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父亲动怒了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3567 2019.12.26 12:28

  第八十三章父亲动怒了

  惹怒金曼婷,让她主动提出回国,正是因为司马龙急于要见唐诗诗。出国前,他曾委托钱晓娜去劝唐诗诗回医院。但反馈来的消息让他愁中加愁:再这样一天天拖下去,真会无药可治的呀!所以,在巴黎他根本没心思看时装秀,一心只想着如何甩开金曼婷早日回国。可金曼婷不但工作认真,而且对母亲是言听计从,不敢抗命。尽管她不像有的女性,有母亲的暗示,就对他大献殷勤。她有的是矜持和自尊。

  怎么办?司马龙抓住她的矜持与自尊的“弱项”,精心设计了这场“刺激”游戏,并以损坏自己“形象”为代价,在登记住宿时,让金曼婷看到他的龌龊,他的放浪……十足一个玩弄女性的纨绔之流。

  司马龙和阿九通完电话,父亲来电了。他干脆而严肃地说:“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如果金曼婷辞职,我马上开除你!”司马龙契默不语,直到父亲挂了电话。

  这时候,阿九已从客房出来,来到了酒店大厅。他挨到司马龙身边,小声道:“玩笑开大了,龙颜大怒了……”

  司马龙镇定自若,微微一笑,走到满脸愠色的金曼婷面前,说:“你真的决定明天回国?”

  “对!”

  “那好,今晚我们为你饯行,去restaurant quack……”

  “对不起,我累了,我只想休息。”

  司马龙说:“那好吧,你要是饿了,可以打电话叫阿九接你出去吃,或者在房间里叫送餐。”

  金曼婷说:“龙总,你太客气了,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安排。”

  司马龙嬉皮笑脸:“司马龙饶舌……恕不奉陪了!”说罢,踹一脚阿九,阿九条件反射似的一挺身子,两人出了酒店,上了车。阿九说:“那个有酒窖,有啤酒园的饭店离这里远吗?”

  “那是有情调又浪漫的地方,跟你这样一介武夫去有意思吗?”司马龙揶揄道。

  阿九说:“那你怎么不叫金小姐跟你一起去浪漫?”

  司马龙说:“我叫了,她不去,她要是真答应了,我会唾弃她,她不去,我反倒尊重她……”

  “那你为什么还要弄她生气?”

  “她不生气,我能甩掉她吗?”司马龙说着靠边停车,“为了甩掉她,你知道我成什么人了吗?”

  阿九:“……”

  “流氓……大流氓!”

  阿九大笑:“什么流氓?你就是个大情痴!你心中还是只有唐诗诗!你看人家金小姐,有才有颜,家里也有钱,你怎么就不喜欢她?其实唐诗诗除了漂亮,也没什么好的,再说了她和她姐姐一起合谋欺骗你,要是我早把她俩送「进去」了!”

  司马龙气愤地喝道:“你要是再侮辱唐诗诗,马上给我滚下车去!”

  阿九讷讷道:“兄弟是实话实说……”

  司马龙“呸”一声:“庸俗,以小人之心揣君子之怀!”

  阿九见他认真的样子,讨好道:“海可枯,石可烂,兄弟,你对唐诗诗的爱永不变……兄弟,我阿九敬佩你!”

  司马龙摇摇头,说:“阿九,你用世俗的眼光看待爱情,我不怪你,因为你没经历过我这样至洁至纯的爱情。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能让我遇上唐诗诗,是上苍对我的恩赐,我不能辜负上苍对我的恩赐……”

  “你想怎样……别吓唬我……”

  “没什么可怕的。”司马龙淡淡一笑,“阿九,你说我们是什么样的兄弟?”

  “龙总,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就像亲兄弟……”

  “董事长夫人随时会来电话,看你态度就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兄弟了。”

  阿九说:“我再也不做双面间谍,我彻底投诚你!”话音刚落,果然,手机响了,是赵瑞丽打来的。阿九放在免提对话。

  赵瑞丽说:“阿九,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向我汇报,你知你失职的严重性吗?”

  阿九说:“董事长夫人,我对龙总是忠心耿耿,时刻不离,他现在毫发无损。”

  “是啊,你对龙总忠心耿耿,所以联合起来欺负金总,金总要是有什么闪失,有你好看的!”

  “董事长夫人,您误会了,金总现在也好好的……”

  “好好的,她为什么明天要跑回国内?!”赵瑞丽吆喝道,“阿九,你马上回答我,金总为什么明天要跑回国内?”

  “这个……”阿九把目光落到司马龙身上,支吾道。司马龙拿过手机,大声道:“董事长夫人,我在金小姐面前成了一个大流氓,你给她的任务,她完成不了,只能回国喽!”

  “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真要把你妈气死?!”赵瑞丽骂道,“我明天就来巴黎,看我怎么收拾你!”接着又说:“阿九,你给我听好了:明天你必须看好司马龙,保护好金曼婷,再有什么闪失,你哥的保安部长就别当了!”

  阿九看一眼司马龙,司马龙攥起拳头,阿九勇敢地说:“董事长夫人,这个任务,阿九完成不了,你另请高明吧!”“你……反了……你死定了……”

  阿九不语,断然按了断线。司马龙激动地给他一个拥抱:“兄弟,我带你去restaurant quack!”

  阿九惆然长叹:“兄弟,我没胃口了……”

  司马龙打量着阿九,说:“怕了?!算好汉吗?算兄弟吗?”

  阿九点点头,抽泣道:“我不怕,我的武馆,她管不着,我是怕我哥……他没有了工作,叫他怎么过日子……”

  司马龙拍拍他的肩头,说:“兄弟,我妈是纸老虎,再说了,工作上的事,我爸说了算,她管不了。”

  “可是,刚才你爸也发火了。”阿九忧心忡忡地说,“万一金小姐真的辞职,你爸连你都不放过了……”

  司马龙想了想,说:“阿九,我有办法让金小姐不辞职。”

  “真的?”

  司马龙打他一拳,说:“不过,这事还得你出面……”

  “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先吃饭!”司马龙一脚踩下油门。

  饭后,回到住宿的酒店,阿九一个人敲开金曼婷的房间门。阿九说:“金总,我能进来说吗?”

  金曼婷迟疑一下,说:“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

  “我想还是现在说吧……”

  “好吧。”

  阿九进了房间,轻轻带上门,没扣上。

  金曼婷指着沙发说:“请坐吧。”

  阿九有些拘谨,一坐下来,便说:“金总,我这么急找您是因为龙总和唐诗诗的爱情故事实在是感动了我,我想您听了他们的爱情故事也会像我一样感动……”

  那场婚礼“闹剧”,公司里有不少版本的传说。金曼婷心想不妨听阿九细说一番。

  金曼婷微微一笑:“好吧,我洗耳恭听。”

  “金总,那我就原原本本地告诉您……”阿九清清喉咙说,“我兄弟,不,应该说是龙总,龙总有才有德有貌,是男人中的精品,称得上是「钻石」级的帅哥,他用不着追别人,别人追他的太多了,其中就有一位富家千金。有一次他俩打赌,千金说你司马龙要是身无分文离开杭州七天能活着回来,我就不再缠你!金总,您知道现如今是什么世界啊……没钱死路一条。可我兄弟就是不信。他在立交桥上拦车离开杭城,您说会有人愿意和陌生人说话吗?更别提给陌生人搭车了。我兄弟就是有耐心,拦到第99辆,终于搭上了唐诗诗和唐诵诵两姐妹的车,来到天台。金总,这是缘份呐!是老天爷成全他们呐!”

  “算是一见钟情!”

  “对,一见钟情……”阿九说,“原来唐家两姐妹是天台山导游,长得如何,金总,您也看到了,没可挑剔的。路上龙总听唐诗诗介绍天台山风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到了天台,他决定在天台玩一个星期。可他没钱怎么办,按打赌规定他不能向家人或朋友求助的。他就请唐诗诗帮忙。唐诗诗相信他七天后能如数还钱。金总,缘份呐!真的是缘份!可是,龙总的老妈,董事长夫人,就是反对……”

  “世俗的偏见!”金曼婷说。

  “对,不要管她,我还是继续说阿龙和诗诗的爱情故事。”阿九说,“其实在唐诵诵和唐家父母看来这个陌生男人充其量就是骗财骗色,什么钻石帅哥,玻璃帅骗还差不多!可诗诗就是相信他。金总,我真的相信缘份,缘份!”

  金曼婷看他越说越激动,给他沏了一杯茶。阿九喝了口茶,说,“七天后,龙总打赌赢了,可他老妈出面干预了,她嫌唐诗诗门不当户不对,非要他和富家千金好。但龙总爱唐诗诗,爱得毫不犹豫,就是净身出户,也要娶唐诗诗为妻。我兄弟真诚的爱,终于感动了他老妈,也感动了富家千金。他们终于走在了一起,走进婚礼殿堂。可谁又想得到命中注定,他们的爱还要经历一番新的考验……”

  金曼婷明白他指的是什么,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阿九。

  阿九又喝了口茶,说:“唐诗寺那天是去杭州检查身体的,七天后,结果出来了,她得了白血病,这难道不是老天爷又在考验他们吗?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她姐姐顶替她的小插曲,她姐姐的事,我们也别提了,各种传闻都不影响我兄弟对唐诗诗的爱!唐诗诗得的是这么危险的病,我兄弟仍义无反顾地爱她,这样的爱情难道不感动天,感动地吗?难道不感动我,感动你吗?”

  金曼婷舒了口气,莞然一笑:“他们的爱情故事不仅感动我,还让我看到希望:现如今人与人之间可以相信的。联想到我们职场,少一份彼此猜疑,多一分彼此信任,那该多好!”

  阿九用敬仰的目光看着她,说:“金总,就是有自己的见解!不世俗……”

  金曼婷笑道:“既然如此,我觉得我们都明天回国吧。”

  “那您还辞职吗?”

  “你放心,我会分清工作与私事的!”

  阿九激动地跳起来,跑回自己的房间。冲着司马龙高呼:“耶,金曼婷万岁!”

  司马龙说:“董事长夫人才「万岁」哪!”

  “又怎么?”

  司马龙诡秘地一笑:“方姨来电话说她又被我气昏过去了……”

  “那不是更好吗?你妈明天来不了巴黎,你可以和金总一起回国啦。”

  “好个屁,我妈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可以?你现在就来吧。”

  两人心领神会,高兴地拳打脚踢,从地上打到床上,又从房间打到甬道,引起金曼婷的注意。金曼婷打开房间,难得开心一笑:“了不起的中国功夫,请到大厅去表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