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你可是破身了?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312 2018.11.23 19:00

  隔壁搬家了。

  沈安没去催促,也没去看。

  春光明媚中,对面的王俭踱步出来。

  “呀……嘿!嘿!”

  果果先前看到哥哥打拳,就跟着学,一拳一拳的很是有趣。

  王俭见了嘴角微微下撇,有些不屑的意思。

  沈安靠在树干上看书,抬眼看了看,然后不再理会。

  赵仲鍼家里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品行有问题的人给他当老师,可见眼光也不咋滴。

  王俭缓缓踱步过来,近前后低声说道:“你是用什么手段迷惑了小郎君?你且小心,到时候真相大白,有你悔不当初的一日。”

  沈安抬头,“你现在迈步是左脚还是右脚?”

  王俭下意识的迈出左脚,然后往后跳了一步,面色铁青的道:“你这等邪术……小心哪日被官人发现,把你弄到沙门岛去!”

  把你弄到沙门岛去,大抵就和后世说把你弄到沙漠里去挖煤一个意思。

  沙门岛在登州外海,与大陆隔绝。

  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刺配到沙门岛的人犯,十年下来十不存一,也就是说死亡率在九成以上。

  这算是最恶毒的诅咒了。

  沈安没搭理他,最近王俭深居简出,买房子的事儿也没见再拿出来显摆,可见当初多半是吹嘘。

  王俭见沈安不说话,就以为他是被自己吓到了。

  “今日且去教教学生,不和你这等人一般见识。”

  王俭得意洋洋的出去了,沈安看着他消失在大门外,心想赵仲鍼那种缺爱的孩子会听你的?

  稍后庄老实等人就来了。

  “见过郎君。”

  沈安笑眯眯的道:“隔壁搬家了,你们去了要各处仔细检查,发现需要修正的地方要记下来,到时候一并动手。还有洒扫的人也得去请几个,庄老实这边稍后就着手。”

  简单几句话,沈安就把搬家前的准备工作交代完毕了。

  这位郎君可不是善茬,更不是好糊弄的人!

  众人心中一凛,然后各自去办事。

  沈安轻而易举的就敲打了一下家里的仆役,然后带着果果去了隔壁。

  隔壁一进去就是影壁,果果见了欢喜,就极力蹦跳,想去摸上面的刻画。

  过去之后是前院,左边一排厢房是仆役住的地方,右边有客厅。

  正前方就是正厅,沈安牵着果果穿了过去,到了后院。

  后院就幽静了许多,沈安带着果果进去看了看,发现那家人把家具都弄走了。

  这事儿……

  要花不少钱啊!

  这年头都是实木家具,而且打造费工费时,价格不菲。

  “这是沈家在汴梁城的根基,以后会越来越兴旺。你等好生做事,自然有你们的福报。”

  沈安匆匆交代几句,然后把果果交给了杨大娘,自己急匆匆的去寻赚钱的门路。

  汴梁不但是大宋的政治中心,也是经济和文化中心。

  这里高官如云,富豪如雨,文士如……

  “一群臭虫!”

  沈安站在樊楼里面,看着进出的人里不少是文人,就觉得禁止官员嫖那个啥的有些假大空。

  樊楼是几座楼,互相之间更是有天桥连接,后世的人第一眼大概会被吓尿,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异空间。

  你在看着别人,别人也在看着你。

  你在算计别人,别人也在算计着你。

  二楼,几个商人站在回廊边上,看着沈安在寻人。

  “那房子昨日就搬空了,沈安找了几个仆役,这钱他还是有的。可我让那家人把家具全给搬空了,他要搬进去也成,兄妹俩得睡在地板上。”

  “他这人看似平和,却孤傲,必定是不肯的,所以……”

  几个商人相对一笑,其中一人说道:“把关于炒菜的东西都弄出来,然后给他一套家具作为报酬。”

  “对,想来他也不愿成为笑柄吧。”

  一群商人笑的很开心,沈安也笑的很开心。

  “在下沈安。”

  他拦住了一个看着很精明的商人。

  商人先是愕然,有些微怒,然后就欢喜的道:“可是炒菜的沈安?”

  卧槽!

  咱不是炒菜的沈安啊!

  “正是沈某。”

  “某王天德,在汴梁经商多年,不说旁的,门路多。”

  王天德目光炯炯的盯着沈安,就像是盯着一大块肥肉。

  这位就是财神爷啊!

  州桥夜市的小贩,樊楼那十家商户……

  这些人都因为他发了财,如今他找到了我……

  王天德的脚在微微颤抖,极力的在按捺着兴奋之情。

  沈安淡淡的道:“我这里有桩生意,你可有兴趣?”

  “有!”

  王天德本想矜持一下的,最后却脱口而出。

  他苦笑道:“老夫多年为商,自问城府颇深,可在你的面前却……丢人啊!”

  沈安挑眉道:“知道谁的钱最好赚吗?”

  “这个……大概是有钱人吧。”

  “错。”

  沈安板着脸道:“是女人。”

  “大宋的女人整日在家无所事事,有钱人家的女人更是无趣,所以买东西是她们最大的乐趣,只要咱们能弄出吸引她们的商品,还担心赚钱吗?”

  王天德眨巴着眼睛,觉得自己面前的绝壁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千年的老鬼。

  一个商人和沈安打了个招呼,然后邀请他去自家的酒楼喝酒,沈安笑着婉拒了。

  “你……这个沈安,你可是破身了?”

  王天德这才确认了沈安的身份,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他:十四岁就没了童子之身,对身体影响不小。

  “没有。”

  沈安一下就有些气短了,不过旋即振奋精神说道:“虽然没有碰过女人,可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

  他双手伸出去,往上托了一下,挤挤眼睛说道:“王公,妇人……累啊!”

  王天德不由自主的用双手在自己的胸前托了一下,然后才领悟了沈安的意思。

  他别过脸去,笑的很别扭。

  这少年竟然……这般,让人无语啊!

  二楼回廊的那群商人们也下意识的用双手在自己的胸前托举了一下。

  沈安却大义凛然的道:“谁没有姐妹亲人?我辈的目标就是让那些姐妹们能过的更轻松,过的更舒坦。”

  这少年还不要脸!

  王天德竟然觉得这样的沈安才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现在用的是啥?”

  沈安又托了一下胸前。

  王天德瞬间想吐血,然后难为情的道:“抹肚。”

  沈安叹息道:“太古板了,到了夏日多难受?而且也容易……那个啥……”

  他的手往下拉了拉……

  “这些只是开始,若是合作愉快,我这里有个保证能让汴梁城轰动的宝贝,香水。”

  沈安很是自得,王天德却下意识的说道:“蔷薇香露?”

  卧槽!

  沈安压住心中的震惊,问道:“何为香露?”

  “就是花油。”

  沈安松了一口气。

  所谓花油,大抵就是花里弄出来的精油。

  但是他们有自己的秘技吗?

  沈安深吸一口气,说道:“可多吗?”

  王天德摇头道:“岭南那边听闻有,但是少,而且贵的吓人。”

  沈安心中大定,说道:“回头我弄好了让你看看。”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推荐票啊推荐票。

2018-11-23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