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无限十三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钱哪儿来的

无限十三楼 溪桥细柳 2066 2019.06.12 16:38

  其实谢韵对于这种歧视向来不看在眼里。

  他今日能逞口舌之快,但是他终有一日会把他说出来的这些话给吞回去的。

  谢韵看着一脸愠怒的张幸,伸手拦了拦,开口道:“是啊,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那不知道公子您的朋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容忍下您这种脾气。”

  在玉坊这一亩三分地里,周史身为县太爷的独子,从来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周史一甩衣袖,转身离去。

  原本跟在他们后面的少年面面相觑,不一会儿,轮番告辞。

  店里转眼就只剩下了张幸,谢韵和那个小厮。

  张幸看着这一幕气笑了,深吸了一口气,招呼着谢韵坐下,开口道:“让从瑜兄见笑了。”

  谢韵摇了摇头,这种人什么地方都有,遇到一只疯狗什么的也很正常。

  张幸看到谢韵一脸淡然,想起了父亲对他的评价。

  果然是超世之士,心下对他的评价更高了几分。

  “从瑜兄到小店是打算买那种油灯呢?”

  谢韵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没有丝毫的扭捏:“我想买一盏最便宜的油灯,不知道有之兄有什么推荐的吗?”

  “最便宜的啊,”张幸朝站在旁边的小厮使了一个眼色,转而继续对谢韵说:“便宜的油灯我们这里有好几种,不知道谢兄想要哪样?”

  谢韵注意到,话音刚落时小厮掏油灯的手一颤,换了个方向走到另一个柜子上取来三盏油灯。

  很明显,这并不是最便宜的油灯。

  张幸想要帮助他,又不想让他为难。

  谢韵默然,他向来是最不喜欢承认情的,但是这次……

  小厮很快把油灯摆到了桌前,每一盏看起来都相当的精致。

  张幸道:“从瑜兄快看看,你喜欢哪一种?”

  “我想要里面最亮的那一盏。”

  谢韵也不是不知好歹,但是他确实很需要给母亲买那样一盏灯。

  张幸闻言若有所思,招呼着小厮重新取了一盏过来。

  谢韵看着面前这盏油灯,没说话。

  “不知道从瑜兄觉得这盏灯如何?”张幸继续道:“这已经是便宜的里面最亮的一盏了。”

  “……谢谢张兄。”谢韵深吸了一口气道:“敢问这盏灯多少钱?”

  张幸脸上浮着笑意:“这盏灯不贵,也就三十文钱,不知道从瑜兄中意吗?”

  谢韵袖子里的铜钱已经被他的汗打湿了。

  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张幸只会把价格往低了说,但是这一下竟然还是意外的松了口气。

  ……

  谢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

  他出来时不仅一文钱没付甚至还收了整整一锭银子。

  一锭银子。

  换算下来就是1000文钱。

  相当于他卖出去200张字画,相当于齐姜熬小半年缝制出来的锦囊。

  本来他早就做好第一单白送的心里建设了,谁知道张幸居然还记得这个事儿,而且给他的价格这么高。

  连他解释了一幅字画五文钱都没被理会。

  谢韵有文人的自傲,但是家境实在是无法容忍他的性子。

  普通百姓家里面再穷也能每个房间里放上一盏油灯,但是他家不能。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他一边告诉着自己,这是自己用劳动换来的报酬,一边暗自唾弃。

  连谢韵自己都觉得自己做作。

  用句不好听的话来说那就叫又当又立。

  他的状态和早上出来时完全不同。

  谢韵一直恍惚着回到了村门口。

  果不其然,谢韵没回家齐姜连油灯都没点,直接坐在屋门口就着月光缝制锦囊。

  “娘,我回来了。”谢韵走近道。

  齐姜放下手中的针线,眯了眯眼,道:“韵儿回来了啊,快进屋,娘给你做饭。”

  说完,站起身来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衣衫。

  谢韵沉默不语,看着母亲抹黑进了屋子,发出砰砰的响声。

  “娘,咱点个灯吧。”

  谢韵深吸了口气,站到了齐姜身后。

  齐姜头也不回,熟练的生起了火,她消瘦的脸颊映照在火光中,脸上满是不在乎:“我点什么灯啊,你点灯就行了,我又不需要看书。”

  “我给您买了一盏灯。”

  “买灯?给我买灯干什么?”齐姜闻言,皱着眉转过身,正好看见谢韵靠在灶台另一面点着油灯。

  “孩儿我这不是挣了点钱给您买个礼物嘛。”谢韵开口道:“之前就同您说好了的。”

  谢韵将点好的油灯放在了齐姜面前,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娘,这灯真亮。”

  齐姜嘴角往上扬起,眼里却模糊了。

  “是啊,这灯真亮。”快比上她以前点的灯了。

  齐姜就着油灯的光亮,只觉得自己连做起饭来都要得心应手几分。

  “娘,你今晚吃饭了吗?”

  看着齐姜熟练的炒菜动作,谢韵突然问道:“您别又没好好吃饭吧?”

  齐姜没有应答,握着铲子的手微微一顿。

  “您以后不用这么辛苦了,”谢韵忍不住说道:“娘,我们现在有钱了,整整一锭银子。你不用这么辛苦了。”

  “这钱……你哪儿来的?”

  齐姜面色凝重,收到礼物后的喜悦仿佛一下子被清空了:“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没没没,娘,这都是我卖字画挣来的。”

  齐姜扫视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将还在炒的菜勺起扔到了灶火里。

  “娘,这菜怎么了吗?”

  因为家境贫穷,生活各方面都捉襟见肘,齐姜从来不会浪费一丁点的粮食。

  这还是谢韵第一次见到母亲这个样子。

  只见扔完菜的齐姜径直的走向了油灯,手握着灯托猛地举高。

  谢韵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皱着眉拖住了她高举的手问道:“娘,到底怎么了啊!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这钱到底是哪儿来的?”齐姜脸上浮起了一丝讽刺:“不明不白的银子我是不会用的。”

  “这银子真的是我卖字画赚的。”

  齐姜显然不信,她握着油灯的手往下又使了几分力:“你字画的价格是与我商定的,一幅5文,你今天难不成一下子卖出去了两百幅不成?”

  谢韵这才反应过来了问题的所在,他托着油灯,小心翼翼地让灯油不被倾倒出来。

  “娘,这钱是之前给有之兄画的那柄团扇的钱。”

举报

作者感言

溪桥细柳

溪桥细柳

emmmm 我莫名其妙的心态有点崩……再发一章。

2019-06-12 16:3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