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小伊伊来了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190 2020.01.05 08:08

  第八十六章小伊伊来了

  司马龙刚走出几步,突然回头说:“师姑,这红薯能不能让我们带下山去?”

  师姑说:“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谢师姑!”

  阿九疾步上去捧起盘子里的两株大红薯。

  这时,从小木屋里传来优雅的琴声。司马龙又情不自禁回过头。门已被关上。司马龙心中蓦地闪出二句话:枝头挑月下山去,空使寒猿啸晓烟。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师姑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下山的路上,阿九说。

  “什么话?”

  “说了怕你伤心。”阿九咬了一口红薯,囫囵道。

  司马龙倏地夺过他手中的红薯:“不说,扔了!”

  “说……说……说……她没说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其实,她是故作玄乎,骗我们下山!什么高人,巫婆还差不多!”

  啪地一声,司马龙气愤地把他的红薯掷到地上:“辱骂道家真人,你当心遭报应!”

  阿九慌了神:“那怎么办?”

  司马龙厉声道:“快向老天忏悔!”

  阿九立马下跑、合掌,仰望天空念念有词。司马龙也虔诚地跪地,心里说:“师姑,请原谅阿九的无知……”

  到了山下的车上,司马龙把自己手里的红薯分半棵阿九,阿九推推手,说:“我不吃,我要继续忏悔。”

  “真不吃,我扔了!”

  “浪费可耻,我吃。”阿九拿过红薯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罢,一抹嘴巴感叹道:“经过饥寒交迫的体验,这红薯比在法国吃到的马卡龙还要甜美!”

  司马龙呢,尽管肚子也饿,但他吃得仍很优雅。他把没吃完的又递给阿九。阿九讨好地说:“我看你吃也是一种享受。”

  司马龙笑道:“那好吧,我们一起等候好消息。”

  “好消息?!”阿九惊吃道,“快把手机打开——”

  司马龙终于想起从昨天开始两人的手机都关了。让司马龙感到蹊跷的是,从巴黎回来两三天了,却不见父母的来电,也不见他们的微信留言。但小伊伊通过母亲手机发来的微信使司马龙心情一振。小伊伊说——

  司马叔叔:您好!您和诗诗阿姨结婚的事在我们村里都传开了。他们都说您和诗诗阿姨的坏话,说诗诗阿姨欺骗您,您不再爱诗诗阿姨。我说诗诗阿姨不会欺骗您,您也不会不爱诗诗阿姨。我这么一说,他们就骂我中了邪,还说您开发桃源景点,是欺骗我的。司马叔叔,您说是他们说得对,还是我说得对?

  司马龙看到这里,想起前天晚上吃夜宵时的传闻,心里明白了一切。流言非常可怕的流言,这不只是对他和唐诗诗的伤害,也是对天真无邪的孩子的伤害。他必须用行动击破流言。

  小伊伊,是你说得对!

  阿九看他激动地发微信说:“师姑的话这么快就应验了?!”

  司马龙望着阿九说:“你还记得小伊伊吗?”

  阿九说:“聪明可爱的小女孩,永远都忘不了——”

  司马龙说:“既然如此,那么,你说诗诗会忍心让她受到伤害吗?”

  阿九惶然:“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司马龙拍拍阿九的肩膀,笑道:“听我的,一切都会明白的。‘杖头挑月下山去,空使寒猿啸晓烟’——走,马上回杭州!”

  车子过了钱塘江,阿九问司马龙是去公司还是去家里。司马龙说去家里。阿九说:“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司马龙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阿九讪笑道:“你的‘大活宝’在山上,家里还有什么宝贝的?”司马龙说:“你是不是又怕我老妈了,不敢去了?”阿九说:“我才不怕,我是怕你进得去,出不来呐!”司马龙说:“只要你不临时反戈一击,谁拖得住我的腿!”

  “我的兄弟,未来的董事长,我再次向您承诺,我将坚定不移地为您的爱情保驾护航!”

  “好!今天我们兄弟有难同当,明天我们兄弟一定有福同享!”司马龙激动地蹦起屁股,不想头砰地碰到车顶上。阿九哈哈大笑。司马龙故意再蹦几下。

  “开心!开心!太开心啦!”司马龙叫道。

  到了家里,母亲不在家,司马龙更开心了,连蹦带跳地跑上楼找东西。方姨跟他进了房间,问他中午吃什么。司马龙说:“我拿了东西就走。”方姨迟疑一下,说:“找什么,我可以帮你找吗?”司马龙说:“没事,您忙您的去吧。”不一会,司马龙找到东西,又连蹦带跳地下楼,刚走出大厅,只见阿九怎么从车上下来了,还耷拉着脑袋踏进院子,定神一看,阿九身后是怒气冲冲的母亲。司马龙的情绪一下落到冰点,抽了口冷气。

  阿九,考验你的时候到了,真兄弟还是假兄弟,立见分晓!司马龙挺起胸向前进……走到阿九面前时,气愤地说:“回车上!”

  阿九抬起头,泪水汪汪地望着司马龙说:“兄弟啊——你妈就是我妈,妈可以打他儿子,可她儿子不可以还手呐……”

  叛徒!司马龙心里骂着,狠狠地踹他一脚,又是挺起胸向前进。赵瑞丽大声训斥道:“你这臭小子,今天要是走出这个家,就永远别回来!”

  司马龙不回头,继续向前进!

  这时候,赵瑞丽望着阿九吆喝道:“还不快架住他?!”阿九身子一抖,冲到司马龙面前,说:“兄弟,你先听我说——”

  “让开!”

  “你听我说,该走的是我!”阿九怒吼一声,把目光投向赵瑞丽,“刚才我说过妈可以打她儿子,可她儿子不可以还手,但这并不等于我就可以打我兄弟!所以,老妈和兄弟我谁都不想得罪!所以,让我滚吧!”阿九说罢,一个箭步向前,再一个飞腿,就不知踪影了。

  司马龙和赵瑞丽都愣住了。那鹦鹉的叫声也仿佛都被粘在这几乎凝固的空气里了。

  司马龙开车出了小区,阿九突然闪现在车前。司马龙猛一刹车,吼叫道:“你想找死啊!”

  阿九用手比划做鬼脸,说:“我死了,谁和你一起去小伊伊家?”说罢上了车。

  “刚才我还真以为你成了叛徒!”

  “对不起,我是临场发挥,略施小计——”

  “我看你骨子里还是怕我老妈!”

  “刚才是有点怕,你妈的眼神,比那个鹰爪拳还可怕……”阿九讷讷道,“不过,从今以后,用不着怕了——”

  “你好象话中有话?”司马龙说,“你别担心我老爸听信了老妈的鬼话,他不可能把你哥开除,因为我是副经理,分管保安的。不过,每年给你们的广告赞助费要泡汤了。不过,这个费用,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因为你是我兄弟。我还是那句话,兄弟应该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阿九笑道:“兄弟,我来开车吧……”

  晚上,他们来到小伊伊家。

  小伊伊见到司马龙放下作业本,投入他怀里,高兴地说:“司马叔叔,我和妈妈都很想念您!”

  司马龙捧起她的脸蛋,笑道:“我也很想念你们。”

  “我和妈妈还都想念诗诗阿姨……司马叔叔,您还爱诗诗阿姨吗?”

  “爱,当然爱,永远爱!”司马龙说,“不要听外面的胡说八道。明天,我带你一起去见诗诗阿姨。”

  “明天正好是星期六,太好了……太好了……”小伊伊拉起司马龙双手跳起来。

  山上无风,天空显得格外高远,几朵挨近山顶的白朵,似乎拉近了天地之间的距离。

  青石峰出奇地静,听得清悬崖下那瀑布因季节变化而变得温文如絮的节奏。

  唐诗诗每天准时在青石峰出现,仿佛成为其中的一个部分,是花,是树,是石,是瀑布的节奏……

  唐诗诗做完《易经筋》最后一个动作,隐隐感到此时此地有些异样,警惕地把目光投向树林。树林里闪动着红色的影子。

  “诗诗阿姨——”小伊伊跑出树林向她飞奔而来。

  唐诗诗惊喜地迎上去抱住小伊伊。

  “伊伊,你好吗?你妈好吗?”唐诗诗蹲下身子,抚摸小伊伊的脸,双眼闪动泪光。

  “我和妈妈都很好。”小伊伊说,“诗诗阿姨,我和妈都很想念您——司马叔叔更想念您了……”

  唐诗诗转身看一眼司马龙,欲言又止。司马龙笑道:“伊伊太想念你了,我就带她来了。”

  唐诗诗又一次紧紧搂住小伊伊:“阿姨这么久没去看你,真对不起……”

  小伊伊说:“我妈说是我们太对不起您了,您和司马叔叔结婚那天我们没把红围巾送到您和司马叔叔手里。那两条红围巾是我妈亲手为您和司马叔叔编织的。今天,司马叔叔把红围巾带来了,我想给您戴上去可以吗?”

  唐诗诗再一次搂住小伊伊,泪水夺眶而出:“伊伊……谢谢你……伊伊……谢谢你……”

  司马龙深深地吸一口气,禁不住双眼红湿了。一时竟忘了从挎包里拿出红围巾。

  微风起,更显秋阳的暖意。

  小伊伊给唐诗诗戴上红围巾,调皮地一笑:“诗诗阿姨,您真漂亮!”

  小伊伊又给司马龙戴上红围巾,调皮地笑:“司马叔叔,您真帅呀!”

  唐诗诗露出久违了的笑容,司马龙心境一亮,双目传情,爱意与唐诗诗目光融合在一起。又是同一瞬间——

  唐诗诗牵起小伊伊的一只手,

  司马龙牵起小伊伊的另一只手,

  这一美妙时刻定格在阿九的手机里。

  师姑看到这美妙时刻,和阿九一起走出树林。

  秋阳暖,风也暖,山顶上的白云绽开笑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