的果子这么稀罕,我怎样才能成为国清寺的嘉宾,吃到它?”

  唐诗诗诡秘地一笑,不语。

  “好吧,今晚我就住在寺里,体验一下僧人的生活。”司马龙开心地说。

  唐诗诗说:“住在寺内可以,但你只能以香客的身份住,离僧人的生活还远着呢!”

  “能住寺内就行。”

  “真的要住?”

  “当然真的。”司马龙说,“我希望今晚你也能住在寺内。”

  “你这个‘希望’超‘范围’了吧!”

  “是的是的……对不起……对不起……”司马龙欲言又止。

  唐诗诗本想乘机让他揭开墨镜侠客与蒙面人之谜,见他还想瞒住,也不强人所难。

  “走吧,到上面的法华经幢看看。”唐诗诗说。

  三贤殿在大雄宝殿的西边,里面奉供着寒山、拾得、丰干三位贤士。殿门口的墙上装有一块偈语,即著名的“寒拾问答”。

  唐诗诗指着偈语念道:“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司马龙连忙接着念:“只要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唐诗诗看一眼司马龙说:“一个人能做到这个境界,真不容易……”

  司马龙说:“这‘寒拾问答’让我想起张国荣那首名曲《沉默是金》。”说到这里用粤语哼唱道:“自信满心里。休理会讽刺与质问/笑骂由人洒脱地做人/少年行洒脱地做人/继续行洒脱地做人/继续行洒脱地做人……”

  唐诗诗佩服他的聪睿,感慨道:“张国荣是‘洒脱’到了极致……纵身一跳,往事全没了!”

  “与你同感!”司马龙深情地看她一眼。

  唐诗诗心头一热,忙说:“对不起,讨论到此为止,要不然看到明天也看不完。”

  司马龙微微一笑,跨进大殿。唐诗诗的目光跟进去,望着他跪拜的背影,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一切皆如梦境……

  在这洁净的世界里,一切都会变得简单而纯粹。

  葱郁环抱的青瓦黄墙显得明亮而肃穆。

  穿过长长的甬廊,又向西便是罗汉堂和伽蓝殿。伽蓝殿俗称“土地堂”,供奉一方土地的神像。国清寺的伽蓝神有其特色,是道家出身的天台宗护法神王乔。

  王乔就是西周灵王太子晋,到天台学道修炼,跨鹤成仙。道教封他为右弼真人,治天台山桐柏宫,又称“桐柏真人”,鸣鹤观就是他的道场。相传王乔得道成仙后,拜谒智者大师受戒,任护法伽蓝。天台山寺院普遍供奉他为山神土地。王乔信仰随唐朝的最澄大师传至日本,与当地明信信仰结合成为“天台神道”,极具权威性。

  天台民间传说伽蓝托梦很灵,特别是求子一事。南宋时期的济公,就是父母求拜伽蓝菩萨后得来的。济公的父亲李茂春曾做过官,后归隐天台,以经商为生,礼佛为念,还时常资助贫困人家,人称“李善人”。但他四十岁了还是膝下无子。绍兴十八年(1148)正月初一,李善人偕同夫人王氏一起到国清寺伽蓝殿进香求子,刚一磕头,便听到大雄宝殿哗……一声巨响,有僧人喊道:“降龙罗汉投胎转世啦!”当天夜里,王氏在家里梦见日月交辉,大地一片光亮,第一个月就有身孕,最终怀孕十二个月产下李修缘,即后来的济公。

  司马龙听后,想了想,说:“伽蓝菩萨还能预测谁会当皇帝呢!”

  唐诗诗好奇地看他。

  “想不想听?”

  “佛门圣地,你可不能骗人!”

  “明朝的开国皇帝叫朱元璋应该知道吧?”

  “是的。”

  “朱元璋出身低微。”司马龙说,“他父母都是穷得叮当响的农民,怎么办?四处流浪讨饭,朱元璋五岁就跟随父母流离颠沛,尝尽人间苦水,十六岁那年遭遇天大的不幸,十六天内,父母和兄长先后病亡,所谓‘连遭三丧’,天底下这样的人生不幸几人碰到?!但人总得活下去,朱元璋出家当了八年和尚。可没几年,他栖身的寺院毁于大火。就在这个时候,他想起寺院被毁前几天,在伽蓝殿求得一个上上签:从雄而后昌。于是,他跑到濠州投奔郭子兴的农民革命军。从此,飞黄腾达,直到做了皇帝。”

  唐诗诗说:“你还懂历史。”

  司马龙说:“我是偶然看到一本写明朝皇帝的书,偶然翻到写朱元璋这一段的秘史——又是偶然给了我卖弄的机会。”

  唐诗诗莞然一笑:“别谦虚了,走,我带你去看国清寺的一大宝。”

  这一大宝就是王羲之的独笔鹅字碑。这块一米多高的玉石镶嵌在三圣殿一旁的甬道墙壁上。

  唐诗诗指着字碑问司马龙这是什么字。

  司马龙皱皱眉头说:“你是导游,你不介绍,怎么拷问起我来了?”

  唐诗诗佯作生气:“司马龙同学,我再问你一遍这是什么字?”

  司马龙讨好地说:“导师,容学生再想想。”

  “倒计时开始……3——2——1……”

  “慢……慢……慢……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导师,七、八岁的儿童都知道这个谜底。”

  “快回答——”

  司马龙模仿鹅浮水的样子凑到唐诗诗面前:“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唐诗诗发觉他的目光热起来,敛笑道:“玩笑到此为止。我现在告诉你这个独笔‘鹅’的来历。”

  “洗耳恭听。”

  “其实这独笔鹅字一半是圣书王羲之写的,一半是清朝天台本地书法家曹抡写的。为什么?”

  “让我仔细看是怎么回事!”司马龙凑近字碑再看了一会儿,说,“这字碑是左右两块玉石合成的,那一边是王羲之的手迹,到后来,王羲之的手迹一半被毁了,于是,你们本地的书法家曹抡模仿王羲之的手迹把这个独笔鹅补完整了。”

  唐诗诗笑了,说:“你的判断完全正确。不过,你还能从中看出哪边是真迹,哪边是补笔吗?”

  司马龙看一眼唐诗诗,做了一个鬼脸,说:“书法我真不懂,只能蒙了。左右右左左右右左左右……右,我选择左。”

  唐诗诗故意逗道:“你确定?!”

  司马龙说:“确定!”

  唐诗诗夸道:“恭喜你答对了!”

  司马龙激动地叫道:“耶!真蒙对了!”

  唐诗诗如入佳境,俨然成了“开门大吉”的主持人,又说,“想不想再向前走?”

  司马龙心领神会,说:“接下来是第几扇门?”

  唐诗诗说:“第四扇门。”

  司马龙说:“奖金积累了多少?”

  唐诗诗说:“五千元。”

  司马龙说:“我想见好就收。”

  唐诗诗说:“为什么?”

  司马龙凑过脸,小声道:“五千元够不够七天的天台游?”

  唐诗诗猛地别过脸,啐道:“不够,继续向前,请打开第四扇门。”

  “那好试试吧。”

  “王羲之的独笔鹅字碑怎么会在国清寺?”

  “这回不能再蒙了。”

  “蒙不了,奖金只好清零……”唐诗诗开心地笑道,“不过,你还有一次求助亲友团的机会,就一次,亲友回答错了,奖金也是清零。”

  司马龙摇摇头,说:“我的亲友团在哪?”

  唐诗诗扑嗤一笑:“这回你输了吧,还想骗旅游费!”

  话音刚落,一声尖厉的女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唐小姐,你终于认清他是一个骗子了吧?!”

  他们转头看见这女子:年轻,时尚,漂亮。

  司马龙瞪眼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在佛门净地损人?!”

  唐诗诗也生气地说:“对呀,你怎么会这样?!”

  女子显得十分沉着,望着司马龙,淡淡一笑:“司马龙,你别再扮演‘富二代’了,你骗了多少女人的钱,你心里最清楚。今天总算被我逮着了。感谢菩萨指引。”说到这里,她转脸对唐诗诗说,“唐小姐,你不要太善良,千万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到头来悔不当初以泪洗面。”

  女子说罢,径直走向三圣殿,跪拜过后,又径直穿过长长的甬道,消失在甬道外的一片树林中。

  唐诗诗盯住司马龙的脸,说:“你真的不认识她?!”

  司马龙自嘲地一笑,拉起唐诗诗的手,直奔大雄宝殿。在释迦牟尼佛像前,司马龙对唐诗诗说:“我对佛祖发誓,我真的不认识她!”说罢,双膝一跪,虔诚地拜。

  唐诗诗的心兀地闪过一道光亮,不知不觉中,双手合掌,在佛像前跪拜。

  出了大雄宝殿,唐诗诗觉得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望着司马龙柔声一笑:“继续看吧。”

  司马龙双眼一亮,高兴地说:“遵命!”

  傍晚在一阵肃穆的钟鼓声中,整个寺院弥漫着淡淡的暖红。大雄宝殿前的两棵古樟和古柏,以其拙秀的虬枝擎起一簇簇翠绿,在晚风中,高高低低的一簇簇翠绿浮动佛光一般的金黄。

  三个年轻的僧人在一棵古樟下小憩。

  唐诗诗和司马龙跟留宿的香客们一起吃过晚饭后,便在寺内散步。

  寂静中,寺内细微的响动都显得优美而带有禅意。唐诗诗和司马龙走在方丈楼外的甬道上,仿佛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侧目望去,那棵古樟下的僧人似语非语,夕阳照着他们的侧脸,似幻非幻。这是怎样的一种意境呢?司马龙是第一次看到,禁不住感叹道:“太美了!”

  唐诗诗已不是第一次陪游客入住寺内,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境况。但今天似乎有一种异样的不安。寺内的夜显长,不知今夜还会发生什么。

  两只松鼠沿着树干滑下来,跳到僧人面前,僧人们蹲下身子,追着松鼠玩。

  司马龙看一眼唐诗诗,唐诗诗会意地一笑,两人悄悄走到僧人们身边。

  松鼠好像并不在乎他们的到来,依然与僧人一起玩耍。慢慢地他们挤进僧人中,扩大了圈围,在僧人与俗人中间,松鼠玩得更开心了。

  “如是妙相庄严,主伴齐彰,灵山会俨然未散;本来佛身清净,凡圣一体,菩提达当下圆成。”其中一位僧人念道。

  临睡前,司马龙一个人偷偷跑到伽蓝殿。冷丽而幽蒙的月光下,一名婉婉女子跪拜在大殿门口。司马龙没有去惊动她,等她起身绕廊走向罗汉堂方向,才轻步上前。他祈祷伽蓝菩萨赐予他美梦。

  第二天一早,唐诗诗问司马龙,昨晚做梦了吗。司马龙反问她:“你哪?”

  唐诗诗笑道:“睡得特别香,不知有没有梦!”

  司马龙打量着她,发现她洁净的脸上,光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