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缺爱的孩子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080 2018.11.22 12:30

  “打架啦!”

  赵仲鍼正觉得自己只是比沈安小四五岁,却差的老远,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嚣。

  樊楼不是一座楼,而是好几座……

  赵仲鍼走出大门,就见前方几十人已经扭打在一起,场面惨烈。

  鼻血飙飞,断骨声清脆。

  “打!狠狠地打!”

  一个商户挺着恍如怀孕五六个月的大肚子出现了。

  他指着对面喊道:“咱们都是樊楼的商户,大家前几日都商议定了,一起对付那个沈安。可你们竟然私下和他勾结,特么的!这是卖了咱们啊!啊!大家咋说?”

  周围来了不少商户,大部分都是在观望,有几个大抵背景厉害的商户喊道:“交出来,把炒菜的方子交出来大家一起学,不然弄死你们。”

  “交尼玛!有本事就弄死老子!”

  那些得了方子的商户都出来了,身后跟着横眉怒目的伙计,手中全是武器,不过没人敢拿刀具。

  双方渐渐逼近……

  “受伤了工钱照发,养伤的钱全包了,打!”

  “啊!”

  两边的人一声呐喊,然后就冲了上去。

  这等规模的斗殴,汴梁城内大抵是开天辟地第一次。

  沈安抱着果果站在边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喃喃的道:“我只是想让他们互相牵制,怎么打起来了?”

  “好,这一招黑虎掏心打得漂亮。”

  “好!”

  果果也跟着在叫好,然后被沈安扳过去,眼前就只有后面看热闹的一群人。

  前世今生沈安都没见过这等大场面,不禁看的如痴如醉。

  “这一招是……特么的居然是抓奶龙爪手?”

  “这一招……喔……猴子偷桃,爽歪歪了!”

  “这一脚偷袭踢得好,卧槽!”

  沈安才夸赞了偷袭者的出手,然后偷袭者就被追杀过来。

  赵仲鍼满脸兴奋的在奔逃着,等看到前方站着沈安时,就喊道:“不要你管!”

  这孩子欠抽啊!

  沈安一巴掌呼过去,赵仲鍼抱头喊疼,然后就绕到了另一边,身后的追击者也紧跟而来。

  这厮见沈安抱着个女娃出手打了赵仲鍼,就以为大家是一伙的,于是就喊道:“拦住他!”

  沈安抱着果果闪开了,赵仲鍼见了大失所望。可就在追击者和沈安擦身而过之际,只觉得左脚被人给踩住了,然后人就飞了出去。

  呯!

  这一下是平平的摔了下去,沈安和赵仲鍼的脸都皱成了菊花,不忍目睹。

  “赶紧滚蛋!”

  沈安觉得这孩子迟早会成为一个宗室败类,但是两人有些缘分在,能伸手就伸手告诫一把。

  这事儿过后他就忘记了,但是樊楼的大规模斗殴却愈演愈烈,最后巡检司都不管用,包拯申请了一下,调来了一队禁军,这才压了下去。

  可这事儿却闹大发了,那些背后有人的商户自然不肯罢休,只说那十家得了炒菜秘技的酒楼是在赶尽杀绝。

  他们背后的势力自然也在较量,据说弹劾的奏疏让宫中的赵祯震怒,然后御史们开始发飙了。

  “好多人被弹劾了,然后上书请罪,我翁翁说你很……狡……很厉害,就像是个渔翁……”

  赵仲鍼大清早就跑来了,然后嘀咕着昨天樊楼斗殴的严重后果。

  沈安对这些没兴趣,只是有些好奇对面的王俭怎么不出来了。

  那厮自称是赵仲鍼的老师,可人嘞?

  沈安在熬粥。

  他用筷子搅动着粘稠的米粥,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只是卖东西的,后续如何和我有啥关系?话说你一天不着家,你爹不收拾你?”

  赵仲鍼的面色又黯淡了下去,沈安心中叹息,心想这孩子大概是缺爱。

  “哥……”

   在院子里跑步的果果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沈安赶紧蹲下,等妹妹扑进怀里后,就拿了毛巾给她擦脸。

  “我妹妹这精神的,全汴梁的女娃都比不了。”

  果果看了赵仲鍼一眼,说道:“哥,可怜。”

  赵仲鍼顿时就觉得脸上烧了起来。

  我竟然被一个女娃可怜了?

  沈安看了他一眼,然后打了三个鸡蛋进去,一边搅合一边说道:“去拿碗来。”

  赵仲鍼哦了一声,然后进了里屋。

  屋子很狭窄,吃饭的东西都放在案几上。

  赵仲鍼拿出来后,沈安看了一眼,说道:“怎么只有两个碗?”

  赵仲鍼又哦了一声,然后进去拿了一副碗筷。

  沈安仿佛没看到他有些发红的眼睛,就往粥里放了猪油和盐,最后是一把葱花。

  “简单的最美味,越复杂的越无趣。”

   粥很香。米香、猪油香、葱花纯粹的味道……加了盐,鸡蛋把这一切融合在一起,就是无上美味。

  果果觉得赵仲鍼很奇怪,而且小孩子也不喜欢别人来自家蹭饭,就不时瞪他一眼。

  赵仲鍼觉得自己算是锦衣玉食的典型,可当喝了一口粥之后,他才知道沈安为何能让汴梁城的饮食界变色。

  “哥……”

  赵仲鍼觉得粥很美味,于是不知不觉就吃多了。

  果果觉得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就去找沈安撒娇。

  沈安在炸酥肉,外面还奢侈的挂了一层糖。

  “哥!”

  果果抱着他的腿,仰头撒娇。

  沈安随手拈起一条冷却了的酥肉塞进她的嘴里。

  果果咬了一下,然后欢喜的眼睛都弯了。

  “尝尝!”

  沈安递了一条给赵仲鍼。

  “好吃……”

  赵仲鍼觉得沈安就像是一个变戏法的,随时都能给人惊喜。

  沈安指指小炉子说道:“这便是咱们中原人的本事,不管走到哪,只要有火,有一双手,咱们就能让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

  “你今日坐拥荣华富贵,可那不是你自己挣来的,一旦稍有反复,神仙也会跌落凡尘,所以你该学会敬畏这个世界。”

  赵仲鍼不满的道:“我家是宗室,哪里会跌落凡尘?”

  “愚不可及!”

  沈安微微抬头,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就是如你这般的宗室子多了,大宋才越来越差。”

  那赵佶可不就是宗室子……

  那个坑货啊!

  沈安想起未来的靖康耻,顺手又呼了赵仲鍼一巴掌。

  赵仲鍼捂着后脑勺恼怒的道:“为何又打我?”

  沈安又摸摸他的头顶,就和摸花花一样。

  “顺手了。”

  赵仲鍼为之气结,果果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嚷道:“哥,有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