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他们不开心,朕就开心了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253 2018.11.20 19:00

  沈安进去抱起了果果,包拯大方的把自己的外袍借给他。

  果果勉强睁开眼睛,见到是沈安,就喃喃的道:“哥,回家……”

  沈安笑了笑:“好,回家。”

  花花的精神头很好,一路在沈安的背上左顾右盼,甚至还引得几条狗来追逐。

  阳光挥洒下来,汴梁城里仿佛安静了许多。

  这样的日子自然适合睡觉。

  沈安坐在门外,花花卧在身边。

  “一个小贩哪认识的官吏?”

  “可能是泼皮一类的人,官吏有时候要他们去做些见不得人的事。你看他在发呆,多半是被安排了难事。”

  “活该!”

  “他们兄妹靠摆摊怎么活?多半还得去做些事……”

  “穷鬼!”

  那对夫妇把沈安恨之入骨,两人站在门内,幸灾乐祸的在嘀咕着。

  大门开着,沈安在等待着。

  两个大汉进来了,他们挑着担子,箩筐里不知道是什么,看他们的模样很吃力。

  那对夫妇有些吃惊,男子喝问道:“你们找谁?”

  这两个大汉没搭理他,后面又来了两个。

  六个大汉,三个大箩筐。

  “沈郎君,这是本月的钱。”

  沈安点点头,好似不在意的说道:“等一下。”

  他进去把睡眼惺忪的果果抱了出来,然后让大汉们把箩筐抬进去。

  “就堆放在最里面。”

  三个大箩筐叠放着,最下面一个有些变形了。

  大汉们拎着扁担回去,沈安也笑眯眯的带着果果出去了。

  三个大箩筐里装的都是铜钱,本月夜市小贩们该给的钱。

  沈安有些担心这些人会为了利益而抱团,然后把这笔钱贪下来。

  人心永远都是最可怕的东西,比鬼神都可怕。

  沈安不敢担保自己能看透人心,所以先是试探着让他们出钱去犒劳巡检司,这是试探。

  如果他们觉得有巡检司为自己撑腰,可以无视沈安的话,那么樊楼和汴梁城里的那些大酒楼大概就要笑出猪声来。

  到时候他会直接把炒菜的法子卖给无数人,一笔钱了断。然后汴梁城里全是炒菜……

  然后他会去买房子,坐视着樊楼那些人去弄夜市的小贩。

  没有领头人,那些小贩会成为一盘散沙。

  那些权贵只需要分化打压,州桥夜市就会再次回到以前的模样。

  这些心思连包拯都揣测不出来,更遑论那些小贩。

  我不是个奸猾的人啊!

  我只是想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而已。

  他带着果果在外面采购了一番,特别是新衣服。

  果果喜欢新衣服,在雄州时她是家中的宝贝,自然是养尊处优。

  只是沈卞一朝失踪,于是引来无数揣测,沈家终究还是垮了。

  她很懂事,懂事的让沈安内疚不安。

  “买了!”

  跟随着果果的手指头,沈安豪气的都买了。

  “哥。”

  “干啥?”

  兄妹俩当先,身后跟着个挑担子的闲汉。

  果果捧着沈安的脸,突然吧唧一声亲了他一口。

  沈安一怔,然后摸摸脸。

  这才是孩子该有的天真可爱。

  只是这份天真可爱在家变之后就消失了,直至今天才重新出现。

  而这正是安全感重新回归的证明。

  沈安心中大乐,兄妹俩一路鸡同鸭讲的回到了家中。

  百姓的日子乐滋滋,宫中的赵祯觉得这就是自己的最大功劳。

  目前他最愁的就是没有儿子,为此宫中的御医没少折腾他,几乎把他变成了个药人,可能存活下来的儿子还是没有。

  绝望啊!

  赵祯觉得这是老天爷对自己的惩罚。

  他爹真宗当个太平天子还行,可偏生遇到了辽军虎视眈眈,于是一路被吓尿。幸而寇准大胆,逼着他去亲征,好歹还弄了个澶渊之盟,从此和平降临。

  只是经过此战之后,真宗就完全颓废了,把大宋弄的乌烟瘴气,太祖留下来的钱财大多耗费殆尽。

  赵祯是想有一番作为的,只是先有太后垂帘听政,后有西夏翻脸,辽人趁机敲诈勒索,把他的一腔励精图治都打散了。

  这个大宋啊!

  赵祯喝了一碗药,然后感受了一番身体,有些失望的摇摇头。

  为了有一个健康的皇子,这些年他真是豁出去了。

  可目前来看依旧是没啥指望。

  人生没了指望,自然会追求其它的。

  比如说美食。

  他砸吧了一下被药弄的发苦的嘴,问道:“晚上有什么?”

  这话没头没脑的,可陈忠珩却心领神会的道:“官家,晚上有羊头签……”

  赵祯摇摇头,一脸嫌弃的道:“太油腻,没胃口。”

  羊头签就是用猪身上那些渔网状的肥油包裹着羊头肉炸来吃,以往赵祯很喜欢,可在尝过了那些炒菜之后,他就移情别恋了。

   陈忠珩堆笑道:“官家,要不……臣让人去州桥夜市买些炒菜来?”

  赵祯没点头,陈忠珩就回身喊道:“官家身体不适,今日不用晚膳了。”

  外面有人应了,陈忠珩也没交代人去买炒菜,回身说道:“官家放心,他们会一路狂奔而来,那菜保证还是热的。”

  “只是苦了他们了。”

  赵祯有些纠结,然后说道:“那沈安果真这般厉害?”

  陈忠珩点头道:“官家,那沈安恍如易牙在世……”

  赵祯摇摇头道:“易牙不好比较,伊尹吧。”

  陈忠珩不禁苦笑了起来。

  易牙是不好比较,名声太臭。可伊尹呢?那可是古之第一贤臣,沈安一介小贩也配?

  “官家,那沈安这一下把樊楼他们弄得灰头土脸,怕是难过了。”

  “樊楼?”

  赵祯突然冷了脸,说道:“那些商户的后面都有哪些人?”

  陈忠珩没想到引出了这个,就苦笑道:“官家,此事……”

  “罢了。”

  赵祯的火气来得快,也去得快。

  “他们的俸禄不低,何苦去弄那个,把自己弄得一身钱味也就算了,可朝堂上全是熏臭味,我却受不住。”

  “那沈安可是怕了?”

  赵祯突然问道。

  陈忠珩顿时就精神起来,谄笑道:“官家您有所不知,那沈安通过包拯找到了负责州桥夜市治安的巡检司,然后带着那些小贩去犒劳,猪羊赶了不少去,那巡检司为此还打造了几个猪圈和羊圈,拨人去喂养……”

  “是个聪明人,也知道规矩。”

  赵祯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见陈忠珩在谄笑,就皱眉道:“好好的。”

  陈忠珩听到了他话里的笑意,就说道:“官家,那些大酒楼背后的人怕是要吐血了,要不臣去给那沈安撑个腰?这么有趣的人,好歹别让他们给废掉了。”

  赵祯摇摇头。

  陈忠珩又建议道:“要不就弄进宫里来,专门给官家做饭。”

  赵祯还是摇头,就在陈忠珩觉得那些大酒楼的后台老板要吐血时,皇帝却淡淡的道:“朕就想看到他们不开心,那样朕就开心了……”

  陈忠珩呆滞……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赵祯:你们不投票,朕连宵夜都没胃口啊!

2018-11-20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