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老包害死人啊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089 2018.12.03 19:00

  包拯发飙了,开封府全体出动,开始清扫青楼。

  这是一场浩大的行动,目标是清扫黑暗和邪恶。

  战果很辉煌,据说抓到了不少胁迫女人的恶棍。

  姚链去看了,回来兴奋的说着那些恶棍被百姓用臭鸡蛋攻击的场面,而欢呼包青天的声音再次甚嚣尘上。

  而陈忠珩来的很是时候,沈安正在吃早饭。

  早饭很丰盛,羊肉饺子。

  “吃点?”

  沈安指指饺子,陈忠珩摇摇头,心想我在宫中什么美食没吃过,还要吃你家的歪瓜裂枣?

  接着他就有些呆住了,因为沈安竟然把饺子倒进大碗里,然后把蘸水全浇在里面,起身一边搅拌一边招呼道:“既然你不吃,咱书房里说话。”

  到了书房,沈安几下吃了饺子,然后打个饱嗝喊道:“茶水,别弄茶末糊弄我啊!”

  “你……竟然直接就这么喝?”

  沈安一脸理所当然的道:“当然这么喝,不然一口茶叶沫子,那味道能好?”

  土包子!

  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沈安还是感觉到了陈忠珩的情绪。

  等茶水送来,沈安的是茶叶,陈忠珩的是茶末。

  沈安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茶水,还砸吧了一下嘴,让陈忠珩翻了个白眼。

  他缓缓吹着茶水,然后特贵族范的喝了一口,才眯眼道:“官家对你如何?”

  “恩重如山!”

  沈安马上拱手道:“我兄妹在汴梁孤零零的,全靠了官家仁慈,这才能在夜市谋生。樊楼那些人想找我麻烦的时候,若非是官家的默许,巡检司的人怎肯出手……”

  沈安知道皇帝一直在看戏,并且偏向了自己这一边,否则他这一路会更艰难。

  所以他的感激也是实实在在的。

  陈忠珩在盯着他,见状就暗自点头,心想这小子还知道忠心,知道感恩,可见官家的眼力不错。

  他干咳一声,看了一眼门外。

  “这里不用人了,先去吧。”

  沈安让临时客串仆妇的曾二梅回去,陈忠珩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赵仲鍼如何?”

  沈安的心中一个咯噔,盯着他的陈忠珩语气严肃的道:“你若是对官家忠心耿耿,那就说实话,否则……皇城司可听说过吗?”

  呃!

  沈安没怎么听说过皇城司,但是从这语气里听出了不是个好地方。

  果然,陈忠珩冷冷的道:“进了那里的人就别想再出来,所以想好了再说。”

  这个死太监,竟然是先说恩情再威胁,这绝对是宫中的手段。

  一般人至此早已两股战战,心中慌的六神无主,哪敢说假话。

  沈安正色道:“那是个好孩子。”

  “真的。这孩子很诚恳,而且好学,喜欢读书,关键还孝顺……”

  陈忠珩大抵觉得沈安是半个自己人,所以很是放松的问道:“郡王那边可有话传到了你这里?”

  皇帝绝壁是膈应了。

  老当益壮的老包害死人啊!

  这绝对是包拯六十生子让皇帝羡慕了,但他是皇帝,所以一边希望着自己还能生,一边还得暗中做准备。

  “这些话我不会说出去。”

  沈安知道自己要稳住,稳住了以后好处不少,稳不住坏处多多。

  陈忠珩满意的道:“跟你说话真是省事。”

  沈安说道:“老郡王那边经常骂人,那孩子无处可去,过来就是消遣。偶尔跟着我在街上转转。昨日老郡王又发火了,那孩子委屈,我就带着他……去了……去了……”

  “去了青楼吧!”陈忠珩一脸暧昧的挑眉道,然后还摸摸下巴,大有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对,哎!丢人啊!”

  沈安一脸你怎么知道的模样,然后唏嘘道:“生在那等人家之中,他依旧还能保持着这般性子,很难得了,真的很难得。”

  陈忠珩嗬嗬的笑道:“果真如此?”

  沈安皱眉道:“我这里只是个平头百姓,和郡王府也搭不上关系,犯不着为他们说话。何况……这是皇城司的在盯着郡王府吧?想看看他们是不是想谋反?”

  沈安一下就兴奋了起来,身体前俯,“可要我做密探吗?一个月不要多,给二十贯钱,我保证能把外面看到的事写几十万字……”

  “哎!陈都知,你别走啊!二十贯你嫌贵,十六……十五……我……我跳楼价了,十二贯!”

  他热情满满的站在门边呼喊着,可陈忠珩就像是身后有鬼在追赶着自己,一溜烟就跑了。

  “就凭你也想和我斗?”

  这年头十四岁的少年大多懵懵懂懂的,所以那些和沈安打交道的人也习惯性的轻视这个少年,然后就被阴了不少次。

  沈安的心情大好,然后就去看了一下扫黑现场,甚至还跟着人砸了几个臭鸡蛋。

  今天汴梁城的臭鸡蛋被一扫而空,而且价格比好鸡蛋还贵,可见汴梁人的商业头脑。

  然后有人就把他的行踪报了上去,最终汇报到了陈忠珩那里。

  “还买了臭鸡蛋去砸人?”

  “没错,和孩子般的欢呼雀跃呢!”

  “好,知道了。”

  陈忠珩摇头微笑着,哪有在沈安那里时的轻佻。

  “要老实啊!”

  ……

  沈安很老实的看了热闹,然后就去了香露铺。

  因为本月不再出货,所以店铺里售卖的只是女人的贴身衣物,但人却不少。

  前面男人自然是不好待的,后院里,一见面王天德就愁眉不展的道:“沈郎君……话说尊父没为你取字?”

  王天德想套近乎,再拉近一些关系,沈安自然无所谓。

  沈安想起了他从雄州带回来的那些书信,书信里沈卞和人提及了为自家儿子准备的字……

  “家父给我取字安北。”

  沈安端坐以示恭谨。

  “安北……”

  王天德想起沈卞的身份,不禁钦佩的道:“尊父一心北伐,令人钦佩。”

  这个字沈安一直没对外宣布,就是因为他们兄妹刚到汴梁,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再被沈卞的老对头下个死手,那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过现在呢?

  安北……

  沈安在想着大宋的军队,那是连西夏都打不过的存在,让人无奈啊!

  “安北,这店铺整日开着,就卖些女人的那个啥,浪费了些,你说咱们要不要弄些别的来卖卖?”

  王天德经商的本事还是有的,而且比沈安还主动。

  沈安微笑道:“好啊!”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啊!

2018-12-03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