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暗香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65 2018.11.24 19:00

  沈安不喜欢王天德,但是生意从来都不是以个人喜好来决定的。

  所以他只是给了一个警告,然后问道:“你认为这等香露能值多少?”

  王天德还在回味着香露的味道,闻言看了沈安一眼,说道:“此事……”

  他犹豫不肯说,沈安知道他担心什么,就说道:“你运作,我出方子和其中一项东西……”

  他在看着王天德,想看看这人究竟是贪婪还是知道分寸。

  王天德吸吸鼻子,然后看着自己鞋面上的一块污渍。

  这是昨日吃炒菜被菜汤淋到的吧。

  他有些神思恍惚。

  “你需要采买干花,需要店铺,需要人手,提炼花露之法我会交给你,由你去弄,这些我不管。”

  这些东西的成本应该不低,但相对于庞大的利润来说,又显得不高。

  他缓缓看向沈安,面色严肃的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他有些忐忑,觉得会被砍掉一半。

  沈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就在王天德想改口时,沈安说道:“我知道你的生意不大,而且做事不算奸猾,这对你来说是一次机会……”

  王天德有些紧张,他从刚开始的带着些疑虑,到现在担心沈安把自己撇开,也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而已。

  而他却丝毫不觉。

  沈安摩挲着茶杯,微笑道:“如此,这个机会就给你了。”

  把双方在这项生意里的份例分好了,定价只是小事。

  送走了感恩戴德的王天德,一直在边上伺候的庄老实回去召集了被雇佣的新人。

  陈大娘很和气,而且沈安允许她一家三口住进来,这让她分外的感激,所以做事很勤勉。

  汴梁内城的房价能让人崩溃,所以这是一项几乎不亚于加薪的福利。

  而曾二梅却是有些死气沉沉的,大抵是觉得长的太丑了,人生无望。

  姚链则是嬉皮笑脸的,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有些吊儿郎当。

  “郎君……很厉害。”

  庄老实盯着这三人说道:“沈家看似只有郎君和小娘子两人,而且郎君还小,可前途定然不可限量。咱们做事要勤恳,莫要被赶了出去,到时候后悔莫及。”

  陈大娘笑道:“管家放心,奴家肯定会下力干活。”

  庄老实点头道:“郎君把小娘子看做了心头肉,你要看好了,别让小娘子受了委屈。”

  陈大娘应了,姚链说道:“郎君做事……感觉很老成,有时候看我一眼,就觉得心里有些发虚。”

  庄老实警告道:“你别整日不老实,否则不等郎君出手,我这里就要你好看。”

  沈家简单,省事,这样的主家可不好找。

  所以姚链也凛然应了。

  最后就是曾二梅,庄老实反而和气了些,“郎君说你做事本分,改日会教你做炒菜,你好生做,以后自然有你的缘法。”

  曾二梅一听乐了,她因为长得丑,不但嫁不出去,家人还嫌弃,几乎是生无可恋,所以就喜欢上了做菜。

  那可是炒菜啊!

  庄老实最后说道:“炒菜就是郎君弄出来的,连樊楼那些有背景的商户都只能买方子,可见郎君的手段高超,你等要忠心耿耿才是。”

  沈安站在前厅看着这一幕,觉得就像是一个开头。

  他的人生才开头,后面的路还很长。

  我要怎么走下去?

  他想起了包拯。

  这是唯一向他释放了善意的文官。

  沈卞,你当年究竟是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导致一对儿女被人逼着从雄州冒险迁徙来汴梁。

  至今为止,沈安只知道沈卞当年对武人抱着好感。

  不,不该说好感,而是不赞同打压武人的作法。

  所以沈安别说是没能力去考试,就算是有能力他也不敢去。

  沈卞的儿子?

  那些人能在科举考试的过程中玩死他。

  这是多么操蛋的人生啊!

  沈安真的觉得有些蛋疼。

  不过随即他就投入了酒精的制作中而不能自拔。

  蒸馏,再蒸馏……

  他的身上每天都是酒味,人也晕晕乎乎的。

  果果和花花坐在一起,看着沈安出了新造的厨房,都没有过去的想法。

  前天果果忍着酒味被哥哥抱了一会儿,然后就直接晕乎了,睡了半天才醒来。

  花花也不乐意过去了,觉得沈安身上的味道太臭。

  沈安打个嗝,竟然全是酒味。

  他摇摇头,说道:“再有两日就能堆满库房了,到时候就停工。”

  ……

  两日后,沈安觉得自己彻底的醉了。

  他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然后叫了姚链,可这厮竟然不会赶车。

  “别人家的护院都是一专多能,就你不能,那老子要你何用?”

  姚链诅咒发誓一定去学赶车,沈安才放过了他,然后叫他去雇了一辆车,装上几大坛酒精后,一路去了王天德处。

  沈安和王天德搅合在一起了。

  樊楼经过一次内斗之后,双方两败俱伤,不过那十家商户却有了炒菜的神技傍身,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人大多是不知足的,所以每天收钱收到手软之余,这些人难免就盯上了这一切的来源沈安。

  王天德大抵是个不入流的商人,可沈安却特地找到了他,这是要做什么?

  这些商人压根不相信那天沈安是随意的拦住了王天德。

  这是有预谋的。

  可为啥不能和我家预谋预谋。

  当王天德租下了一个店铺后,这种情绪渐渐在发酵。

  于是他们就联手下了个帖子。

  “请我吃饭?”

  沈安觉得有些意外。

  这里是店铺的后面,沈安在监督着王天德的人配置香水。

  王天德有些担心沈安会被那群豪商给忽悠住了,“沈郎君,此事怕是有些内情……他们肯定是要探口风的。”

  “我知道。”

  沈安看着他们配了一缸子香水,就交代道:“去年的干花就这些了,要惜售,等今年花季时再多采买些。”

  王天德心领神会的道:“此事我知道了,到时候就说是岭南那边来的,路途遥远,只是叫什么名字才好?最好是诗情画意一些……”

  沈安懂了。

  任何时代文青都不会少,而贵妇人和有钱人家的女人就是文青中的文青。

  为啥?

  因为男人要赚钱,她们却只需要花钱。

  买买买的日子也会无趣。

  人一旦无聊,就会给自己寻找存在感。

  而伤春悲秋是最能让自己感受到存在的事儿。

  哦!春天来了,万物复苏,草原上的角马开始寻找自己的配偶……

  啊!夏天来了,烈日灼灼,墙头上的红杏开始往外探望……

  沈安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名字。

  “就叫做暗香吧。”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1-24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