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表哥最可信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145 2019.09.16 09:55

  第六十二章表哥最可信

  回到杭州家里,司马龙问母亲是不是真的要给诵诵配“孕妇保姆”。赵瑞丽反问道你想有必要吗?司马龙讨好地说,就是嘛!当年您怀我的时候吃的是粗茶淡饭,看我现在的身板,用得着请吗?!赵瑞丽得意地笑了。司马龙说,既然如此,妈,您又为什么不让诗诗留在天台?

  “看你岳母装逼的样子,我只想杀杀她的嚣张气焰!”赵瑞丽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再装逼!”

  司马龙放心地笑了,正要上楼,赵瑞丽啐道:“有了媳妇就不能多陪陪老妈了?”

  司马龙迟疑一下,坐到母亲身边,给她捶背。

  赵瑞丽说:“老妈给你温馨提示,你媳妇现在做什么事,都要考虑身上还有一个人,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不顺心就发脾气,怀孩子务必保持心情愉快,不能乱吃东西,特别是麦当劳、肯德基这些垃圾食品,要多吃时令水果,多吃猕猴桃、西瓜、葡萄,特别是葡萄,孕妇吃了葡萄,生出的孩子那眼睛是乌溜溜水汪汪的……太漂亮了!另外还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能感冒生病,怀孕一旦用了抗生素,那对孩子的影响是无法挽回的……切记!切记!”

  “妈,就这么多了?”

  “还有呢!”赵瑞丽说,“为了提高孕妇的免疫力和孩子的聪明健康,老妈决定从明天起每隔一天,给你媳妇吃燕窝。你知道我们小区高太太的孙子为什么长得那么帅气吗?就是因为孩子他妈吃了燕窝!”

  司马龙说:“老妈,您为司马家的下一代真是太操心了,我老爸知道了,他一定会太高兴了,高兴得陪您去晓娜的珠宝店!”

  “你不高兴吗?”

  “我高兴!我一高兴就多给您捶捶背!”说罢,使劲捶。

  “疼……疼……疼……你小子想把老妈捶死吗……”赵瑞丽高兴地骂道。

  这时候,从楼上传来唐诵诵的叫喊声:“阿龙,电话!”

  司马龙住手,看母亲。赵瑞丽挥挥手:“好好伺候你媳妇去吧。”

  司马龙兔子似的跑上楼,一进房间,唐诵诵便问,你妈怎么说?

  司马龙兴奋地说:“亲爱的,你放心,我妈不会另找保姆,也不会把你当作猪一样养在家里的……”

  “你妈还说什么?”

  “她说你现在是大熊猫,不能吃垃圾食品,不能感冒吃药,更不能生气……”

  “没说我坏话?”

  “说了……”

  “怎么说?”

  “说你营养不良,需要补身子,从明天起每隔一天炖燕窝给你吃。”

  “真的!太好了!”唐诵诵转而努努嘴,说,“你妈没骂你吗……”

  “骂了!”

  “怎么骂?”

  “骂我对你照顾不够,所以,你一说我有电话,她就立马叫我上楼伺候你……”

  “你怎么伺候我呀?”

  司马龙一把搂住她,亲她……

  过了几天,唐诵诵接到母亲电话说,高山西瓜上市了,要她回天台住几天。天台的高山西瓜是自然成熟,又甜又脆,唐诵诵一听就馋出了口水。这回,赵瑞丽没反对她回天台,还要她带上燕窝。炖燕窝不是烧红烧肉炖鸡煲,是个细工活。从浸泡、洗净,到炖的火候、时间都很讲究。赵瑞丽问唐诵诵,你妈炖过燕窝没有?唐诵诵说没有。

  “那就叫方姨教教你妈怎么烧。”赵瑞丽说。

  唐诵诵心里不是个滋味,说:“让方姨教教我不行?”

  “我能让你劳累吗?真是的。”

  无奈——唐诵诵只好打通母亲电话,让方姨在电话里足足讲了半个小时。

  赵瑞丽笑了,心里有了满足感。唐诵诵替母亲抱不平,心里又骂道:你这个恶婆、丑婆、巫婆……

  唐诵诵回到天台老家,吃到又甜又脆的高山西瓜,高兴地说:“这回我要住到上花轿的那一天!”

  然而,她不知宋义从没有放过她。

  这天上午,她还在家里睡懒觉,母亲把一份快件信送到她床头。她拆开一看,急忙叫母亲出去。

  信是宋义写的。

  唐诵诵:

  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小人,只顾自己享受荣华富贵,不顾唐诗诗的死活,使她至今仍在病痛中挣扎。

  我宋义为创作而生,为正义而活。如果从今天起一个星期后,我看到唐诗诗仍在青石峰,仍在病痛中挣扎,对不起了,正义之剑必将出手:揭穿你夺人之爱的弥天大谎!

  唐诵诵气得脸色煞白。狠狠地把信给撕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唐诵诵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宋义这样做到底图的是什么?不管他图什么,反正是他不仁,也别怪我不义,现在解决问题的关键是:他出手之前,我先出手!

  唐诵诵想起表哥赖军。赖军自从投资股市惨败后,不仅卖了别墅,而且老婆带着儿子投奔上海的亲兄弟走了。他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幸福。他很想再重入股市,但现在的人风险防控能力普遍提升了,知道他的家底后,都不敢融资给他了。替人打工去,他受不了老板的“颐指气使”。他想到了另一行投资少,收益巨大的彩票。赖军本来就好赌,对数字游戏有敏感度,入行不久,就得出彩票的中奖规律:大奖是运气加技术,中小奖完全可以靠技术取胜。第一个月他就中了一注双色球2等奖,奖金三十多万元。有了点钱,他就耐不住寂寞了,唤回当年对他还谈情义的“痞青”,上歌厅,下馆子……前呼后拥,俨然一副重振江湖的范儿。

  唐诵诵从小对表哥就很崇拜,因为他有男子汉的气概,敢作敢为。有一次姐妹俩从学校出来,有两个毕业班的男生缠着她们。赖军看到,不由分说,先扇男生各一巴掌。上高中时,她还曾想要是能穿越到五百年前,她一定会做他的新娘。

  最重要的是表哥对她是有求必应,而且凡事守口如瓶。比如,她暗中炒股的事,直到今天家里人都不知道。

  表哥啊表哥啊,你是我最可信的人!

  可是如今这件事,你能答应我去办吗?想想可能产生的恶果,唐诵诵心里打了个寒颤……

  怎么办?怎么办?

  上山!对,上山!再作一次努力,劝妹妹住院治疗。

  唐诵诵赶到山上时,唐诗诗已从青石峰下来,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用毛笔抄写白玉蟾的《天台山赋》。白玉蟾(1194-1297),是道教南宋五祖之一,琼州人,曾在桐柏山修炼,其文采突出。他的《天台山赋》虽没有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出名,但很具特色。“万比碧琉璃之水,千层青翡翠之岩。风响笙响而晋何在?花香水香而刘郎不回……”

  唐诵诵耐心地等妹妹抄好白玉蟾《天台山赋》。

  “妹妹,我们能好好谈谈吗?”唐诗诗一出书房,唐诵诵便迫不及待地说。

  唐诗诗目光平视,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想谈什么,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

  “你的病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

  “我没拖,我在治疗。只是不想做损伤肉体的治疗,然后变成一个骷髅……我要体面地活着,有尊严地死去……”

  唐诵诵悲恨交加,一扭头,含泪而去。

  表哥,只能找表哥了……

  当天晚上,唐诵诵约见表哥。赖军一看手机号码,惊叫道:“诗诗,你做少太太了,还想着我这个表哥?”

  “我不是诗诗,我是诵诵……”

  赖军如坠云里雾里:“开什么玩笑?”

  “见了面,你就知道是诗诗,还是诵诵……”

  在一家咖啡馆,两人见面。

  赖军上上下下打量着唐诵诵,还是云里雾里。唐诵诵撩开左边的鬓发,赖军一看到黑痣,笑道:“诗诗,你到杭州才几天,就学会了幽默,还真跟表哥幽一回呢!”

  唐诵诵莞然一笑:“军哥,在别人面前我是诗诗,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本来的诵诵!”

  “我不懂……好了……反正诗诗也好诵诵也好,只要你们开口,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今天我们的事不能让诗诗知道,所以,我要你看清我是诵诵,是诵诵找你有事。因为在别人面前,诗诗成为了诵诵……”

  赖军又仔细看一会唐诵诵,突然大笑起来:“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诵诵,我的好表妹,你真是有心计哩!表哥在股市在彩票圈,使尽脑门算计,算来算去,算不过你的心计……也怪不得三年前你就有那么多钱!”

  唐诵诵诡秘地一笑:“那军哥想不想和我一起发财?”

  赖军双眼一亮:“表妹能搞到钱让我再去炒股?”

  唐诵诵摇摇头。

  赖军瞪大眼。

  唐诵诵拍一下赖军胳膊说:“军哥,你是对我最好的人,也是我最可信的人……阿龙的公司打算投资开发桃源遇仙旅游项目,到时候,我让你来做土建工程。”

  赖军惊喜道:“表妹,太好了!你说,现在要我为你做什么?”

  唐诵诵咬牙切齿地说:“就是那个宋义还跟我过不去!”

  “放他脚筋,看他还敢不敢再找你麻烦!”

  唐诵诵怒目圆睁:“他想要我死……”

  “那你就得让他先死,对不对?”

  “军哥,你就是对我好!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说罢,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赖军说:“表妹,最近我不缺钱花。”

  唐诵诵撒娇道:“军哥……这是表妹的一点意思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