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齐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进镇

齐异 临冬梧桐 2367 2018.11.09 04:01

  早上赵鹿还未睡醒就被敲门声吵了起来,当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去开门后,发现先生已经手持戒尺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先生姓李,单名一个熠字,是青岗村前任授业先生老秀才的弟子。

  还记得那个下午,学塾里几个孩子年龄加起来都比不上他一人的的老秀才坐在学塾门前的槐树下歇息,一群同心巷里的稚童就着树荫在树下追逐玩耍。老秀才一边轻捻花白的胡须,一边提醒学生们慢点。他想起了自己年幼的时候,他的先生也像这般提醒过自己,他想要继续回忆下去,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老秀才重重的倚靠在了老槐树上,学生们都以为以为他只是睡着了,只有赵鹿感觉到有些异样。

  当村长他们赶来的时候,老秀才已经没了生气儿。

  平日里一块铜板都恨不得掰开用的青岗村村民们面对村长提出的凑钱葬了老秀才的决定都没有异议,当天晚上老秀才就被葬在了学塾的后院。

  当年还不知道恩师已经去世的李熠初次来到青岗村,满脸的意气风发,心中有无数这些年游历所看到的奇闻轶事想对他的老师说。

  当满脸希翼的李熠找到村长时,平日里说话大大咧咧的他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对他开口,只是默默的把他带到学塾后院。

  当李熠看到墓碑上的名字时愣住了,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半晌下来一动也不动,看起来比那块粗糙的石块更像是墓碑。

  从那之后,李熠就成了这个学塾的新老师,接替老秀才继续教导着青岗村的孩子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先生,不好意思,我又睡过了。”望着门口手持戒尺的先生,不等他发难,赵鹿便率先认错了。

  “学塾里的几个学生,平日里就属你最为懒散,你这般天资聪颖,这样下去岂不浪费了。”李先生一脸严肃的教导道。

  赵鹿在一旁默不作声,聆听教诲。

  先生见赵鹿在一旁默不作声,问道:“听唐沆说你昨日染了风寒,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谢先生关心,学生身体已经康复了,劳烦先生挂念了。”然后不能李先生说话,又抢先嬉皮笑脸的说道:“先生虽然昨日对唐沆说今日要来罚我,但先生其实还是关心我的嘛。”

  “独自一人生活,要切记爱护身体。”李先生提醒了几句,让赵鹿这两天在家里多休息休息后便离去了。这让正发愁明天跟随黄叔去镇上却不知怎么开口说的赵鹿一阵心喜,便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

  ————————————————

  学塾内房里。

  “你可得想好了,那孩子可不简单,真决定现在就让他出去?”黄秣望着眼前默默喝酒的李熠,有些担忧的问道。

  “学塾里的几个孩子,可都不简单。”李熠喝了一口酒,接着轻松的说道:“早晚都是要出去的,还能窝在这一辈子?”

  “赵鹿可和其他几个不一样。”黄秣一脸认真,紧接着放松的说道:“不过既然你觉得了,那我明天就带他出去了。”

  李熠点了点头,说了句:“路上小心。”

  黄秣轻轻的“嗯”了一声,便离开了房间。

  李熠一人默默的把剩余的酒喝完,微醺的走到后院,步履看似轻浮却又极其稳健,轻轻的靠在老秀才的墓碑上轻声说道:“先生,你的这些学生,都很好,比当年的我们还要好,我也会像当年你看着我们那样,一点点的看着他们长大。”李熠顿了一下,旋即悲伤的喃喃道:“只是你为什么不能再多等一等呢,哪怕再多让我见上一面啊。”

  ————————————————

  第二天清晨,整装待发的赵鹿比起之前算是起了个大早,从巷尾缓缓走来的黄秣看见他一脸兴奋,打趣道:“你小子,上学塾怎么就没有这份起早的劲。”

  赵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黄叔你真慢,我都在这等了快半个时辰了。”

  随后,赵鹿便跟随黄秣上了马车。

  黄秣道:“这一路可不怎么好走呦。”

  赵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问题。

  从青岗村去镇上需要穿过一个山头,其间颠簸的山路更是把车内的赵鹿晃得要把隔夜饭都吐出来,在他将要坚持不住下去走走的时候,马车终于走到了镇上。

  到了镇上,黄秣把马车安顿在客栈门口,他让赵鹿不要乱跑,在马车里等他回来。赵鹿在车里探出头来四处张望,第一次见着了村子外的风景,看见来往密集的人流,看见道路两旁吆喝的小贩,看见有着好几层的酒楼客栈,这些都让初次外出的他异常兴奋。

  不一会黄秣就扛着货物回来了,他把东西放在马车里,吩咐客栈的小二把它们看好。

  “走,进去打个尖。”黄秣叫起一旁的赵鹿,顺便说道:“小二,来上酒菜。”生意冷清的小儿看见客人来了,赶忙起来笑脸招呼。

  小二问:“客官,几位?”

  黄秣答:“两位,还有今天说书的在吗?”

  “嘿客官您真是凑巧,说书的前些天生病没来,今儿刚到就被您给碰上了,二位请上二楼吧。”

  黄秣和赵鹿俩人刚上了楼梯,没走到二楼就听见说书人在那边说道:“上回咋们说到,那位坊间号称雍州剑道的扛鼎之人钱鏐,与那称霸了雍州半个甲子的武夫董昌搏斗了整整一天一夜,终是以那董昌因力竭而漏出破绽,被那钱鏐以羚羊挂角般的一剑贯穿胸膛,饮恨而亡。”

  说到这里,说书先生停下来喝了口茶,略一思量后便继续说道:“钱鏐也因此被称为雍州战力第一人,可这状元名头还没捂热,便又遇到一个新的挑战者,那便是南池剑宗的宗主——牧岳。”

  讲到这里,说书先生突然一拍案板,本就吸引了多数人目光的再度成为焦点,看着众人的视线再度汇聚过来,这才满意的继续说道:“这牧岳也是大有来头,从小出去生在南池剑宗,是那南池剑宗前任宗主与南国公主所生之子,四岁学剑,闭门苦修二十余载,而立之年出关,四处游历十余载,未逢敌手,当得是个名副其实的剑痴。当他得知钱鏐战胜了那巅峰武夫董昌,便一心想着与这雍州剑道第一人切磋一番。双方事先约定好,只分胜负,不分生死,于三天后在那蟠溪湖上决斗。”

  “这三天后蟠溪湖上的决斗到底是何结果呢,咋们那,且听我下回分解。”说书先生说完便将茶水一饮而尽,也不顾客人们的骂骂咧咧,独自下楼离去了。

  一旁的赵鹿一脸的意欲未尽,望向旁边的黄秣,黄秣确是习以为常,显然对比厂里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怕是已经久病成医了。

  “这老头,也忒不是个东西了,每回都是这样路数,诓骗我们来这听书,每回结束都得留个坑。”一旁显然是深受其害的人在诉苦。

  “还能怎么办,骂过之后下次还不得花钱继续来这听,这么多多年了你还能断了不成?”他一旁的同伴安慰道。

  俩人说完便结伴离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