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十三章谜团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642 2019.05.09 08:42

  第十三章谜团

  这对男女看上去并不像打劫的一脸杀气。听口音不像本地人。他们说你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想找个地方跟你谈谈。

  唐诗诗还是有些惊恐,说:“谈什么?不能在车上谈吗?”

  “你真的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子说,“这样吧,你带我们去什么地方,我们听你的。”

  唐诗诗说:“我要知道谈什么?值不值得谈?”

  女子转身看看后座上的男子,男子说:“告诉你也无妨,是关于你和你的游客司马龙。”

  唐诗诗说:“附近有家茶室,我们下车吧。”

  到了茶室,唐诗诗觉得有了安全感,情绪上镇定多了,大胆地审视这对男女。一壶茶上来,男子主动给她和女子倒茶。

  “我们找您是想让您务必帮个忙。”男子说。

  “我们素昧平生谈不上帮忙。”唐诗诗说。

  “那我就不客套了。”男子说,“请您从现在开始中止跟司马龙联系,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两天旅游取消。已经旅游的五天费用以及今后两天取消的旅游费用,全部由我们以十倍费用支付。”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那不能取消。”

  “别为难我们,我们的客户也没有给我们‘为什么’。”

  “但我作为导游不能违约。”

  “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

  “用不着五分钟,五秒钟就够。”唐诗诗说,“我说过我不能取消。”

  “好吧,那就谈第二个方案。”男子说,“再加50万。”

  “更不会接受。”

  “给你考虑十分钟,50万不是个小钱。”

  “一秒钟也不用考虑了。”

  这时候,男子呷了口茶,站起身子,踱步一个来回,打量着唐诗诗,淡淡一笑,说:“唐小姐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就算50万现金放在你面前你眼睛也不会眨一眨。这样吧,我们也不想磨时间,我把最后的码价给你:在天台老城或新城随你选一套250平方米以下的叠加式公寓,精装修的。同意了,明天我们就一起去办手续。”

  唐诗诗说:“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对我一个导游来说,甭说50万,就是5块钱也值得珍惜,因为我们是一分汗水一分收获。至于你说的‘最后码价’,请先生转告给你们的客户,本小姐不吃这一套!”

  “唐小姐,您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我们会有很大耐心的。”

  “你们不让走,我就报警。”

  “我们是请您帮忙,用得报警吗?!”男子仍心平气和地说。

  唐诗诗说:“这个忙,我真的帮不了。”

  沉默一会,女子上阵了。她说:“唐姑娘,我看你是不但长得美,心灵也美。这天台山真是山美水美人更美。怪不得当年寒山要到天台来,把‘和合’圣地给了天台人。一千多年来,‘和合’故事在民间传为美谈太多太多了。《让巷》的故事对我印象太深太深了。‘千里寄信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这首规劝诗写得太有太有风格了。您是土生土长的天台人,您爸爸还是研究和合文化的专家。您就为我们这件事和合和合,成人之美,皆大欢喜。您的美德无价,什么钱,房子都不值得一提!”

  “可你忘了当年鲁迅先生说的‘台州人的硬气’就是指我们天台人,我可以成人之美,但不会不明真相,去帮倒忙,也许就是助纣为虐!”

  女子哑口无语,望着男子。男子想了想,说:“唐小姐,我们能不能聊一下题外话。”

  “长话短说,我很累,想早点回家休息。”

  “你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个身无分文的司马龙?”

  “我再说一遍,我跟司马龙是导游与游客的关系。”

  “那是不是司马龙喜欢上了你?”

  “这不是我能回答的。”

  男子望着女子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然后,伸手按响服务铃。服务生进来,男子说:“买单。”

  唐诗诗回到车上,联想到前天晚上司马龙的突然“失踪”,却怎么也想不透这七天期限对司马龙意味着什么。去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他,也许他会给出答案,但她觉得不该让他多了份担忧。况且,这对男女也没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夜晚的小城有一种灯火通明的安静。此刻,广场舞的大妈们已散场,街上的行车声反倒凸现出来。

  唐诗诗调整好情绪,像往常一样轻松自如地驾车穿过古城最繁华的劳动大街。上了南门大桥,她欣喜地看一眼彩灯点缀的江滨公园,长长舒了口气。

  在小区门口,她看准一个空位停好车。刚打开车门,一个大汉冲过来,一只手捂住她的脸,另一只手像老鹰捉小鸡一般把她拎到一辆越野车上。

  “快开车。”

  没回答。大汉定眼一看,只见他的伙伴被捆绑,嘴上被贴了胶布,在呜呜地挣扎。再转眼看驾驶座,惊叫道:“见鬼啦!”正伸手去摸,那人一把捏住他的手腕,箍得大汉唷唷唷惨叫,另一只手松开了唐诗诗。

  大汉见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连忙求饶。

  “两个小妖,敢到天台圣山撒野!说谁是你们的主子?”大侠喝斥道。

  大汉说:“是老大叫我们来的。他说这次去不是要债,也不是劫色劫财,是保护好一个人,让她吃好睡好,不受伤害,两天时间一到,就‘背背’……”

  大侠说:“老大是什么人?”

  大汉说:“我们都叫他鹰哥,他说他除了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的犯法生意,什么生意都做。”

  “你们劫持公民,不算犯法吗?”

  “是是是,我们都是法盲,请大侠饶了我们吧……”

  “回去告诉你们鹰崽子,如果再让我撞见你们的人,就别怪我手下无情!”说罢,示意唐诗诗下车。惊魂未定的唐诗诗留恋地看一眼大侠:身穿黑色唐装,头戴黑色鸭舌帽,黑布捂脸,只露一双闪电一般威严的双眼。

  唐诗诗下了车,楞楞地立在一旁。不一会儿,大侠跳下车,那车灰溜溜跑了。

  唐诗诗冲上前,望着大侠,感激地说:“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姑娘客气了。”

  “大侠,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是谁?哪天我可以登门答谢!”

  “‘落尽山花不见人,白云堆里一声钟’。姑娘,请保重!”

  大侠纵身跃上一辆摩托车,飞驰而去。

  唐诗诗听出这两句诗出息清朝潘来的《咏华顶茅蓬》。她想一定是师姑在暗中保护她,可刚才怎么看,怎么听,都不像是师姑。

  回到家里,父亲忙从书房出来问她今天玩得好不好。唐诗诗说:“我想跟你说个事。”

  唐之风一看女儿脸色苍白,说:“你太累了,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唐诗诗撒娇道:“不,我就要现在说,而且不许告诉妈妈和姐姐。”

  “还保密?!快说来,是喜让我分享,是忧让我分担,怎么样?”

  “这还差不多。”唐诗诗笑道,“爸,刚才我在小区门口遭人劫持了。”

  父亲说:“开什么玩笑,你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

  唐诗诗说:“我到现在还觉得像是做梦,可事情还真的发生了。”接着,她把今晚发生的一切告诉了父亲。

  唐之风听后,觉得有点可怕,担心女儿的安全,要她明天不要带司马龙去桃源仙洞了,这两天就让他呆在宾馆里,七天后,一切谜团都明朗了。

  “其实我这也是为司马龙的安全考虑。”唐之风说。

  “真有这么可怕吗?”唐诗诗似乎忘了刚才的恐惧。

  “这个司马龙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唐之风说,“你们相遇是天意,就像当年你妈生产时,遇见师姑。是福不要错过,是祸躲不过。不过,还是小心点好,对你和司马龙都有好处。”

  唐诗诗笑道:“爸,我明白您的意思,明天我到宾馆跟你解释一下,为他好,他会呆在宾馆里的。”

  唐之风放心地笑了,又问起女儿的身体。唐诗诗像孩时一样撒娇道:“爸,要不过两天,您陪我一起去杭州,我怕打针!”

  父母俩正有说有笑的,突然,那对陌生男女敲门进来。

  唐诗诗没好声色地吼道:“你们还想干嘛,请自重!”

  男子说:“对不起,这回,我们是想和你的父母谈谈。”

  唐诗诗说:“我的态度非常明确,用不着要我的父母做我的思想工作。”

  唐之风仔细打量一番陌生男女,对女儿说:“你回避一下吧,我知道怎么说。”

  唐之风说:“我是一家之主,到底什么事就跟我说。”

  女子看一眼男子,男子说:“这件事,我们得征求两个人的意见。”

  “我的态度很明确,不想说,请走吧。”

  女的看一眼男的。男子说:“伯父,您一个人能作主就更好。”接着就说明来意。

  偏偏这个时候,杨岚打完麻将回来了。唐之风担心她以为天上掉馅饼,见钱眼开,不想,老婆语出惊人:“房子的事先放一边。今晚我打麻将输了三千块,债主还等在楼下要钱……你们舍不舍得借?”

  男子忙说:“区区三千块,我个人送您也无妨。”

  “送,不敢当,借,不欠人情。”

  “那就算借吧。”

  “时间一个月,利率多少?”

  “无需利息。”

  “我说过我不欠人情的。”

  男子迟疑了一下,沉住气,说:“伯母,您就别跟我兜圈子了,如果不要房子,可以给现金。我们干这一行的至少还懂点法律,借赌钱,是违法的。”

  “这就对了!”杨岚跳起来,说,“我们拿了房子,你的‘客户’两天后就告我们敲诈罪!你们这是引诱我们犯罪!听明白了没有?”

  男女对视一眼,语塞。杨岚又是一声吼:“听明白了,还不快走!”

  唐诗诗在房间里听得一清二楚。那对男女走后,她跑回客厅,搂住母亲说:“妈,您在关键时刻,不但坚持原则,而且能出奇制胜,把他们给吓跑了!”

  杨岚笑道:“你以为你妈真的见钱眼开呀?!不过,你得听好了,你要是真的嫁个富二代,我可真要一套叠加式公寓。这叫聘礼,我拿得心安理得!”

  唐诗诗脸一红,说:“妈,我跟司马龙真的只是工作关系。”

  “工作就工作,明天,你大胆地陪他去桃源。”

  唐之风说:“我觉得司马龙还是呆在宾馆里安全,反正就两天时间。”

  “啧啧啧……”杨岚乜他一眼,“你看你平时好像天不怕地不怕,还很有一副文人的傲骨,怎么到了关键时刻成了缩头乌龟……”说到这里,转身抓住女儿的手说:“根据我的判断,这个司马龙非富即贵。听妈的大胆赌一局,赢了,你就是‘护驾有功’,今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