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寻找宋义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018 2019.09.19 08:12

  第六十三章寻找宋义

  唐诗诗不知为什么把宋义的微信删除了又恢复了。恢复当天,宋义的问候就来了:

  早上好!

  晚安!

  难道这么巧吗?不,他一定是天天在发,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还有,他每隔二、三天都会在青石峰的松林中出现。他在写生,不知有没有把我画进去……她想赶他走,但她觉得她没有这个权力。大自然属于每个人。

  她曾经不安!憎恨!但现在习惯了,成为一种需要。

  这几天,是一连一个星期了,没有了他的微信,也不见他的人影……她突然感到一种失落,一种孤单。

  夜里,她做了一个恶梦,可怕,可怕得不敢再想。

  易筋经!琵琶!书法!似乎都不能摆脱一种无名的恐惧。

  她寻思恐惧之源,她要下山,必须找唐诵诵。

  唐诵诵自从那次以吃高山西瓜的名义回天台后,就一直没回杭州。这些天来,唐诵诵也过得很不安宁,恐惧像影子无时无刻伴随着她。她害怕宋义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害怕接到快递信件……害怕……害怕……

  然而,当唐诗诗站在她面前,指责她又对宋义做了什么时,唐诵诵却变得十分的镇定。

  “难道你喜欢他对你骚扰?”唐诵诵反诘道。

  唐诗诗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对他的伤害……现在失去他的消息,难道又不是因为你吗?”

  唐诵诵心里一惊,但仍保持镇定,说:“宋义是个怪人,也许他一下子想通了,离开了天台,再也不想回来了……”

  唐诗诗盯住姐姐的脸,说:“他不会离开天台的,他说过他为创作而生,为正义而活……”

  唐诵诵看妹妹认真的样子,拉起她的手,说:“诗诗,你是不是入戏太深,把你自己真当作了我,爱上了他……”

  唐诗诗甩开她的手,厉声道:“我是我,我永远都是我自己!”

  当唐诗诗冷静下来时,她已经登上开往南山方向的公交车。窗外,道道山峰不停地向后移动,看不尽山之苍翠。唐诗诗心想,我真的还是我自己吗?或者既是姐姐又是自己……

  汤老板一见唐诗诗,又惊喜,又热情,给她沏了一杯自家炒制的野生茶。还请她中午留下来吃饭。唐诗诗道过谢后,说明来意。

  汤老板说:“他大概有半个多月没来这里了。不过,大美女,你不要担心,搞艺术的人性格都很有特色,一投入创作就什么都不顾了。对了,这次临走时,他喝醉酒,对我说他这次去是为了完成一幅伟大的杰作……还说什么我宋义终于明白我为创作而生,为正义而活……你就等候他的杰作吧,让他的杰作卖个好价钱……你们之间其实是误会,男人嘛又有男人的自尊心……好了……今天,你们的误会消除了,我真替你们高兴!我一有他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

  看来,汤老板真把她当作唐诵诵了。唐诗诗高兴地与他握手告别。汤老板又说你身体不好,真不留下来吃饭,我送你回家。

  在返回的路上,唐诗诗反复琢磨汤老板的每一句话。“为创作而生,为正义而活”宋义这句话那天不是在我面前也说过吗?他还说过要完成他的作品,需要我的配合……难道我听你的就是配合?不,你太不理解我的苦衷,你是误会了……你不应该失去消息……但有一点,我非常明白,你就是看不惯作假,就像你对待艺术,反对作假。

  汤老板送她到小区门口。唐诗诗下车后,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打的回山上去了。

  午后的太阳仍然毒烈,尽管撑着遮阳伞,但,唐诗诗仍感到一股股热浪从四周逼仄过来。她只想早点回到小木屋拿出琵琶排解心中的焦躁与烦恼。然而,山坡的松树林中却弥漫着又湿又闷的热气,像是桑拿室。唐诗诗走不到几步,就感到胸口有了重压感,头脑也开始发胀……此刻,师姑怎么就感觉不到往日午休后的那种惬意与轻松。屋外的几棵杨树上,知了鼓噪得急促而强烈,没有一丝风,阳光斜射进窗里,刺眼。

  师姑隐隐感到会有什么事发生,马上带上自制的解暑药离开小木屋。

  松树林中,热得可怕……

  当唐诗诗再次睁开眼时,她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榻上。床前围着家里人,她挣扎着坐起来,唐诵诵连忙扶住她。

  “师姑在哪?”唐诗诗吃力地说。她依稀记得她在山上晕过去了,是师姑给她吃了解暑药,又是师姑背她到山下的小村……

  “师姑又救了你一命。”杨岚想起来当年怀着两个女儿时在山上遇到师姑的情形,真诚地说:“我们千谢万谢,要她晚上在城里休息,明天再回山上,可她还是走了……”

  “我没事了,我也想回山上。”唐诗诗惨然一笑。

  “你还想让师姑再救你一次是不是?”唐诵诵不耐烦地说,“做人应该设身处地地为别人想一想!”

  “对不起,师姑,我太自私了……等我恢复了身体,我再上山……”唐诗诗说罢,慢慢合上了眼。

  杨岚还想说点什么。唐之风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了。三人出了病房,唐之风说让他留下来陪夜。

  回到家里,杨岚对唐诵诵说:“你妹妹,是不是脑子真病了?她怎么会对宋义动情?宋义这个犟驴有什么好?当初,都是你自己惹的祸……”

  唐诵诵说:“事后诸葛亮有什么用?现在,关键问题是妹妹能不能继续配合把戏演好。至于她对谁动情,关我们屁事!你现在安安心心把房子找好!”

  杨岚说:“你是我亲生女儿,诗诗也是我亲生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她现在这个样子,我能不心疼吗?如果宋义真能喜欢上她,不正是将错就错,两全其美了吗?”

  唐诵诵轻蔑地瞅她一眼,数落道:“妈……我看是您脑子进水了啦……一会儿埋怨诗诗骂宋义,一会又想成全他们……我实话告诉您吧,宋义永远不会来天台啦……”

  杨岚一拍大腿,跳起来说:“这也是好事呀!诗诗也会死掉这份心!明天,我们一起再去劝劝诗诗做手术治疗。”

  唐诵诵不耐烦地啐道:“明天你找你的房子去,诗诗的事,你甭管,你管也没用!”

  杨岚生气了:“你明知道找房子我需要你一起去的……你这是跟我过不去,还是跟你妹妹过不去?如果没有诗诗成全你,你会有今天吗?如果没有我的配合,这戏早就演不下去啦……那天和亲家一起吃饭,我是提心吊胆,生怕说错话,露出马脚,回到家里这心脏还砰砰跳,就是停不下来……你不谢我,还嫌我烦……真是的!”

  唐诵诵忍俊不禁地一笑。

  “有什么好笑的?”

  唐诵诵笑道:“你心脏停止跳动,还有今天吗……”

  唐诵诵是难得一笑,因为唐诗诗今天对她的态度,她感到陌生而可怕。看来,这场戏又会迎来一次新的挑战!这样的挑战实在是累,她很想放松一下自己,做一回从前的自己。她想去夜店放纵,但八门城不是杭州,太小了,万一被熟人撞见,又会说闲话。如果司马龙在身边可以纵情解忧,但现在独自一人……网购吧……看上喜欢的衣服下单下单下单……

  唐诗诗在医院急诊病房挂过点滴,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能自己下床了。她谢绝急诊室医生建议她作全面检查,然后确定是否住院。

  唐之风陪女儿回到家里,杨岚已烧好诗诗爱吃的红豆薏米粥。这顿早饭吃得很沉闷,谁都不说话。唐诗诗没胃口,吃了半碗就去房间休息。不一会儿,唐之风进来,说:“诗诗,听爸一句,住院治疗吧。”

  唐诗诗看一眼父亲不语。

  唐之风又说:“我知道你不想用司马家的钱,可这钱我们唐家自己出,家里还有十多万存款,先付住院押金,再把房子抵押贷款,会够用的。”

  唐诗诗含泪道:“爸,您误会了……我根本不是考虑钱的问题……我选择保守治疗的目的,说出来怕您伤心……做手术治疗,有它的好处,但我不愿让我的身体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然后化疗、放疗……一次次糟蹋自己的身体,然后,有可能变成像魔鬼一般,死去……我希望自己体面地活着,就算真的没希望了……也要有尊严地死去……是一种白发送黑发的悲伤……爸,我不敢向您开口……爸……”

  唐之风心头一酸,泪如泉涌,唐诗诗扑在他怀里哭了。

  喜欢偷听的唐诵诵听到这番话,含泪走进房间,抱住唐诗诗:“妹妹,上苍保佑,你会好的,会好的……”

  杨岚从厨房出来,只见客厅空无一人,跑到女儿房间,惊叫一声:“哎哟,我的妈,新娘还没上花轿,哭什么……走、走、走,都跟我一起去看新房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