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最后一招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824 2019.07.02 10:22

  第三十九章最后一招

  赵瑞丽见到玛莎拉蒂,却不见司马龙,恼羞成怒,指责阿九一个武林高手却架不回一个白面书生,太窝囊了。

  阿九早想好台词说:“是阿龙兄弟太聪明了,车子一过钱塘江,他就说你已经把我接回杭州,你的任务已完成,说完他就跳车了……”

  赵瑞丽说:“他真的敢跳车?”

  阿九说:“等红绿灯的时候,没什么危险。”

  赵瑞丽盯住他的脸:“真的?”

  阿九垂下头,说:“阿姨,我能说谎吗?”

  “那好,我现在说明白一点,你今天晚上12点之前,把司马龙找回来,带回我家里!”赵瑞丽从沙发上跳起来,吼叫道。

  “是……是……是……”阿九被吓得灰溜溜地跑了。

  阿九走后,赵瑞丽马上给钱晓娜打电话,说阿龙的朋友阿九把跑车送回来了,这跑车早晚是你的,你来开,我们一起去找阿龙,我就不信找遍杭州城会找不到他?

  钱晓娜说:“阿姨,我们捉迷藏是捉不过阿龙哥的。”

  赵瑞丽说:“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呆在家里,我们一起去飚车,兜风,说不准还真能追上阿龙呢!”

  只听得钱晓娜“呀!”一声,接着又是“咣当”一声玻璃破碎声,赵瑞丽惊叫道:“珠宝贝,你怎么了?!”

  钱晓娜咯咯一笑:“阿姨,我在玩猫爪杯!”

  猫爪杯是今年早春期间星巴克门店发售的一款限量粉色双层玻璃杯,杯子内层设计了猫爪形状,外层印有樱花图案。当杯里倒入各种颜色的饮料时,猫爪的形状便浮现出来。星巴克的粉丝热衷于猫爪杯,一度供不应求,200元不到的杯子一度被炒到1000元。钱晓娜是星巴克的铁杆粉丝,她花高价一下子买了两箱,珠宝店员工每人一只,贵宾室也配备了猫爪杯。时尚,珠宝店离不开时尚。时尚,生活更离不开时尚,另一箱带回家了。

  二个多月后,她幡然觉醒,猫爪多脏,怎么能当杯子喝?讨厌,砸了!

  咣当的砸声被电话里的赵瑞丽听见了!

  钱晓娜关掉手机继续砸。看到一地的玻璃碎片,钱晓娜自言自语道:“阿龙哥,你为什么从小就骗我,到现在还是骗我……你就像这玻璃碎片……对……你就是玻璃‘帅骗’,你以为你长得帅,就捉弄我,欺骗我……阿龙——‘帅骗’阿龙——‘帅骗’……”说罢,又一个接一个地砸猫爪杯。

  这时候,赵瑞丽匆匆赶过来,看到满地寒光闪闪的玻璃碎片,惊慌失措,直呼刘姨快来快来。

  保姆刘姨买菜还没回来。

  赵瑞丽急忙给钱胜利打电话。钱胜利听完电话,深沉地说:“看来,我不得不再出手了……”

  赵瑞丽忙说:“你……你千万别把珠宝贝关起来……”

  钱胜利说:“我舍不得!”

  “那你把阿龙关起来?”

  “我没这个权力。”

  “……”

  钱胜利断了电话。

  赵瑞丽踮手踮脚地挨到钱晓娜身边。夺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在一旁,说:“这样砸太危险了,万一玻璃碎片溅到你脸上就摊大事啦!”

  “阿龙哥就是玻璃‘帅骗’。”钱晓娜翘起芳唇啐道。

  “阿龙是玻璃碎片——”

  “对,他自以为自己长得帅,从小就欺骗我……一直骗到现在,他就是‘帅骗’!”

  “珠宝贝,你的想像力真是丰富。”赵瑞丽笑道,“阿龙就是‘帅骗’!这次我们抓到他,我帮你一起狠狠揍他一顿!”

  “可是——阿姨,我舍不得揍他啊……”说着,扑在赵瑞丽怀里哭起来。

  钱胜利对女儿坚持一贯的原则:谁让你不开心,我就让他伤心!现在,他要拿出杀手锏,彻底治服司马龙,看看到底姜是老的辣还是嫩的辣。

  午睡前,钱胜利来到司马强的公司,对钱胜利的不请自来,司马强感到情况不妙。

  钱胜利显得很轻松,悠闲,看到他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爱”字草书书法,欣赏着说:“你岳父的字是宝刀不老啊——”

  司马强说:“岳父的字确实自成一体,也是西冷印社的老会员,可是进不了市场,拿我们的行话来说就是没效益白养你这个砖家!”

  钱胜利感叹道:“你我除了赚钱,总还有点别的追求吧!我们必须记住老人家的教诲,要‘爱’……看来,我办公室那个‘搏’字也该换掉了。”

  司马强说:“不用换,我们是兄弟,两个字连起来就是‘博(搏)爱’。”

  钱胜利笑道:“好好好!左偏旁还得换成十字。红十字会的‘十’字!”

  司马强也笑了,心里却在揣度他的来意。

  钱胜利喝了口茶,打量着司马强,说:“兄弟啊,我们都做慈善家多好,可我怎么也到不了那个境界,就算把那个拼搏的搏换成博爱的博啊——我不拼搏,放出去的那么多钱,怎么回收来啊……”

  司马强说:“老兄,我们之间的资金来往你还用得着胆心吗?”

  钱胜利说:“公司的钱,我当然不担心——”

  “老兄,原来你是为那笔体外资金,这用得着你大老远自己跑一趟吗?”司马强心里发慌了,因为这笔钱他以个人名义向钱胜利借的,现在已逾期一个星期,早两天,他跟钱胜利打过招呼,利息先付,还款期限延长半个月。当时,钱胜利说好的。今天他怎么突然会改变主意呢?

  “我不请自来,真对不住你,兄弟啊——”钱胜利说,“因为情况有变,你千万要在三天内还我啊!”

  司马强终于明白钱胜利为何改变主意,但这层纸又不能戳破,否则有损他的自尊心。于是,司马强一语双关地说:“老兄,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公司的股票我不能减持,除了住的别墅,另外几套房子变现也来不及……不过,也许三天内情况又会逆转……”

  “逆转?”钱胜利说,“你想要我发慈悲,待我把那个‘搏’字改了左偏旁吧。我现在把丑话说在前面,三天内还不了本息,我就要你现在住的别墅!”说罢,走人。刚迈出两步,又转身,一语双关地说:“兄弟啊,但愿你的情况会逆转啊——”

  “我相信会逆转……”司马强突然一笑。

  “但愿如此啊,兄弟——”

  司马强望着船一般摇摆而去的钱胜利,心生敬畏。钱胜利在生意场上能屡战屡胜,靠的就是他的“三心”法宝:有良心,不黑心,但不能不狠心!然而,钱胜利也因为一个“狠”字,失去了许多朋友和亲戚。比如他们向他借钱,到期他向他们要回,他们就翻脸,钱胜利不怕翻脸,打官司也要拿回钱。司马强能做到有良心不黑心,就是做不到狠心。也许正是他的心太软,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状况。看来,我也得学学钱胜利了,对儿子不能太放任,要来狠的。但,钱胜利对女儿从不犯‘狠’,我又怎么能对儿子来‘狠’的呢?司马强一时拿不定主意。

  钱胜利在返回公司的路上,心想,我这一举动是不是一时冲动。因为在这个世界能真正称得上朋友的就剩下司马强一个人了。难道对他也会因为‘钱’字分道扬镳?也许是他太爱女儿了……是太爱了啊!

  想到女儿,他靠边停车,给钱晓娜打电话。

  钱晓娜说,她跟赵阿姨一起在开跑车。

  “你哪来的跑车?再说你的车技不能开跑车啊!”

  “玛莎拉蒂是赵阿姨的,我们在街上跟阿龙捉迷藏——慢慢开车,慢慢找呢——”

  提到赵瑞丽,钱胜利眼前兀地浮现出那天在钱塘江边一起吃刀鱼时,她的半嗔半笑的芳容,万一司马强把今天的事告诉了她怎么办?那他在赵瑞丽心中又会是怎样的一个见利忘义的下三流形象?

  算了,既然已经出招,就别后悔,一切都会在三天后见分晓。怪只怪女儿和司马龙那场游戏,让两家人都入戏成了配角。

  钱胜利回到公司,吃了一份简单的套餐,回到办公室。这时候,他会感到特别的孤独,以往这个时候,他总会有两个选择,一是跟女儿聊聊,二是跟司马强玩笑一番。今天,不可能跟司马强玩笑,女儿呢,跟赵瑞丽一起开心,就不去打扰她了。

  孤独的时候,就更怀念亡妻,钱胜利情不自禁地揿一下遥控器,大班桌后的书柜便自动打开一道门。钱胜利踏进密室,门自动关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