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这是公然不给面子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17 2018.12.10 12:30

  庄老实一夜未睡,第二天他就和沈安申请了些活动经费,然后消失在汴梁城中。

  沈安压根不管,只说了一句尽管花,事后报备就是了。

  沈家目前不缺钱,其中暗香是沈家最大的财源,但沈安对夜市那些‘专利使用费’也很重视,好歹是个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这就是奶羊啊!”

  大清早沈安就在挤羊奶,母羊温顺的吃着豆子青草,小羊在边上咩咩叫着,和沈安争夺奶水……

  “哥,给小羊吃吧。”

  果果蹲在边上,很是同情小羊,还去摸了摸它的脊背。

  小羊暂时争夺不过沈安,就回身低头,然后一冲……

  “呜呜……”

  边上的花花一下就冲了过来,张开狗嘴,那渐渐锋利的牙齿闪动着寒光。

  “花花,不许欺负,不许欺负咩咩。”

  果果抱住了花花,却被小羊顶了一个倒仰。

  沈安挤完奶,回头就见到果果躺在地上,还抱着龇牙咧嘴的花花。小羊开始后退,大概是想再撞一次。

  他随手把小羊抓过来,送到母羊的肚子下,然后一把拎起果果回去。

  花花在果果的怀里咆哮着,渐渐脱离了奶狗模样的它看着有些凶恶。

  大清早孩子的叫嚷、小狗的咆哮,小羊的得意……

  当然还有太阳,这些一起给了沈安一个好心情。

  心情一好,沈安就带着果果在院子里种树。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刚把树苗栽下去,边上的庄老实一脸纠结的看着歪歪斜斜的树干,想去纠正一番,果果却很认真的在扶着树苗,然后脚下一滑,啪叽一声就摔了下去,树苗也被从坑里带了出来。

  沈安在边上笑的前仰后合,姚链悄然过来说道:“郎君,王天德来了。”

  “……果果别哭啊!咱们接着把树给种了。”

  沈安对陈大娘点点头,然后跟着姚链去了前面。

  王天德最近看着气色不错,在沈安的告诫下,据说他已经从夜御三女改成了夜御一女。

  他云淡风轻的站在前院里,看着竟然有些雍容之姿。

  沈安拱手道:“怪不得早上听到鸟叫,原来是王员外来了啊!”

  王天德的雍容瞬间瓦解了,怒不可遏的道:“安北,有人要弄咱们的生意,你说咋办?”

  沈安一听就怒了,说道:“弄死他!”

  “好!”

  王天德拉着沈安就想出去,沈安反手挣开,问道:“是谁?”

  王天德突然哭丧着脸道:“你怎么就没点冲动的少年模样呢?”

  沈安没好气的道:“冲动的人死得快,我还想长命百岁呢!说吧,别夸大,不然关门放狗。”

  “有人说要让咱们买不到好布料……”

   一提到钱,王天德的心肝肺都一起作痛,他皱着脸道:“安北,这是要割咱们的肉啊!”

  这时赵仲鍼来了,听到这事就不以为然的道:“那就自己去采买,还能便宜好多。”

  沈安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是坐在家中,拍着脑门子想出来的主意?”

  赵仲鍼不服气的道:“难道不是吗,汴梁的商人不产绢绸布料,他们能进货,咱们为啥不能进?”

  这孩子拿了皇帝送的玉佩入股,如今很有主人翁的责任感。

  这就是哥谆谆诱导的功劳啊!

  想到这个,沈安才忍住了呼他一巴掌的冲动。

  “商人有商人的道道,他们怎么赚钱,从头到尾是怎么发的家,其中有没有昧着良心,这些你可知道?”

  赵仲鍼摇头。

  “商人每年交多少税?这个税是高了还是低了……这个你可知道?”

  赵仲鍼还是摇头,然后挠挠头,有些困惑:“这些不管我的事啊!”

  沈安一巴掌呼过去,喝道:“小孩子就要学而不倦,敏而好学,见贤思齐,三人行……你明白了吗?”

  赵仲鍼点点头,沈安转口道:“带你出去转转。”

  一行人出了沈家,慢慢转悠着,当转到了开封府府衙外面时,沈安看着那威严的大门,突然想起了沈卞。

  ——你若是不冒尖,在这个当官最舒坦的时代,想必会步步高升吧。

  然后我就会成为人人羡慕的衙内……

  可你现在却去了,丢了一座山给我背着,我背还是不背?

  沈卞的儿子现在是个贬义词啊!

  沈安看了还显得稚嫩的赵仲鍼一眼,微微点头。

  老王还在担任江南东路的提点刑狱,也就是管政法的,顺带还有许多职权,算得上是有些重臣的雏形了。

  而未来的神宗信重王安石的基础就是局势危急,当时的大宋各方面都处于一个绷紧的状态,特别是财政。

  现在提前让他感知一番大宋的危机如何?

  沈安看了赵仲鍼一眼,然后压下了那个念头。

  白衣卿相终究是有些扯淡啊!

  想要说话有人听,你就必须要拿出让人信服的手段和成绩。

  几人到了一家布庄里,王天德和伙计嘀咕了几句,然后回身招手,带着他们去了后面。

  后面弄了个小水池,然后假山立着,花树种着,一派闹中取静的风雅。

  “老夫钱林,沈郎君最近声名鹊起,老夫久仰了。”

  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水池边上微微而笑,显得风度极佳。

  男子竟然错过了王天德,直接和沈安说话,可见眼力不错。

  双方各自寒暄一下,然后沈安拒绝进去,说道:“咱们整日都在为了银钱操心,此处不错,好歹能洗去一些红尘俗气。”

  钱林抚须微笑道:“沈郎君果然高雅,只是老夫腿脚不便,却是不能在外待客了。”

  大家好歹还是合作伙伴啊,你竟然这样不给面子?

  王天德面色铁青的道:“老钱,你这是不给我面子?”

  钱林斜睨着他,似笑非笑的道:“老王,你以为你是谁?我钱林凭什么给你面子?”

  他说话间目光缓缓转向沈安,依旧似笑非笑。

  这话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意的却是沈安。

  沈安笑了笑,说道:“老王,面子是自己挣的,却也是自己丢的,既然别人不在意脸面,那还给他什么脸……”

  钱林冷笑道:“如今布匹要涨价三成,预定要货的人把门槛都踩破了,你们此后要货也是这个价,而且……老夫听闻干花好像也要涨价。”

  王天德忍不住喝骂道:“钱林,昨日绢布才降了十三文钱,你特么的还要不要脸!”

  钱林只是冷笑,沈安回身道:“走了老王。”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

2018-12-10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