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怎么变成一个纨绔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21 2018.12.03 12:30

  汴梁什么最多?

  这是沈安来到汴梁之后确定过许多次的答案。

  青楼!

  汴梁的青楼多的让人觉得自己身处百花园里。

  青楼很多,但是不许官员进出。

  当然,如果你认为这条禁令能压住官员们那颗躁动的心的话,那么你会失望的。

  刚入夜的汴梁处处灯火辉煌,恍如白昼。

  赵仲鍼有些紧张,于是看了一眼左边镇定自若的沈安,问道:“你来过吗?”

  沈安摇摇头,赵仲鍼失望的道:“你没来过不知道规矩。”

  “青楼而已,什么狗屁规矩,进去瞅瞅。”

  沈安当先进去,赵仲鍼有些心虚的看看左右,又回身看看身后,这才跟了进去。

  金碧辉煌……

  沈安只觉得眼前全是光亮,还有笑容。

  “郎君一……二位!娘子们赶紧来啦!”

  报名的伙计不敢相信的看着赵仲鍼,然后对身边的伙计说道:“我敢打赌,那孩子绝对没那个本事。”

  赵仲鍼确实是没那个本事,甚至有些慌乱。

  沈安瞪了伙计一眼,然后跟着人上了二楼。

  “郎君……”

  然后他就看到了繁华和妩媚。

  他前面的心理建设也崩溃了大半。

  两个青楼菜鸟被两个女人安排的妥妥当当的,甚至还叫了外卖。

  “炸鹌鹑来几个!”

  “河豚来一份……”

  卧槽!

  沈安瞬间被吓傻了。

  等了一会儿,点的外卖来了,赵仲鍼吃的格外香甜。

  这熊孩子压根就是来见世面和吃东西的。

  顺带还想喝酒。

  啪!

  沈安一巴掌扇掉了他伸向酒壶的手,“小孩子不许喝酒!”

  沈安目视了赵仲鍼身边的女人一眼,那女人笑道:“郎君放心,小郎君还小,奴家知道分寸。”

  沈安点点头,然后端着酒杯缓缓喝着,体会着大宋的夜生活。

  “奴是女伎,擅长歌舞。”

  沈安身边的女人低声说了自己的职业。

  ——女伎卖艺不卖身,女妓卖艺又卖身!

  这是说明,说明这两个女人已经看出了他们青楼菜鸟的身份。

  另外就是说明了这两个女人看不上他们

  所谓的卖艺不卖身只是个噱头,你真要有钱,直接用钱砸,那肯定能把她们砸上床去。

  而沈安两人看着就是没钱,但是又想来开眼界的土包子模样,所以自然被嫌弃了。

  沈安不以为忤的夹了一片白生生的鱼肉吃了,然后仔细感受了一下河豚的味道,有些失望。

  也就是普通啊!

  外面有人在弹琴,琴声悠悠而来。

  赵仲鍼吃饭很是斯文,沈安见了觉得没趣,就和他抢夺了一番。

  等两人在两个女人鄙夷的目光中抢了大半食物时,夜生活正式开始了。

  “葱泼兔……角炙腰子……洗手蟹……”

  “回马葡萄,旋炒银杏……西川乳糖……”

  “鸡皮麻饮,杏片……辣萝卜喽……”

  窗外传来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灯光下,两个女人笑吟吟的在聊天,已经把两个菜鸟丢在了一边。

  这还有没有职业道德了?

  沈安心中不渝,就说道:“来首歌。”

  就像是后世叫那个啥唱首歌一样,沈安的语气非常老练,让两个以为他是菜鸟的女伎有些后悔了。

  轻视他了?

  这年头汴梁的青楼事业红红火火,竞争激烈,要宰也只能宰菜鸟啊!

  所以她们打起了精神。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

  柳永的词永远都是青楼女子的最爱,这一点谁都无法取代。

  女伎曼声而歌,歌声柔美。另一个女妓在边上翩翩起舞。

  前世见过许多卖肉的舞蹈,所以沈安只是听着歌,倚在窗户边往下面看热闹。然后那两个女人又把他重新降格为菜鸟,并认为这货没开叫,是个雏。

  一个老头抱着个孩子在街头游荡着,他身后跟着个仆妇,紧张的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想把孩子抱回来,只是老头就当没看到。

  “哇!”

  孩子终于哭了,老头慌乱的哄了几下,却没效果,就郁闷的把孩子交给了仆妇,然后仰天叹息。

  然后他就看到了沈安。

  沈安飞快的把脑袋缩了进来,然后起身准备开溜。

  “郎君,可是要走吗?”

  可警惕的女伎却马上就喊人来了。

  在汴梁你就别想白嫖!

  不,是白吃。

  沈安急匆匆的给了钱,结果竟然被加了三成。

  收钱的男子呆板的道:“外面很冷。”

  冷你妹!

  这是敲诈!

  沈安终究是嫩了些,把自己急于离开现场的情绪表达的清晰了些,结果就被这家奸商给抓住了漏洞。

  他回身看向了后面,那两个女人微微一笑,然后福身。

  这都是套啊!

  和仙人跳差不多的套路。

  他悄然在大门里往外看了一眼,没见到那人,就安慰自己道:“我那速度可不是吹的,一般人哪里见得到……”

  他一脚迈出去,就听到右侧传来了一声干咳。

  “年纪轻轻就在青楼厮混,你这是颓废了?”

  包拯板着脸站在边上,身边的女仆在诓哄着他的儿子。

  这老家伙竟然晚上也逛街?

  等看到躲躲闪闪的赵仲鍼之后,包拯的怒火几乎能焚烧这片夜空。

  “那是宗室子,而且弄不好以后……你竟然胆大如此。若是被你教坏了,你可知道后果吗?”

  “十岁啊!十岁的孩子来青楼,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今日若非老夫来此,明日满汴梁就会传遍你们的好名声!”

  “哎!那老汉,你这是想坏我家的名声呢?”

  两个粗壮的女人冲了出来,一个手中还端着一碗二陈汤在喝着。

  等见到包拯年老,沈安年轻后,这两个女人就喝道:“敢在外面坏我家的名声,滚!”

  老包大抵是第一次被人喊滚蛋,所以就楞了一下。

  那个喝二陈汤的女人就怒了,然后劈手就把手中的二陈汤撒了出来。

  呃……

  沈安看着包拯脸上的汤汤水水懵逼了。

  赵仲鍼也呆傻了,但这孩子还不错,竟然下意识的摸出手绢想去为包拯擦擦脸。

  包拯缓缓伸手抹了一把脸,那女人兀自在叫嚣道:“再不滚就打断你的腿!”

  沈安在心中为这家青楼默哀了三秒钟,然后说道:“他们刚才多收了我三成的钱……”

  包拯缓缓举起手,旋即后面就冲来了一队巡夜的军士。

  那两个女人已经觉得不大对了,刚堆笑着准备问话,包拯沉声道:“这家有情弊。”

  “救命!”

  军士们冲了进去,里面顿时就乱作一团。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新书期过半了,推荐票增长的比较慢,我知道大家伙儿都尽力了,所以感谢。顺带恳请有推荐票的书友们,别忘了每天把票投给大丈夫……

2018-12-03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