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丈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沈卞,你看到了吗?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2159 2018.12.17 12:30

  上朝是件苦差事。

  最苦的就是吃。沈安不喜欢宫中的饭菜,所以大多是自己带。

  他左手拎着个小食盒,右手提溜着灯笼,站在皇城前叹息着:“都是白灯笼,那光白惨惨的,一群人围着皇城,怎么看都像是僵尸围城啊!”

  这时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问道:“什么是僵尸?”

  沈安随口道:“就是人死了长绿毛,变成硬邦邦的尸骸,还能蹦跳的那种,很好玩。”

  啪!

  沈安放下食盒,捂头回身,身后的包拯怒道:“整日就琢磨这些鬼怪,成何体统!”

  沈安指指左右,委屈的道:“您自己看看像不像。”

  左右两侧都是官员,他们拎着灯笼站在城墙下,因为天黑,那脸上看着有些模糊和呆滞……

  包拯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冷。

  城门一开,群臣一拥而进。

  “沈安,你走错地方了!”

  有人还在拿这个取笑,包拯担心沈安年少气盛会骂人,就说道:“别人说了就说了,多说几次大家还能亲近些。”

  谁说老包刻板不通人情?

  这分明就是人精啊!

  垂拱殿内,赵祯隐蔽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听着众人的禀告。

  轮到包拯时,他把开封府昨日的情况简略交代了一下,最后提了个建议。

  “陛下,早朝时辰早了些,百官到了皇城边天还黑着呢,能否让人在城头上点些灯笼?”

  “为何?”

  赵祯觉得很奇怪,因为老包可是最见不得铺张浪费的,今儿莫不是睡昏头了?

  包拯尴尬的道:“陛下,一群人拎着灯笼站在城下,看着有些古怪。”

  “是吗?”

  他这么一说赵祯倒是有了兴趣,准备明早上去看看。

  “沈安办事稳妥,诸卿看看该如何赏赐……”

  但在此之前他得交代一下沈安的事。

  正所谓赏罚分明才是兴旺之道,沈安立下了功劳,这个怎么赏赐?

  “陛下。”

  沈安在肖青那嫉妒的眼神中出来说道:“陛下,臣承蒙陛下厚恩,骤然由白身一朝出仕,何其惶恐。平抑粮价只是小事,臣万万不敢以此居功,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赵祯抚须微微点头,心想此子虽然年少,但行事稳妥,且手腕高超,倒是有些名臣的苗子。

  “你倒是谦逊,这是好事。不过朕记得你欠了一首诗吧……今日不可推卸,快快作来。”

  皇帝一番话就错开了赏赐沈安的事,但却让文彦博等人的心中微凛。

  官家这是看好沈安?

  肖青嫉妒的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觉得沈安就是自己前世的对头,今生继续来坑自己。

  但转念一想,他又暗自笑了。

  这是沈安的机会,可作诗却不是想作就作的。但皇帝的钦命在此,你再用憋屎来搪塞试试。

  包拯也觉得这事儿有些麻烦了。

  品评一个人的学问,贴经墨义这些自然入不得这些重臣的法眼,唯有诗词和文章,这两样才是他们判定一个人才能的标准。

  苏轼去年就是因为在科举时写了一篇‘刑赏忠厚之至论’,引得欧阳修大加赞赏,甚至还衍生出了一个成语——出人头地。

  沈安呢?

  这厮好像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吧?

  至于那两首诗,第一首戾气太重,早就被他们嗤之以鼻。而第二首咏梅的诗,却被人说成是暮气太重。

  沈安笑嘻嘻的道:“陛下,臣年少,缺乏急智,不过倒是得了没头没尾的几句诗。”

  赵祯心情大好,说道:“快说快说,不然朕就让你每日都去常朝。”

  这个惩罚很给力,大家都不禁笑了。

  沈安闻言不禁面如土色,真要让他每天都去常朝那边蹲守,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所以他赶紧说道:“臣有了。”

  他微微皱眉,看着就像是个老学究,可实际上却是在不自觉的装老中医。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这个有些直白,而且没啥寓意,不过胜在贴切。

  沈安可不正是朝为田舍郎吗,然后被皇帝骤然简拔到了身边。

  赵祯微微一笑,觉得很是惬意。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

  沈安行走在宫中,觉得那些目光好像有些异样。

  他不知道自己那四句诗已经传遍了朝中,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这是何等的荣耀。

  而后赵祯更是令人把这首诗传了出去,很是隆重。

  “你已经站稳了脚跟,此后不犯错的话,兴许能一窥政事堂。不过你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科举,没有在东华门外唱名的都算不得正经官员,所以老夫当时让你去科举……哎,罢了,沈卞在前,你却不好去了。”

  包拯觉得自己看到了一颗明珠在渐渐被拂去灰尘,露出了些许光亮。

  可这颗明珠要想大放光彩,还得要继续努力。

  “你需要比别人更勤奋,立下更多的功劳才行……”

  沈安知道这个,所以他今天才会表达了自己的谦逊。

  如果把朝中的群臣比喻成名牌大学的硕士,那么沈安就是一个小学才毕业的孩子。

  “你贸然闯入了朝堂之上,立身于天子之侧,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否则今日之荣耀,就会变成明日之灾祸……”

  沈安回身,然后躬身致谢。

  包拯含笑道:“以前大家看你还是个幸臣,但平抑粮价之事后,你就算是融入进来了,剩下的还得要看你自己的作为,好好干。”

  他拍拍沈安的肩膀,然后独自出宫。

  沈安看着他的背影,突然问道:“包公,您有铡刀吗?”

  包拯摇摇头。

  沈安失笑道:“我这是疯了。”

  没有什么狗头铡,但却有一个活生生的老包。

  他仰头看着蓝天,觉得胸口处无限宽广。

  “爽!”

  下衙后,才出皇城,沈安就看到了赵仲鍼。

  “恭喜恭喜。”

  赵仲鍼笑呵呵的伸出手来,被沈安一巴掌打了回去。

  “恭喜什么?”

  赵仲鍼转身和他并肩而行,说道:“我翁翁说你如今算是站稳脚跟了,那肖青还算是幸臣,于是中午又喝多了,还高兴的跳舞……”

  赵允让跳舞?

  沈安不敢想象那个画面,肯定太美。

  赵仲鍼的脸上抽搐了一下,说道:“我爹爹都说自己看走眼了,说你是少年俊彦。”

  回到家中,庄老实又带着一家子在恭迎。

  “恭喜郎君扬名京城。”

  “恭喜哥哥……”

  沈安看着这些家人,心中暖洋洋的。

  他站稳了脚跟,就意味着沈家在汴梁生根了,以后会渐渐的枝叶繁茂,树大根深……

  沈卞,你看到了吗?

作者感言

迪巴拉爵士

迪巴拉爵士

求推荐票,啊啊啊啊啊啊……听到回声没?

2018-12-17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