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新家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056 2018.11.27 12:30

  隔壁两口子不知是懊悔还是羡慕嫉妒恨,沈家已经是一片欢腾。

  沈安牵着果果出现了,正在嬉闹的几人马上就束手而立。

   “见过郎君。”

  “见过小娘子。”

  才四个人,但气氛却很热烈。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啊!

  才开张!

  边上摆着几个案几,几个仆役仆妇的家人也在等着。

  沈安笑道:“相信我,这只是开始,你们终究会舍不得离开这里。”

  众人都叉手行礼,但是对这话却有些疑虑。

  雇佣制下的主仆关系很是微妙,许多时候并非是利益就能够衡量的。

  所以未来如何,还得要看沈家的发展。

  “还有我。”

  大门没关,赵仲鍼就像是个野兔般的窜了进来。

  沈安一脸黑线的道:“都快天黑了,你不回家在外面晃悠什么呢?换做我是你……兄长,屁股都给你打烂了。”

  他本想说换做我是你爹什么的,话到嘴边才想起自己只比这孩子大几岁。

  赵仲鍼摆摆手,护卫杨沫提着东西上前。

  “你今日乔迁之喜,我本想请我翁翁给你写幅字,可我翁翁喝多了……”

  他从杨沫的手中接过礼物,有些难为情。

  沈安走过来,一巴掌呼在他的头上,说道:“小孩子不许喝酒。”

  “你又打我!”

  赵仲鍼揉着后脑,然后跟着沈安过去。

  沈安兄妹加上赵仲鍼在一边,其他人在另一间屋子,等酒菜上来后,就开席了。

  天气早晚还冷,今晚的主菜是小火锅,辅以两道炒菜。

  因为是分餐制,所以量不多,却显得很精致。

  蘑菇很新鲜,但沈安还是没给果果吃,自己却把一碗蘑菇都丢进了小锅里,又加了羊肉,美滋滋的等着。

  果果坐在他的右边,嘟嘴不乐。

  她的小案几上只有一盘炒菜,而且分量很少。

  至于小锅也在沈安的控制之下,里面就是几片羊肉,外加菜蔬和豆腐。

  赵仲鍼对这种吃法很是好奇,就学着沈安放了许多东西进去,然后就等着。

  沈安先给妹妹夹了豆腐和蔬菜,说道:“要吹冷,不然烫。”

  果果这才欢喜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就一本正经的开始用餐。

  沈安一只眼在看着妹妹吃饭,一只眼在看着渐渐沸腾的火锅,渐渐的有些散光的趋势。

  沸腾几分钟之后,沈安夹了一块蘑菇,蘸了自己做的蘸水,然后送进嘴里。

  羊肉汤做的汤底,加上蘑菇的鲜美……

  这滋味美的让吃惯了工业化产品的沈安差点就把舌头给吞了。

  果果也吃的很香,哪怕使用筷子时还有些小问题,可筷子却不停,扒拉的很快。

  赵仲鍼更是吃的酣畅淋漓,让不肯去和庄老实他们用餐的杨沫看的目瞪口呆。

  这位小郎君在家里吃饭何曾这般过?

  要是被家里知道了,说不得沈安的底细马上会被查个底朝天。

  吃完饭一刻钟后,果果习惯性的走到了沈安的身边,仰头道:“哥,散步。”

  饭后散步,这是沈安教给妹妹的健身指导。

  两兄妹并行在院子里,吃撑了的赵仲鍼坐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趣,也跟在了后面。

  沈安牵着妹妹缓步而行,突然说道:“宗室子弟富贵是能有的,只是人活着总不能浑浑噩噩吧?整日醉生梦死,那种日子终究无趣,你要想好自己以后做些什么,若是能帮忙,我可以给你出出主意。”

  赵仲鍼一下就茫然了。

  他看着沈安牵着果果,眼中有些黯然之色。

  “我家里翁翁脾气不好,喜欢喝酒,还喜欢骂人,可我知道翁翁对我好。”

  “我爹爹……”

  赵仲鍼低下了头,“我爹爹……摸不清脾气,不发火,就是会急,还会头痛……”

  祖父脾气不好,父亲这大概是有些毛病……

  这样的孩子……

  哎!

  沈安放缓了脚步,等他上前时,就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各有有各家的难处,你还小,大人的事轮不到你管。”

  赵仲鍼点点头,说道:“我也爱读书,只是有时候会觉得没用,然后就烦躁。”

  这是个缺爱的孩子,并且对未来很茫然。

  “读书能开拓眼界,学习新学识,但是别抱着书本不放,那是书呆子。”

   沈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但却知道这孩子的本性很好,只要引导一下,以后必然是个有用之人。

  只是宗室子再大的本事也无用武之地,赵二弄了自家大哥的江山,对宗室的防备和明朝差不离了。

  赵仲鍼磨蹭了许久才被沈安赶了出去,临走前还给了他一包油炸酥肉。

  新家很好,家具虽然不是新打造的,却是新货。

  先看着果果睡着了,沈安才去了隔壁。

  躺在床上,耳边有些莫名其妙的声音。

  春天的世界里,虫儿在鸣叫,那些植物仿佛是得了大补丸,几乎能听到它们生长的声音。

  恍如天籁……

  ……

  炒菜对汴梁城的冲击还在持续着,州桥夜市的小贩们成了那些想偷师学艺的进攻目标。

  那些人先是旁观,可不知道那些调料的搭配,不知道高汤的妙用,所以不得其神。

  于是有人就铤而走险了。

  “包知府……”

  包拯最近有些火大,所以闻言就怒道:“有事说事!”

  跑来的小吏急忙站住,然后叉手道:“包知府,昨夜州桥夜市有小贩失踪,他家人今日来报官。”

   包拯深吸一口气压住了火气,说道:“赶紧查清楚。”

  这等事自然轮不到他来处理,否则开封府那么多人口,他包拯就算是分身无数也无能无力。

  他有些忧郁。

  皇帝让他在开封府蹦跶,这事儿有些过渡的意思,可下一步去哪儿还没影。

  他想的是柄国之臣,也就是宰辅。

  这个事儿有些复杂,包拯觉得自己的把握不大。

  唯一的机会就是最近被攻击的有些狼狈的文彦博,可看皇帝的意思,分明就是冷眼旁观,也不表个态。

  哎!

  包拯觉得自己现在无儿无女,唯一的愿望就是把自己对大宋的想法付诸于实施。

  可这很难啊!

  包拯摇摇头,然后就得了个坏消息。

  “包知府,失踪那人是被人绑架了……”

  包拯瞬间的反应就是喝道:“去沈安家看看!”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推荐票,求票……   顺带月底了,有月票的兄弟们去仓库看看,能扔就扔两票。

2018-11-27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