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蝉翼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绝地(一)

蝉翼传奇 奇儒 2523 2019.02.25 00:10

  苏小魂到了广灵,费了好大的劲才在广灵东北部绵延的山林区里找到了一棵偌大的白菩提树。苏小魂之所以会寻到这儿,是无意在山林中乱窜,不意竟见著了一个村落。山中聚集村户,本已是相当少见;而引起苏小魂注意的,是这村庄外围的树林,显然非天然形成,而是人工有意布置,隐隐含了奇门遁甲之学。

  苏小魂此时是居高望下,正值子时中分之时。在此一天替换之中,奇门所造成的烟雾尽散,而那棵白菩提树自是在日光下独特耀眼。就此刹那,中分时光一过,烟雾又便自集聚了起来。苏小魂叹道:「嘿,要不是恰好在此望见,恐怕又得寻上好长一段时日。」

  苏小魂已然知道了目标,也不心急,便靠在树梢上歇息。此时,只见一道人影蹎踬由山下而来,到了自己树下,竟靠著树干喘息。苏小魂注视那人,二十来岁年纪,只是狼狈不已,且身上亦复有几处血迹。而最叫苏小魂惊心的,是那伤痕竟是由犬兽类所咬伤。正想到此,四周风声响动,便有几只巨犬如狼跃出,围住了那名汉子。苏小魂由目色望清楚,赫然是西藏神獒!这等神獒平素便是在西藏一带,也是喇嘛、贵族人家才有所饲养。神獒之性凶猛绝伦,若稍加训练简直可称得上一流高手。昔年苏小魂在西藏之时,便曾见师父放神獒伤来袭敌人之事,自此印象极为深刻。不意,在中土东方,竟能见此犬,且达六只之多。

  那汉子受到神獒围住,眼中犹然尚无恐惧之色。只见他双掌竖起,只待神獒一有动静,便要拚得你死我活。此时,一阵衣掠声传,来的人竟是独臂的老鬼!

  老鬼嘿嘿冷笑道:「钟锦文,你还是识相点,告诉老夫怎么进入你们钟家绝地吧――!」

  钟锦文脸色一正,道:「尊驾想是『夺命的老子』的兄弟,人称老鬼是不是?」

  老鬼嘿嘿冷笑道:「想不到,连我们远在苗疆的大哥,你们钟家都知道了。钟字世家,果然势力庞大。」

  钟锦文喘气道:「前辈,你们这一代三兄弟;老头子已死于唐门,前辈又断了一臂,而苗疆老子近年来似乎也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事态至今,何苦为庞龙莲卖命,而至为虎作伥之举?」

  老鬼怒极反笑,道:「黄毛小儿,钟家绝地你说也不说?你再稍迟缓,莫怪老夫心狠手辣,叫你碎尸于犬口。」

  那钟锦文果真是一条汉子,硬声道:「生死由命,钟家弟子没一个是怕死之辈。」

  老鬼狂笑道:「那就成全你!」

  只听老鬼口中一啸,作一手势;瞬时,六只神便要飞扑而上。蓦地,凌在半空的神獒竟又各自落回地上,温驯不已。那老鬼一愕,又复口中啸声连连,只是那些神獒不为所动,兀自都坐了下来。老鬼心中一惊,至此,才闻得淡淡香味,是「佛千里」的檀香!

  老鬼脸色大变,至今武林上会用佛千里檀香的,只有一个人。苏小魂!

  老鬼想到的时候,苏小魂已经出现在眼前,而且还很可恶的冲著他微笑。苏小魂一面蹲下抚弄神獒,一面向老鬼笑道:「老鬼!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老鬼恨声道:「逢个屁!彭刚早在三天前就告诉我你在广灵一带,没想到倒是真的撞上了。」

  苏小魂笑道:「更没想到的,是本来要用来对付苏某的神,竟然跟苏某人成了好朋友,连你这个狗主人都不要了?」

  老鬼无言,因为,这是实话。一旁的钟锦文抱拳道:「这位,可是钟四小姐口中的苏兄苏小魂嘛――?」

  苏小魂站了起来,也抱拳道:「正是在下。」

  钟锦文笑道:「钟四小姐日也盼、夜也盼,苏兄果然不负四小姐的期望。钟某心中敬仰得很。」

  苏小魂笑道:「那里,待会儿通过那奇门遁甲,还得请钟兄弟多多帮忙。」

  钟锦文讶异道:「苏兄已经看出来了?」

  苏小魂笑道:「只见一斑,未窥全貌。」

  两人谈话,你一句我一句,全然便旦将老鬼放在眼里了。老鬼冷哼一声,突然由袖中取出一哨,使劲吹去。钟锦文见状,又不见哨音出来,不觉讶道:「这老鬼在做什么?怎么看他这么用力而哨音一点也无?」

  苏小魂皱眉,突然叫声:「不好!」

  苏小魂叫声甫落,立即拉住钟锦文便往树上飘去。同时之际,六只神獒已然如疯狂般攻到。苏小魂再一提气,堪之避过了神獒的森森犬齿。苏小魂将钟锦文置于树上后,道:「钟兄弟且在此暂坐,让苏某驯服了那六只神獒。」

  钟锦文急道:「钟家未有贪生怕死之辈……。」

  苏小魂一笑,道:「这神獒其性威猛,若不知其性恐怕会自惹杀身之祸。苏某曾住过藏陲一带,可以应付的了。」

  钟锦文摇头道:「不可。小弟非得下去一战,否则苏兄若有什么差失,小弟罪该万死。」

  钟锦文说完,便作势要飞扑下去。苏小魂无奈,只好出手连点了钟锦文几处穴道。道:「苏某鲁莽,请钟兄弟多多包涵。」

  苏小魂说完,便往树下落去。老鬼见苏小魂下来,又死命吹哨,只见神獒愈见疯狂。苏小魂朗笑一声,天蚕丝由袖中生,循著地势方便,上下左右飞窜,竟将六只神獒的二十四条腿全然相系。那六犬受此系绑,便纷纷叠成一堆,无法前进半分。苏小魂正待出手要击昏这六只神獒,老鬼已是大喝一声,运起大移转神功,凌空劈来。

  苏小魂急忙间回身,左掌凝聚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硬捱了一掌。老鬼掌中回力奇特,竟连牵带扯的硬挤入苏小魂体内。苏小魂无法,只有以本身真气疏导,自左边入而引至右边右手出,瞬即,六只神獒已然毙命。那老鬼受了苏小魂这一反击,也不甚好受。硬是将差点涣散的真气提起,一转身便自没入林中。

  苏小魂医好钟锦文的内伤,又埋葬了六只神獒,才随著钟锦文进入钟家绝地的外庄。此时,东方既白,户户门口各自站了人在。苏小魂含笑要往白菩提树走去,却发觉,这条街上已然有股浩瀚的气机在阻挡。

  钟锦文为难道:「苏兄,这是钟家的规矩,请勿见怪。」

  苏小魂一笑,点头道:「苏某本当入乡随俗。」说完,抬眼凝视街心,扬声道:「苏小魂来访贵地,得罪之处,尚请多多包涵!」

  苏小魂说完,便大步踏往街路,往那白树行去。钟锦文忍不住关切叫道:「苏兄小心!」

  苏小魂长笑,道:「钟兄弟,放心!」

  话落人扬,第一户第一波攻击已至,苏小魂长笑中拔起,竟以天蚕丝入地为柱,人扬其上用手驱使天蚕丝代足而行。苏小魂这招,无疑是避免了双方血肉相搏,而彼此之间机巧变化,内力相激则更胜一层。只见苏小魂天蚕丝原先滑地而行,烙下浅浅丝痕而去。不久,随即慢了下来,显然出手之人愈见功力。而且,前村之人亦复追来使劲以滞天蚕丝的前进。钟锦文的一颗心都要提起来了,只见那蚕丝前进,已由一尺一尺而渐为一寸一寸,每一前进,似乎是只有「挣扎」二字可以形容。到了晌午,还差有六户远近。如此,又到了日薄西山之时,才又进了两户。夜深之际,便仅剩最后一户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