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三章:导游姐妹花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润水春荣 2536 2019.04.24 20:06

  第三章导游姐妹花

  司马龙告诉唐诗诗他手机里有钱,但今天不能用。唐诗诗明白他的意思,到前台用手机为他支付了住宿预付款。

  当班服务员是新来的,不认识唐诗诗,用审视的目光看一眼唐诗诗又看一眼司马龙,柔声道:“请出示你俩的结婚证。”

  唐诗诗笑道:“你误会了,他是我的一名游客。”

  服务员急忙起身道歉。

  这时,大堂经理,一名三十多岁的优雅女子,从侧面的茶座走过来,看见唐诗诗热情地叫道:“呀!我的小姐妹花,有团队过来,怎么不通知一下。”

  唐诗诗说:“方姐,一名散客,用得着兴师动众吗?”

  方经理打量一眼司马龙,望着唐诗诗放低声调说:“嗳,哪方大神?你可要让他爱上天台,年年来天台度假。”

  唐诗诗莞然一笑:“暂时保密。”

  司马龙大方地走到她们身边,十分得体地向方经理一笑,然后,转脸对唐诗诗说:“我送你回车上。”

  “谢谢,不用了,你早点休息吧。”唐诗诗说,“方姐,再见!”

  司马龙想了想,悄然跟在唐诗诗身后,出了大厅,不见车子,忙问:“对不起,你姐真生气了。”

  唐诗诗小声道:“没事,她会回来的,你回去吧。”

  司马龙看一眼她的背影,又说:“刚才,你怎么不问我什么时候还你钱呢?”

  唐诗诗说:“你想多了,我这只是帮助你,不存在契约关系。”

  柔和的灯光下,唐诗诗秀发披肩,亭亭玉立。

  司马龙由衷地说声:“谢谢!”

  唐诗诗感觉到司马龙的脚步声远去后,迈下台阶,向大门口走去。月光淡淡的,四周树影娑婆。唐诗诗感到有点累,也能感受到门外绕国清寺流淌的水声。

  唐诗诗和唐诵诵是一对孪生姐妹。姐妹俩从小一个班一起读书,直到高中毕业。考大学时,她俩又一起选读浙江省旅游学院,毕业后又一起回天台做导游。皮肤白,身材好,脸儿俏,是她俩选择导游职业的天然优势,也使得她俩打小就受宠有加,小学二年级时,被社区选中“骑抬阁”。抬阁是天台人家喻户晓的民间艺术之一。“舞台”由1平方米大小的木阁框做成,根据神话故事或戏曲故事构成人物造型,再由童男童女扮饰故事的造型角色,重要的是这些人物要通过抬阁特有的工艺“发阁”像雕塑一样定型。抬阁由四人扛着参加像元宵节这样的喜庆活动,是流动的舞台,每个村、社区都要选送抬阁参加活动,并进行评比。

  唐家姐妹扮演的抬阁叫《桃源遇仙》,这个故事在天台也是老幼皆知。它源于南朝刘义庆的《幽明录》,后经民间不断加工,形成现在的《桃源遇仙》:汉明章永平年间新昌县二位郎中到天台山一个叫桃源的山中采药,迷了路。正当饥饿时,有二位仙女从桃花丛中给他们送来了米饭,并引他们入山洞成亲。在山中与仙女相处半年,二郎中回到新昌老家,人间已过三百年。

  唐家姐妹扮饰的仙女一红一青,色彩分明,再加上姐妹俩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在灯光下闪动闪动的,所到之处人声雀跃,众望所归地获得一等奖。从此,小仙女的美名传开了。也就是从这年开始,姐姐喜欢穿红色衣服,妹妹喜欢穿蓝色衣服,性格也渐渐分明起来:姐姐外向,妹妹内敛,更神奇的是元宵节过后一个星期,姐姐的左额上出现了一米粒大的黑痣。尽管如此,但她们的举止、语音仍十分相似,让人分不清彼此。有趣的是她们参加国家级导游考试时,主考官错认唐诵诵为唐诗诗代面试。

  一阵风迎面吹来,唐诗诗打了个寒颤,心想也许姐姐说得对,这个司马龙就是“帅骗”,这类案例网上常有披露。还是向姐姐讨好吧,免得成为被姐姐嘲笑的话柄。她给姐姐打电话,姐姐开口便骂。唐诗诗叹道:“完了,她真生气了?!”便打电话叫出租车。刚拨号,一道强光射过来,手一遮,车子停到她身边。来接她的是准姐夫宋义。宋义是画画的,但非典型的画家形象,光头、黑皮肤,像个广州街头偷渡的非洲人。姐姐对他总是颐指气使,唐诗诗很反感。

  “以后,你别什么都听她的。”唐诗诗说。

  宋义笑道:“她说的对,我还是听她的。比如今晚,她说她不该把你一个人扔下,可又放不下面子,只好叫我代劳了。”

  唐诗诗说:“她真的这么说?”

  宋义反诘道:“你们姐妹俩不是有心灵感应吗?”

  唐诗诗掠了一下额头的刘海,故意说:“今晚失灵了。”

  唐家住在桥南,是一套不到九十平米的公寓。四口一家,姐妹俩至今仍睡同一个房间。宋义送她到小区,说他不上楼了,就开车走了。

  父亲唐之风和母亲杨岚坐在客厅里焦虑不安。因为听诵诵说,诗诗究竟是什么病还查不出来。听到脚步声,父亲连忙去开门。母亲旋即到厨房端来红豆粥。

  唐诗诗只感到累,但怕父母担心,还是勉强坐下来慢慢地吃着。

  母亲挨着她坐下来,说:“多吃点,不会有什么大毛病的。”

  父亲说:“这几天都在家休息,下星期叫你姐一个人去杭州帮你拿检查报告。”

  唐诗诗笑了笑,说:“姐吃了吗?”

  母亲说:“她说被你气饱了,你就是不该多管闲事。”

  “她都告诉您啦。”

  “是啊,——”母亲说,“不过,你也别尽往坏处想,要是真遇到个落难公子,那算是救对啦!”

  父亲瞪她一眼说:“做好事,图回报,非君子,小人矣!”说罢,悻悻地去书房。

  唐诗诗说:“爸,您说得对!”

  父亲回头一笑。

  母亲吼道:“做你的君子去吧,一辈子受穷!”

  父亲不理睬,进了书房,砰一声关上门。

  母亲张大嘴,愣了一下,转脸对诗诗说:“以后,嫁男人,千万不能找你爸这样的书呆子!”

  唐诗诗听惯了母亲的牢骚,不以为然地一笑,说:“我给姐姐送去。”母亲知道诗诗是烦她,本想骂她几句,但想想她的身体,沉住气,说:“吃完了,碗你们自己洗。”说着,欠起身子去卧室。

  唐诗诗到厨房舀了一碗红豆粥,进了房间。唐诵诵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玩手机,看都不看诗诗一眼。唐诗诗端着粥到床前,讨好地说:“姐,你吃点吧。”

  唐诵诵转个身,说:“你回来干嘛?”

  唐诗诗说:“是你叫我回来的呀!”

  唐诵诵扔下手机坐起来,看着妹妹,自嘲道:“是我犯贱!是我怕你!”

  唐诗诗看出她的气是消了一半,一屁股坐在床沿上,舀起一匙粥,伸到姐姐嘴边,说:“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吃,以后,我都听你的。”

  “不要骗我。”

  “不骗你。”

  “那好,我问你是不是对他动心了。”

  唐诗诗板起脸,说:“姐,你还不了解我,从高中开始,有多少人追求过我,我动过心了吗?我对他只是帮助,帮助!”

  唐诵诵见她认真的样子,笑道:“既然是帮助就到此为止。”

  唐诗诗点点头,又把粥递到她嘴边。

  唐诵诵说:“答应我,不再理他,我就吃。”

  “好吧——”

  “坚决一点!”

  “好!好!好!”

  “这才对!”

  唐诵诵一张嘴,唐诗诗马上用力把汤匙塞进去不拿出来。

  唐诵诵鼓起腮帮:“呜……呜……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